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

整個鋪子已經瘋了。

掌櫃李曉已經是忙的腳不沾地,焦頭爛額。

到處都有人來找自己訂貨呢。 шшш⊙ttκan⊙¢ ○

當然,最激動的還是劉三這些夥計。

就在一個時辰之前,他們還在爲自己的生計而發愁,而現在……他們卻爲貨源的不穩定而愁緒滿面了。

“公子真是大善啊,這不是帶着大家夥兒發財嗎?李掌櫃,幸虧你攔住了我,否則若是我辭了工,只怕腸子要悔青了。”

劉三極感激的看着李曉,眼眶都是熱淚,心口縈繞了着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和幸福感。

“這下我孃的藥錢有了。”

李曉則是低頭撥打着算盤,只是笑了笑,突然手懸浮在半空,頓了頓,若有所思起來:“真正仁厚的乃是公子啊。”

劉三稍稍一想,才猛地後知後覺起來,眼前一亮:“不錯,不錯,公子先讓大家夥兒多勞多得,再拿這樣的好鹽來賣,這不正是帶咱們發財嗎,公子宅心仁厚,仗義。”

劉三說着,由衷的豎起了大拇指。

其實何止是店裡焦頭爛額,便是陳正泰,現在心思也在增產上頭,只是煉鹽必須做到保密,所需的人手,都得從陳家的子弟裡挑選,要成爲熟練工,卻還需要一些時間。

這精煉的白鹽賣的不錯,讓陳正泰鬆了口氣,想到了鹽,這就讓陳正泰不禁想到了自己恩師的健康問題了。

一日爲師,終身爲父呀。

陳正泰畢竟來源於後世,不似這個時代的人一樣,有着某種根深蒂固的節操觀念。

拜李世民爲師,其實也是陳正泰打蛇隨棍上,他對唐史還是有一些瞭解的,李世民這個人,屬於那種平日你怎麼蹦跳,他都有容忍的度量,當然,前提是你不可侵犯他的根本利益,如若不然,兄弟都要翻臉的。

陳正泰賭的就是李二,不對,是自己至親至愛的恩師有這個氣度。

師都拜了,生米煮成了熟飯,至少有了這個名分,陳家抱錯大腿的最大危機便算是解除了。

可如何增進師生的感情呢。

陳正泰將主意打到了馬周身上。

馬周乃是門下侍奉,出入宮禁,是經常有機會見到李世民的。

如今他上值辦公,下值養豬,一開始是有些不習慣,尤其是養豬養久了,身體總會有一些奇怪的味道,哪怕是洗浴,也難洗乾淨。每次上值的時候,同僚們總是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可是……慢慢的也就習慣了。

陳正泰請他來,馬周落座。

陳正泰道:“馬先生……”

“恩公……”馬周剛剛落座,聽到陳正泰的詢問,立即起身,鄭重其事的朝陳正泰作揖。

陳正泰忙揮揮手,認真的說道:“不要老是恩公來恩公去嘛,你這些日子,都在我們陳家住下,我陳正泰,是將你當作親人來看待啊。”

親人不是重點,你住在我們陳家纔是。

馬周心裡又不禁感激涕零:“恩公說的是。”

陳正泰道:“我的恩師,近來都在做什麼?”

馬周身軀一震,老臉微微一紅。

說實在的,每一次聽陳正泰大剌剌的喊出恩師來,他就覺得怪怪的。

終究還是小地方呆久了,沒見過大世面,現在見了恩公,方纔知道世間的人千姿百態,什麼人都有。

馬周硬着頭皮道:“皇帝陛下如今所憂慮的乃是兩件事,其一,是我大唐軍馬征討那樑師都,恩公是不知道吧,這樑師都佔據了河西之地,距離我長安,不過數百里,有兵馬十萬,既是爲我大唐的心腹大患,更因他與突厥人爲鄰,勾結突厥,這河西多產駿馬,又與關中相隔不遠,一旦關中有事,則可威脅長安,若不剿滅樑師道,陛下始終如鯁在喉啊。”

馬周說到這裡,不禁嘆了口氣。

其實這一次出兵,是李世民親自部署的,此時大唐百廢待舉,能動用的兵力並不多,李世民的本意,是給予樑師道一次沉重的打擊,收復一些州郡,若是要一次性剿滅樑師道,倒是有些不容易。畢竟戰事一旦久了,突厥人見有機可乘,勢必會南下馳援樑師道,或者是從其他各路襲擊大唐,所謂鶴蚌相爭,漁翁得利,此戰,只求速戰,一旦得了便宜,便立即退兵。

陳正泰不由道:“是嗎,可是,我不是和我師父說了,這一戰,很快便可大獲全勝,恩師何必多慮。”

馬周:“……”

他似乎覺得和陳正泰,已經沒有辦法溝通了。

代溝很大啊。

你說大獲全勝就大獲全勝?

皇帝陛下戎馬一生,下頭更有無數開國的大將,哪一個不是精通軍事,他們尚且沒有把握,你哪裡來的自信心?

當然,馬周發現這恩公放嘴炮慣了,深吸一口氣,淡定,要有涵養,要笑,要懂得泰然處之,多想一些恩公的好處。

於是,馬周嘴角微微勾起,抿抿嘴,露出依舊慈和的淺笑。

“這其二,當然還是爲鹽鐵之策而憂心了,其實陛下不是不知道當下私鹽氾濫,尤其是那些世家大族,佔據了絕大多數的鹽井和鐵礦,哎……恩公啊,我大唐定鼎天下之前,這神州已經混亂了數百年,數百年來,稱王稱帝者如過江之鯽,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正因如此,世族羣起,他們掌控着天下的土地,鹽鐵,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可陛下想要革除這弊政,又談何容易呢?只是放任不管,國庫卻空虛無比,我大唐拿什麼來賑濟百姓,安置萬民,又拿什麼來招募驍勇之士,定國安邦?”

陳正泰聽了馬周的話,恍然大悟。

其實前世他很不理解,爲啥從漢朝開始便施行的鹽鐵專賣之策,爲啥到了唐朝,卻沒有施行。

現在聽了馬周的話,方纔理解了一些,說到底,還是五胡亂華之後,天下分崩離析,大亂了足足數百年的時間,而這種混亂之下,必然導致了大量世家大族的崛起,畢竟,當國家無法保證百姓的安全時,人們會下意識的抱團一起,從而,形成一個個緊密的大家族,而一個個新的政權,想要穩定,就勢必要對這些世家大族加以收買,最後的結果便是,世族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他們掌控着土地,人口,鹽井,礦山,朝中有人爲官,族中又有自己的私人部曲。而如今,大唐雖然興起,可又如何呢,面對這數不清的世家大族,哪怕是李世民,也不敢輕易的收回他們的財富,畢竟,隋朝滅亡的先例,可謂是前車之鑑,一個不好,便可能重蹈覆轍。

陳正泰依稀記得,大唐真正開始收回私人的鹽井以及鐵礦,是在一百年之後,在歷經了李世民,武則天,一直到唐玄宗時期,經過了無數次對門閥的打擊之後,這纔將這最重要的財源收回了朝廷。

也難怪,李世民爲此而憂心忡忡了。管吧,怕出事,畢竟這些人能量可是極爲驚人的,放任不管,則遺禍無窮。

陳正泰嘆了口氣:“看來要做皇帝,真的不容易啊,怎麼什麼事都要擔心。”

“咳咳……”馬周咳嗽:“恩公慎言。”

陳正泰道:“有什麼慎言的,我這個人是直腸子。不過你等着瞧吧,樑師道必敗無疑,不日就有捷報傳來,至於這鹽的事,或許要有眉目了,對了,我至親至愛的恩師……”

“咳咳……”馬周又拼命的咳嗽。

陳正泰懷疑這傢伙得了肺炎,需要搶救一下:“我至親至愛的恩師,近來身體可好,哎呀……我自拜入他的門下,到現在還沒有再去拜見呢,怪想念他的。當初我也萬萬沒有想到,恩師居然要收我爲徒,可見這是緣分,所謂十年修來同船渡,百年修來共枕眠……”

“這師生的情分,更不知道是多少年修來的。好啦,不說這些有的沒的,我甚是記掛恩師的身體,不知道近來他吃了沒有,這樣吧,我寫一個食譜,這食譜很是養身的,喔,還有我這兒,有幾斤稀罕的鹽。你也一併帶去,記得啊,一定要帶去。”

“這……”馬周有一種進了賊窩的感覺,他心裡交戰了片刻,最終無力的垂頭:“諾!”

陳正泰取了筆,還真寫了一個方子,這是上一世粵人的老火靚湯,將食譜寫了,交給馬周,千叮萬囑。

陳正泰是個有良心的人,好不容易抱了一個大腿,怎麼肯撒手,我陳正泰不是吹牛,他李二若是能把自己甩開,算我陳正泰輸。

馬週一副無奈的樣子,忙是點頭,將這配方帶了去,至於陳正泰非要讓馬周帶鹽去,馬週一副尷尬的模樣,卻不得不收了。

他橫豎想不明白,爲啥恩公咋就這麼來勁。

搖搖頭,捏着這份食譜,看了看,也不知有沒有毛病,心裡嘆了口氣,養豬去。

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
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