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碾壓

蘇烈是個很實在的人。

動手之前一定要想好後路,會有很多的擔心,他不喜歡沒腦袋一般的橫衝直闖。

可一旦動了手,他便再不給自己留退路了。

要打,那就一棍子打到對方再沒有任何反抗的心思,打到對方從此想到自己,便要戰戰兢兢一輩子,要讓對方做一輩子的噩夢,夢中令人膽寒的人是他。

薛仁貴本來不喜歡蘇烈猶豫的性子,現在聽了他的話,不禁大笑道:“哈哈……那就打個痛快。”

這一次……驃騎營學聰明瞭。

他們已經料到對方還會再來,所以慌忙組織。

雖然……這般組織起來根本就是徒勞,因爲所有人都已膽寒了。

滿地都是打滾慘叫的人,營地已是一片狼藉,無主的馬四處奔逃。

劉虎要哭了,要踹着人的屁股,咆哮着叫他們起來。

卻就在此時……飛騎又至……

這是將扶風郡驃騎營當什麼了?

想來就來嗎?

所過之處,已經沒有人再敢阻擋了。

只是偶有一些不開眼的東西,很快便被打翻。

整個營地,不必二人去摧毀,事實上,這四散的亂兵已將其踐踏得七零八落。

…………

於是……繼續衝營。

薛仁貴和蘇烈二人好像樂此不疲。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

而在另一處的山頭上,李世民已經看得呆了,這樣的狠人,他記憶中,好像不多,當然也是有的,但是以二敵千,實在是鳳毛麟角。

這是真正的驍將啊。

“此二人是誰?”李世民呼吸粗重,聲音中略帶激動,此刻……他頗有幾分英雄識英雄的興奮。

程咬金的臉已徹底的黑了。

他心裡忍不住痛罵,劉虎這個沒出息的狗東西啊。

他本來是口若懸河的人,現在呢,卻是一言不發,只是陰沉着臉,緊緊抿着脣,然後看了一眼陳正泰,陳正泰也嚇得不敢說話。

陳正泰其實不只是驚嚇,還心很疼啊!

你大爺,你到底要打傷多少人,要賠多少錢?

“恩師……咳咳……難道恩師忘了,學生曾向恩師索要了兩個別將,一個叫蘇烈,一個叫薛禮。”

衆人一聽,都不約而同的大驚失色。

只是兩個別將?

誰都有眼睛看,而誰都看得出,就這麼兩個別將,無論是哪一個,都有萬夫不當之勇啊。

這樣的狠人,莫說是兩個,就算是發掘出一個,在場的諸位都督和將軍們,只怕都可吹噓一輩子。

陳正泰這狗眼……

陳正泰咳嗽,顯得有些尷尬。

太鮮明瞭,似乎也不是好事啊,尤其是在這上頭。

他期期艾艾的道:“這個……這個……恩師,他們年紀還小,只是小將,許多軍中的規矩,他們也不甚懂。畢竟……他們沒有恩師,還有程世伯這樣的人隨時教授他。”

陳正泰這話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程咬金感覺很扎心,他的臉霎時一紅。

教授……你陳正泰厲害,老夫教不了你,你這話,是羞辱老夫嗎?

李世民則是頷首點頭,他目光閃爍着,隨即當機立斷道:“擺駕,隨朕去扶風郡驃騎營。”

“陛下,不可啊。”張千一愣,嚇了一跳。

李世民拉長了臉,怒腦地道:“怎麼,還怕朕有危險?呵……朕會怕這個?朕……當初再年輕一些的時候,與此二別將相比,也不遑多讓。備馬,朕要親去看看。”

陳正泰頓時有一種,好像自己的同夥偷竊要被人贓俱獲的感覺。

一時之間,也不知陛下此時到底是喜是怒,畢竟……軍中還是講規矩的地方。

你偷偷揍人一頓也就罷了,哪裡有這樣,光明正大欺負人的,這兩個傢伙,跟他的時間還是太短了啊,完全沒有學到他的善良,兩個人錘人家一千多人算什麼本事?

可大家的心態卻不一樣,衆將也都躍躍欲試,都想親眼去看看。

這幾年太平無事,對於這些久經沙場的老將們而言,是一件痛苦的事。

此時難得有熱鬧看,於是誰不落下,紛紛騎了馬,隨李世民下山。

浩浩蕩蕩的禁衛,不敢怠慢,蜂擁擁簇而來。

只是……似乎人們察覺到了危險,所以刀劍出鞘,弓弩也上了短箭。

…………

第五次衝入了扶風郡大營的時候,二人再沒有衝出去了。

而是駐馬在這一片狼藉的營地中央,左右四顧。

地上還躺着許多嘴裡在哎喲哎喲直叫的士卒。

幾個穿着明光鎧的軍將,似乎察覺到自己的危險可能更大一些,慘叫也不肯叫了,直接咬着牙,閉上眼睛,假裝自己死了一般,只恨不得直接將腦袋埋在沙裡。

至於其他沒有受傷的,早就跑了個乾淨。

這本是熱熱鬧鬧的大營,現在卻多了幾分蕭索。

薛仁貴忍不住大罵:“還有人嗎?”

沒有迴音。

“有人就吱一聲。”

還是沒有人迴應。

於是薛仁貴翻身下馬,他渾身的金屬披掛便發出稀里嘩啦的聲音。

此時,他臉上風塵僕僕,腳落了地之後,拉起一個在地上翻滾的傷卒,氣惱不已地罵道:“有一點出息好不好!你身上筋骨完好,骨頭也沒受傷,我根本就沒有砸中你,你躺在地上裝什麼死!”

這士卒嚇得渾身瑟瑟發抖,滿眼驚恐地看着薛仁貴。

薛仁貴卻是道:“劉虎在哪裡?”

“不……不知……”

薛仁貴那兇悍的眼眸瞪得更大,口裡冷冷地吐出了兩個字:“不說?”

“說。”小卒猛地一震,毫不猶豫地道:“方纔看將軍進了那個帳子。”

薛仁貴便放下了他,輕輕拍拍他的肩:“地上涼,躺一會便好,別躺太久,時間久了會生疾的,等你年紀大一些,反覆發作,痛不欲生的。”

“噢,噢,知道了。謝……謝將軍。”

隨即,薛仁貴起身。

另一邊,蘇烈也下了馬,二人的靴子踩在這血染的沙土上,一步步走到了一個大帳面前。

而後……薛仁貴拉起帳子的氈布,這帳子便應聲而倒。

令薛仁貴驚訝的是,裡頭竟是烏壓壓的人頭攢動,足有六七十人。

薛仁貴瞠目結舌,想不到……這麼小的帳篷裡,還能藏匿這麼多人。

衆人一看他,頓時就面露驚恐,宛如見了鬼似的。

“好啦,你們統統趴下。”蘇烈在一旁揮舞着鐵棍,厲聲喝道:“誰敢跑一步試試看。”

一下子……稀里嘩啦的,竟趴下了一大片。

此時……再沒有人有鬥志了。

畢竟被打怕了。

明明自己這邊,人數多得多,甚至……其他的帳篷裡還不知藏匿了多少人,若是所有人一擁而上,大不了拼一個犧牲幾十上百人,總還是有可能將對方拿下的。

可此時此刻,竟沒有人有這樣的念頭。

大家結結實實的趴下,只有一人……還站着。

薛仁貴一看此人,穿着明光鎧,便曉得對方是個武官了,道:“哪個是劉虎?”

而後地上趴着的人,一個個看向這穿着明光鎧,手裡還提着一把刀,卻是手有些顫抖的傢伙。

“就是你?”

劉虎咬咬牙,大喝道:“是又如何?”

薛仁貴便道:“你是繼續提着刀,讓我一棒將你砸個稀巴爛,還是放下刀來,我揍你一頓就走?”

劉虎覺得眼前這個傢伙,簡直就是在跟他講笑話,他……將門之後,驃騎將軍,未來大唐軍中的新星……

哐當……

他的刀落地了。

砸中了一個趴在地上的士卒,這士卒哇哇的嚎叫:“我傷了,我傷了……”

“閉嘴。”蘇烈怒喝。

這兩個字很神奇,這士卒立即捂着流血的腦袋,一聲不吭。

薛仁貴則直接上前,將劉虎拖到了一處闊地上,一腳踹翻在地:“你敢侮辱我們陳將軍?你哪裡來的膽子?”

陳將軍……

哪一個陳將軍?

劉虎覺得自己很冤枉,他究竟招誰惹誰了啊。

噢……就在這一刻,在他腦海裡,有一個慫人閃過。

難道是……他……

那個可笑的傢伙……

可是他擡頭,頓時覺得一丁點都不好笑了,因爲薛仁貴已尋了馬鞭來。

手持馬鞭,狠狠抽出。

這鞭梢便如靈蛇吐心一般,狠狠抽在劉虎的面頰上。

劉虎呃啊一聲,發出了響亮的慘呼。

可是此時在這個營裡,除了他的喊叫,居然鴉雀無聲,一丁點聲音都沒有。

“你記住了,我叫薛禮,他叫蘇烈,我們乃是二皮溝驃騎府別將,今日來此,不爲別的,只一件事,就是奉將軍之命,特地來揍你!”

劉虎:“……”

他這輩子,沒見過這樣揍人的。

可這個時候,他只能捂着臉,火辣辣的疼痛加劇,不斷髮出嚎叫。

又一鞭下來。

啪……

劉虎疼得在地上翻滾。

“以後還敢羞辱陳將軍嗎?還敢嗎?再惹我二皮溝驃騎府,下一次就不是揍了,非要將你大卸八塊不可。”

說罷,薛仁貴又掄起胳膊來,狠狠揮鞭。

連續七八鞭子下去,打得劉虎滿地翻滾。

此時,劉虎已什麼都顧不上了,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這到底是撞了什麼鬼。

…………

五章送到,昨晚熬了通宵,今天睡了幾個小時就起來了,然後就是馬不停蹄的碼字,可以說,同學們看一分鐘,老虎是耗上幾個小時,所以更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因爲也只有這個纔是繼續努力的動力了,好了,咱們明天繼續,碼字辛苦,希望大家訂閱和月票支持。

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
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