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

陳正泰再三思量,還是召了幾百人,拿着各種武器尋到了那少年人。

卻見泥地裡,數十個漢子躺着一動不動。

看着好像死了。

陳正泰嚇了一跳,這是驚天命案啊,慘啊,一下子二皮溝戶籍死了幾十個壯丁。

再見一少年人,正坐在一旁的樹樁上,此時,他取了包袱裡的蒸餅,正大快朵頤。

陳正泰怒了,真是豈有此理,大唐是有王法的地方。

你殺了這麼多人,你不虧心嗎?

躺在地上猶如死人的漢子們,此時眼睛小心翼翼地睜開一條線,看着陳正泰帶人來了,便都突的一個軲轆翻身而起,然後紛紛原地半血復活,一個個發出殺豬一樣的哀嚎:“請公子做主。”

陳正泰見狀,這才放心了一些,噢,敢情這些傢伙是在裝死啊。

二皮溝因你們而恥辱。

陳正泰臉有些掛不住了,這數十人,個個都是鼻青臉腫,一看受的傷都不輕。

陳正泰上前道:“我乃東宮右庶子、鄠縣郡公、二皮溝驃騎府將軍陳正泰,誰敢在這裡造次。”

這少年本是一副有膽你們就來的桀驁不馴模樣,可聽到陳正泰三字,愣住了!

卻見少年小心翼翼地將自己吃了一半的蒸餅包了起來,然後再小心翼翼地收入行囊,這才起身走向陳正泰!

陳正泰口裡要叫,都來保護我。

這少年卻已行禮:“某乃薛禮,奉命來此投將軍,將軍在上,薛禮有禮。”

薛禮……這不就是薛仁貴?

陳正泰有點無語。

看着這少年眉目清秀的樣子,可是一言一行都是有板有眼,身上還揹着一口刀,有點嚇人。

陳正泰這才知道,這葉公好龍是什麼意思了,像這樣的人中‘呂布’,聽他的大名,固然是如雷貫耳,可真正見了,卻不禁有點膽寒。

既然不能兇巴巴的對他,那麼就只好換一種方式了。

陳正泰微笑上前,抓着薛禮的手道:“哈哈哈,原來是你,仁貴啊,本將軍可是日夜盼着你來啊,想不到你這就到了?你看看你,一路風塵僕僕的,一定很是辛苦吧,無妨,無妨,來了這裡,就是回家了。”

果然還是少年人,一聽這些話,薛禮便露出了慚愧之色,他看得出自己打的人和眼前這位陳將軍有關係。

當然,他一開始是沒有心理負擔的,打了也就打了,在河東的時候,我哪天不打人?

要怪只能怪他們自己,誰讓他們不通報陳將軍的名號?

可現在陳將軍如此禮賢下士,而自己不過是一個不知名的草民而已,陳將軍如此殷勤,反而顯得自己很無禮了。

他立即慚愧的認錯:“是某萬死,原來打的竟是將軍的莊戶。”

陳正泰連忙和藹可親地笑着道:“大水衝了龍王廟嘛,沒有關係,都是一家人,不知者不罪嘛,來,來,來,快讓人殺豬烹羊,今日設宴,爲小薛洗塵。”

這樣說來,薛仁貴就更慚愧了,他道:“將軍,某初到此地,是奉有都督府軍令,能否先到驃騎將軍府先應了卯再說?”

陳正泰臉上飛快的閃過一絲尷尬,而後睜眼道:“這個……驃騎府啊……還沒建好呢,應卯?你拿文書來,我畫個圈就是……”

薛仁貴:“……”

他本是熱血少年,一聽都督府徵召,就興沖沖的來了,可哪裡知道……還有這樣的操作?

驃騎府都沒建好,你叫我來做啥?吃乾飯?

陳正泰當然不會讓他吃乾飯的,一大桌的菜,有雞鴨,有豬羊,唯獨就沒有乾飯。

薛仁貴一看這些酒菜,眼睛都直了,一聲不吭,隨即便開始大快朵頤,吃的酣暢淋漓!

他胃口極大,菜量驚人,幾斤肉下肚,再吃了一碗湯,才摸了摸肚皮,覺得自己的腰帶勒的有些緊,卻又不好意思鬆了!

陳正泰只在旁笑呵呵的看着他。

薛仁貴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將軍,卑下實在……”

陳正泰親切地道:“無妨,自己人嘛,這裡是二皮溝,你是……我的別將嘛,以後我還有借重。”

薛仁貴驚訝道:“別將?”

他以爲他是來投軍的,就算不是從小卒做起,最多也只是做一個火長或者是隊正。

哪裡曉得,直接就給了一個別將。

這別將在驃騎府幾乎等同於副將,是驃騎將軍的副官,若是陳正泰戰死,那麼就是他統兵了。

薛仁貴略帶受寵若驚地道:“多謝將軍……”

“哈哈。”陳正泰大笑道:“我一看你,便覺得和你有眼緣,不要總是說謝,往後好好在二皮溝爲我效力,將來少不得你的好處。”

薛仁貴對好處沒多大興趣,這個年齡的人,滿腔熱血,只想乾點啥。

於是他道:“只是不知卑下的職責是……”

“暫時還沒有。”陳正泰手一攤:“你也知道了,驃騎府還沒搭起來,要不,你若是閒來無事,就先做我的護衛吧。”

薛仁貴:“……”

說好的是別將呢!

原來跟着的是一個光桿將軍,而自己也是光禿禿的啊。

可如今人也來了,他還能怎樣,薛仁貴只好應下。

事實上,他覺得陳正泰這個人不靠譜啊。

好歹也是郡公,驃騎將軍,可驃騎府都不見,按大唐的軍制,這樣的人肯定要被都督府懲罰的。

到了下午,卻又有人來報,有個叫蘇烈的人來了。

這一次二皮溝的人學乖了,畢竟捱過打,對於外來人,總算學會了客氣,所以忙殷勤的將人領了來。

這蘇烈二十多歲的樣子,此前在其他驃騎府爲別將,因而穿着武官的官服,他是騎着一匹馬來的,只是他顯得有些落魄,座下的馬也好像軟噠噠的!

見着了陳正泰,便先行禮。

陳正泰見他這模樣,不由道:“蘇別將這一路來也吃了不少苦頭吧,哎,不易啊不易,來人,再設酒宴。”

蘇烈比薛仁貴圓滑一些,他打量了陳正泰,再打量陳正泰後頭的薛仁貴。

這不是兩個小娃娃嘛?

心裡便不由自主地灰心起來了,自己在其他的驃騎府也還算得志,本來這一次他磨刀霍霍,打算要在徵突厥的戰爭中立功勞,誰曉得……朝廷剛剛徵召,又讓大家原地回各自的驃騎府去待命。

現在又來到這裡,卻是被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人使喚,頓時灰心喪氣了,接着不由抱怨道:“這該死的物價,真是害死人了,連草料竟也要三四個銅錢,卑下的馬已一天沒有餵過草料了,沿途什麼都漲,也不知是誰這般喪盡天良,幸好卑下多帶了幾個錢來,如若不然,要餓死在路上了。”

陳正泰:“……”

酒過三巡,得知這裡驃騎府還是空架子,蘇烈又是鬱悶。

他心裡便想,這叫陳正泰的小娃娃,看來不過是長安城中的權貴子弟而已,他在此設驃騎府,不過是兒戲,徵召自己來,難道陪他在此玩一輩子嘛?如此,還真是大志難伸。

而至於另一個叫薛仁貴的人,定是陳正泰的玩伴,想不到我蘇烈一心想要效仿衛青霍去病,最終……卻與小兒爲伍。

這時,薛仁貴拍拍他的肩,道:“蘇大哥,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蘇烈心裡不忿,心裡說,誰與你這小兒爲伍。

下意識的肩一甩,想給薛仁貴一個下馬威,他自詡自己氣力極大,這一甩下去,這個小娃娃就算胳膊不脫臼,只怕三天也別想下地了。

可哪裡曉得,薛仁貴依舊面帶微笑,可手卻依舊穩如泰山地搭在他的肩上,面若尋常之色。

蘇烈心裡一驚,怎麼回事……

可眼前的只是一個少年啊,他自是不服,於是動手,一把扭住了薛仁貴的手,想要將薛仁貴的手甩開。

薛仁貴心裡也不禁感到驚訝。

因爲蘇烈的手勁奇大,竟好似有千斤之力一般!

薛仁貴在河東的時候,還從未見過有這樣的變態,於是呼吸粗重,好在他的氣力也是極大,於是兩個人的手便握在了一起,都拼命的增加力道,想要將對方的手捏到求饒。

兩個人就這般握着手,過了很久,都只覺得無數的力道貫在手臂上,分明自己各自用了十成的力,卻都奈何不了對方。

而這時……蘇烈已經震驚了,心裡想:“這少年好厲害,我在軍中從未見過這樣的人,可謂是萬中無一,二皮溝驃騎府一個別將,就這般的深藏不露嘛?若是如此……二皮溝驃騎府豈不是藏龍臥虎,可怕,太可怕了。這二皮溝的驃騎將軍,豈不是更加厲害了?”

此時,他臉色再無輕視,而是寫滿了驚歎。

薛禮也被驚到了,他此前也是覺得二皮溝沒什麼了不起的,不過陳正泰對他不錯,反正他從前是草民,現在能入軍府成爲別將,也算是承了陳正泰的情!

可現在再看這蘇烈,心裡的想法就不一樣了

我薛仁貴打遍河東無敵手,卻從未見過這樣的人,今日來了二皮溝,這才知道什麼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陳將軍能招攬我來,算是他有見識。可又召了這麼一個軍漢來,可見他果然是有識人之明,那朱門之內,有見識的人又有幾個,有這般見識的人,真是令人敬畏啊

二人各自收手,都用警惕的目光打量對方。

卻隨即,都用敬畏的目光看向陳正泰。

陳正泰只當他們二人在握手,心裡還在想,想不到……唐朝就有握手禮了嘛?古人還真熱情奔放,什麼花樣都有。

此時喝了一些酒,陳正泰也不由神情放鬆下來,笑道:“你們既然來,我自有好禮相贈,只不過我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錢,你們這一身的行頭得換一換纔好。過幾日,我讓人給你們量一量身型,給你們打造好鎧甲,噢,你們的刀劍還有弓矢也要換一換的,在裡頭,咱們是一家人,出門在外,你們就是二皮溝驃騎府的臉面,來來來,再送你們代步的馬匹。”

二人連聲說是。

於是二人便隨着陳正泰到了馬圈,卻見這馬圈裡竟放養着數百匹馬!

二人又震驚了,真有錢啊,別的驃騎府有百匹馬就不錯了,而這裡的馬不但更多,而且個個神駿,一看都是不凡。

隨即薛仁貴的目光便被那大宛馬所吸引,那大宛馬實在過於出衆,他心裡駭然,打小他便力大如牛,此後一直學習騎射,也算見識過戰馬,可那大宛馬,他卻是見所未見,不禁感嘆世間竟有這樣神駿的馬!

蘇烈顯然也和他一樣,蘇烈已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對着這大宛馬,口水都要流出來。

他們這樣的人,都是將這寶刀和寶馬當作是自己的手臂一樣,都是對馬的研究很深!

他們心裡甚至很清楚,這樣的馬在市面上,便是幾千貫也未必能買到,因爲……根本沒有人賣。

陳正泰來到這裡,便指着那兩匹大宛馬道:“來人,將這兩匹馬牽出來,這是大宛馬,你們想必知道的吧,現如今,中原只有五匹,其中三匹,在陛下那裡,哈哈……我得了兩匹,留着也沒用,兩位若是喜歡,這兩匹馬送你們啦。”

說送就送。

這就如後世有人隨手送出兩輛限量版勞斯萊斯一般。

偏偏陳正泰壓根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只輕描淡寫,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蘇烈和薛禮二人頓時被震住了。

薛禮甚至說話都控制不住的結巴起來了,道:“將軍……將軍……這是……送……送我們的?”

陳正泰眼睛一瞪,既然不能用武力去懾服他們,那麼……我陳正泰只好拿出最拿手的辦法了,我用錢砸死你。

陳正泰很豪氣地道:“當然,怎麼,我陳正泰要送你們東西,你們還要拒絕?是不是不給我陳正泰的面子?你們若是不要,來人……就將這兩匹馬殺了,今夜吃馬肉。”

薛禮已經嚇尿了。

他畢竟還只是個十五歲的少年啊,放在後世,說是孩子都不爲過,他此前沒見過這樣的世面啊,來了這二皮溝,頓時毀了他的三觀。

蘇烈呼吸粗重,整個人已是懵了,天下才五匹,三匹在皇帝老子那裡,剩下的給他和身邊這個少年了。

他已經忍不住在心裡道:我若是騎着這馬,一輩子都不下來,睡覺都睡在上頭都好啊。

蘇烈眼睛紅了,心想自己在其他的驃騎府時,那驃騎將軍連自己的軍餉,都還要剋扣走兩成呢,和眼前這陳將軍相比,真是雲泥之別啊。

他毫不猶豫,立即行了軍禮,嗓子沙啞道:“謝將軍,卑下願爲將軍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是什麼話,自家兄弟,這樣還要謝?”陳正泰哈哈大笑:“給這兩匹馬備鞍,以後這馬就是蘇別將和薛別將的了,噢,是了,你們要不要騎着試一試?”

薛禮流口水,老半天才道:“卑下有點捨不得騎,這馬既賜給了卑下,卑下恨不得每日揹着它走,讓它來騎卑下。”

但凡是武人,沒有一個不愛馬的,蘇烈和薛禮甚至已經想到,自己若是騎着如此神駿的高頭大馬,回河東或者是從前的軍府去走上幾圈,然後收穫自己這輩子最多的羨慕目光了。

當夜,二人都睡不着了,哪怕是寒風凜冽,他們卻都在馬圈裡,看着兩匹大宛馬,嘿嘿的傻笑。

夜空下,這樣的笑聲,猶如梟叫一般,聽着很瘮人。

這是他們來二皮溝的第一個夜晚。

“有了這馬,某這一輩子給陳將軍賣命都值了。”薛禮覺得自己沒見過什麼世面,咧嘴在樂,完全不介意自己賣身給了陳正泰。

蘇烈點頭:“你力氣不小,可會騎射?”

“這是小術罷了,我能飛馬百步穿楊。”

“是嗎?”蘇烈皺眉:“恰好我也會。”

“三百步外,我拿鐵弓,能正中靶心。”

蘇烈覺得這小子有點吹牛,不過看薛禮認真的樣子,他不由道:“這陳將軍,真不是凡人啊。”

薛禮很是認同:“是啊,我在河東,沒有見過這樣的豪傑,那些所謂的豪傑,在陳將軍面前,便如糞土一般。”

蘇烈從軍多年,嘆了口氣:“我曾給許多將軍效力,如你所言,雖也見過幾個知人善任的,可即便如此,卻無人可以和陳將軍相比啊,聽說他只招了我們二人來,我看你這小子也是英雄,足見他的眼光非凡。何況他對我們實在太好了,哎……能爲這樣的人效力,便是死也甘願了。”

薛禮嘿嘿一笑。

“怎麼,你這是笑什麼?”蘇烈道:“莫非你不肯效死?”

“不是。”薛禮帶着一股少年人的浪漫:“只是對我而言,這天底下能殺我的人,一個都沒有,我說過我打遍河東無敵手,所以我不會死,自然也就不會效死,陳將軍要誰的人頭,我割了奉上便是。”

蘇烈哈哈大笑:“薛別將這話很有趣,好啦,夜深啦,你早一些去睡吧。”

“你不睡?”

“我睡不着,得在這馬圈裡和我的馬睡一起才安心,順道也想一想爲陳將軍搭建驃騎府的事。”

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
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