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

李世民居然一下子……顯得整個人很輕鬆。

他當然不會相信自己年少的兒子,這孩子經常犯糊塗。

可朕的民部就不同了,這可是爲朕掌管着天下錢糧的機構。

整個部堂,上上下下有上千人,這麼多官吏,就算偶有幾個昏庸的,可是絕大多數卻稱得上是幹練。

他們給他的訊息,是絕對不會錯的。

看來……這四成股份,幾乎唾手可得了。

既得了錢,還可藉此機會敲打一下太子,讓太子將今日的事引以爲戒,豈不是兩全其美?

這樣一想,李世民頓時來了興趣。

只是陳正泰卻又道:“只是陛下要出宮,切不可大張旗鼓,若是大張旗鼓,如何能探聽到真實的情況呢?”

“理應微服私訪,而且學生還建議,房相、杜相以及戴胄尚書,決不可跟隨。學生恐怕他們作弊。”

房玄齡本來很平淡的樣子,他地位超然,哪怕是太子的奏疏,也有批評自己的嫌疑,他也只是一笑置之。

畢竟……沒必要和少年人計較!

可現在一聽,頓時覺得自己人格上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於是特意瞥了陳正泰一眼。

陳正泰卻好像無事人一般,你瞪我做什麼?

李世民現在滿心裡覺得自己已經贏定了,所以覺得陳正泰提的這些要求都不重要。

他滿口道:“好,一切依你們便是,朕命張千去準備。”

張千很快去換上了常服,讓人預備了一輛普通的馬車,幾十個禁衛,則也換上了尋常家僕的打扮。

就這……張千還有些擔心,問是否調一支軍馬,在市場那兒警戒。

李世民冷冷道:“朕弓馬嫺熟,尋常人不得近身,這天子腳下,能刺殺朕的人還未出生,何必如此勞師動衆?朕不是說了,朕要微服私訪。”

張千心裡既有些擔心,卻又不敢再請求,只得連連稱是。

陳正泰和李承乾則尾隨着李世民的馬車出宮,一路上,李承乾低着頭,一副有心事的樣子。

陳正泰拍了拍他的肩,語重心長地道:“師弟啊,我怎麼見你心事重重的樣子。”

“孤在想方纔殿中的事,有一點不太明白,到底這奏疏……是誰上的?孤怎麼記得,好像是你上的,孤分明就只是署了個名,怎麼到了最後,卻是孤做了壞人?”

陳正泰也不由道:“對呀,真是奇怪呢,可能是因爲師弟是太子,陛下格外的關心吧,關心則亂嘛,這不是壞事,說明陛下心裡都是師弟啊。”

李承乾聽了這解釋,還是覺得好像哪裡有些不對勁,卻又道:“那你爲何拿我的股份去做賭注,輸了呢?”

陳正泰安慰他:“師弟放心就是,我陳正泰會害你嘛?大家都知道我陳正泰義薄雲天。你不相信?你就去二皮狗驃騎營裡去打聽。”

李承乾覺得陳正泰的話未必可信,畢竟這關顧着他的切身利益啊!可是他居然找不到反駁的說辭,心裡便沉甸甸的。

隨着李世民的馬車一路出了城。

目的地……當然是東市……

李世民是這樣打算的,只要去了東市,那麼一切就可瞭然了。

…………

“房公,你說……”

這時候,房玄齡三人已是回到了中書省。

本來民部尚書戴胄該回他的部堂的,可哪裡曉得,戴胄竟也尾隨而來。

此時,他憤憤不平地道:“這算個什麼事啊,陛下竟和太子打起賭來,若是傳出去,非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不可。”

“這是好事。”房玄齡鎮定自若地道:“你也不想想,那二皮溝裡有多少的財富,若是陛下今日打賭,當真贏了這四成,陛下這個人,心繫天下,到了那時,這雖是內庫中的錢財,可將來朝廷若有什麼需求,陛下也一定會慷慨解囊。”

“否則,以陛下的性子,豈會如此兒戲?戴公,你得說句實在話,物價是否當真平抑了?”

“怎麼沒有平抑?”戴胄正色道:“難道連房相也不相信下官了嗎?我戴某人這輩子從未做過欺君罔上的事!”

戴胄信誓旦旦。

房玄齡爲人謹慎,其實還是有點擔心的,不過現在聽了戴胄如是說,臉色便溫和起來。

他是素知戴胄爲人的,這個人性子剛烈,你說他可能脾氣上來惹出什麼事,那有可能,可若是說他欺君,甚至報喜不報憂,房玄齡是不相信的。

“可即便如此,老夫還是有些不放心,你讓人再去東市和西市打聽一下,還有……提早讓那裡的市長以及交易丞早一些做準備,切切不可出什麼亂子,陛下畢竟是微服啊。”

戴胄見房玄齡如此看重,也曉得此事關係重大,頓時繃起臉來,道:“好,下官這便去辦。”

於是戴胄便匆匆回到了民部,而後叫了文吏來,吩咐了一番,那文吏聽命,快馬去了。

…………

李世民坐在馬車裡,終於來到了東市。

這微服出來,和平日出宮自是完全不同。

他彷彿回到了當年在晉陽時的日子,那時候他還只是唐國公的兒子,也曾上過街,街道上也是這般的熱鬧,如今做了天子,反而再看不到這樣的景象了。

如今坐在馬車裡,看着車窗外沿途的街景,以及匆匆而過的人羣,李世民竟覺得晉陽時的日子,仿如從前。

只是……李世民隨即臉色略略有些陰沉,他讓人停下了馬車,走下了車,對在一旁伺候的張千道:“這裡……就是東市嗎?”

張千連忙道:“陛下,這裡就是東市。”

“不要叫陛下,叫二郎吧。”

“是,二郎。”

李世民擡眼四顧,突然感嘆道:“這就是我大唐的都城嗎?哎……我真是沒有料到啊。”

後頭的李承乾和陳正泰已上前來,李承乾道:“父親什麼沒有料到?”

李世民看了李承乾一眼,而後道:“我記得我年幼的時候,你的大父,曾帶我來過一趟長安,那時的長安,是何等的熱鬧和繁華。那時我還年幼,或許有些記憶並不清晰,只是覺得……今日的東市也很熱鬧,可與那時相比,還是差了許多,那隋文帝固然是昏君,可是他登基之初,那大業年間的氣派、繁華,實在是現在不可以相比的。”

李承乾無法理解李世民的感慨。

當然……李世民的感慨是有道理的。

當初的隋朝,在隋文帝的治理之下,是何等的繁華景象,哪裡想到,用不了多久,這繁華便葬入了黃土之中,天下大亂,血流成河,所有的一切,都已成了如煙的往事。

而到了貞觀年間,在殺戮和數不清的火焰之中,哪怕天下又重新太平,可貞觀年的長安,也遠不及那曾經的大業年間了。

李世民感慨之後,心裡倒是更加謹慎起來。

隋文帝建立了這鐵桶一般的江山,可到了隋煬帝手裡,不過區區數年,便呈現出了亡國敗相。

若是朕的子孫,也如這隋煬帝這般,朕的嘔心瀝血,豈不如那隋文帝一般付諸東流?

想到這裡,他深深看了一眼李承乾,而後道:“走吧,隨便逛逛。”

說罷,李世民當先往前走,沿街有一個絲綢鋪子,李世民便踱步進去。

看着這絲綢店裡的絲綢,於是李世民隨口問那站在櫃檯後的掌櫃道:“這絲綢多少錢一尺。”

“客官……”掌櫃正低頭打着算盤,對於顧客,似乎沒什麼興趣,手裡依舊撥打着算盤,頭也不擡,只口裡道:“三十九個錢。”

三十九個錢……

李世民對這掌櫃的傲慢態度有幾分怒氣,不過倒沒說什麼,只回頭瞥了身後的張千一眼。

張千領會了意思,連忙從懷裡取出了一個簿子。

這時,那絲綢店的掌櫃恰好擡頭,正好看到張千取出一個簿子來,頓時警惕起來,便道:“客官一看就不是誠心來做買賣的,許是隔壁絲綢鋪裡的吧,走走,不要在此妨礙老夫做生意。”

他竟直接下了逐客令。

這種對客人不客氣的態度也是令李世民第一次見識到了。

而李世民萬萬沒想到,他做天子以來,第一次採買東西,居然直接吃了閉門羹。

身後的幾個護衛大怒,似乎想要動手。

李世民深吸一口氣,卻給他們一個眼色,示意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於是只好出了絲綢鋪。

張千這時翻閱到了簿子的某處,隨即道:“二郎,二郎……上個月,這樣的絲綢是三十八個錢,你看,這是上個月白騎打探來的消息,絕不會有錯的,確實是三十八文,也就是說,從上月迄今,絲綢只上漲到了一文錢,相比於此前絲綢每月七八文一尺的上漲,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

李世民聽到這裡,打起了精神:“是嗎?”

他接過了簿子,細心的看起來!

果然……這簿子乃是上月記下來的,絕沒有僞造的可能。

於是,李世民眉飛色舞,目光落在李承乾和陳正泰身上,道:“你看……那民部沒有錯,戴卿家也沒有說錯,物價確實平抑了。”

…………

第五章送到,求支持。

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
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