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

李世民發現自己漸漸養成了好爲人師的習慣。

這習慣挺好,畢竟一肚子的學問憋在肚子裡,挺難受的。

想到自己圍獵時,時不時的將陳正泰拎到一邊,然後傳授一些騎射和兵法方面的知識,李世民居然覺得很期待。

在李世民看來,自己的弟子若是不丟去大漠裡,誅殺幾個胡人,砍了他們的腦袋回來,這是一件很遺憾的事。

當然……李世民對陳正泰的要求也不太高,因爲他覺得陳正泰這個傢伙的其他方面都不錯,就是比較慫,三四個胡人的標準有些高了,至少也要宰一個吧。

陳正泰則有些尷尬,這是被鄙視了嗎?

他倒是很實在的笑呵呵地道:“二皮溝驃騎府纔剛剛建立,學生不能將這驃騎府的府兵拉出來給恩師看看,實在是慚愧。”

是啊,這是大實話,人才剛剛招募呢。

而大唐的府兵絕對不是吃素的,因爲是大唐初年,府兵還沒有腐化,所以戰鬥力很驚人。

陳正泰可沒有頭腦發熱到……一支剛剛成立的府兵,一羣新兵蛋子,就敢和一羣老兵叫板,除非對方的府兵是從敬老院或者是幼兒園裡拉出來的。

李世民很滿意陳正泰的謙虛,帶着微笑道:“多學,多看,多聽。”

“是。”

李世民饒有興趣地繼續道:“這爲將之道,首要在知人,要知人善任。單憑你一人,是無法管理整個驃騎府的,一個驃騎府多則一千二百人,少則八百呢,人力有窮盡,所以首先要做的,是選將……也罷,朕現在說了,你也無法明白,圍獵時,你在旁好好看着便是。”

陳正泰乖乖地道:“我恩師實在太厲害了,古往今來,論軍事之道,堪稱天下第一,能向恩師學習,真是學生的福氣啊。”

房玄齡:“……”

長孫無忌心裡暗暗點頭,厲害了,此子厲害之處,看來不是之乎者也,論述古今,而在於用語樸實,直截了當,這已是完全不用技巧,直接化繁爲簡,潛移默化了。

李世民揮揮手道:“好了,朕不聽你這些,諸卿都退下吧,朕要去看看觀音婢,她大病初癒,還需好好照料。”

於是陳正泰等人便紛紛行禮告退!

等出了殿,陳正泰本疾步往宮外走了,房玄齡卻是叫住了陳正泰:“陳郡公。”

陳正泰連忙駐足,等房玄齡氣喘吁吁的上前,陳正泰笑盈盈地行禮道:“不知房公有何吩咐?”

房玄齡上下打量陳正泰一眼,笑道:“方纔陳郡公說,願捐納十萬貫………不,三十萬貫錢入國庫,此言當真嗎?”

看着房玄齡的笑臉,陳正泰有點哭笑不得了!

陳正泰感覺房玄齡這是來碰瓷的,你這不是侮辱我智商嗎?你還真想讓我陳家包養啊?我陳家買了這麼多地,還欠了一屁股債,已窮得揭不開鍋了,你不知道?

陳正泰就道:“房公,我只是和人擡槓而已,怎麼能當真呢?房公若是能讓那姚家出十萬貫,陳家的三十萬,一定送到。”

房玄齡有些遺憾,其實他也隱隱知道陳正泰肯定不會出的,這傢伙也就是一張嘴罷了,誰聽他的胡扯,那就是腦子進了水。

不過……總要試一試,說不準真成了呢。畢竟,這不是三十貫也不是三百貫,是三十萬貫啊。

房玄齡也不是真那麼沒臉沒皮的人,也不胡攪蠻纏,便微笑道:“噢,看來是老夫聽岔了。”

大家都是社會人,彼此心照不宣,即便是碰瓷失敗,也要保持着自己的修養和體面。

陳正泰則行禮道:“房公年歲大了,平日要多注意自己身體啊。”

房玄齡笑了笑道:“有勞你費心,老夫需去尚書省,今日就不贅言了。”

“房公……請……”

“陳郡公請吧。”

“我哪裡敢,房公您先請。”

房玄齡做足了架子,便徐步當先,朝着那中書省的方向而去。

陳正泰鬆了口氣,他其實心裡挺害怕的,自從發了財之後,好像每一個人都在惦記着自己的錢,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啊。

回到二皮溝,便見武場上,新招募來的一羣五十個新卒,正在這寒風裡,一個個有序地圍着武場。

而在武場的中間,薛仁貴正一身白袍,手持鋼槍,而他的對面,蘇烈則是一身黑袍,手提偃月刀,二人彼此在馬上搏殺,竟是難解難分。

他們的招式並不多,只是手中的刀槍前刺、劈砍,其實觀賞性而言,並不高。

可陳正泰卻知道,每一刀砍和槍刺,上頭都灌注了千斤之力!

二人搏殺的平平無奇,樸實無華,可若是換了其他人,早就被捅穿或者是砍成兩截了。

至於這五十個新卒,其實才剛剛招募進來,都是一些十八歲的漢子,此時纔剛剛適應這軍中的生活,所以……陳正泰對他們不抱有太大的期望。

到了歲末,陳家要忙碌的事實在太多了。

除了鍊銅,還需煉製鋼鐵,有了高爐,這冶金的適用範圍很廣。

不只如此,還有瓷窯也需建起來,畢竟……這是張家和程家合股的。

陳正泰很是害怕程咬金又帶着一家老小上門,他算是有過見識了,這傢伙什麼事都做得出的。

至於那張公謹,陳正泰雖看他一臉憨厚的樣子,但是能和程咬金做兄弟的,十之八九也是狠人,惹不起的。

因而……就算他不關心瓷窯的進度,也要隔三差五的去走一遭,表示一下自己的關心,否則……天知道會不會有人找上門來。

шωш▲ Tтká n▲ ¢o 不過這陣子,顯然程咬金和張公謹沒心思在瓷窯上頭。

圍獵要開始了,長安城裡許多人都正磨刀霍霍。

他們都是久經沙場的人,殺人才是他們的本職!

只可惜現在戰爭的成本越來越高,中原已經沒有了他們的敵手,而大漠中的許多威脅,李世民暫時沒有遠征的打算,一羣老將,簡直就是一肚子邪火無處發泄。

原本滅突厥之戰,是大家發泄的主要渠道。

可惜的是,突厥死得太快,這又讓大家更是難受了。

此次圍獵,雖說未必讓他們滿足,可有總比沒有的好。

當然……作爲老將,也不可能親自下場在陛下面前露臉,只是將門之後,他們的子弟,大多都在軍中!

此時,子弟們若是趁着圍獵校閱的機會在陛下面前露一把臉,卻未必不是將來平步青雲的好時機。

因此,雍州之內的各驃騎府,早已將平日農忙時的府兵全部召回了營中,幾乎每一個大營都是喊殺震天,將校們也都一改以往的慵懶,個個都龍精虎猛起來。

李承乾這個好動的傢伙,也對圍獵很有興趣,不過他有些可惜,陛下要出長安圍獵,他作爲太子,理應在長安監國,於是少不得來和陳正泰抱怨了。

在二皮溝,李承乾看着這些新招募的新卒,不禁露出了鄙視之色:“他們還嫩着呢,人數又少,若是二皮溝驃騎府兵去圍獵,只怕要被人笑話。”

陳正泰一本正經地頷首點頭道:“人總是慢慢才能成長的嘛,就好像師弟一般,從前騎馬還會摔斷腿呢。”

“你輕視我。”李承乾咬牙切齒地瞪着陳正泰。

陳正泰便很無辜地道:“沒有,這叫陳述客觀事實。”

李承乾可不認什麼陳述客觀事實,他覺得自己被侮辱了,氣呼呼的追着陳正泰跑了一里地。

好不容易追到了,偏偏發現,自己好像又不能揍他,這追逐似乎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於是又開始反省自己愚笨。

“對了,你聽說了嘛?揚州來了幾封奏疏。”

陳正泰不由疑惑地道:“奏疏?什麼奏疏?”

“我哪裡知道,孤聽說,奏疏已至銀臺了,很快就要送到父皇的手裡。”

“師弟這樣關心揚州?”陳正泰覺得李承乾針對自己的這個兄弟有些過了頭了,於是便道:“太子師弟和越王師弟,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啊,現在他既去了揚州,師弟的心不妨放寬一些。”

李承乾搖了搖頭,訕訕道:“我心哪裡不寬,只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罷了,也罷,懶得和你再說這個,過兩日便要圍獵了,你跟在父皇身邊,少丟一些人,那裡的人,可是很看不起似你這樣只曉得牙尖嘴利的人的,他們是武夫,喜歡用實力說話。所以……別太丟人了。”

這話的意思好像是說……丟一點人就好了。

這個鄙視實在有點大啊!

陳正泰卻是沒理他,他心裡竟好奇起來,揚州的奏疏……卻不知是什麼奏疏?

這李承乾不說還好,一說……倒是讓他也心癢癢的,也想知道里頭的內容了。

至於李承乾的警告,陳正泰沒怎麼放在心上!

他當然知道這是唐初時期的風氣,武人們在一起,當然看不起文人,就好像文人也看不起武人一樣。

唯獨值得商榷的是……自己到底是武人還是文人呢?

管他呢,我們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

…………

第三章送到,求訂閱和月票。

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
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