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

聽了韋玄貞的問話,黃成功便露出了高興的樣子:“東主,當然是真的賣了,學生還能騙你不成?”

他一副快誇我,快誇我的樣子。

畢竟……這麼多土地的交割,花費的時間不少,而且因爲韋玄貞不在,這賣地的事,還需請韋玄貞的兒子和幾個族老們一起來,方纔可以交易!

黃成功覺得這一切都是多虧了他牽線搭橋,他一日功夫,就給韋家掙了這麼多錢,這是大功啊。

可誰曉得,黃成功的話剛剛落下,韋玄貞就突然暴怒,攥着拳頭直接朝着黃成功的面門一拳錘過去,氣怒不已地道:“畜生,你要害死老夫嗎?”

這一拳,打得黃成功的眼睛烏青!

他捂着眼睛,發出哀嚎:“東主,東主……你這是怎麼了,東主……”

韋玄貞發出了怒吼:“完啦,完啦。快,立即去牙行,去牙行。”

東市牙行的東家發現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原先掛在這裡無人問津的土地,一下子變得緊俏起來。

其實掛在這裡的土地也不多了。

畢竟陳家在二皮溝直接大宗收購,那些擁有大量土地的世家大族早將土地大量賣給了陳家。

也只有那些苦哈哈的尋常百姓,家裡有一些土地,見土地跌了,零星的三五畝的掛在了牙行裡。

畢竟……那世族們自己都在排隊賣地呢,你一個尋常小民,還敢搶在他們的前頭?

只是這些土地大多數都無人問津。

可現在……卻好像不太一樣了。

先是有人急匆匆的跑來,問有多少土地,有多少土地,就購下多少。

情況轉變得太快,這周東家有點懵,卻還是連忙聯絡了賣主來牙行裡和買主交易。

只可惜,賣主倒是興沖沖的來了,一看,卻發現買主不是一個,竟是烏壓壓的一窩蜂的人要和自己交易。

這時候,賣主們也不傻了,你們這麼多人要買,還想賤價?

於是,便開始有人爭先恐後的叫價。

偏偏他們越是叫價,賣主卻依舊沒有賣的興趣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雖然尋常小民沒有什麼見識,可一下子發現自己的土地炙手可熱,這時候還賣地,不是傻子嗎?

哪怕有人開出了八貫一畝的高價,這價格越高,賣主越覺得好像有啥陰謀,此前是跳樓大甩賣,現在卻好像是對方想要佔自己便宜一般。

不賣了,立即撤了牌子。

“……”

那牙行也是覺得撞了鬼了。

他們是靠交易來抽成的,此前地價暴跌,沒人買地,這交易做不成,自然也只能賠本賺吆喝。

現在突然一窩蜂的人要來買地,偏偏賣主又不賣了,似乎……又沒有一個交易量。

敢情你們這些做買賣的人,都在逗我呢?

整個長安……都瀰漫着一股奇怪的氛圍。

人們突然發現,市面上出現了很多的銅錢。

那些攢在世家大族庫房裡的錢,統統都跑出來似的,拼命購置一切可以購置的東西。

無論是土地,是布匹,是鐵器,物資和土地的價格,居然開始不斷的攀升,物價開始瘋漲。

再不拿錢出來花銷掉,就完蛋了,天知道手裡的銅錢,明日還能值多少?留在手裡,就意味着不斷的貶值,大家都不傻。

因而……當物價和資產的價格開始暴漲的時候,越發讓人心慌起來!

你看,沒錯吧,我就說錢要不值錢了,還不趕緊繼續買。

整個長安這數個月,猶如過山車一般。

三叔公興沖沖的尋到了陳正泰:“正泰,不得了,不得了啦,地價今日竟漲到了十貫,我們陳家轉手之間賺了三倍。不只如此呢,還有布匹,布匹漲了一成,糧食漲得少了一些,不過也有上漲的跡象,還有……”

陳正泰的反應很淡定,他對此,顯然是早有預料的。

市場是毫無理性可言的,其根本原因就在於,人是沒有理性的。

人一旦沒有理性起來,什麼怪事都可能發生。

陳正泰氣定神閒的道:“這才只是剛剛開始,不過……”

他頓了頓,看了一眼自己的三叔公,樂了:“若是這樣下去,只怕民生要艱難了,這些市面上的熱錢炒作一切物資,百姓們還能過日子嗎?”

三叔公皺着眉:“先顧着我們陳家吧,我們發了財再說。”

陳正泰卻是認真地道:“有財富得先守住,若是守不住,這財富留着有什麼用?恩師如此信重我陳正泰,倘若繼續這樣放任大家無休止的興風作浪,只怕要天下大亂不可,所以……事要辦全套,切切不可半途而廢,接下來……非要太子殿下出馬不可了。若是不能穩定市場,我和太子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陳正泰說着,就忙尋到了太子。

李承乾也沒想到……外頭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世族的錢太多了。

畢竟數百年的財富呢,此前大家不願意花錢,造成了可怕的通貨緊縮,現在大家紛紛拿錢出來採買任何物資,固然土地和物資的價格不斷的攀升,可任誰都清楚,照這樣下去,要出大亂子的。

就在陳氏鍊銅法出現之後的兩天,許多物價都已漲了一倍,而且屬於供不應求的狀態,若是繼續如此,陳正泰還真可能完蛋。

至少……魏徵就已開始彈劾陳正泰了,緊接着,不少的御史紛紛進言。

前兩日,李世民還高興呢,現在卻有一點懵了!

看着百騎送來的密奏,一時之間,也憂心忡忡起來:“陳正泰確實說過,會引發什麼什麼通貨膨脹,可是朕是萬萬料想不到,事情竟是如此的嚴重啊。魏卿家在奏疏裡直言,現在已人心惶惶,甚至大量的商賈,已經開始囤貨居奇。

李世民深深地皺着眉。

現在好似地有了,錢也有了,偏偏……又鬧出了這樣的事。

“陳正泰在做什麼?”

“聽說今日清早便去了東宮,像是和太子殿下……有什麼事。奴……奴……還聽說……聽說……”張千猶豫着,他在想,是不是該繼續說下去。

看着張千欲言又止的樣子,李世民就道:“你但言無妨。”

張千道:“聽說太子和陳正泰四處都在尋道人還有僧人,說是要做法事。”

“法事?”李世民一愣!

這個節骨眼上,這兩個傢伙不趕緊的去想辦法維持市場的穩定,居然跑去做法事?難道做了法事,就可以讓天下安穩嗎?

不過李世民好像忘了,前些日子,長孫皇后身子不適,他也大搞了封建迷信的活動。

張千試探地道:“陛下,要不要奴催促一下……”

“罷了。”李世民搖頭:“若是催促,反而顯得朕苛刻,此事也不是靠太子和陳正泰就能辦成的,還是讓房卿家和各部諸卿想盡辦法平抑物價吧。”

接着,李世民就道:“召房卿家來。”

…………

二皮溝確實是在做法事,將附近的道觀和佛寺都請來了人。

似乎陳正泰還覺得這一場法事不夠,不但請了僧侶和道人,便是街面上的術士也統統都請了來。

這烏泱泱的人紛紛到了,他們倒是樂於給太子殿下和最近炙手可熱的陳郡公效勞,畢竟……陳郡公有錢,到時給的香火和香油錢一定不少。

至於彼此之間,你禮的是佛,我參的是道,現在卻聚在一起,大家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尷尬,這等事,他們經歷的多了,各念各的經便好了。

這慈恩寺的玄淨法師一臉慈悲狀,被人帶到了李承乾和陳正泰,先是宣了佛號,隨即道:“敢問太子殿下和陳郡公,此次做法事,所爲何事?貧僧帶了寺中三十七個僧衆前來,特來討問,如此,我等也好有所準備。”

“這個呀。”李承乾說着,突然也覺得奇怪!

對呀,我們做法事做什麼?

李承乾倒是直接,當場就問陳正泰:“師兄,我們這法事是幹什麼的?”

陳正泰在旁道:“我還沒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說。”

李承乾:“……”

玄淨法師:“……”

好在,玄淨法師也是見多識廣之人了,他面帶微笑道:“陳施主不會是玩笑吧?”

“當然不會。”陳正泰拉下臉來:“我像是開玩笑的人嗎?真是豈有此理,來來來,陳福,法師們來此都辛苦了,給他們各自的寺廟和道觀,先各自賞五百貫錢,他們來了二皮溝,就和來了自己家一樣,所用的齋菜,都要管夠,總而言之,不能虧待了。”

這還沒開始做法事,就已經開始賞錢了。

可陳正泰意猶未盡:“哎,你看看我,就知道談錢,太粗俗了,倒是讓高僧看了笑話,這五百貫,想來實在入不得法師的眼睛,等這法事做成了,再添一些香油吧,隨便給個千兒八百的,不算什麼。”

對於玄淨法師而言,這可是一筆大錢,足以給寺中的菩薩塑金身了,他忙道:“施主如此樂善好施,貧僧豈敢笑話,欽佩都來不及。”

“好好好,先將人召集起來,我想聽聽大家的高見,大家商討一下,做什麼法事比較好,要不……就弄個求子的法事吧,我陳正泰千金求子,如何?”

李承乾頓時瞪大了眼睛,齜牙咧嘴的道:“你還沒娶妻。”

陳正泰好像突然想起這事似的,遺憾地道:“這樣啊,那就祝我恩師,早生貴子?”

李承乾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恨不得立即掐死他。

玄淨法師依舊面帶微笑,他覺得這個陳郡公好像腦子有點問題。

不過,沒關係……人家腦子再有問題,那也是郡公,還是有錢的郡公。

當日,和尚、道士們濟濟一堂,大家開始低聲議論。

陳正泰和李承乾呢,則也坐一邊,聽着他們各自侃侃而談!

突然,陳正泰道:“太子殿下,聽說你的箭術高明,我倒想見見。”

李承乾愕然了一下,隨即就道:“這個時候射什麼箭,師兄你瘋啦。”

陳正泰笑呵呵地看着他道:“你射我看看嘛。”

玄淨法師:“……”

他們的對話聲音並不小,而後,這大堂中,就驟然安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李承乾囂不過他,只好搖搖頭,讓人取了弓箭,正要張弓,陳正泰這時道:“射點什麼纔好呢,有了,來人,取我的豬來。”

玄淨法師:“……”

許多人七手八腳的擡來了一頭豬,這豬五花大綁,發出了嗷嗷的叫聲!

陳正泰讓人將豬放在角落,道:“就射這個,殿下,我覺得你一定射不中。”

李承乾冷笑,覺得被陳正泰小看了。

陳正泰便又當着所有人道:“不過,我覺得好像這個難度不高,來人,將太子的眼睛綁了,讓他盲射!”

李承乾有些不樂意了,他搞不懂陳正泰葫蘆裡賣了什麼佛藥。

此時,陳正泰親自撕了布條,將李承乾的眼睛蒙起來。

李承乾低喝一聲,連射三箭。

第一箭不中,第二箭卻是中了豬的小腹,於是,血水嘩啦啦的流下來,豬腸流了一地。

陳正泰在旁發出驚呼:“哎呀呀,我最怕見血。”

一時之間,這堂中的道人和僧侶還有術士懵了,一個個嚇得面如土色。

此時,陳正泰便道:“我要保護我自己,快提我的大刀來,此豬還未氣絕,我要將他剁爲肉醬。”

已有僧人見不得殺生,轉身要逃走了。

陳正泰立即大喝道:“莫走了那個和尚,他們可收了我的香油錢,拿了香油錢就想走,欺我陳正泰是冤大頭嘛?”

就這般鬧到了子夜,陳正泰和李承乾二人這才心滿意足的回去睡覺。

可是這些僧侶和道人,還有術士們開始睡不着了,連夜的做噩夢,在夢裡,是陳正泰明晃晃的大刀,是太子殿下那忽高忽低射出來的箭矢。

主要是這兩個傢伙不按常理出牌啊,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刻,他們會作出什麼事來。

還有那頭慘叫的豬,腸子流了一地,足足慘叫了半個時辰,方纔氣絕。

那血腥氣到現在還讓人腸胃不適。

就這般……大家繼續討論該做什麼法事。

而且大家又發現,自從收了香油錢之後,自己住處附近,開始出現了許多孔武有力的人提着刀巡守。

玄淨法師也開始慌了,從前去做法事,從沒遇到過這等事啊。

怎麼感覺……心很慌。

就這般折騰了兩三日,今日提着猶如青龍偃月刀一般的大刀殺雞,明日又是射箭,對於法事的事,卻是絕口不提。

大家越發的覺得恐怖起來。

第三日的時候,陳正泰和李承乾便騎着馬,帶着兩百多個僧侶、道人和術士開始在二皮溝轉悠。

陳正泰突然駐馬到了一處空曠的土地上,心曠神怡的樣子道:“此地不錯,不錯,師弟,下馬來,我們走走。”

大家只好跟着他們走,可大家都臉色都不怎麼好看,因爲所有人都心裡有種慌慌的感覺,他們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

陳正泰突然又停住了,口裡發出奇怪的聲音,扯來一個術士道:“聽說你法術精深,在長安裡是出了名的,我來問你,你說此地如何?”

“我……我……”此人是個瞎子,身邊是有一個小童攙扶他的!

這時突然聽陳郡公問話,他努力的瞧着自己的盲杖,期期艾艾的道:“此地……此地小可以爲,似乎有些不美……怎麼,陳郡公家裡有先人過世了?這地不好,不好。”

“你瞎了眼睛也知道好不好,分明是個騙子。”陳正泰一聽,怒了:“真是豈有此理,你拿了我的錢,還罵我家中有人過世,你這該死的瞎子,來人,來人,給我綁起來,送去礦場挖煤。”

陳福立即帶着人氣勢洶洶的過來,瞎子頓時大呼:“我冤枉啊,小人只是……只是……”

可大家哪裡理會他,直接將他綁了送走。

陳正泰嘆了口氣,隨即目光又落在了一個道人身上,笑道:“你來,你來,你來告訴我,此地如何?”

相較於陳正泰的笑臉,道人嚇呆了,這裡兩百多人,怎麼選的是自己,想着那瞎子的慘狀,竟是說不出話來。

李承乾倒是不耐煩,兇巴巴的道:“快說!”

這道人渾身發抖,卻還是逼着自己道:“貧道……貧道隱隱見此地上空,竟是紫光萬丈,昨夜夜觀天象,也見紫薇星劃過……只怕這裡……這裡有王氣,對,是的,這裡有王氣。”

陳正泰的笑容頓時收斂了,大怒道:“王氣?你是要害死我陳正泰嘛?看來你這傢伙,一直圖謀不軌,別有用心,來人,來人,綁起來,送官府,此人要造反,太可怕了,他竟敢說這裡有王氣。”

道人已嚇得身如篩糠,驚慌失措地喊着饒命。

陳正泰沒理他,目光落在另一個術士身上:“來,你來看吧。”

術士立即道:“此地地勢平坦,附近有大山,形似聚寶盆,我看,此地是福地,可生財,可得福,福澤子孫。”

陳正泰頓時喜上眉梢:“真的嗎?你不會糊弄我吧,我問問別人。”

便對其他人道:“你們都不要怕,來說說看。”

說着,陳正泰看向了玄淨法師:“高僧以爲如何呢?”

玄淨臉漲紅,看着那可憐被綁起來的瞎子還有那道人,沉默了很久,才道:“不錯,此地清幽,堪稱福地寶坊。”

陳正泰驚訝的道:“原來是這樣,你也不會是騙我的吧?”

玄淨深吸一口氣:“出家人不打誑語。”

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十章:大禮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
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十章:大禮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