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

盯着眼前依舊還冒着熱氣的湯藥,李世民有所猶豫。

倒是此時,長孫皇后咳得更厲害,一陣咳嗽之後,長樂公主連忙上前去摸了母后的額頭,這額頭更燙了。

眼見母后形如枯槁的樣子,長樂公主有些慌亂。

突的聽到長孫皇后道:“進藥吧。”

她的聲音很輕,整個人顯得虛弱無力。

一聽進藥,便有宦官上前,想要試藥!

李世民看了臉色蒼白的長孫皇后一眼,像是一下子下了決心一般,在旁大手一揮,不耐煩的道:“這是朕的門生下的藥方,即便無效,也不至有毒。藥也是朕的女兒熬的,爾等不要多事。”

宦官便連忙退下了。

於是長樂公主接了藥湯,親自在榻前伺候着長孫皇后服下。

顯然,這藥有一種特別的苦澀,長孫皇后喝着格外的難受,好幾次停頓,卻又不得不喝!好不容易將這藥湯喝的見了底,竟有一種想藥嘔吐的感覺。

於是,長樂公主又忙讓人取了溫水給長孫皇后服下,這纔好了一些。

只是喝了一碗藥,就像耗掉了許多力氣般,長孫皇后疲憊地很快睡下了。

長樂公主看着長孫皇后依舊憔悴不啃的臉,心裡還是有些擔心,便又問御醫道:“此藥,吃了不會有事吧。”

“這就保不準了。”御醫回答道:“畢竟這不是臣等開的方子。”

李世民在旁眼睛一瞪。

嗯?怎麼現在說的,和方纔說的又不一樣了?

這幾個御醫也不傻,其實在喝藥之前,他們倒是希望娘娘吃藥的,畢竟他們已經無計可施了!

此病是頑疾,娘娘身體又虛弱,若是一個不好,娘娘的性命若是真砸在了他們的手裡,那就糟糕了。

可現在藥湯吃完了,就不一樣了,爲了保險起見,千萬不要和這陳正泰發生什麼瓜葛,要是這藥吃死了人,這要算誰的?

宮裡的御醫醫術水平如何,是其次的,畢竟……這世上絕沒有可以藥到病除,百分百能治好的病。

可御醫必須得懂得變通,要隨機應變,隨時知曉如何甩鍋,如何推卸乾淨自己的責任,這纔是保命之道。

長樂公主露出幾分焦急,道:“方纔你們還說可以進用的。”

“公主殿下。”爲首的老御醫語重心長的道:“臣方纔可沒這樣說,臣的意思是,此藥畢竟是宮外來的,無法驗證,臣等吃不準。”

長樂公主慍怒,正想痛斥這幾個御醫。

李世民則是厭惡的看了這幾個御醫一眼,心情煩躁地道:“你們退下吧。”

長樂公主道:“父皇……”

“不必擔心,先看看此藥的藥效再說。”李世民安慰她:“觀音婢吉人自有天相,應當不會有事的,哎……實在不成,再剃度五百個和尚吧。”

李世民登基之後,還是有一些迷信的,每一次妻子和子女一生病,就總想着大赦天下,或者是剃度和尚。

譬如此前,就因爲長孫皇后的病,而剃度了五百個和尚!

要知道……許多人都在等着宮裡的指標的,和尚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當的,必須得有度牒,獲得官府的認可!

而對於普通人而言,僧人可以不事生產,寺廟裡有足夠的田產可以維持生計,只要唸經便可一輩子吃喝不愁,這對於許多窮苦的百姓而言,乃是一個極好的出路。

所以私下剃度的人很多,不過官府卻不會輕易給這些剃度的人僧人的身份,於是乎……大家都盼着宮裡的貴人生點啥病。

長樂公主還是不放心,便將遂安公主拉到了一邊,繃着的俏臉好不容易擠出幾分笑容,道:“姐姐,陳正泰真的懂醫術嘛?”

“他什麼都懂。”遂安公主認真的回答道。

長樂公主:“……”

這些日子在此伺候母親,長樂公主和遂安公主也算是朝夕相伴,二人年紀相差不大,又都是公主,偶爾也會閒聊幾句!

遂安公主的口裡總是離不開師兄,長樂公主耳朵都出繭子了!

此時,長樂公主忍不住道:“世上哪裡有什麼都懂的人,但凡有人說什麼都懂,此人不是騙子,便是文曲星轉世。”

遂安公主很肯定地道:“師兄不是騙子。”

長樂公主便不語了,她發現有時遂安公主有些無法溝通,只是皇家公主還是極注意禮儀的,言行舉止必須符合規範,喜怒哀樂也盡力不可表露!

於是她便不再多問,只頷首道:“無論如何,姐姐也有心了,哎……我只擔心母后……”

說着,她神色黯然,幽幽道:“我昨日心裡求告神佛,只要能緩解母后的痛苦,令母后能痊癒,我便短壽十年,亦或斬斷青絲,遁入空門也是願意。”

遂安公主便紅着臉道:“我也一樣。”

…………

此時,陳正泰在家正提着筆!

現在土地已有了,而且還是非常多的土地!

如此巨量的土地,必須得產生效益。

散落在天下各處的荒廢土地,是不能不利用的,就算暫時沒有用,可眼下,卻可以用來作爲耕地。

因此……就必須招來大量的佃農。

只是現在糧價雖有回穩的跡象,可顯然卻是因爲通貨膨脹引起,想要吸引人耕種,卻需得想辦法。

他經過一番細思後,大致的書寫了一個招募佃農的辦法,而後讓人請來三叔公看。

三叔公雖然小氣,對於經營方面也只是猶如尋常的大戶人家一般,只一心想要勤儉節約和量入爲出。

可他有一點好,那便是用心,只恨不得自己將心肺掏出來,也要將這家業經營好。

如此巨量的土地,宮中佔了六成,這不是小數目,不過卻都掛在二皮溝之下!

說白了,就是他們只負責享受盈利,所以這上千萬畝土地,卻幾乎都是陳家來做主。

三叔公很快就來了,便在陳正泰的不遠處坐下!

他近來身體微胖了一些,臉色也紅潤,像是一下子年輕了十歲,在書齋裡,他先狠狠的誇獎了陳正泰一番!

等陳正泰將自己所書的招募流民辦法送到三叔公手裡,三叔公低頭看了,頓時嚇了一跳!

三叔公驚異地道:“呀,這豈不是我們陳家倒貼錢給佃農們耕種?”

這章程太嚇人了,不但請人來耕種,而且還保證他們的糧食,陳家進行收購,只要他們願意賣,陳家可以拿出一個底價,保證最低的收益。

這些日子以來,糧價的波動很大,所以市面上肯收糧的人不多。

因而這農耕,反而成了很冒風險的事。

若是陳家願意以一個底價收購糧食,那麼便可讓人旱澇保收了。

這怎麼看着又是他們陳家吃大虧的節奏?

陳正泰便道:“當然,地租還是要有的,這個地租和其他人家的地租差不多。”

這倒不是心黑。

而是近來世族已經被逼急了,陳正泰無法保證,會不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程咬金出來。

他們可都是在亂世中屹立數百年的豪族啊,能在亂世之中生存,而且還活得很滋潤,他們自己成天跟人吹噓說自己是經書傳家,是文明人!

可你若是信了他,那才見了鬼。

若是大量的減免地租,這就真的將世族們逼到了絕境了,凡事得一步步來,還是老辦法,圍三缺一,給人一條路走,大家看在陳正泰還欠自己錢的份上,才能繼續保持友好的溝通。

陳正泰看着三叔公不情不願的樣子,倒是耐心地道:“三叔公,這錢……終究只是銅而已,有什麼可擔心的呢?我們陳家將來不會缺錢。可這些糧食,我還有大用呢!”

“糧食收上來,一方面可以作爲儲備,另一方面,還可以生利,不說別的,我和突利兄弟就約定,拿他們草原上的牛馬來換酒,咱們將糧食釀成了酒,換來了牛馬,這又有什麼不好?未來再開闢一些營生,譬如養豬,將一些多餘的雜糧用來餵豬,這也能生利的。總而言之,不要怕花錢,時代不一樣了,從前是將錢藏起來,便能積累財富,可是將來,卻是誰能將錢有效的花出去,才能生出更大的利益。”

三叔公認真地聽着,點點頭!

他大致也知道長安發生的一些事,聽了陳正泰的分析,便也放鬆了心境,道:“這個我知道,錢趕緊花出去,現在不吃虧,天曉得明年這個錢還能買多少東西。”

陳正泰隨即又道:“還有一事……就是礦場那邊,得抽調一些咱們陳氏的骨幹出來,準備再開幾個作坊了,他們在礦場,開山的開山,冶煉的冶煉,現在已有些用處了,我預備和程世伯、張世伯先建一個瓷窯,這瓷窯和冶煉是相通的,這些事,有咱們陳家人來鋪開,我心裡放心一些。這件事,讓四叔來處置吧。還有那個陳正亮,冶煉是一個好手,瓷窯的高爐,讓他來負責。”

三叔公樂開了花:“對對對,還是自己人最放心,咱們陳家人……要一條心纔好。正亮是我看着長大的,打小我就覺得他很聰明,他打葉子牌很厲害,雀兒也養得好,還有蟈蟈什麼的,也很擅長,這不就說明他打小就聰明嘛?”

陳正泰心裡說,三叔公你確定你不是在黑他?

心裡是這樣說,可陳正泰也知道,這些陳家的子弟,從前都是混吃等死,可多少還是讀過書的,從小耳濡目染,見識比尋常人要高!

現在,陳正泰非常確定,這一次送他們去挖礦,算是做對了,經過了這半年多的磨礪,雖然過程很痛苦,可這聰明的勁頭,總算是發揮在了有用的地方。

到了正午的時候,張公謹就派人送來了錢,陳正泰當即給他簽了一份契約。

而程家的錢卻是晚上送來的,白日程咬金需去監門衛當值,別人送他不放心,下了值,便一身戎裝的將錢押送了來,而且時間恰好掐在了飯點上。

陳正泰自然讓人整了一點水酒,程咬金現在學聰明瞭,陳家的酒,不能一口悶,得慢慢的抿一口,而後再慢慢的入喉!

一股辛辣勁頭入腹之後,程咬金感慨道:“老夫遙想當年不知殺了多少人,尤其是在瓦崗寨的時候,嘖嘖……真是痛快啊,可現在不同啦,現在天下承平,不能總殺人啦,做事……得有規矩,你看……老夫說送錢來就送錢來了,算是守信講規矩吧。”

陳正泰就乾笑道:“是,是,程世伯怎麼說都有理。”

程咬金瞪他一眼:“這一次和你合夥,也算是爲程家謀一個出路,我老啦,心裡只想着兒孫,兒孫若是能富貴,便是現在死了也值。你別老聽老夫說殺啊死啊什麼的,好像是在威脅你……”

陳正泰心裡想,你特麼的這還不是威脅?

程咬金道:“老夫也是講道理的嘛,這瓷窯若能掙錢,老夫便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了,往後有什麼要借重的地方,你吱一聲,除了陛下,你說你看誰不順眼吧?”

陳正泰還真的認真的想了想:“我看越王不順眼。”

程咬金臉一拉:“你這混賬,你膽子真大,這樣的話也敢亂說,你別害人,該死,老夫怎麼和你喝酒呢,以後可萬萬不能說了。”

陳正泰白他一眼:“你自己說了我看誰不順眼,除了陛下以外的。何況我知道世伯是性情中人,雖然未必盡善盡美,可這一點義氣還是有的,總不至於將我告發了,真要告發,我便說這是我們合謀,結果世伯慫了,跑去揭發,我年紀這樣小,又沒有掌兵,你猜大家相信誰?”

程咬金一時沒了脾氣,於是便扶着額頭,口裡發出哎喲的聲音:“這酒勁太大了,太大了,可怕,爲啥才喝這一點,就不勝酒力了呢,該死,可能是這些日子太操勞了,這巡視諸門真是辛苦啊。噢,是啦,正泰賢侄,你方纔說啥?”

陳正泰便道:“我說我和世伯合謀,想要幹掉……”

程咬金一拍酒桌:“世侄,啥也別說了,我恰好有個老妹,年紀大是大了一些,不過和你很般配…你嫌棄也好,不嫌棄也好,我明日就將她送來,你自己看着辦吧…”

陳正泰打了個冷顫,頓時認慫了:“我將世伯當作親人哪。”

程咬金便笑道:“哈哈,不說這個啦,來,來,喝酒,喝酒,難得你我投緣,我和你講一講瓦崗寨裡的事。”

陳正泰忙乖巧的點頭:“噢,我就喜歡聽這些。”

程咬金於是便開始吹噓起來,吐沫橫飛。

當日喝的大醉,程咬金則晃悠悠的被家將擡走的。

…………

子夜。

天上繁星滿布,寢宮裡燈火冉冉。

李世民忙了一日,已是疲倦了,只是長孫皇后高燒不斷,他不敢睡下。

在這個時代,高燒是極可怕的徵兆,哪怕是皇家,死亡率也是極爲可怖的。

他擔心一旦繼續這樣下去,說不定什麼時候,觀音婢便要和自己天人相隔了,於是就留在了這寢宮裡。

幾個御醫還在外頭候着,低聲討論着什麼。

這已是第七日高燒了,而且咳嗽愈演愈烈,再這樣下去,御醫們根據多年的經驗,只怕娘娘要熬不住,非要死於非命不可。

唯一讓他們慶幸的是,白日裡,娘娘吃的是陳正泰的藥,這就給他們撇清干係預留了伏筆!

可他們還是很擔心,畢竟是御醫,職責所在,陛下對娘娘又極爲上心,一旦有什麼閃失,哪怕死罪可免,卻也還是吃不了兜着走。

長樂公主此時則是躲在一旁的小殿裡禮着佛,這本是長孫皇后設置的一個小佛室,這種在寢室附近設立佛室的事在唐朝很盛行,長樂公主跪在佛像下,默默祈禱。

遂安公主則是身體有些吃不消了,小睡了片刻,迷迷糊糊起來,尋到了長樂公主,此時明月當空,長樂公主禮了佛,形容憔悴的樣子!

遂安公主便道:“可用了飯了嘛?”

“沒有心思。”長樂公主道:“方纔我隱見了佛像在發光。”

“呀。”遂安公主道:“這一定是幻象,師兄說過的……”

“你爲何總是師兄說……”長樂公主道:“你不要說胡話,衝撞了佛祖。”

遂安公主聽了,便忙點頭:“是,是,是我錯了。”

長樂公主臉色溫和了一些:“我方纔又祈告了佛祖,若是誰救了母后,我寧願下嫁給她。”

遂安公主一聽,月色之下,她的俏臉微微有些慘然,而後她強笑道:“這樣嘛,妹子真是孝順,我……我……我也一樣。”

長樂公主便苦中作樂地道:“什麼一樣,哪裡有兩個公主事一夫的,你不要玩笑。”

遂安公主便垂下腦袋,幽怨地不言了。

長樂公主便揚起她那楚楚可憐的俏臉來,略顯憂愁地道:“佛祖應當會保佑的吧,若是不保佑,那就請道人們將太平真君的金身擡進宮裡試試看。”

太平真君就是後世所說的太上老君,只是北魏皇帝將其敕封爲太平真君,到了唐時依舊延續了這個稱號。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求訂閱。

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
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