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

戴胄無法相信。

哪怕如果換做是房玄齡,他也是願賭服輸的,在他心裡,房公是個老成謀國之人。

輸給這樣的人,也不覺得丟臉!

可陳正泰……他就只一個少年,還是一個素來他不怎麼看得上的少年。

降低物價,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他怎麼可能,又如何能做到?

或許……這是陳正泰買通了這絲綢的商賈?

對。

一定是的。

於是他朝李世民道:“不如我們到其他地方再看看。”

李世民看出了戴胄的不甘。

其實李世民也覺得難以置信。

三天時間……物價就降了。

而且是一種完全無法理喻的方式。

李世民也是想再好好確認一下,隨即道:“那麼……到其他地方走走。”

可那掌櫃卻是急了:“客官到底是不是誠心要買?若是誠心要買……”

可李世民等人卻不理這掌櫃了,直接轉身出了鋪子。

到了鋪子外頭,對面是一個貨郎……這貨郎依舊賣的還是蒸餅。

顯然,天色不早,他急於收攤了。

一想到蒸餅,便有一些人影在李世民的腦海中浮現,他上前去:“拿幾個蒸餅。”

貨郎擡頭,看到了李世民,突然眼前一亮,堆笑道:“客官,我認得你。客官不是幾日之前來我這兒買過許多蒸餅嗎?想不到今日又做了客官的生意,來來來,客官要幾個?”

“價錢幾何?”李世民盯着他,很直接了當地問出來。

這貨郎覺得李世民有些奇怪。

前幾日見時,還看他很豪爽,一次將剩餘的所有蒸餅都買走了。

可今日……卻顯得很斤斤計較的樣子。

貨郎自是不敢把心裡想的說出來的,咧嘴一笑道:“行情多少,客官難道會不知道嗎?客官放心,我做買賣也是講誠信的,絕不會高價賣給客官,這蒸餅,七文一個,不過……小人要收攤了,要不,六文賣你。”

好像就這幾日的時間,一切都不一樣了,從前愛買不買的商賈們,都變得殷勤起來。

李世民隨即道:“這蒸餅,我前幾日來買時,不是八文嗎?怎麼才幾天就成了七文,便是六文也賣。”

貨郎道:“難道客官不知道嗎?現在米麪都降價啦,我這蒸餅成本低了一些,若是還賣八文,誰還來買我這蒸餅?您是熟客,給別人是七文的,現在我又預備收攤了,因而賣您六文。”

房玄齡等人臉色木然。

顯然……這已不是蒸餅在降價。

便是米麪也在降。

整個市場,雖然無法再恢復從前,可至少……物價已經開始稍有回落,並且有漸漸穩定的跡象了。

至少……再不會那般惡性的通貨膨脹。

李世民此時精神大振,他眼角的餘光瞥了陳正泰一眼,心裡震撼,不禁想,這陳正泰,到底施了什麼法術?

李世民臉色開始慢慢紅潤起來,這幾日的頹氣像是突的一掃而空,他中氣十足地道:“噢,米麪也在降?”

“這是自然。”貨郎笑容可掬地道:“這幾日許多東西,物價都在回穩呢,做買賣嘛,總是比別人的消息快一些,其實我何嘗不想繼續賣八文,可終究不能坑蒙自己的熟客,如若不然……以後還能做得了買賣嗎?”

李世民不斷點頭,指着這貨攤道:“這裡的蒸餅,都買了,統統都買了,給他七文一個,不必要他的優惠。”李世民眉頭舒展開來,這一次卻是看向戴胄:“戴胄,你來付賬,該你付的。”

戴胄:“……”

此時……戴胄的內心,可謂是五味雜陳。

可他覺得自己即便是死,也是死不瞑目啊。

分明三省六部……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沒有任何效果,反而讓這物價愈演愈烈,怎麼到了陳正泰這兒,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呢?

他乖乖地掏了錢,貨郎已是眉開眼笑,連忙將蒸餅用荷葉包了,送至戴胄的手裡。

戴胄一臉委屈的樣子,心裡別提多難受了,等那貨郎則是帶着歡快的笑容挑着空擔子走了,所有人的目光便都落在了陳正泰的頭上。

戴胄正色道:“說,你說……這到底是何故?你給他們吃了什麼藥,你說啊。”

被人當成妖魔鬼怪似的,陳正泰一臉委屈地看着戴胄:“戴公……不,小戴啊,你忘記了,你要拜我爲師了?怎麼這樣兇巴巴的對我,你這樣對你的恩師,真的好嗎?”

戴胄:“……”

他如遭雷擊,整個人竟是徹底的懵了。

李世民站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他。

陛下不吭聲,意味就很明顯了。

房玄齡等人,已沒心思去管顧戴胄的名節了,你自己打的賭,怪得誰來,現在值得慶幸的是,物價總算是降下來了,而且他們現在百爪撓心,極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緣故。

房玄齡咳嗽一聲道:“老夫說一句公道話,陳郡公啊,你就算要小戴,不,要讓玄胤拜你爲師,也需讓他心悅誠服纔是,這物價……到底如何降的,總要有個由頭,若是說不出一個子醜寅卯來,如何讓他甘心情願呢?”

戴胄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死死地盯着陳正泰道:“是啊,你總要說個明白。”

只是……戴胄已能想象,自己好像要摔一個大跟頭了,這個跟頭太大,可能自己一輩子都爬不起來。

李世民此刻也是滿腹疑惑:“你先說罷。”

“是。”陳正泰隨即道:“其實很簡單,之所以當下……物價飛漲,只是因爲……市面上的銅錢多了而已,可是……這銅錢變多,當真只是因爲銅礦嗎?學生看,不盡然。歸根到底……是這天下根本就不缺錢,只是這些錢,統統都在世族的府庫裡,人人都在藏錢,流通的錢卻是鳳毛麟角,自然而然……這銅錢在市場上也就變得昂貴起來。”

“可是銅礦的開採,卻是打破了這個數百年來的平衡,因爲銅礦大量開採,讓錢稍微變得不值錢了。可是恩師……區區一個銅礦,哪怕產量再高,它即便再如何流通,也不至讓這銅錢貶值如此巨大的,歸根到底,是因爲人們有了貶值的預期,於是……那本該是藏在府庫中的錢,統統流通起來,人們不敢藏錢了,市面上的錢增加了無數倍,更多人爲了將錢換成柴米油鹽甚至布匹以及一切民生物資,自然而然……這些東西也就隨之水漲船高。”

“所以要抑制物價,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如何讓這市面上氾濫的錢統統蓄起來,從前的錢都藏在世族們的家裡,可是他們都將錢藏在家裡,對於天下有什麼利處呢?除了增加一家人的紙面財富,其實並沒有什麼好處。”

“因而……學生所用的方法,就是將這些錢引導進入了一個巨大的蓄水池中,這個水池,學生已經挖好了,不就是那股市交易所嗎?人們對於銅錢,已經有了貶值的恐慌,那麼……如何抵消這些恐慌呢?三天前,大家的方法是將錢儘快花出去,購買一切市面上能買到的東西,然後儲藏起來,這便是大家將物價推高的原因。”

“可是這個方法……不好。因爲你要交易,就會產生成本,而你要保存,就需要付出倉儲的花銷,就如那絲綢,你一家一姓,根本用不了那麼多絲綢,你勢必要建起倉庫,進行儲存,這麼多價值不菲的絲綢,你還得派出人力去對其進行看管。你甚至還要擔心,倉庫裡會不會出現老鼠。要擔心這新的絲綢,陳放久了,會變成舊布。”

“而學生則用另一種辦法來取代這種保值銅錢的方式,既然市面上的物資不足,那麼何不鼓勵大家進行生產呢?生產就需要僱請匠人,需要勞力,需要給付薪水,生產出來……便可產生無數的絲綢和布匹,變成數不清的陶瓷,變成鋼鐵。可是絕大多數人都是不擅經營的,你讓他們貿然去生產,他們會有所疑慮,於是就有了認籌和分紅,借用陳家的信譽來作保,保障股東。再讓那些有能力經營的人去擴建作坊,去招募人力,去進行生產。如此一來,當所有人看到有利可圖,那麼無數市面上空轉的錢,便會蜂擁流入股市交易所。”

“哪怕是那些還未進入股市交易所的銅錢,也會被許多人持幣觀望,他們想看看……這種利用盈利的方法來對抗銅錢貶值的方法有沒有用。至少……許多人再不會想着將數不清的絲綢和布匹,還有柴米油鹽買回家裡去堆放了。錢都流入了股市,市面上的錢就少了,瘋狂搶購物資的人也都不見了蹤影,那麼……敢問恩師……這物價,還有上漲的理由嗎?”

李世民聽到這裡,他猛地想到了當初陳正泰提出的建立蓄水池的理論。

原來……那股市,本質就是泄洪啊,將這氾濫的銅錢引導到那股市交易所中去,而後轉化爲一個個作坊。再利用當下較高的物價,產生出來的較好前景,鼓勵大家源源不斷的進行投入。

原來如此!

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九章:敕封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
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九章:敕封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