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

陳正泰發現薛禮有點二。

當然……自己像他這種年紀的時候,大抵也是如此的。

雖然來了唐朝,他依舊很年輕,只可惜兩世爲人,他的心境已經很老道了。

像這樣的年輕人,一定會吃很多虧吧。

陳正泰帶着感慨,搖搖頭,便很快又回了李世民的身邊。

李世民方纔瞭望着各營軍馬,與衆將品評。

他見陳正泰去而復發,以爲他只是去小解了,只瞥了他一眼,隨即道:“大家吃過了午飯,隨朕圍獵,這各營良莠不齊,雖是軍伍整齊了一些,不過卻少了當初朕領兵時的銳氣了。”

秦瓊在一旁頷首點頭:“陛下說的是,這軍馬都是在沙場裡打熬出來的,這幾年太平無事,難免會有一些荒廢了。”

李世民若有所思,隨即對陳正泰道:“正泰,你可知你這二皮溝驃騎營的問題出在哪裡嗎?”

“這個,學生不知。”陳正泰很謙虛地道。

李世民便微笑着道:“那就讓程卿家來教教你吧,程卿家,你來說。”

程咬金呵呵一笑,陛下讓他來說,想來是因爲他的話最多,口若懸河嘛,像秦瓊、李靖他們,就謹慎得很。

此時,程咬金虎目突的瞪大,直直地看着陳正泰,道:“小子……”

他先是一聲大喝,一副訓斥的樣子。

衆將都笑了。

這可不是平日,這是在軍中,在大家看來……你陳正泰既來了軍中,就是菜鳥中的菜鳥。

別說叫你是小子,便是罵你狗東西,你也得乖乖應着。

李世民也不禁莞爾,他倒是很期待程咬金將陳正泰好好的訓斥一頓。

你既是朕的弟子,就該曉得,這軍中的規矩是什麼,如何知兵,如何知將,這裡頭都有章法!

若是你不能融入進來,那麼……這軍中便沒人對你服氣,更沒人在乎你了。

這絕不是依靠一個將軍的稱號,或者是郡公的爵位,亦或者是天子門生的資歷,就可以讓人對你心悅誠服的。

雖是早習慣了程咬金的性子,但陳正泰還是一臉無語,口裡道:“卑下在。”

程咬金便虎着臉,繼續道:“知道爲何叫你小子嗎?”

陳正泰搖頭:“不知。”

程咬金就語氣激昂地道:“這是因爲,你就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子,在這裡,可和外頭不一樣,軍中是什麼地方?你看這上上下下多少人,你可知道,這些人若是拉到了戰場,那麼……無數人的性命,就捏在了將軍的手裡?”

“將軍的任何一個念頭,都要決定數千上萬人的生死。這是什麼?這便是性命攸關,所以……爲將之道,在於先要讓人相信你,也要讓人敬你、畏你,若是大家不相信,你能帶着大家活下來,誰願爲你賣命?若是沒有人敬畏於你,這亂糟糟、血流成河的沙場上,你真以爲你驅使的了這些將性命別在自己褲腰帶上的人嗎?”

程咬金說罷,手狠狠地拍在了陳正泰的肩上。陳正泰頓時便覺得泰山壓頂,差點以爲自己的肩要斷了,於是齜牙咧嘴。

程咬金一看陳正泰齜牙咧嘴的吃痛樣子,便又罵:“你看看你,喜怒形於色,別人一眼就能將你看穿,若是賊軍浩蕩而來,憑你這個樣子,將士們見了,未戰就先怯了。”

“還有,你的肩軟綿綿的,平日一定是成日懶散慣了吧,得打熬身體纔是。打熬好身體,並非是讓你上陣搏殺,你是將軍,倒是不必你親自動手。只不過……這上陣搏殺,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多則幾個時辰,甚至少則幾柱香,可能一場戰鬥就結束了。只是在戰鬥之前,你需帶兵轉戰千里,絕大多數的時候,都在反覆輾轉,露宿於荒郊野外,或是與賊反覆的追逐,若是身子不好,只餓個幾頓,或是一個小傷,亦或者是露宿幾日,身體便吃不消了。”

“等還未見到你的敵人,你便已氣絕,這有什麼用?你看陛下……渾身都是肉,再看老夫,看看你的這些叔伯,哪一個沒有一副銅皮鐵骨?再看看你,軟綿綿,瘦不拉幾的模樣,就你這般樣子,誰敢相信你能轉戰千里之外?”

陳正泰臉色木然,敢情這是恩師和人合夥,來給他一個下馬威的啊。

他倒沒有逞一時之快,就跟程咬金爭辯,只乖乖點頭道:“是,是。”

程咬金繼續訓道:“你不要說是,說話的中氣要足,他孃的,你看看你,像個婦人一樣,老夫早就瞧你小子不舒服了,說話要大聲。”

“還有……你看看你這驃騎府,得有骨幹,知道什麼叫骨幹嗎?你是將軍,將軍要做的就是挑選出得力的部屬,就說我另一個世侄那扶風郡驃騎將軍劉虎吧,你看了他的大營嗎?爲何能面面俱到,士卒們也都能各司其職,就是因爲他身邊有別將,有長史,有兵曹,有參軍,這些便是他的骨幹!”

“他還得有威信,一聲令下,這些別將們便能聽從他的號令,赴湯蹈火!別將、兵曹、參軍們選好了,便能號令團中旅帥,旅帥再約束隊正和火長,如此……號令如一,千二百人,如臂使指。你再看看你,你連五十人都管不好,你說你有什麼用?”

“老夫和你素無私仇,之所以教訓你,是你自己骨頭癢,非要來這軍中,既然來了,就非要教訓你不可,免得你成爲笑話,你是天子門生,豈可墮了陛下的威風?下午圍獵的時候,跟着我,我帶你去打一隻老虎。”

這已不只是訓了,陳正泰感覺自己是直接被罵了個狗血淋頭,而且被罵得有點懵。

可聽到程咬金也要去打虎,他又不禁無語,忙道:“這個……這個……我已經答應了恩師,下午隨他去打兔子。”

李世民本是站在一旁,微笑着看程咬金教訓陳正泰的。

可一聽陳正泰說要去打兔子,還將自己扯進來,他臉一拉,本想打斷陳正泰,澄清一下事實,可隨即他還是選擇了沉默。

程咬金眼睛一瞪,怒道:“陛下將你暫交老夫管着,我說打虎便打虎,便是陛下說情也沒有用,男兒大丈夫,打什麼兔子,下賤不下賤?”

陳正泰心裡說,這可不能這樣說,在後世,某聖祖皇帝,就是以打兔子聞名天下的,怎麼能說是下賤呢?

他索性不吭聲,反正他現在說什麼都沒理的,就隨這程咬金怎麼訓斥。

其他人在旁,都微笑看着,想看看這程咬金如何調教這陳正泰。

…………

薛禮興沖沖的跑下山去,到了二皮溝驃騎府的大營,還未靠近營地,便聽到蘇烈的怒吼:“一個個沒吃飯嗎?看看你們的樣子,都給我站直了,陛下還在校閱……”

蘇烈見了薛禮來,便上前:“怎麼啦,不是讓你護衛在陳將軍左右嗎?你怎的來了?”

“陳將軍被人侮辱啦。”薛禮氣呼呼地道:“我親眼看到的,陳將軍大怒,和我說,要我們去給陳將軍報仇。”

蘇烈一驚,有些不可置信:“他不是在陛下身邊嗎?誰敢侮辱他?你不要胡說。”

“我哪裡敢胡說,陳將軍特意囑咐我,讓我們爲他報仇。”薛禮信誓旦旦道。

蘇烈還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隨即就問:“仇家是誰?”

“扶風郡驃騎府上上下下。”

蘇烈瞠目結舌:“這麼多人侮辱他?”

薛禮就義憤填膺地道:“是啊,我也無法理解,不過細細想來,陳將軍爲人剛烈,容易得罪人,被他們侮辱,也未必沒有可能。”

蘇烈臉色陰沉。

軍中可和外頭不同,被人侮辱了,定要反擊,如若不然,會被人看不起的。

他咬牙切齒地道:“陳將軍怎麼說?”

薛禮正色道:“陳將軍說來,讓你我二人,將那該死的扶風郡驃騎府上上下下狠狠的揍一頓出氣。”

“你我二人?”蘇烈有點發懵,好像陳將軍有點太看得起他了。

“怎麼,你不敢?”薛禮怒視着蘇烈。

蘇烈託着下巴:“我上山去,問問陳將軍好了。”

“還問個屁,陳將軍臉都丟盡了,再問,他要羞憤得咬舌自盡了。”薛禮怒氣衝衝地道:“我親耳聽到的還能有假?老蘇,你說實話,是不是不敢?不敢就算了,我現在就披掛,牽我的馬來,今日不將這些欺陳將軍的狗賊揍得滿地找牙,我算白受陳將軍的知遇之恩了。”

說着,薛禮便唧唧哼哼的要去尋自己的馬。

蘇烈一驚,連忙拉住薛禮:“哎,哎……誰說不去,只是……扶風郡府兵千二百人呢,就算報仇,也不可蠻幹,得有章法。你隨我來,我們先看看他們的營地在何處,觀測地形。”

薛禮此刻激動得不得了,眉一挑,口裡嘟嘟囔囔道:“怕個什麼,衝營而已,這個我最擅長了,在河東的時候……我從來是一人追着幾十上百人打的。這等事,比的就是誰夠狠。我不是吹噓,天下沒人比我膽更壯了。”

…………

第一章送到,熬夜寫的,先去睡會,起來還有四更。

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九章:敕封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
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九章:敕封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