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

這下就有點尷尬了。

爲首的老御醫雖然覺得長孫皇后誇獎自己,卻頗有些受之有愧。

畢竟,自己和御醫院的同仁們忙活了這麼久,也不見娘娘的病情好轉。

現在想要居功,實在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話又說回來。

雖然御醫院沒有治好病,可是忙碌了一個多月,這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那陳正泰幹了啥?不就是開了一個方子,我們御醫院還開了幾十個方子呢!

他煎藥了嗎?他每日呆在這寢殿裡伺候了嗎?

都沒有!

我們呢?我們是殫精竭慮,日夜不休不眠,都瘦了七八斤了呢。

不過……還是得謙虛一二纔是。

這老御醫就咳嗽一聲道:“娘娘能夠痊癒,實在是恭喜,臣下人等,哪裡有什麼功勞啊,不過是盡心竭……”

他說到這裡,長樂公主卻突然打斷他道:“知道自己沒有功勞,醫術平庸就好,這裡也已不需要你們了,就都快退下吧!”

老御醫:“……”

長公主怎麼能這樣說話呢……

幾個御醫覺得憋屈。

只是……

卻又聽長樂公主添油加醋的道:“母后,你這病,其實是陳正泰救治好的,他只開了一個方子,讓秀榮送了來,只一劑藥,母后睡了一夜,便痊癒了。至於這些庸醫,我素知他們沒個什麼用處,忙活了一大通,下了這麼藥,倒是耽誤了病情。早知道如此,就該一早請了陳正泰來,還何須母后受這麼久的苦!”

然後,長樂公主就不悅的哼了一聲,才接着又道:“我看這宮中的御醫,是該換一換了,他們在宮裡日久,醫術不但沒有長進,反而只學會了油腔滑調,這是關係着性命的事,不可小看了,理應招賢納士,招募一批新的名醫來,取而代之。”

老御醫:“……”

砸人飯碗是很可恨的啊!

可若是砸他們飯碗的乃是李麗質,可就全然不一樣了。

幾個御醫面上掛着尷尬的笑容,卻是不敢說一句不是,只能木然地站在一邊。

長孫皇后聽着,不禁驚訝地道:“是陳正泰?”

她這是舊疾,反覆的發作,每到了冬日,便咳嗽不止,呼吸困難!

今年病得就更加重了,她甚至還以爲自己要熬不過今年,畢竟連這麼多御醫都束手無策。

可現在聽來,這陳正泰竟只一味藥,便痊癒了個七七八八。

她不由道:“這陳正泰,竟還擅長這個?陛下……這樣說來,他是臣妾的救命恩人啊。”

李世民在一旁,此時見觀音婢好了,心情大好,哈哈大笑道:“陳正泰乃是朕的弟子,他還叫你師母呢,他救治你,是該當的,說什麼救命恩人,就太見外了。”

長孫皇后卻是極認真地道:“話不可這樣說,若是如此,豈不寒了他的心?來人,快,去請陳正泰來。”

遂安公主其實一直就在角落裡,她不喜歡這個時候湊上去表現出自己如何喜悅的樣子,只是心裡暗暗歡喜,可又看了一眼長樂公主,神色略略黯然。

張千進殿,本是想要通報太子和長孫無忌來了,此時卻懵住了,現在聽說要傳陳正泰來,便也只好又匆匆出去!

他一路小跑,迎面撞到了在外頭的李承乾和長孫無忌,李承乾先是看到幾個御醫如落水狗一般搖着頭出來,心咯噔一下,以爲要出大事了!

李承乾再顧不得等張千通報了,箭步衝進殿去,口裡發出哀嚎:“母后……母后……”

可是才進去,卻見母后端端正正的坐着,面帶微笑的看着自己。

李承乾嚇了一跳:“呀,有鬼。”

李世民在一旁,只恨不得拍死他不可。

長孫皇后輕輕皺了皺眉,卻沒有不悅,溫聲道:“太子,你怎麼還咋咋唬唬的,不要一驚一乍的,本宮的病,已是大好了。你來……我看看你,你又消瘦了。”

李承乾這才上前,看着自己的母親,方纔發現只是虛驚一場。

隨後跟來的長孫無忌,不禁慶幸!

在擔心完自己妹子的身體之後,他又聽到妹子說起什麼陳正泰,心裡又是一驚!

陳正泰救好的?這個小子……真是什麼都懂啊,有此神術,何愁將來不能簡在帝王心呢?自己的妹子是最知道知恩圖報的人,單憑這個,只怕長孫家和陳家,便要成爲真正的世交了吧。

長孫皇后又吃了一些粥,已是徹底的恢復了氣力,她整個人精神起來,臉色也看着好多了,雖然偶有咳嗽,不過緩解了許多。

長樂公主在旁,不斷說起陳正泰,當然,這都是從遂安公主那兒得來的二手消息!

“母后,這陳正泰,爲人光明磊落,做事又得體,平日裡還很謙虛,他是父皇的弟子,時時刻刻都將父皇放在心上,這樣的人……真是少見,我見許多人,口裡都說父皇聖明,心裡卻只顧着自己家呢。所謂人心隔肚皮,這天底下的人,雖個個都是父皇都臣民,可他們逢迎的只是皇帝之尊,父皇是皇帝,他們便說皇帝聖明,他日若是姓張的姓趙的做了天子,他們也一樣說皇帝聖明。只有陳正泰,他是真心忠於父皇的。”

長樂公主又道:“我雖在宮裡,可外頭的事,卻知道不少。有了陳正泰在,就不擔心母后的舊疾了。世上有許多自稱才子的人,不過是吟詩作對的本事,這並不算什麼能事,聽說陳正泰也會做詩,他的詩才極好,但是從不表露,小小年紀,竟有這份不爭強好勝之心,實在太難得了。”

她顯然忘了,自己也是小小年紀了。

不過大唐的公主大多早熟,又因爲是天潢貴胄,自然比更多人見多識廣一些,何況還是長孫皇后的女兒呢!

長樂公主又道:“我還聽說,前些日子,陳正泰召了許多的僧人和道人去二皮溝,大家都不解其意,他們陳家還添了許多的香油錢,秀榮說,細細思量,怎麼好端端的,陳家就要做法事呢,且還弄了這麼大的動靜,可陳家也不說緣由,讓人難測。現在思來,十之八九,是因爲母后病了,他陳正泰憂心如焚,可比太子還要急。所以召人去做法事祈福,爲的就是母后能平平安安的,可是他又害怕別人誤會他們陳家是故意想要討好宮中,所以對此事,只是語焉不詳,以至於外間人都不知是做什麼法事。母后,你看這樣的人,難道不能稱之爲道德高士嗎?”

李承乾:“……”

他心裡說,怎麼陳正泰就比孤還急了?

又想,呀,難道陳正泰召了那麼多僧人和道人,當真是爲了給母后祈福?是嗎?是這樣的嗎?

他自己都開始糊塗了。

這長樂公主自幼受寵,性子自比其他人更大方一些,口舌很厲害,這一番話說得入情入理,竟連長孫皇后也聽得意動。

人嘛,終究是愛屋及烏的,現在自己的母后被陳正泰救了,自然覺得這個人怎麼看怎麼順眼了!

何況……長樂公主身邊,還有一個每日吹噓陳正泰的遂安公主,這聽得多了,起先不會覺得如何,可如今……卻發現所有的線索串在了一起,於是陳正泰給人的印象,便熠熠生輝起來。

遂安公主羨慕地看着長樂公主,爲何她這樣能說,我心裡也是這樣想的啊,偏又說不出。

過了足足一個時辰,張千終於匆匆回來了,稟報道:“陳郡公求見。”

長孫皇后露出了笑容,高興地道:“請他進來。”

陳正泰踱步進來,一看,許多老熟人呢,便先向李世民和長孫皇后行禮。

隨即,還未等長孫皇后說話,陳正泰便道:“恭喜師母轉危爲安,嗯?這裡竟有炭盆?哎呀,來,快將這炭盆撤了。”

長孫皇后不禁狐疑道:“這是什麼緣故?”

“娘娘所患的乃是氣疾。”陳正泰道:“娘娘,是不是這氣疾,若是天熱的時候極少發作,到了天寒時,便開始反覆發作,久治不愈?”

長孫皇后頷首點頭,她信服的看着陳正泰:“這是什麼緣故?”

陳正泰便道:“有一種東西,叫做熱脹冷縮,咳咳……這個……這個……”好像沒辦法解釋啊!

“這寒冷的空氣吸入了娘娘的心肺,以至娘娘的心肺受了刺激,所以這氣疾容易發作。當然,這只是其一,所以娘娘一定要注意保暖禦寒,尤其不可輕易接觸寒風。這其二嘛,卻又是娘娘禦寒,在這殿中弄了炭盆,炭盆雖能源源不斷的提供暖氣,可揮發出來的氣,對師母卻是有害的,所以絕不能用炭盆取暖。”

本來長孫皇后將陳正泰叫來,是想着好好的誇獎一通的,哪裡曉得陳正泰倒是先來一通醫囑了。

長孫皇后蹙眉道:“你說的有道理,只是……你既說不能用炭火禦寒,卻又說不可受了寒風,如此,這豈不是相悖嘛?”

“這個好辦。”陳正泰笑呵呵的道:“學生在這方面,最拿手了,我看,可在這寢殿之中改造一個暖氣管,如此,便可使娘娘高枕無憂,娘娘將這交給學生便是了。”

長孫皇后微微一笑,頷首點頭道:“這樣的事交給你,本宮是放心的,這一次,真是多虧了你,如若不然,本宮真不知道能不能熬過去。”

陳正泰立即道:“這不算什麼功勞,只是學生應盡的本分而已,若是師母如此見外,學生便太慚愧了。而且學生只提供了藥方,這藥,乃是師妹熬製的,她是千金之軀,肯下功夫,也是不易的。”

遂安公主聽着心兒砰砰的跳,師兄果然是如此啊,功勞都是給別人的。

長樂公主則一直打量着陳正泰,心裡不禁想,秀榮果然說對了。

長孫皇后很高興,她起身,長樂公主想要攙扶她,長孫皇后擺擺手,隨即獨自走了幾步:“本宮知道你有才,聽說你還召了許多僧人和道人去二皮溝,爲本宮祈福?”

陳正泰:“……”

當然,陳正泰的臉色沒有絲毫的異常,只是心裡嘀咕,是這樣的嗎?好吧,或許就是這樣吧!

他真摯地道:“娘娘竟然知道此事,這不過是效了區區之勞而已,真的不算什麼。”

他越謙虛,長孫皇后卻越覺得這陳正泰不簡單!

長孫皇后道:“本宮看人,不先看其人的才幹,而是先看他的德行,若是德行有缺,再有才幹的人,也未必能對天下有好處。本宮看你是有德行的人啊,想不到陳氏居然出了這樣的人物,真是令人肅然起敬。本宮只是後宮之中的婦人,也沒可以賞賜你的,只是這救命之恩,若是毫無圖報,心裡實在愧疚,陛下,你如何看?”

李世民在旁,只含笑着喝茶,此時聽了長孫皇后的話,便明白長孫皇后的意思了!

李世民便道:“是啊,朕一直很器重他,讓太子與他爲伴,他現在是太子舍人,而此次孔穎達,朕已將他趕出去了,不妨就讓陳正泰接替孔穎達,爲東宮右庶子如何?”

長孫皇后點着頭含笑道:“如此甚好,太子身邊,確實需有個夥伴。”

右庶子……

這算是升官了吧。

太子舍人更多的是伴讀,可右庶子就不一樣了,作爲東宮機構的二號人物,陳正泰負責教導太子的職責。

一般情況,東宮這個機構,屬於未來的儲備官員,也就是一旦新君登基,太子成了皇帝,那麼東宮的屬官,便立即開始進入三省六部!

似這樣的右庶子,將來勢必能在三省之中謀取高位。

當然……這只是理想的情況而已,如果太子這個撲街當不上皇帝呢?

而有鑑於整個唐朝歷史上,幾乎沒有太多太子最後能登基爲皇帝的先例,譬如李世民就不是太子,砍了兄弟照樣登基。又比如歷史上的李承乾,最後也被廢黜,登上君位的乃是李治。李治的太子,最後也被誅殺,上位的乃是武則天……

總而言之,履歷上做太子的皇子們,基本上沒有幾個有好下場,無數次的宮廷政變之中,太子大多數都是撲街的角色。

陳正泰心裡嘆了口氣,也不知自己是該喜還是該樂了。

他突然道:“既然臣爲右庶子,那麼……是否可請太子於大學堂讀書?”

“嗯?”長孫皇后聽着,微微皺起了眉頭,卻是顯得猶豫。

她其實覺得陳正泰這個理由很不合理,長孫皇后是很敬畏禮法的,太子在東宮受教育就是禮法。

倒是李世民更擅變通,他凝視着陳正泰道:“太子自己看着辦吧,好啦,觀音婢大病初癒,還需好好的調養,這裡這樣多的人一直在此做什麼?都散去吧。”

陳正泰便又行禮:“那麼師母好生休養,學生告辭了。”

長孫皇后抿嘴一笑:“若是有閒,多來看看本宮。”

陳正泰便應了。

隨即,他便尾隨着李世民出了長孫皇后的寢殿!

李世民走在前頭,直接去了紫微殿,似乎有話和陳正泰說,陳正泰也只好乖乖跟着。

待入了殿,便見李世民鬆了一口氣的模樣,而後看了陳正泰一眼,才道:“你不是說要造爐子嗎?這爐子得趕緊造來,可不能耽誤了。現在天氣寒冷,觀音婢那裡無法用炭火取暖,若是舊疾再復發,可就令人擔心了。”

陳正泰就道:“恩師放心,學生一定加緊想辦法。”

李世民隨即轉了話題,道:“現在這外頭,物價連漲,民生多艱啊,現在三省六部都在想方設法的平抑物價,你看這房卿家他們採取的種種措施,如何?”

看來這個纔是陛下叫他來此所想說的事情吧!

陳正泰便道:“學生是聽說過中書省那邊下達了許多政令,不過覺得這隻可治標,不可治本。”

李世民頷首點頭:“是這個道理……朕看你像是很遊手好閒?”

陳正泰就連忙道:“恩師好像忘了,當初恩師任命了學生爲二皮溝驃騎府將軍嗎?學生這軍府已建起來了,只不過……現在正在尋覓屬官,學生無時無刻不在想着爲恩師分憂,自當招募勇卒,日夜操練……”

李世民心裡狐疑,二皮溝所謂的驃騎府就像笑話,到現在爲止,都沒有影子呢。

當然,天下有數百個驃騎府,多一個少一個都無所謂。

李世民也沒將二皮溝驃騎府放在心上,他反而希望,陳正泰在這物價飛漲的事上頭下下功夫!

他雖然也知道,單憑一個陳正泰,是不可能平抑物價的,可至少……能幫上一些是一些,可哪裡想到,這個傢伙東一榔頭,西一榔頭,跑去折騰那驃騎府了。

可陳正泰顯得很認真,一副要大幹快乾的樣子,李世民也懶得寒了他的心,只頷首點頭:“你若要屬將,朕便調撥給你,只是……你可有看中的人?”

陳正泰一聽,頓時打起了精神,便道:“聽說河東薛氏南祖房,有個叫薛禮的,字仁貴……我看他的名字取得和好,和學生的八字吻合,可帶來福氣,不妨請恩師將此人調撥給學生。”

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九章:敕封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
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九章:敕封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