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

過了一會兒,那夥計便引着一個人來了。

來的人乃是陳家的三叔公。

三叔公腳步匆匆,雖是一把歲數了,可仍是健步如飛,似乎好不容易逮着一條魚,怕給跑了。

只是根據夥計的描述,這魚柴了一些,沒啥肉,不過……更多人是不敢嘗試的,自然而然,此人也就成了三叔公眼中的香餑餑了。

“哈哈哈……來來來,不知尊駕高姓大名。”三叔公還是很喜歡和人打交道的,人老了嘛,人越老越覺得寂寞。

這江有義便立即起身,略顯恭謹地通報了自己的名諱。

三叔公佈滿皺紋的臉上,笑意盈盈,殷勤地道:“按着這指南書裡,可填寫了資料嗎?”

“填寫好了。”江有義很不自信地取了一張紙來,交給三叔公。

三叔公低頭一看,抵押的資本雖不高,而且經營的方向乃是榨油,此人原有一個榨油的小作坊,不過……利潤卻很豐厚。

其理由是他家榨出來的油,採用的乃是一個祖傳的秘方,味道比尋常人家好,而且此人做了許多年的生意,對這個行當十分精通,他願將自己的土地和宅邸拿來作保,除此之外,還有自己的一千七百貫錢。

三叔公細細地看過,不斷地點着頭,心裡已經有數了,果然只是一個小蝦米啊。

而此人來此的目的,就是將自己的作坊掛牌上市,擴大生產。

他認爲隨着糧食的高產,未來榨油的原料價格勢必暴跌,而油料表面上沒有太高的利潤,可未來市場上對於油料的需求還是很穩定的,不愁銷路。

因此……想要籌募五千貫的資金,招募更多的人手,將作坊擴大,同時打通未來關東地區的銷路。

這個傢伙……倒是雄心壯志,一個小小的作坊主,而且從前經營的更多的是油料的收購和出售,居然不太甘心,想要做更大的買賣。

三叔公點頭,很有耐心地道:“若是你這填寫的資料無誤,就在此簽字畫押,這抵押物還需辦一些手續,除此之外,老夫還將派人前去查訪你的作坊,你現在的買賣……賬目可清楚吧?到時一旦上市,只怕陳家還需派人隨時查你的賬目,若是有不清楚的地方,那可是大罪。”

“規矩我懂,我已讀了這指南三遍了。”江有義說罷,毫不猶豫地簽字畫押了:“我那作坊,乃是老字號,許多熟客都來,你去打聽打聽。”

三叔公一直是笑呵呵的樣子。

心裡想,這事兒得陳家自己查過再說。

陳家僱傭了不少人,因而現在開始行動起來。

他們開始清查賬目,折算盈利,以及清算各種抵押品以及這作坊原有的價值。

凡事都有第一次,雖然大家都懂,可估價這方面,確實費了不少的周折。

過了兩日,這江記油坊終於掛牌了。

牌子一掛,不少人都聽聞了動靜,要知道,這可是陳家掛牌之後第一個其他姓氏的人掛牌。

因而好事者很多,都是來瞧熱鬧的。

當然,這油坊的認籌資金不多,起初是預計三千五百貫,不過後來,卻還是決定認籌五千貫,合計萬股,江有義保有了三千股,其餘的統統認籌。

一時之間,許多人看熱鬧,有人倒是知道這江家油坊的,知道是老字號,倒是有幾分信心,這籌募公告裡,所寫的前景也頗爲動人,倒是有人十股二十股的買。

也有不少人,純粹是看熱鬧,頗有幾分,我也買一點吧,說不定……它還真能掙錢呢?

但凡是抱着這樣想法的人,其實權當是賭博,也不敢玩大,可抱着這樣想法的人,不是一個兩個,人一多,便可看着認籌的資金嘩啦啦的向上漲。

這一下子,許多人倒是看出利好來了,居然這樣多的人買,那我也買買看,這一來二去,當日……資金竟是認籌完畢了。

此前還心裡略帶忐忑的江有義,萬萬想不到就這麼輕易的完成了,除了自己所佔的三成股,這三千多貫錢就一下子來了。

激動得不得了。

於是忙帶着錢,去預備招募勞力和匠人,擴建油坊去了。

有了這個開頭,人們從議論紛紛,或者權當是看熱鬧的心態,最後卻變得開始情緒高昂起來。

三叔公又開始忙碌起來了,因爲想來掛牌的人越來越多,用別人的錢做買賣,風險大家一起承擔,擴大經營的規模,這是多大的好事啊,不掛牌白不掛牌啊。

而對於許多人而言,自己投到某家作坊裡,有陳家給自己看管着賬目,確保不會出什麼岔子的,這是何其輕鬆的事,不如索性投一點。

當然……主要是這家裡的錢若是不拿出來,看着越來越不值錢,太心疼,現在有了渠道,不如試一試。

而且,已經有許多精明人早就看出端倪了,現如今……是供需不平衡,市面上任何東西,在通貨膨脹的壓力之下,人們都想採買。

那麼……誰若是能生產出東西來,至少未來數年,銷量是很可觀的,這是實打實的利潤。

三叔公手忙腳亂,他還不太習慣自己的新工作,看着這些激動的商賈,心裡卻是竊喜,還有種運籌帷幄的得意。

一羣蠢貨,真以爲那江有義的股這麼多人買?全是陳家人匿名購買的,就等你們這些魚兒上鉤呢,就如他家之虎正泰所說的那樣,這叫立木爲信。

不過……有了一個好開頭,大家慢慢接受這樣的模式,街頭巷尾,人們都議論着此事,雖然絕大多數人,都是一知半解,可越是如此,恰恰讓更多人熱心起來。

哪怕是一些世族,也開始坐不住了,他們纔是真正的富可敵國,此時已有不少世族子弟,成日往二皮溝跑。

“不得了,那油坊的股票……居然漲了,有人在收購油坊的股票。”

起初……人們對於油坊的預期是買了它的股票,可以坐地分紅,可這分紅,卻需等到人家生意擴張之後,真正有了盈利纔有分紅的機會。

可後來……不知是什麼小道消息,說是這油坊練出來的油,果然和市面上不同,而且據聞……他這邊傳出了擴建的消息,就有關東和崇義寺以及東西市的商賈提前預定,等着供貨。

以至於不少人意識到……這個油坊竟真的很不簡單,於是……便有人在交易所四處尋人,問有沒有油坊的股票,自己要購買。

那手握股票的人也不傻,你要買,我當真平價賣你嗎?

得加錢。

原本每股五百文,轉瞬之間,竟是漲到了五百六十文。

這一下子……像是捅了馬蜂窩一般。

這才一兩天,一股就白掙了六十文?

問題是……人家只是躺在家裡,便賺了錢啊。

這消息就如長了翅膀一般,以至於東市、西市,都已經開始瘋狂的將自二皮溝的消息傳遞過來。

這裡的商賈,有時閒着也是閒着,成日盯着那掛牌的價格看,看得眼睛都紅了,一個個都一副早知道我也買一些股的後悔心情。

其實此時掛牌上市的工坊,相比於後世來說,結構算是十分原始的。

可正因爲原始,卻也意味着但凡是做買賣的人,只需一看,就大抵能分辨出這股到底是好是壞,前景如何。

倒不至如後世的企業一般,永遠都是雲裡霧裡,便是再專業的人,讓你永遠無法看清虛實。

其實那油坊畢竟只是小兒科,真正可怖的,還是陳家掛牌的一些作坊,尤其是瓷器,短短兩三天,竟上漲了一成的股價,看得人熱血沸騰,兩眼冒光。

許多人都在瘋狂地求購,可願意脫手的人,卻是鳳毛麟角。

一方面,是陳家的號召力驚人;另一方面,是這瓷器乃是獨此一份。

於是……開始有專門的人出沒在交易所,到處求購股票。

眼看着股票開始每日成長,卻是一股難求,只覺得悔不當初。

人畢竟是趨利避害的,躺着掙錢這麼舒爽的事,誰不喜歡?畢竟掙錢太辛苦了。

那程咬金每次下了值,就興沖沖和張公瑾幾個人跑來,看一看最新掛牌的價格,然後拿出了隨身攜帶的算盤珠子,開始折算當日因股價上漲,自己平白增加的收益。

股票……當然是不賣的,可每天看着其價值水漲船高,程咬金就心裡爽得不得了。

當然,每一次算得最得意時,就總聽到一道十分不和諧的咆哮:“姐夫,我就知道你要來,你每次都不叫上我。我們崔家當初真是瞎了眼……”

自然……程咬金什麼也不多說不多做,來過之後,很快就灰溜溜的跑了,倒不是怕這小舅子。

而是不知陛下到底吃錯了什麼藥,居然還留在這二皮溝裡。

李世民在二皮溝冷眼旁觀着這一切,他很努力的……才慢慢的吸收和消化了這交易所的知識。

大抵明白了到底是如何運作,可越看……他越糊塗了。

這世上……真有買了股票,就有一直上漲的好事?

………………

第四章送到,可憐,求月票和訂閱,大家是好人,七夕節在此感謝。

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
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