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

衆人隨即下山,這一次再沒有不耐煩,而是個個滿懷好奇!

其實這山並不高,只到了半山腰,地勢開始平緩起來。

於是人們便看到,這些礦工們將竹筐裡的礦石運到了這裡,便停下來了,因爲自這裡開始,地面上蜿蜒地修建了一個木質的軌道。

這軌道猶如後世的鐵軌一般,卻是木質的,在這裡,有一輛輛特製的車架在木軌上,這車軸與木軌好似是契合在了一起,人們將礦石直接堆砌在了車斗裡,而後……車斗的前方則是用馬來拉動。

因爲木軌的原因,大大的減少了道路的崎嶇和車輪的摩擦,因而……一匹馬就可以輕鬆地拉動數千斤的礦石!

一輛輛車在此等候,等礦石裝填滿了,馬車便驅趕着馬匹朝着木軌的盡頭而去。

長孫無忌看得眼睛都直了,這礦場如此多的奇思妙想,比自家的礦場不知高明多少倍啊!採掘的時間和成本大大的降低,幾百個礦工就可以輕鬆採掘數十倍礦工所能採掘到的礦石,運輸的時間和成本,顯然因爲這木軌,也大大的降低了,因爲他看到馬匹輕鬆的載着貨物,沿着軌道狂奔。

而在軌道的盡頭,終於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冶煉作坊了。

冶煉的作坊是依河而建的,這河道恰好和二皮溝以及長安相連,因而……在這裡,已修建了碼頭,冶煉出來的礦石,可以輕鬆地用船隻送到二皮溝去。

而更讓人覺得壯觀的卻是,這裡……搭建起來了一個個巨大的煙囪。

煙囪上,正冒着滾滾的濃煙。

靠近了這作坊,人們便感到一股嗆人的氣息,在這裡,彷彿便連空氣都帶着一股子煤渣子味。

這時,大家才發現,此處不只是有人用軌道送來了銅礦石,還有人用延伸至另外方向的軌道,將大量的煤炭送來。

李世民看得目不暇接,當看到遠處那黝黑的礦石,眼帶驚奇,不由道:“那又是什麼?”

“恩師。”陳正泰道:“那是煤炭,用來鍊銅用的。”

李世民詫異地道:“怎麼,陳家鍊銅,竟不是用木炭?”

李世民這話其實沒毛病,因爲通常就是用木炭!

可木炭這玩意,成本很高。

而這裡用的煤炭,則是來自於這附近的露天煤礦。

要知道,鄠縣這個地方,雖然多山,可恰恰因爲多山,反而蘊含着無數的礦脈!

這煤炭可以就地取材,成本低廉,比專門砍伐樹木,燒製木炭,再用來冶煉金屬的成本低廉許多,而且還可以大規模的生產。

長孫無忌一臉狐疑地搖頭道:“這就有些說不通了,此黑石,老夫也是略知一二的,它倒不是不可以燒,只是用它來冶鐵時,往往用處不大,天下鍊鐵,多是用木炭,哪有用這黑石的?”

陳正泰心裡想,煤炭冶煉之所以在古代不流行,根本原因就在於煤炭含硫量高,而這玩意若是用來直接冶煉金屬,煉製出來的銅鐵往往質量十分低劣,所以長孫家鍊鐵用的是木炭也很正常。

可陳家就不同了,陳家有陳正泰啊!

煤炭送到了這裡,陳家在這裡建了一個洗煤的作坊,專門用來給煤炭脫硫!

這洗煤作坊有專門的煉焦爐,而後……這煤炭在經過了幾道工序之後,便可形成焦炭。

焦炭在後世,又被人稱之爲冶金煤,因爲在脫硫之後,這樣的煤炭用來冶金,簡直就是神器。

洗煤的作坊和鍊銅的作坊是相連的,有一條專門的木軌連接起來,焦煤製出之後,隨即便用馬車沿着木軌送到冶煉作坊裡去。

而冶金作坊搭建了高爐。

當然……這個時代的高爐很是簡陋,這高爐是用鋼板作爐殼,殼內砌耐火磚內襯。

高爐生產時,從爐頂裝入礦石、焦炭、以及造渣用熔劑石灰石,而在爐子下部沿爐周則設置了鼓風的氣囊,吹入經預熱的空氣。焦炭燃燒,在爐內的溫度不斷的攀升,從而……提煉出黃銅。

此時,李世民與衆臣進入了這冶煉的作坊,只見這裡頭所有人都赤身作業,一進入冶煉作坊,頓時一股撲面而來的熱浪便一下子驅逐了冬日的寒氣。

很快,李世民便覺得汗流浹背起來。

大家看着這作坊,起初心裡是不屑一顧的,這陳正泰真是不曉事啊,居然將陛下帶進這等地方來!

看看那些赤着身,汗流浹背的一個個勞力在此勞作,這……這不是有傷風化嘛?

何況大家都穿着寬大的衣裙,呆了片刻不到,便覺得渾身開始熱汗騰騰,彷彿要將自己烤熟了。

李泰肥胖,更是熱得氣喘吁吁,不由道:“父皇要注意自己的身體,此處太熱,不宜久留。”

李承乾卻是覺得很新鮮,他本就不是一個乖巧的少年,對於任何事,都保持着濃厚的興致,他左看看,右看看,甚至還想靠近高爐去看,尤其是高爐下方,那由水車帶動的巨大鼓風氣囊,此刻卻是源源不斷的將冷空氣在熱風爐加熱到近七八百度以後,經風口將空氣連續而穩定地進入爐缸,熱風使風口前的焦炭燃燒,產生近兩千度的的熾熱。

要知道,銅的熔點也不過千度而已,被這高爐一燒,瞬間便要淪爲銅液。

李承乾覺得稀罕,想靠近一些,被人拉住了。

李世民則微笑道:“朕第一次知道,原來銅鐵竟是這樣鑄就的,青雀,你也該多看看。”

李泰討了個沒趣,想不到父皇竟是批評自己。

好在像他這樣的‘老實孩子’永遠都不缺身邊的大儒爲他解圍!

此時,站在李泰身後的蕭德言道:“陛下,越王殿下飽讀詩書,當下要做的,乃是學習修身齊家之道,這匠人的造作巧技,對於越王殿下又有什麼用處呢?臣以爲,越王殿下重在修德求知,而非這匠造的技藝。”

他言外之意是,這玩意沒什麼用,是尋常庶民們該做的事,皇子尊貴,只要修德就可以了。

另外一層意思則是,你看那陳正泰和太子,好像就對這個很有興致,他們可不是好東西啊。

蕭德言乃是江南的大儒,又是十八學士之一,李世民對他素來敬重,聽了他的話,自然也不會和他辯駁!

只是下一刻,李世民的目光卻落在了高爐下方的一個東西上。

在這裡……是一個口子,緊接着,那已經燒熔的銅液竟已經脫離了其他的雜質,宛如溪水一般,自口子處流淌出來。

而在口子之下,則是一個個模具,匠人們隨時將模具放在下方,一會兒功夫,銅液便將磨具灌滿,而後,大家拿着鐵鉗,將模具夾至一邊進行冷卻。

這溪水一般的銅液,源源不絕。

冷卻了的磨具裡,李世民細細一看,頓時滿是驚訝之色。

因爲他發現……這都是一塊塊的黃銅,數不清的黃銅塊,個個足有幾斤重,而後堆砌到一邊。

這個過程,只需要十幾個匠人,這黃銅便源源不斷的生產出來。

好似永遠都不會有盡頭一般。

李世民忍不住道:“諸卿快看。”

蕭德言見陛下不答,心想定是自己讓陛下啞口無言了,心裡頗有幾分得意!

他甚至想到,若是陛下反駁自己,自己該如何引經據典的去反對,無論如何,一定要讓陛下對越王殿下的態度保持最佳的狀態纔可。

可現在……所有人收起心思,都朝着李世民所指的方向看去。

霎時,所有人愣住了。

黃銅……是這樣生產的……

數不清的銅塊,堆砌起來,每隔一會兒,便有馬車來,將這堆砌如山的銅塊進行裝車,而後直接運走。

偏偏這倉儲的銅塊雖然有源源不斷的人運輸,可永遠都有新的銅塊熔鍊出來。

更可怕的是……這銅塊的色澤極好,表面上幾乎沒有絲毫的雜質,閃閃生輝,遠遠看去,甚至發出金光。

蕭德言本還面帶笑容,下一刻……他的臉驟然有些不對勁了。

“陳正泰……”

有人激動的大叫,是長孫無忌的聲音。

長孫無忌道:“你這裡,每日熔鍊多少這樣的黃銅?”

方纔,許多人還覺得自己的頭昏沉沉的,可此時,卻都打起了精神,不對勁,不對勁啊。

陳正泰就笑吟吟地道:“也不多,現在只搭了三個這樣的高爐,所以一日能熔鍊的黃銅,也不過七八萬斤罷了,主要是匠人們手藝還很生疏,許多地方還需要改進,若是將來滿產,到時候再多建幾個高爐,事情就好辦了。”

七八萬斤……

有人開始懵了。

李世民的眼裡猛的掠過了一絲驚喜。

而身邊的人,卻有許多已覺得自己的身子有些搖搖欲墜了。

長孫無忌張着口,有些合不攏。

而陳正泰卻是表現出一副很遺憾的樣子。

是啊……我陳某人簡直就是這穿越者中的渣渣呀,七八萬斤,換算到了後世的計量單位的話,也不過是四十噸而已!

這還是礦場上千人的產量,用了足足三個高爐才產出來的,在後世,隨便一個高爐,一天下來都是五六千噸的產量,效率高到嚇人的地步,而陳氏這粗劣的高爐,不過後世的數百分之一。

很慚愧啊。

可這對於長孫無忌而言,已經足夠驚嚇了,這已是天文數字了啊。

這是銅啊。

要知道,一百個錢,差不多就是一斤銅,一貫錢,大致是在十斤黃銅。

而這七八萬斤,豈不就是每日產出的銅,便足有近萬貫的銅錢?

那一個月就是三十萬貫。

這還不包括陳正泰所說的繼續加大投產的情況。

若是再加上,將來……豈不是可能一月下來產錢百萬,甚至兩百萬,三百萬貫……

所有人都一時間給驚嚇到了,實在太可怕了。

難怪了……這就難怪了。

韋玄貞站在一旁,木然的佇立着,良久,他嘴皮子哆嗦着,喃喃自語道:“難怪陳家敢這樣的大肆收購土地,原來……他家的錢……是這樣來的啊。我……我……”

那可是地啊,哪怕是它不種莊稼,放在那兒,也是腳下的土地。

而現在,當他們看到這巨大的高爐裡,隨時流淌出來的銅液,只片刻功夫,就可收掉自己家裡大片的土地,就算是對算數一無所知的人,也能察覺到……自己好像有點傻。

此時,陳正泰又道:“這鄠縣,有的是銅脈,所以學生打算過一些日子,再招募一些人在這鄠縣山嶺深處繼續勘探,到時再建七八個作坊,十幾個高爐,如此,便可保障這黃銅的產量了。”

“我……我的地……”一聲哀叫,韋玄貞突覺得自己眼前一黑。

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銅之所以值錢,大家都當寶貝似的,正是因爲這東西生產成本高,開採的效率低,煉製不易!

大家肯賣地,一方面是地價暴跌,另一方面,是因爲危機造成了市面上黃銅的緊缺,說白了,就是大家都不肯花錢了。

原本大家的預想,反正這錢越來越值錢,索性把地賣了,地主變成財主,其實在這個時代,並不吃虧的。因爲在通縮的環境之下,錢只會越來越值錢,可以購買的東西越來越多。

可哪裡想到……陳正泰居然還有後手。

他不但有後手,居然還把大家都邀來觀看黃銅的生產。

噗……

這一次,怒火攻心下,韋玄貞竟是直接從口裡噴出了一口血來,沒法活了啊。

難怪陳家永遠拿得出大量的銅錢,難怪他們陳家欠了天文數字的債務,竟還一丁點都不急,原來他早有這樣的準備,這是在謀奪我們韋家的土地啊。

試想一下,若是天下數不清的礦脈,都用這玩意開始煉製黃銅,會是多麼可怕的事!

到時……只怕市面上的銅錢就算不氾濫,那也絕對會不斷的貶值了,偏巧……自己家絕大多數的產業和土地,都已換成了錢,這……這不是要逼死自己嘛?

韋玄貞眼睛赤紅,死死的盯着陳正泰,突然咆哮道:“陳正泰,你……你……你吞我韋家土地,你……十惡不赦……”

他氣得渾身發抖,情急之下,竟是發現自己連說話都磕磕巴巴起來。

而這一句話,幾乎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缺德,缺大德了啊,這畜生,有這樣做人的嗎,日子沒法過了啊,要打破他的狗頭。

陳正泰見韋玄貞又要發瘋,卻是拉下了臉來,大喝道:“這是什麼話,我這銅,乃是和宮中合營,其中宮中佔了多數,怎麼,鍊銅還犯法了?”

韋玄貞眼淚要出來了,氣惱不已地道:“可是你事先……就是奔着我們的地去的。”

陳正泰卻是比他還兇,理直氣壯地道:“這又是什麼昏話?當初我可不想要你們的地的,是誰非要將地賣給我的?那時候,可是越王殿下再三請求,我實在無可奈何,方纔答應的,你們自己忘了嗎?甚至當初我是再三不肯,你們卻非要塞到我的手上的!賣地的時候,你可是高興得手舞足蹈,還說越王殿下愛護你們,怎麼這才一個多月不到,就翻臉無情了,倒成了我要謀奪你們的土地的樣子了?這買賣,歷來是你情我願,我陳正泰還能拿刀逼你?誰強要我賣地,你們就找誰去,爲何總是和我爲難?這有天理嗎?”

陳正泰說得振振有詞,因爲他說的……都是現實中發生過的事!

此時,他又道:“難道從前的事,你們都忘了嗎?現在反來怪我,是不是你們非要逼死我才甘休?我做什麼,你們都不滿意,今日要我買,明日又說我害你,我害你什麼了,到底是誰害的你?”

“……”

當陳正泰一口氣說完這麼多的話,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靜了。

這件事發生的時間並不遙遠,所以可謂是歷歷在目!

當初可是越王李泰跪在了陳正泰的腳下,請求陳正泰收購土地的,甚至陳正泰再三推辭,李泰卻說要長跪不起。

而大家當時都紛紛稱讚越王殿下賢明,這事兒,誰都說不出一句沒有!

說難聽一些,當初的陳正泰,幾乎是被李泰逼着強行吃下了所有人的土地。

陳正泰纔是受害者。

李泰聞之,頓時色變了。

他素來紅潤的臉上,竟一下子臉色蒼白起來。

因爲他發現,此時此刻,無數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這……這豈不是說……是本王坑害了大家?

更有一些目光,帶着幾分不善。

因爲某些人,甚至開始懷疑,你越王李泰是不是和陳正泰一起合謀了一出好戲,然後把大家都坑了?

若真是合謀,那陳正泰固然豬狗不如,可越王殿下你可就真的不太厚道了!

大家夥兒都對你讚譽有加,而你當初在宮中跪下,眼淚嘩啦地說着愛民如子的話,結果這是一場騙局?

這是何其的虛僞和狡詐啊!

人們雖是憎恨對手。

但是……一定會對二五仔恨之入骨,因爲對手只是侵奪你的利益,而二五仔還欺騙了你的感情!

…………

第二章送到,今天家裡出了點事,更新晚了,寫完這章老虎吃一下晚飯,儘快將第三章送到。

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章:人才吶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
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章:人才吶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