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

眼看着,貞觀三年就要過去了。

而李世民當下的一樁心事,也能徹底地放下了。

有了三省和民部的努力,至少物價平抑了下來。

此時,他吁了口氣道:“朕本是擔心物價上漲而貽誤民生,生怕不能好好過這個年,現在……虧了戴卿家。”

戴胄就道:“陛下,臣有什麼功勞,不過是虧了房相運籌帷幄,還有下頭各市市長和交易丞的盡心竭力而已。”

李世民的心情放鬆下來,脣邊帶着微笑,悠悠然地端起了茶盞,呷了口茶。

片刻之後,便有宦官進來道:“陛下,太子與陳郡公到了。”

“叫他們進來。”李世民便將微笑收了,臉板了起來,顯得很生氣的樣子。

房玄齡和杜如晦二人對視了一眼,而戴胄則是面無表情的樣子。

他們心如明鏡,怎麼會不知道,這些是陛下做給他們看的呢?

很快,李承乾和陳正泰二人進來,這一次倒是李承乾搶了先,忙是行禮道:“兒臣見過父皇。”

嗯?

怎麼這一次,陳正泰反應這麼慢?

以往的時候……都是他最先跑進來氣喘吁吁的行禮啊?

李承乾覺得奇怪,不禁側目看了陳正泰一眼,卻見陳正泰等他行過了禮,才慢吞吞的雙手要抱起……

可就在這個時候,李世民聽了李承乾的話,卻已大喝道:“你這逆子,你還有臉來。”

然後……陳正泰才用如蚊子一般大小的聲音道:“學生見過恩師。”

當然,這句話是隻有李承乾才能聽到的。

而李承乾無端被罵了一句逆子,又說你還有臉來,這……李承乾就有點不太樂意了。

這不是父皇你叫我來的嗎?怎麼現在又成了他有臉來了?

李承乾就道:“父皇召兒臣來,不知所爲何事?”

陳正泰已站在了一邊,宛如一個傻瓜一樣,渾渾噩噩的樣子,彷彿眼前的事和自己無關。

李承乾這番話,頗有幾分帶刺的意味。

李世民說你有臉來,而李承乾的回答則是父皇你找我來有什麼事,這等於是故意反擊李世民此前對自己的詰問。

當然……這個反擊很隱晦,一般人是聽不出來的。

可李世民是何等人,一聽,眉一皺,卻又不好發作,而是冷聲道:“這份奏疏,可是你所奏的嗎?”

李承乾其實心裡挺緊張的,只是李世民問起來,他不禁在想,怎麼父皇不問這是否是你和陳正泰所奏,只一個你字,怎麼好像只針對我一人了?

李承乾只好道:“是,正是兒臣所奏。”

李世民就沉着臉道:“朕已經查實過了,你的奏疏裡,完全是子虛烏有,房相與戶部尚書戴卿家,這些日子爲了平抑物價殫精竭慮,你身爲太子,不去體恤他們,反而在此陰陽怪氣,莫非你以爲你是御史?天下可有你這般的太子?”

這番話很重。

李世民所氣惱的是,太子不應該做御史的事,而應當各司其職,安守自己的本分。

哪怕是有什麼覺得不對的地方,也不應該上奏疏,完全可以私下裡說。

李承乾一時無詞了。

倒是這時,陳正泰道:“恩師……事情是這樣的,太子害怕若只是私下稟報,無法引起陛下的警惕,畢竟……這關係着無數黎民百姓的福祉,所以……太子才決定上此奏疏,引起恩師的注意。”

李承乾心裡想,是了,陳正泰說的沒錯。

可隨即又狐疑起來,不對啊,怎麼聽師兄的口氣,好像他完全置身之外一般?明明這是師兄要他上奏的,明明這是聯名上的奏疏啊!

房玄齡、杜如晦二人則交換了一個眼神,若有所思。

戴胄臉色有些不好看,他覺得太子殿下似乎有些針對自己。

他太子今日就對老夫橫加指責,他日做了皇帝,豈不還要罷黜了老夫的官職,甚至將來還要收拾自己不成?

要知道……貞觀朝的大臣,可不是那些只知道之乎者也的人。

就比如戴胄,當初隋朝的時候,他也是鎮守過虎牢關,親自砍過人的。

他脾氣很不好,經常連李世民也是敢頂撞的。

李世民眼角的餘光瞥了戴胄一眼,心裡只覺得太子實在是不懂事,這樣的大臣都得罪了,將來怎麼怎麼儲君,甚至成爲皇帝呢?

難道非要像那隋煬帝一般,最後弄到衆叛親離的地步嗎?

李世民猛地,腦海裡又浮現出了李泰來,心裡不禁在想,若是李泰在此,一定不會得罪大臣吧……

前幾日,揚州和越州又有奏報來了,說是李泰體恤揚州和越州的大臣,一些公務上的事,他盡力親力親爲,爲各州的刺史分擔了不少公務,各州的刺史很感激越王,紛紛上奏,表示了對李泰的感激。

不說李泰其他的問題,單說他團結大臣方面,這小小年紀,就已對此熟諳於心了。

何況,這個年輕的兒子又遠離了朕,李世民心裡油然而生出了舐犢之情,竟不自覺的開始想起了李泰的許多好處。

這便是人情,人就是如此,身邊的兒子,總是嫌得要死,卻往往擔憂遠在天邊的兒子,生怕他吃了虧,捱了餓,受了凍。

李世民繃着臉道:“到現在,太子還認爲……你這不是無中生有嗎?難道非要朕今日狠狠收拾你,你才願意認錯?”

李承乾一聽,不對勁啊。

怎麼就單單是我了?

這時,陳正泰則立即道:“恩師……太子無過啊,還請恩師三思。”

李承乾覺得自己腦子有點不夠用,越聽越覺得匪夷所思。

李世民冷笑連連地道:“好,好,知錯而不改,很好,朕今日若是再這般縱容下去,誰知道你這孽子要做出什麼事來。”

“恩師啊……”陳正泰痛心疾首地道:“恩師責罰學生好了,太子何錯之有?”

“還敢在此抵賴!”李世民勃然大怒,大喝一聲:“來人!”

李承乾打了個激靈,他好像也沒說什麼啊,怎麼就成了他抵賴了?

好吧,不就是認錯嘛,那就認了,他正想要說什麼……

此時,陳正泰道:“太子的初心,是害怕民部這樣的行爲,擾亂了市場,恩師卻要責罰他,這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學生以爲……”

一隊禁衛已聽了李世民的吩咐,已經衝了進來。

李世民直接手一指李承乾,毫不含糊地道:“將他拿下去,綁起來,朕要親自痛打,今日不打這不肖子,將來誤我天下者,必是此人。”

李承乾:“……”

陳正泰一下子不吭聲了。

李世民突然目光一轉,視線落在了陳正泰的身上,又道:“還有這個陳正泰,也不是好東西,一併拿下。”

陳正泰有點懵逼,咋又跟我有關係了?他迷糊起來,不是說好了打自己兒子的嗎?

“恩師……恩師啊……”陳正泰毫不遲疑地哀嚎起來:“學生知道自己錯了。”

李承乾打了個激靈,這才醒悟到了什麼,父皇很生氣啊,我也得趕緊認錯纔是。

誰曉得李世民這時道:“你還知錯,倒是孺子可教,李承乾……你……真是太教朕心寒了。”

李承乾:“……”

我也是想認錯的啊!

“恩師……”此時顯然已經沒有李承乾插話的機會了,陳正泰道:“恩師就算要痛責太子,也應當有個理由,恩師口口聲聲說,太子這道奏疏乃是無中生有,敢問恩師,這是如何無中生有,若是恩師一意孤行,真相信民部,那麼不如恩師與太子打一個賭如何?”

打賭……

還沒等李世民反應過來。

畢竟……這傢伙實在膽大包天,大唐皇帝,和太子打賭,這不是天大的玩笑嘛?

陳正泰卻是繼續道:“若是太子無中生有,太子願將所有二皮溝的股份,統統充入內庫,不只如此,學生這裡也有兩成股份,也一併充入內庫。可若是太子的奏疏是對的呢?若是對的,太子自然也不敢貪圖內庫的錢財,那麼就不妨,懇請陛下准許太子設立新市。”

新市是什麼?

李世民還是有些不明白。

不過……太子在二皮溝有三成股份,再加上陳正泰的兩成,這絕對是天文數字!

這是一個超級號的誘惑啊!以至於李世民也不禁怦然心動了!

這可是數不盡的錢財啊,有了這些錢財,李世民就算現在建設一個新宮,也絕不會覺得這是奢侈的事。

李世民目光閃爍着,他看了一眼戴胄。

戴胄明白陛下的意思,陛下這是做一個確定,似乎是在詢問,民部是否絕對可靠。

到了這個份上,戴胄則毫不猶豫地朝李世民點了點頭。

這意思便是,陛下只管去查,若是物價真瘋狂上漲,臣就不配做民部尚書。

有了戴胄的肯定,李世民心中篤定了,便道:“如何覈實?”

陳正泰就道:“當然是眼見爲實,懇請陛下立即出宮,前往市場。”

李世民瞪了一眼李承乾,隨即目光堅定的看向陳正泰:“你們這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朕就看看,到時你們如何的抵賴!”

………………

第四章送到,還有一更,求支持一下。

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十七章:賞賜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
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十七章:賞賜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