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

李世民聽到一個屁字,心頭的火焰又騰騰地燒起來了,憋住了勁才強壓着火氣。

等這陳商賈問他爲何,他繃着臉,只道:“爲何?”

“你也不想想,現在物價漲得這樣厲害,大家還肯賣貨嗎?都到了這個份上了,讓那些交易丞來盯着又有什麼用?他們盯得越厲害,大家就越不敢買賣。”

他頓了頓,繼續道:“你仔細想想,大家買賣都不敢做了,有絲綢也不願賣,這市面上絲綢總還得有人買吧,賣的人越少,買的人卻越多,這價格要不要漲?”

李世民聽到此處,醐醍灌頂,原來如此……那戴胄,虧得是民部尚書,居然沒有想到這一茬。

陳商賈還在喋喋不休的說着:“從前大家在東市做買賣,自是你情我願,也沒有強買強賣,交易的成本並不多,可東市西市這麼一折騰,就算是賣貨的,也不得不來此了,大家提心吊膽的,這做買賣,反而成了可能要抓去衙門裡的事了。擔着這麼大的風險,若只是一些蠅頭小利,誰還肯賣貨?是以,這價格……又上漲了,爲何?還不是因爲成本又變高了嗎?你自己來算算,這一來二去,被民部這樣一折騰,原本漲到六十錢的絲綢,沒有七十個錢,還買得到?”

“老夫說句不中聽的話,朝中有奸臣啊,也不知是聖上中了誰的邪,居然弄出了這麼一個昏招,三省六部,一來二去,爲了平抑物價,竟是搞出一個東市西市長,還有交易丞,這不是胡折騰嗎?現在大家是怨聲載道,你別看東市和西市價格壓得低,可實際上呢,實際上……早沒人在那做買賣了,原來的門店,只是留在那裝裝樣子,應付一下官府。咱們不得已,只好來此做買賣!”

“虧得那戴胄,還被人稱頌什麼兩袖清風,什麼清廉自守,雷厲風行,我看聖上是瞎了眼,竟是信了他的邪。”

其他的商賈一聽,都紛紛附和起來,這個道:“你等着吧,這樣折騰下去,物價還要漲呢!” щщщ▲тtkan▲C O

“若是讓官府知道這裡還有一個市場,又派交易丞來,大家只好再選其他地方交易了,下一次,還不知價錢又漲成什麼樣。”

“老夫反正是打算好了,囤一批貨,只要那戴相公還在位,還要平抑物價,我就不愁,他越平抑,我手上的貨越是水漲船高,哈哈……也虧了這戴相公,如若不然,我還發不了大財呢。”

李世民:“……”

若不是來了這一趟,李世民只怕打死也想不到,自己着急上火,而三省擬定出來的方略,以及民部尚書戴胄的鐵腕執行,反而讓這些囤貨居奇的商賈大發其財。

衆人說得熱鬧,李世民卻再也不吭聲了,只枯坐於此,誰也不願搭理,喝了幾口茶,等夜深了,方纔回了齋房裡。

…………

“怎麼回事?”

房玄齡現在很着急,他本是下值回去,結果很快有人來房家稟告,說是陛下徹夜未回。

此時已是子時了,陛下突然不知所蹤,這可是天大的事啊。

房玄齡不敢怠慢,連忙找人商量。

他派人去過了二皮溝,聽說陳正泰也不見蹤影,東宮裡,太子也不在。

這一下子,讓房玄齡嚇着了。

思來想去,陛下理應是去市場了,可問題在於,爲何一直在市場,卻還不回呢?

他很是擔心陛下的安危,於是他連忙尋了戴胄。

戴胄也嚇了一跳,卻一面對房玄齡道:“房公,陛下非尋常的君主,房公勿憂,沒有人敢傷害陛下的性命的,眼下當務之急,是陛下去了哪裡,陛下既然徹夜不回,肯定有他的原因,我這便召東西市的市長和交易丞來,詢問一下。”

於是很快召了人來,說來也巧,這東市的交易丞劉彥,還真見過可疑的人。

劉彥膽戰心驚地被召到了民部,卻見房玄齡坐在一側,臉色鐵青。

戴胄打量了他一眼,便道:“你是說,有可疑之人,他長什麼樣子?”

劉彥連忙比劃着描述了一番,又說到他身邊的幾個隨從。

房玄齡嘆了口氣道:“看來,這果然是陛下了。他和你說了什麼?”

劉彥一聽今日白日見到的人竟是陛下,臉色一下子慘然起來,頓時後怕不已,於是瘋狂的回憶,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他想了想,才結結巴巴地道:“那時,快正午了,下官帶着人正在東市巡查,見有人自一個絲綢鋪子裡出來,下官就在想,會不會是有人在做交易,下官職責所在,怎麼敢擅離職守,於是上前盤問,此人自稱姓李,叫二郎,說什麼絲綢三十九文,他又詢問下官,這交易丞的職責,以及這東市的物價,下官都說了。”

“都說了?他怎麼說的?”戴胄直直地盯着這交易丞劉彥。

劉彥邊回憶着,邊小心翼翼地道:“我見他面上很高興,像是頗有得色,等我與他道別,走了許多步,隱隱聽他呵斥着身邊的兩個少年,於是下官下意識的回頭,果然看他很激動地痛斥着那兩少年,只是聽不清是什麼。”

聽到此處,戴胄心裡一下子舒坦了。

果然……陛下眼見爲實了啊,看來這東市,果然沒出什麼紕漏,陛下見了東市和西市如此,一定心裡很是欣慰的。

戴胄接着又問:“此後呢,他去了哪裡?”

“這就不知了。”

戴胄便看向房玄齡:“陛下難得出宮一趟,且還是私訪,或許……只是想四處走走看看,此乃天子腳下,斷不會出什麼差錯的。而陛下親眼見到了民部的績效,這市場的物價紋絲不動,只怕這心事,便算是落下了。”

房玄齡聽了戴胄的話,也覺得有道理,陛下這個人的性子,他是略有耳聞的,膽子很大,當初可是數千人馬,就敢身先士卒,衝殺十萬大軍。

此後做了天子,突厥來襲,他也單騎去會那突厥可汗,與對方盟誓,陛下乃是偉男子,而且身邊也有不少的禁衛,想來不會出什麼事!

他苦嘆道:“無論如何,陛下乃千金之軀,不該如此的啊。不過……既然無事,倒是可以放下心了。”

戴胄隨即道:“陛下今日親自查看了東市,這樣看來,陛下一定很是欣慰,這劉彥口中所言若是可靠,那麼他此刻應當是龍顏大悅的了,所以下官就在想,既如此,這東市二長,以及這交易丞,此次平抑物價,可謂是勞苦功高,何不明日中書令好好的獎掖一番,到時陛下回宮時,聽聞了此事,自當認爲中書省和民部這邊會辦事。”

房玄齡心思一動,呷了口茶,而後慢吞吞地道:“你說的不無道理,物價高漲,乃是陛下的心病,現在民部上下爲此操碎了心,既然物價已經平抑,那麼也理應給與旌表,明日清早,老夫會交代下去。”

那劉彥聽了,心裡很是感激,連聲稱謝。

他格外地給了戴胄一個感激涕零的眼神,大家跟着戴尚書辦事,真是帶勁啊,戴尚書雖然治吏嚴厲,公務上比較嚴格,可是隻要你肯用心,戴尚書卻是十分肯爲大家表功的。

劉彥動容地道:“下官一定盡忠職守,絕不讓東市和西市物價上漲死灰復燃。”

“去吧,去吧。”戴胄已鬆了口氣,今夜,可以睡個好覺了。

…………

可這一夜,李世民卻是睡不着了。

在這清冷的齋房裡,他和衣,坐在窗臺上紋絲不動,目光看着一處,卻看不出焦點,似乎思考了很久很久。

等到了次日清晨,張千進來稟報吃齋飯的時候,李世民起來了,卻對早已在此候着他的陳正泰和李承乾道:“我們就不在寺中吃了,既然來了此,那麼……就到街面上去吃吧。”

說罷,他便帶着衆人,出了寺廟。

雖是還在清早,可這街上已開始熱鬧起來,沿途可見不少的貨郎和攤販。

李世民駐足,走到了一個炊餅攤前,看着這熱騰騰的高粱蒸餅,道:“這蒸餅多少一個。”

“八文錢一個。”貨郎笑嘻嘻的道。

李世民心頭一震:“這尋常庶民,便是一日下來,也未必能掙八文錢,怎的昂貴至此?”

貨郎的臉便拉下來了,不高興地道:“這是什麼話,現在就這價錢,我這炊餅所需的油鹽米麪,難道人家肯給我少嗎?八文在我眼裡,還少了呢。”

陳正泰無語,他總有一個認知,李世民每一次跟人講價,然後發生爭吵的時候,就該是自己要破費了。

他努力尋出許多銅錢出來,抓了一大把,放到攤上:“來二十個,好了,你少囉嗦,再囉嗦,我掀了你的攤子。”

貨郎見了錢,倒也不吱聲了,連忙用荷葉將蒸餅包了,送到了李世民的面前。

而此時……一看到李世民拎着蒸餅,卻不知從哪裡……突然竄出了一羣赤足的孩子,蜂擁到了李世民面前,一個個張大着眼睛,昂首,看着李世民手中的蒸餅,吞嚥着口水。

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九十章:大宴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
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九十章:大宴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