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

蘇烈和薛禮兩個人,對於軍事的理解是有很大不同的。

比如薛禮……他就比較直接,認爲所謂的戰爭,就是看誰更勇,給他三百騎,他覺得自己就敢深入大漠,殺個七天七夜!

對他來說,什麼陣法,什麼後勤,都是虛的,衝就是了,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這種玩法,在蘇烈看來,屬於沒腦子。

當然,某種程度而言,蘇烈不得不承認,這種戰法對於異族而言還是有效的。

因爲和異族作戰,本身就是看誰比誰沒腦子的過程,一旦你腦子過多,想東想西,可對方已捨命的衝殺了來,還是歇菜。

這種方法最大的弊端就在於,直接碾壓的戰法,對於主將的要求比較高。

這帶頭的人必須得是霍去病這樣的狠人,碰到了敵人,也不瞎逼逼,直接提刀上馬,我比你狠,管你多少人,殺到你害怕爲止。

蘇烈覺得薛禮是個可造之材,因爲這個傢伙確實比較狠,尤其是薛禮上了這大宛馬,手提一把數十斤重的大刀,揮舞起來猶如旋風一般!

提了弓箭,在策馬狂奔時,他竟可連射,還可次次命中靶心時,蘇烈就意識到,薛禮的軍事觀念並沒有錯,因爲這傢伙本身就是個怪物。

要知道,人在馬上,尤其是這大宛馬跑動起來風馳電掣,在高速的飛馳的過程之中,人在馬上控制戰馬都很困難,而你卻要做到雙手取出弓箭,單憑兩條腿來控制胯下的戰馬,而且還要在這高速移動的顛簸之中,連續開弓,人的體力是有極限的。

所以一般的弓箭手,幾乎很難做到連射,畢竟連射的要求比較高,你要將弓拉滿,一箭射出去的時候,整個手臂就脫力了,能連射的人,力氣都很大,要力大如牛!

連射之後,竟還命中靶心,那就幾乎是超神一般的存在了。

這其中的難度,相當於在臺風中,還能迎風尿八尺。

可怕,實在可怕。

而蘇烈固然也是一員驍將,未必比這薛禮差多少,可是他的軍事觀念,卻更重於軍事的建設。

在他看來,勝負的關鍵,還在於軍隊的建設,要練出一支虎狼一般的精兵,方纔是最緊要的。

他起初覺得這二皮溝的驃騎府居然連一個鬼都沒有,感覺自己被坑了。

可很快,他就意識到,這對於二皮溝驃騎府未必沒有好處。

因爲一個已有的建構,裡頭往往會有許多的老弱病殘,甚至還有不少各級武官的私人部曲。

一個驃騎府裡,不說其他,就說人事就極爲複雜,勾心鬥角的事多不勝數。

可這二皮溝驃騎府,顯然可以從無到有,締造出一支真正的精卒。

蘇烈很遺憾突厥人被太子殿下所滅。

在來二皮溝的路上,他深感自己距離自己的志向又遠了很多,正心裡難過着。

而現在……他覺得信心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身邊!

就在薛仁貴每日策馬在武場裡練習的時候,他除了偶爾也去會一會那薛禮,更多時候,卻將自己關在房裡,根據自己在隋末從軍作戰,以及在軍伍中的經歷,開始纂修出驃騎府的募兵、練兵章程出來。

他用心地做着這件事,花費了十幾天時間,終於擬定了一個草稿,隨即便興沖沖的去尋陳正泰。

“將軍,請看,這是卑下關於驃騎府的一些想法,還請將軍定奪。”

陳正泰正急着弄他的煤路呢,見蘇烈找上了門,心裡其實很是煩躁,想罵人。

可一看蘇烈這鐵塔一般的身子,他頓時咧嘴笑了:“呀,想不到蘇別將竟還如此勤於公務,好好好,咱們驃騎府就需要這樣的人。”

於是和藹可親地接過了章程,便當場打開看起來。

蘇烈小心翼翼地看着陳正泰,心裡略帶期許,這章程裡頭,有許多關於自己的特別想法。

而這些想法,他自認很有用,可是……

陳將軍會同意嗎?畢竟……若是如此的話,會讓二皮溝驃騎府和其他的驃騎府有些不同。

而且……陳將軍畢竟沒有經歷過戰事,聽說他最大的愛好是造爐子,這也是蘇烈比較遺憾的地方!

覺得以陳正泰現在的見識,只怕不會對他的章程有興趣吧。

陳正泰倒是細細的看了,卻是皺眉起來。

一看陳正泰皺眉,蘇烈心裡就咯噔了一下,果然……

只見陳正泰一改剛纔的笑臉迎人,很不客氣地道:“這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你想了這麼久,就弄出了這個?”

蘇烈一聽,心霎時就涼了一大截。

這是他嘔心瀝血想出來的啊,而且根據自身對於軍事的理解才寫出來的。

他不是自傲,而是認爲,這天底下沒幾個人能有他這般的透徹了。

可陳將軍這一番話,顯然純屬外行,人家根本不屑自己這些東西。

蘇烈開始惆悵起來,當然,人要往好的地方想一想,比如……雖然自己不太得志,可畢竟還有大宛汗血寶馬啊。

而陳正泰則是搖着頭道:“不好,不好,尤其是這個地方,要改,要大大的修改!招募的士卒,操練辛苦,怎麼能一日才吃三頓,供應每日米兩斤,每月供應肉一斤呢?我看……這三日就要供應一斤肉,一日要吃四頓,每日除米兩斤,還需添輔食半斤纔是。還有這裡……這是什麼玩意,三人馬一匹,布甲兩套?”

說到這裡,陳正泰的表情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打擊,道:“我們陳家有這麼窮嗎?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蘇烈頓時就有點懵了。

在蘇烈的思維風中凌亂的時候,陳正泰則繼續道:“讓咱二皮溝的府兵去穿布甲,丟人不丟人啊?依我看,至少需要內襯的布衣三套,外批的皮甲一套,鐵甲一套。至於馬,一人一匹。還需得刀槍劍戟,還有弓弩,這些……都要精良的。每月核算的軍費才五千三百貫?後頭應該再加一個零吧!真討厭,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看不起我呀?”

蘇烈聽完這些,感覺自己的腦子發懵得更厲害了。

等等……三天供應一斤肉啊,這豈不是……頓頓有肉吃?還有輔食……還有……

士卒也穿鐵甲,還有皮甲……這難道不該是別將以上才能穿的嗎?

一人一匹馬……這……這養馬的開支也不少吧。

啥?除了發糧,供應馬料,每月還有五萬三千貫的軍費……

蘇烈不做聲了。

而陳正泰很是不悅地咬牙切齒道:“這一次原諒你,下一次再給我省錢,我是真的要生氣的。”

“至於其他的,都按你的章程來辦,蘇別將花錢,我不放心,可是你辦事,我倒是放心的,再將這章程重修一遍,過幾日送我這裡來吧。”

蘇烈:“……”

陳正泰瞪大着眼睛看着蘇烈道:“怎麼了?蘇別將你不服?”

“我服。”蘇烈在再三確定,陳正泰的話不是開玩笑之後,這時生怕陳正泰不答應,連忙應聲。

這哪裡是練兵啊,這簡直就是練一羣大爺!

他這輩子,都沒見過這樣養兵的啊!

蘇烈突然發現,好像幸福來得太快。

從前的時候,自己總被人掣肘,處處都受委屈,可現在……卻好像自己被金元寶砸暈了!

陳將軍這個人……能給他幹活,真是帶勁啊,什麼都是給最好的,要什麼資源都有,你壓根就不用想其他的事,把他的錢花出去就是了。

蘇烈一時之間,竟覺得自己的眼眶有些溼潤,彷彿在自己面前,一條光明的前途已被陳將軍給鋪設了出來,而自己所有的才能,都可以在陳將軍所提供都平臺上盡力的施展!

他毫不猶豫地行了一個軍禮,聲音沙啞哽咽道:“將軍放心,卑下赴湯蹈火,萬死不辭,自此之後……卑下的命就是將軍的,知遇之恩,自當肝腦塗地來報效。”

陳正泰不禁感慨,還是武人好啊,撒一點錢,人家就覺得你是他親爹,感動得熱淚盈眶,那些讀書人就缺德了,餵了他狗糧,他只會嫌你給他的太少,還不夠多。

陳正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蘇別將,你我就不要這樣生疏了,是我向陛下要求將你調至二皮溝的,我這個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將我當兄弟看便是。”

蘇烈感覺再這樣下去,自己真要哭了。

他是一個寂寂無名的人,沒什麼人賞識他的才能,他雖然自命不凡,卻被俗世間的許多事攪的暈頭轉向,今日陳正泰對他說的這些話,雖也有一些批評,可每一句都戳了他的心窩子!

他重重點頭道:“諾。”

說罷,蘇烈便興高采烈的離開了。

經過了武場,卻見那武場上,薛禮正騎在寶馬上!

薛仁貴渾身正穿着一件銀光閃閃的鎖甲,這鎖甲猶如魚鱗一般層層疊疊,在陽光之下,格外的耀眼,後頭一襲雪白的披風,頭頂一個鐵盔,鐵盔上紅櫻招展。

薛禮此時手裡正拿着一柄數十斤的剛槍,這槍用的不是木杆,而是全鋼打造,此刻一面策馬,一面將這剛槍耍的虎虎生風!

他覷見了蘇烈,便風馳電掣一般的策馬而來,長槍如虹一般,迎面衝殺,槍尖寒芒閃閃,這人馬未到,鋒芒卻已先至。

蘇烈一看,大驚,就在長槍刺來的這一剎那,他身子微微一偏,長槍便在他的側耳劃過,刺破長空的聲音,帶着讓人心悸的恐懼。

蘇烈大罵道:“小東西,你瘋啦。”

薛仁貴已策馬在蘇烈的身邊疾馳而過,隨即又調撥了馬頭回來,這次則收了鋼槍,笑道:“試試蘇兄的身手,蘇兄方纔那一避,倒是不錯,尋常人躲不過的。”

蘇烈哼了一聲,才道:“若是戳死了我,看你如何交代。”

“我心裡有數的。”薛禮得意洋洋,帶着少年人的桀驁:“你瞧這甲,還有這盔,這槍,是陳將軍送來的,哈哈……威風不威風,這鱗甲我試過了,尋常的槍和箭矢戳不破的,便是當朝的將軍們,也未必能穿戴得上。”

蘇烈見他威風凜凜的模樣,心裡駭然。

難道陳將軍所說的鐵甲就是這個?

太可怕了,這得廢多少錢啊?

這時,卻又聽薛仁貴道:“對啦,你的鐵甲也已預備了,待會兒去領,等會我們穿了鐵甲,不如來戰幾合?”

蘇烈心動了,一聲大吼:“好,我收拾你這小東西。”

薛仁貴大樂,這可能是他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了,騎着寶馬,身批白袍,一身鱗甲,便是靴子,外頭竟也是用鐵鱗罩着的。

在這裡無憂無慮,陳將軍又寵溺着自己,除了偶爾保護一下陳將軍,平日便只在此練習弓馬,好吃好喝,何況……還有蘇烈這可以和自己旗鼓相當的對手,偶爾試試身手。

這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啊!

他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這輩子都跟着陳大哥,哪怕是一個無名小卒也好。

…………

而在另一頭,陳正泰現在沒心思管家裡的兩位大爺,他比較喜歡放養的方式,由着他們自己在二皮溝裡折騰。

他們愛騎射便騎射,想要練兵就練兵,反正這些事,他一概不管,負責掏錢就好了。

有錢總能解決一切的煩惱。

只是有一件事……卻是必須得去辦了。

在這件事面前,其他的事算個屁。

在太極宮的東南角,連接着護城河的,乃是一塊空地。

在這裡……陳家已建起了一座煤爐。

這是一個巨大的煤爐,上頭的煙囪,冒着騰騰的煙霧。

當然……這裡距離後苑還是有一段距離的,這就可以保證煤煙的污染,不會給大內造成影響。

而後……便是鋪設管道。

宮外的設施,是匠人們鋪設的,而內宮……必須得宦官們來,這些宦官……早已經過了一些簡單的培訓,他們正擡着一段段煉製出來的管道,徐徐的進行鋪設。

偶有人看到了這宮外突兀的設施,於是四處打聽,聽說竟是給宮裡鋪設什麼暖氣管,據說這管道……竟是黃銅所制,一下子……直接瞠目結舌了。

這也太糟踐了吧。

是嫌錢太多嗎?

錢這麼多,爲啥不去幫助一下那些可憐的庶民百姓。

爲啥不將這些錢交給本官,讓本官去發放錢糧?

御史臺頓時鬧成了一鍋粥。

大家很生氣啊。

太奢侈了,比隋煬帝還奢侈。

御史大夫姚思廉決定上奏彈劾。

他大抵的計算了這煤爐所需的費用,一算……自己都嚇了一跳。

至少三萬七千貫,這還是最小的數目。

而且還是二皮溝承製。二皮溝缺德啊,騙了大家多少錢,反過來賄賂宮中。

聽說現在內帑很有錢,可外頭呢,物價飛漲,民生艱難,這是亡國的徵兆啊。

於是……

一道彈劾上去,將李世民罵了個狗血淋頭。

李世民坐在紫微殿裡,看了彈劾奏疏,有點懵。

你罵朕幹什麼,你爲什麼不去罵陳正泰?

他顯得很氣惱,對張千道:“這個姚思廉,實在是多事,陳正泰這是盡孝心,與他何干?此宮中私情也,這也要管?”

張千只微笑着,不吭聲。

他心裡知道,陛下雖然經常私下裡發牢騷,但是隻要不是涉及到原則上的事,往往都是從善如流的,罵了也就罵了。

李世民隨即感慨:“聽說陳正泰入宮了?”

“是,他正和太子一起,在鋪設管道。”

“他們也動手鋪設?”

“陳正泰說……說……”張千顯得有些委屈:“說……宦官們笨手笨腳的,他和太子不在旁示範,不放心。”

“倒是難爲了他。”李世民不禁唏噓,隨即道:“這管道真這般管用?”

張千還在爲陳正泰污衊宦官羣體而憤憤不平,宦官羣體是大家的,張千覺得自己應該有責任和義務維護它。

此時聽李世民這般說,他隨即道:“陳正泰說有用。”

這話等於是廢話,陳正泰當然會說有用。

李世民只點點頭,便繼續低頭批閱奏疏。

…………

而這個時候……

李承乾正一腳將一個宦官踹翻,口裡大罵:“狗東西,照你這般瞎弄,又要廢掉一根管道了,幹活要細緻,信不信孤取鞭子來抽死你。”

陳正泰在旁扯住李承乾,勸道:“師弟息怒,不要這樣,人家畢竟是第一次嘛,有錯是應當的,打人做什麼,讓他賠就是了。”

這小宦官本是感激地看了陳正泰一眼,可一聽說要賠,頓時臉色變了。

這可是銅管啊,正兒八經的黃銅管,足有七八丈長,一根至少數百斤啊,自己賠得起嗎?

於是他們更加戰戰兢兢了,一個個躡手躡腳的,生恐發生問題。

管道鋪設到了臨照殿。

陳正泰卻拿着圖紙繼續比劃,李承乾就湊上來道:“這管道好像鋪錯了方向啊,母后的寢殿在西邊。”

“笨蛋……不,我親愛的師弟,咱們不能先鋪師母所在的立政殿,而是應當先鋪去弘義宮,你懂我的意思了吧?”陳正泰給他一個你懂的眼神。

李承乾想了想,良久之後,他搖搖頭:“不懂。”

…………

第二章送到,求訂閱和月票。

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
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