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

來的人越來越多了。

陳家在其他方面,雖然一塌糊塗。

可這才短短一年,又是白鹽又是紙張,再加上瓷器,發了大財。

沒有人敢瞧不起陳正泰的眼光和魄力。

甚至在坊間,已經有人開始稱呼陳正泰爲財神了。

再加上程咬金那樣的鳥人,竟都跟着陳家發了財,沒理由大家不來啊。

韋家的韋節義,還有杜家,以及不少商賈,都興沖沖的來。

他們生怕自己認籌的晚了,尤其是看到這來的人不少,心裡就更急了。

人就是如此,你若是請他來認籌,說不定他還有疑慮,難免會想,這傢伙不會坑我吧。

可若你是一臉很嫌棄的樣子,愛投投,不投滾,再看到其他人心急火燎,瘋狂的交錢,於是……你便禁不住開始着急上火了,只恨不得跪在地上,求人家將你的錢收了纔好。

短短一上午,便認籌完畢。

剩餘的人只好望洋興嘆,一臉懊惱的樣子。

陳正泰見外頭的人不肯散去,於是不得不出面:“諸位鄉親……”

大家臉色木然,誰和你是鄉親?

陳正泰道:“諸位父老,今日……這認籌已是結束啦,不過大家不要急,往後若還有什麼項目,自當請大家來認籌。噢,還有……往後這股東買賣自己的股票,亦或者領取分紅,訂立新約,都可以來二皮溝。若是諸位有什麼好項目,也可來此,二皮溝可以給大家負責審計,可準項目掛牌,讓人認籌。”

“什麼?”

前頭的話,他們倒是知道怎麼回事。

可是後頭的話……卻一下子讓人有一種醐醍灌頂的感覺。

能站在這裡的人,都有的是閒錢,沒一個傻子,許多人因爲認籌到了陳家的股票和歡天喜地,也有人爲認籌不到而懊惱。

可現在……

這話……就有意思了。

因爲大家意識到一個問題。

誰都知道現在絲綢和鋼鐵以及一切市面上的物資,都是值錢的,畢竟不愁賣,誰若是能生產出來,肯定能賺錢。

陳家不就靠着幾個項目,一上午的時間,就吸收了數十萬貫的錢嗎?

想想看,拿着別人的錢做買賣,而且還是一本萬利的買賣,這活該陳正泰發財啊。

可若是自己也有項目呢,是不是也可以?

只是……有什麼項目可以一本萬利?

又或者……自己這兒,有什麼可以別人所沒有的東西。

許多人正失望,此刻,卻突然燃起了一絲希望。

現在日子沒法過了啊。

像他們這些家裡有錢的人容易嗎?祖祖輩輩攢了幾個倉庫的錢,結果……陳正泰這狗東西居然用火藥去開山炸石鍊銅,眼看着每日這銅錢日賤,聽說陳家還打算挖金礦和銀礦,那更不得了,金銀的價格只怕也要日益廉價了。這樣下去……將錢放在家裡,可還怎麼得了,又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列祖列宗。

拿錢趕緊去消費,可是人的消費是有限的吧,畢竟吃飯的時候,不能添十碗飯倒九碗,何況現在物價還漲的厲害,想想就心疼。

幾乎所有的人家,祖傳下來的就是各種節儉的家訓,這已是深入骨髓一般的教訓了,讓大家這般糟踐,還真心裡過意不去。

現如今市面上所有的貨物都緊缺,誰能生產……就有利可圖,只是有的人,空有本事,卻沒有足夠的資金,也不敢添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去承擔這個風險。也有的人,空有錢財,卻對經營一竅不通,只好看着家裡的錢越發不值錢。

可現在……陳家卻好像給大家指出了一條明路。

於是,有人道:“若是有如陳家這樣的項目,也可在此掛牌認籌?”

“當然。”陳正泰道:“而且太子殿下的意思是……必須得在此掛牌,想要掛牌,需提供擔保,提供自己的項目,還有資金……這資金,也需在監督的情況之下挪用,要確保你不是騙子,捲了錢跑了,爲了保障認籌人,每隔一段日子,需要公佈項目的賬目,還需有二皮溝的人進行審計,確保資金不會挪作他用……總而言之,在二皮溝掛了牌,二皮溝這兒……給與一切保障。若是敢觸犯律令,報假賬目,亦或者是挪用錢財的,都是重罪。”

“律令?”有人詫異道:“竟還有律令?”

“當然,太子殿下就是律令,現在這律令,正在緊急的修訂,總而言之,誰出了錢認籌,這律令就是保障他們投出去的錢,能夠得到應有的回報。經營不善是一回事,可是弄虛作假,又是另一回事。”

大家都是聰明人,有許多人很快明白了陳正泰的意圖。

陳家或者二皮溝,提供的是一個擔保性質的平臺。

而缺錢的人,可以來此立項,掛牌,繳納擔保金,同時籌募自己項目所需的資金,大家講資金丟給這個人,而資金受到陳家的監管,這個人再利用資金,無論是建窯爐燒陶器也好,或者是建鐵爐子制鐵也罷,得了利潤,股東們一起跟着分取利潤。

如此一來……便是多贏的局面。

從前的商業爲何永遠無法做大規模,根本的原因就在於,所謂的買賣,都是一家一姓的事,大家只相信自家人,所以無論你製作的東西多麼物美價廉,你的精湛技藝或者是經營的買賣,因爲一家一姓的資金有限,又或者是無法相信別人,將技藝傳授更多人,最終的結果就是永遠都只是一個老字號。

而這老字號,可能在後世,是品質的象徵。只是在這個時代,卻代表了陳舊,因爲你永遠無法擴張。

現在有了陳家開頭,不少人動了心思。

那韋節義在人羣中道:“這樣說來,我們韋家也可以立項?”

陳正泰朝韋節義微笑:“當然可以。”

韋節義頓時在人羣中激動的道:“努力,奮鬥!”

此時沒人理他,還有許多人,都帶着無數的疑問。

人們蜂擁而至,七嘴八舌,有的詢問這個,有的詢問那個。

陳正泰煩了,便教陳福發放他早已準備好的立項、認籌指南書。衆人各自領了書,這才滿意,抱着書,走了個七七八八。

人羣終於散了,陳正泰鬆了口氣。

李承乾上前來,道:“爲何你總是打着孤的名目。”

陳正泰凝視李承乾一眼:“因爲師弟與我……雖無骨血之親,卻是打斷了骨頭連着筋啊。”

“這樣能掙錢?”李承乾一臉狐疑。

陳正泰眯着眼,壓低聲音:“不但能掙錢,而且還能將這市面上數不清的錢,統統引流到應該到的地方去。”

李承乾眼前一亮:“能降物價?”

“不敢說能降。”陳正泰很謹慎的道:“但是至少,能維持物價暫不上漲,就算上漲,也很輕微。最重要的是……給百姓們謀一條生路。”

李承乾古怪的看他:“那我去給父皇報喜。”

“且慢着,效果還沒出來呢。”陳正泰拉着臉:“你知道恩師最討厭什麼樣的人嗎?就是事才做一成,就跑去邀功的,你真以爲恩師糊塗啊,恩師最聰明瞭,他纔不聽你如何吹噓的天花亂墜,他只看結果,你現在去報喜,在恩師眼裡,和那信誓旦旦的戴胄有什麼分別?”

李承乾聽了,不禁咋舌,卻又覺得有理,忍不住道:“師兄果然是父皇肚裡的蛔蟲。”

陳正泰呵呵乾笑。

而此時……終於有許多的車馬來。

房玄齡領着衆臣,抵達了二皮溝,卻發現這裡竟有許多人,大家都很興奮的樣子,而且有不少,竟還是房玄齡的老熟人。

他們來此做什麼?

這陳正泰又做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

心裡嘀咕着,等尋到了李世民的行在,房玄齡和戴胄等人懇請求見。

這時,卻見陳正泰和一個宦官徐徐踱步而出。

陳正泰也是被這宦官叫來的,也不知陛下爲何讓自己去與房玄齡等人見面。

也是他只站在宦官一旁。

宦官當着房玄齡等人的面,扯着嗓子道:“陛下有口諭:朕聞,京師絲綢一尺三十九錢,今朕賜錢一萬貫,煩請房卿與戴卿人等,給朕購置絲綢五千四百匹。諸卿速去,朕在此專候。”

若是以當下一尺絲綢等於三十九錢來算,這一萬貫,還真可以買到五千四百匹絲綢了。

所以……沒毛病。

宦官說罷,朝陳正泰努努嘴:“陳郡公,陛下也有口諭給你,陛下無錢,從你這借一萬貫。”

陳正泰:“……”

陳正泰本是樂呵呵的看熱鬧,此時竟有點懵了。

宦官盯着陳正泰,不敢催促,陳正泰則瞪着他,良久,才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你等着,我去寫欠條,去去便來。”

只留下房玄齡幾個,風中凌亂,他們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陛下爲何讓自己這些肱骨之臣,辦這等芝麻綠豆的小事。

這陛下一日未見,好似更高深莫測了啊。

…………

第四章,可憐,停電了,用爛筆記本碼呀碼,一根手指敲着破鍵盤寫出來的,如果有錯字,請擔待另外求支持。

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
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