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

“好。”陳繼業抖擻精神,問明瞭這鹽如何提煉,有多少人知道秘方,如何保密,又大抵問過了成本,父子二人關在廳裡足足的琢磨了一個多時辰,方纔各自滿意。

陳繼業捋須,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兒子,突然覺得這個從前的書呆子,竟順眼了許多。

嗯……

他面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果然不愧是自己親生的啊。

不但和自己一樣英俊,還曉得煉鹽,噢,他怎麼煉出來的?

心裡雖然有疑惑,不過這不打緊,他呷了一茶,好整以暇道:“煉鹽的事,得交給咱們陳家人做才放心,四房的陳繼勇,也是你的叔父,他和別人不一樣,別人遛鳥,他打小呢愛蹲在地上玩石子,一玩就是一整天,你說說這樣的人……嘖嘖……”

“不過……他悶是悶了一些,卻是個沉得住氣,且謹慎的人。咱們煉鹽的方子,暫不可外傳,所以交給你這四叔去做最好。”

陳正泰心裡想,陳家真是出奇才啊,什麼樣的神經......不,什麼樣的人才都有。

他忙點頭:“兒子記下啦。”

陳繼業一嘆息:“明日,爲父還要上奏。”

“上奏?”

“當然是要喊冤叫屈。”陳繼業眯着眼,一副特別能作的表情:“若是不喊冤叫屈,這天下誰會曉得爲父現在這長安鹽鐵使有多難,李二郎,不,陛下將這燙手的山芋交給爲父,若是不叫屈,做的糟了不能脫罪,做的好了也沒功勞,爲父豈不是吃了他李二郎的虧。”

陳正泰一臉驚詫的看着陳繼業:“大人原來不傻呀。”

陳繼業一臉錯愕,同樣不可置信的看着陳正泰,也是一副震驚的樣子:“傻的不是你嗎?”

父子二人大眼瞪小眼,各自向對方投射一副鄙視,眼裡俱都帶着某種不可言說的嫌棄。

......

有一個大的家族,辦事就是快。

至少這四叔陳繼勇,看着就很靠譜的樣子。

他一臉呆滯,眼睛木木的,若呆雞狀,聽着陳正泰的努力陳述,還有對於未來的展望,也只是含蓄而憨厚的一笑,然後乾脆利落的道:“成。”

溝通的本質,在於簡潔有效。

粗俗一些來說,就是別瞎比比。

而這一點,陳正泰也不知道,自己這個四叔,聽沒聽懂自己的意思,但是不要緊,只要可靠就成。至於煉鹽所需的人手,都是挑選出來的族中子弟。

大宗族就是這一點好,所有人都知根知底,光屁GU的時候,大家就知道你是啥人,何況一家都是親人哪,在這個時代,一人犯罪,全家遭殃,同樣的道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所以同族之間是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還有一種說法:都是同族,大家都認得你,你若是敢壞了大家的事,跑的了和尚也跑不了廟,因此背叛和被其他人收買的成本格外的高。

長安城外的某處鹽湖,隨即便開始搭建起了一個簡易的小聚落,再將所有人,分爲幾道工序,有專門採鹽石的,有專門煉鹽的。

過了半月功夫,陳家的店鋪那兒,依舊還是門可羅雀。

前幾日發了工錢,裡裡外外七八個夥計,卻不免都沮喪起來。

因爲陳公子定了新的規矩,工錢按業績來算。可細細數來,陳記賣的這些雜貨,哪裡有業績可言。這裡的地段不是最好的,只是勉強靠着西市而已,可又有一些距離。似這樣的雜貨鋪子,也是不少。

於是,工錢銳減。

有人開始到掌櫃李曉這裡哀嚎起來,無非是家裡有人病了,沒錢抓藥。又或是家裡揭不開鍋了。

短短兩天,就辭工了兩個夥計。

李曉愁眉不展,其實何止是夥計,自己的工錢也少了七八成,家裡的婆娘已經罵罵咧咧啦。

好在李曉在這沿街的鋪面裡,還是有一些名聲的,畢竟打理了陳家的鋪面有二十多年,大家都知道他是本份守己的人,從不貪墨剋扣東家的貨物和錢財,有人看出了李曉的難處,便也偶有人私下裡見他,希望他投到其他鋪子的門下。

李曉不吭聲,婉拒了別人的好意。

“不可失節啊。我李曉跟着陳家大半輩子,現在陳家落難了,怎好離開。”

這是他給來人的話。

對方笑笑,便也沒有勉強。

可鋪子顯然已經難以維持了,因爲夥計們開始鬧得厲害起來。

清早的時候,鋪子開張,店裡的夥計劉三便愁眉苦臉。

“怎麼,你母親的病還沒有好?”李曉輕聲道。

劉三小雞啄米的點頭:“是,李掌櫃,賒了三日的藥錢了,下次再不付藥錢,藥鋪肯定不給藥了。”

哎......李曉嘆了口氣,他很能體諒這些夥計,想了想,從袖裡掏出十幾枚錢來,這是他的私房錢,數了五文出來,正想塞給劉三,可細一想,卻咬咬牙,索性十幾枚錢一起塞到劉三的手裡,道:“這病可耽誤不得。”

劉三一臉慚愧:“掌櫃已經幫襯過不少了,怎還好要錢。”他臉脹的通紅,想要拒絕,卻又擔心母親的病情,可不拒絕,實在過意不去。

“實在不成。”李曉唏噓道:“實在不成,你就另謀高就吧。”

劉三詫異的看着李曉:“李掌櫃也希望我走?”

“樹挪死,人挪活。”李曉捻着鬍鬚,認真的給他分析:“不走,你的母親怎麼辦,你一家老小喝西北風嗎?鋪子已經不成啦,這一點,我心知肚明。只不過......我不能走,打算吊死在陳家這棵樹上啦,陳家對我有恩哪。可你不同,你還年輕。”

劉三一臉羞愧:“這幾日,也不是沒有招攬生意,可是沿街這麼多雜貨鋪子,人家的貨還比咱們新,街坊們實在不肯上門來,不是弟兄們不肯賣命,這業績......實在做不成,我......我......”

他說着,臉瞬間紅了。

李曉只是唏噓,他很能體諒劉三,有什麼辦法呢?

到了這個份上,樹倒猢猻散,夥計們工錢少了這麼多,難道一直讓他們餓着肚子幹活。

陳家公子畢竟不曉得底下人的艱難,他還年輕,什麼都不懂,聽說愛讀書,可讀書讀多了,難免不懂得變通。

自己是打算一條道走到黑啦,餓死也認了,可這些夥計,都是自己看護着的,他不是不清楚鋪子的問題,根源不在於這些夥計們不賣命。

劉三張口還想說一點什麼。

可李曉當然曉得,劉三想說一些陳公子不諳世事,不體恤下頭疾苦的話。

只是李曉雖也認同,但是絕不在別人面前對自己的主家口出惡語,所以李曉故意低頭,翻看早已翻爛了的賬簿,充耳不聞的樣子。

到了晌午。

突然有人押了一車貨來。

有人擡腿進了鋪子,吆喝道:“公子來啦,公子來啦。”

說話的是陳福,陳福最近可能鹽吃多了,嗓子有點啞。

李曉等人一聽,忙是打起精神。

隨即便見陳正泰吆喝着幾個人:“來來來,把新牌匾掛上。”

原來還帶來了牌匾,李曉看着這眉清目秀的陳家公子,頓時啞然,這又是要搞什麼名堂。

哎……

還真是沒完沒了。

有人去取了梯子,將原來的牌匾撤除,隨即掛上了新的燙金牌匾。

李曉定睛一看,這牌匾寫着——陳記鹽業。

陳正泰擡頭看着這燙金的大字,龍飛鳳舞,很滿意,我陳正泰在這個世上立足,就在今天了。

一下子,頓時覺得人生充滿了意義。

“啥?公子,我們賣鹽啦?”李曉覺得要瘋啦,這招呼都沒打,轉過頭,就轉行啦?

陳正泰一面招呼着人卸貨,一名道:“對,賣鹽,趕緊的,不要耽誤。來人,去給我燒水,咱施鹽水,而後把樣品掛出去,大家都出去攬客,告訴大家,陳記鹽鋪今日免費給大家供應鹽水。”

這種事,想要給他們解釋,很難。所以,陳正泰決定簡單粗暴一些:“趕緊,否則扣工錢!”

店裡的夥計們聽了,面上一臉麻木。

還扣?

再扣就要倒貼給你陳家做工了。

李曉心裡嘆息,這個傻公子啊,真真一點也不知人情世故,對待下人,怎麼能一味的嚴厲呢。

再者說了,這做買賣,又豈能如兒戲一般。

他咳嗽一聲:“公子,老夫說一句倚老賣老的話,公子不要介意,老夫年紀大啦,吃的鹽比公子……”

他剛說到吃鹽,一旁的陳福便瞪着大眼珠子道:“吃的鹽能比我多?我一日吃半斤!”

李曉:“……”

得!人微言輕。何況自己當面制止公子,似乎又損了公子的顏面。

李曉不吭聲了,只好吩咐夥計們忙活起來。

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
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