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

十五萬畝。

皇莊的土地不是無限的。

當初李氏入主天下,皇家的土地來源於兩種,一種是太原李氏當初擁有的大量土地,另一種則是隋朝楊氏的皇莊。

而太上皇和李世民登基之後,爲了收買人心,賞賜了一部分出去,何況這些年,太上皇嫁女,也送出去了不少。

這陳正泰真是獅子大開口,居然直接就是十五萬畝。

李世民揹着手:“你當初可沒說讓朕借地啊。”

他心疼,他懊惱,於是起身揹着手踱步!

好端端的玩什麼操控,怎麼最後操控到了朕的頭上?朕不是該穩坐釣魚臺,看風起雲涌的那個嗎?

陳正泰偷偷給李承乾使了個眼色。

李承乾會意了什麼,於是忙道:“父皇,借就借嘛,又不是不會還的,何況妹子們還小,成日惦念着嫁妝做什麼。”

“你住口。”李世民怒視李承乾。

李承乾的性子比較直,他是個豪爽大方的性子,雖然很多方面和李世民相像,可是這一點,他卻和李世民迥異。

李世民畢竟是天子,知道國家的艱難,每花一個銅錢,都可能對國政有所影響,因而秉承着量入爲出的觀念。

李承乾還小,沒有真正當過家,又是太子,當然對啥都不看重。

李承乾捱了罵,頓時慫了,轉頭就要跑,又見陳正泰在此,似乎覺得一個人開溜顯得沒有義氣,便戰戰兢兢的不說話。

李世民倒是認真的沉思了一下,闔目道:“十五萬畝,當真夠?”

“夠。”陳正泰言之鑿鑿的道。

“好,給了。”李世民突然一轉話鋒:“要儘快還朕,就算將來出了什麼差錯,不能全還上了,至少十萬畝要還上。”

“恩師聖明。”陳正泰苦笑道。

看着李世民沉着的臉,他非常真切的感受到恩師的心疼,只是今天既然來了,這東風是必要借到的!

李世民瞪他一眼,眼眸中閃耀着睿智的光芒:“兵法上來說,這叫背水一戰,你想做什麼,朕大略懂了一些,可是切切不可讓朕賠了夫人又折兵,知曉了嘛?”

“明白,明白。”陳正泰悻悻然的點頭,隨即和李承乾連忙告退出去。

出了太極宮,李承乾鬆了口氣,才道:“嚇死孤也,差一點被你害苦了,師兄,你方纔見我是不是覺得我威武,我與父皇據理力爭,我不怕的。”

陳正泰有一搭沒一搭的道:“是呀,是呀,師弟威武。”

李承乾不禁道:“你能不能有一點誠意?”

陳正泰道:“是呀,是呀。”

李承乾臉抽了抽,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來:“有一件事,孤很不明白,按理來說,這糧食增產,難道不該是好事嗎?即便是那些擁有許多土地的世族,他們的糧食,豈不是將來要增加許多倍?這對他們有百利而無一害啊,可爲何……好像對他們有害的樣子。”

其實李承乾這樣問,陳正泰很欣慰,因爲李承乾既然有疑問,說明他開始思考了。

能讓這位太子殿下開始思考,這很不容易啊。

陳正泰道:“好,那我來問你,尋常的百姓有了餘糧,他們可以儲蓄一些,留着備災,可世族的土地多不勝數,他們有了堆積如山的餘糧,會怎麼樣呢?”

李承乾想了想:“這……”

陳正泰看他擰着眉想了半天,於是道:“他們第一時間,也會儲存起來。”

“對對對,孤就是這個意思。”

“可是儲存的本質是做什麼?”

李承乾又皺眉:“不就是儲存嗎?”

陳正泰倒是很有耐性給他分析:“儲存的本質是遇到了行情好的時候,再賣出去。”

李承乾點頭。

“可如果未來數十年,甚至未來上百年,我大唐都不缺糧了呢?世族們的糧食,終究是賣給那些無糧的百姓的,可百姓都有了糧,那無數堆積如山的糧食,該怎麼處置?”

“這……孤想想,繼續儲存?”

陳正泰有點給他氣笑了,道:“繼續儲存,糧食會變成陳糧,最後還是會黴變的。而且還需要花費大量的成本,建立倉庫,倉庫還需有人看守,還需有人管理,這些都是錢。”

李承乾若有所思:“那麼……可以賤價出售啊。”

“如果幾個世族,大量的賤價出售糧食,或許還可以挽回損失,可一旦大家都賤價出售,就造成了踩踏,最後的結果極有可能是虧本出售。因爲你運輸需要成本,售賣也需要成本,一旦糧價低於這個成本,豈不是虧本賺吆喝?”

李承乾點點頭:“孤以爲這糧食只要賣,說一聲就賣了。”

這時,陳正泰卻道:“那麼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燒糧。”

“燒糧……”李承乾眼睛一瞪,一臉驚異的道:“爲啥要燒?這可是糧食啊,他們瘋啦?”

陳正泰鄙視地看着他:“爲什麼不燒?”

李承乾還是不懂,便道:“他們可以將糧食送出去。”

“憑什麼送?”

李承乾急了:“燒掉了不是很可惜嗎?”

“燒掉了當然還是虧本的,但是比儲存和售賣,受到的損失會小一點點,因爲糧食燒的越多,才能維持住糧價。你若是將糧食平白送人,那麼天下人就都會知道,這糧食不值一錢,以後更無人花錢買糧了,若是燒了,倒還能維持一丁點的糧價,換做是你,你燒不燒?何況……哪一家世族沒有數不清的土地?這數不清的土地每年生產出多少糧食,這麼多糧食如何送人?你以爲送人不需要成本?不需要運輸?”

李承乾瞠目結舌:“這豈不是陷入了死局?”

“理論上是這樣的。”陳正泰道:“至少現在而言,他們陷入了死局,耕種需要大量的人力,需要使用工具,需要前期培育秧苗,總而言之,雖然他們有土地,可是前期的成本是不少的。而一旦投入了大量的成本,最後這糧食燒了,還是要虧本,誰家的地越多,虧損就越多。”

李承乾不禁道:“那就讓地荒蕪着。”

“地荒蕪着?那他們的部曲怎麼辦?幹養着?”

李承乾又懵了,一時間有點答不出話來:“……”

在大唐,部曲是依附於世族的人口,這是官方名稱,實際上在坊間,人們稱這些部曲爲家童、家僕、婢僕、僮奴、婢妾等等,實際上……就是世族的奴隸。

世族的土地,除了一部分租種出去之外,還有相當多的部分,則世世代代爲世族耕種,這是自漢朝時起,就延續下來的制度。

當初有一個叫王莽的人,昏了頭,他篡奪了漢朝的天下,建立了新朝,想要對此進行改革,史稱爲王莽新制,結果這個改革很快失敗,最終身死族滅。

有了王莽的教訓,東漢便對這個制度予以了保留,此後天下經歷了無數個朝代,無休止的戰爭!

可是部曲的制度非但沒有破滅,反而進行了加強,世族爲了在亂世之中積攢實力,積蓄的部曲越來越多。而尋常的百姓,爲了在亂世之中有所依靠,也寧願依附於世族身上。

部曲的本質,其實就是奴隸,在《唐律疏義》卷二十六就明確地規定:“婢女是可以被隨便買賣的,姦淫自己家部曲妻、客女是無罪的,婢女自然更不用說了。主人可以任意毆打部曲甚至打死。主人只要報請官府,就可以殺死奴婢。”

後世人們所認同的佃戶與部曲最大之不同之處,是其與地主爲訂立契約的方式,佃戶有較多的人身及遷居自由,佃戶的義務爲交租而非服勞役,且在法律上佃戶不再是賤民而是良民。

幾乎所有的世族,都畜養了大量的部曲。

陳家也不例外。

這些部曲既是私奴,那麼……若是世族決定荒蕪土地,那麼原先爲其耕種的部曲,該如何安置?

陳正泰道:“何況,荒蕪土地,難道不需成本嗎?你的土地荒蕪着,若是以後要耕種,還需費時費力的重新開墾。更不必說,每一塊土地都需要繳納一定的稅賦,你沒有任何的產出,這稅賦豈不是白白繳納了?更不必提,世族家大業大,從前因爲有大量的產出,所以生活奢靡,哪一家世族不是僕從如雲,錦衣玉食,一旦讓他們縮減自己的用度,這可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人和人是不同的。

一個人每月掙三千,那麼他覺得三千能勉強讓自己溫飽。可讓一個一年一個小目標的人突然收入降低到了一千萬,哪怕他依舊是富翁,可是這收入的劇減,也會令他們產生巨大的失落感以及焦慮。

李承乾聽的一愣一愣的,最後似乎也漸漸聽懂了,點點頭道:“所以……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陳正泰笑容可掬的道:“很簡單,接下來……殿下要時刻不離我左右。”

李承乾愕然道:“爲啥?”

“我怕我有危險。”陳正泰很老實的道:“有殿下在身邊,可以打消許多人的念頭。”

李承乾驚訝的道:“怎麼,還有人會想殺你?他們好大的膽子。”

“按理來說,是不會的。”陳正泰很認真的道:“就如當初隋煬帝在的時候,他做了危害某些世族的事,引發了天下的動亂,可是……世族可曾冒出頭來誅殺隋煬帝嗎?”

李承乾道:“你等等,孤先想想。”

“不用想了。”陳正泰道:“這樣的世族,鳳毛麟角,就比如師弟你們李家,天下都反了,你們李家不照樣還在太原口口聲聲說要效忠隋煬帝?等到大局已定時,這纔在太原揭起了反隋的旗幟。越是家大業大的人,越不會孤注一擲,像師弟這樣出身的人,哪怕心裡有天大的怨恨,也會表面上順從,等那些尋常的庶民們動搖了隋文帝的根基時,這才一擊致命。所以……我敢保證,沒人敢把我怎麼樣,雖然很多人恨不得有幾個庶民來將我亂刀砍死,他們可以高高興興來收屍,可若讓他們牽涉進來,他們是絕不敢的。”

李承乾這樣一聽,突然覺得好像自己的家族似乎有點猥瑣啊,明明當初……我的父親和祖父很剛烈的好不好。

李承乾鬱悶地道:“你舉例便舉例,爲何要舉我家?”

陳正泰這才尷尬的笑了笑,道:“打個比方,打個比方,這是因爲將殿下當作兄弟看待,才吐真言啊。不過雖然我預料到沒人敢拿我怎麼樣,可也不能保證會有人昏了頭,師弟擅弓馬,武藝高強,身邊的護衛又多,個個都是虎賁,有殿下在身邊,我也能安心一些,以後我們同吃同睡,大被同眠可好?”

李承乾想了想,有道理,他決定原諒陳正泰了。

“下一步呢,我們該怎麼做?”李承乾感覺每次只要跟陳正泰在一起,自己就像個好奇寶寶的似的。

“火上澆油。”陳正泰一臉深意的笑着道:“等着看吧,有好戲看了。”

二人閒扯着,已到了二皮溝。

陳正泰便命人將三叔公叫來:“三叔公,當初讓你購買的土地,都買了嗎?”

“買了,還買了不少。”三叔公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當初買的地,咋一轉眼,地價就降了呢?”

陳正泰卻是道:“將那些購置的土地地契,統統取來,我有大用。”

此時,三叔公下意識的認真地看了陳正泰一眼,這才意識到,陳正泰似乎在蓄謀着什麼,一下子,他打起了精神!

他是看着陳正泰長大的,尤其是今年,正泰太讓他吃驚了,於是忙道:“去取,這就去取。”

隨即,他目光落在了李承乾身上,見了李承乾所穿的入宮覲見的朝服,驚訝的道:“敢問這位可是太子殿下……”

李承乾對陳家人還算客氣,滿面紅光道:“孤便是,不知老丈是何人?”

三叔公激動了,忙道:“鄙人陳昌,乃正泰的三叔公。”

一聽三叔公……李承乾的臉卻是拉了下來,而後臉別到了一邊去,一副沒有看見三叔公的樣子。

三叔公頓時尷尬,咳嗽一聲,見李承乾也沒啥反應,便怏怏不樂的去了。

見鬼……陳正泰見狀,心裡想,大家都不喜歡三叔公啊。

…………

牙行。

近來東市的牙行裡,總算恢復了一些人氣。

畢竟土地跌了三成了,如此暴跌之後,總算開始有人認爲……這地價如此便宜,我何不買上一些的想法。

抄底的人,任何時候都有。

正因爲有這樣的念頭,所以土地的價格在經歷了一**跌之後,總算是有止住的跡象。

對於牙行而言,他們求之不得,畢竟……只有有了買賣,他們纔有盈利。

無論是大漲到無人出售土地,或者是暴跌到無人問津土地,對於牙行而言,都不是好事。

牙行的周東家樂開了花,但凡是有人進來的,他都殷勤相迎,然後指着這牆壁上琳琅滿目的土地牌子,任人來挑選。

現在賣地的太多了,首先承受不住的是尋常小地主,這土地留着太燙手,還不如換錢呢。

銅錢和金銀在這個時代絕對是硬通貨。

因爲這東西的產出十分穩定,因而流通在市面上的錢都比較珍貴,在以往的時候,你有二十個銅錢,可能去年能買三尺布,若是攢着放在家裡,可能就能買到四尺布了。

金銀和銅錢的產出有限,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整個初唐時期的通縮,大家都很聰明,這真金白銀留在家裡越來越值錢,若不是因爲急用,誰願意拿出來採購商品?

在人們的觀念之中,只有兩樣東西是一直能維持價值的,一種是錢,另一種則是土地。

現在土地的行情,分明開始不穩當了,漸漸的……已讓不少人滋生了用土地換來錢,而後積攢起來,維持自己家業的想法。

此時,這牙行裡,來了一個奇怪的客人。

這客人進來,身後還有許多的壯力,氣喘吁吁的擡着幾個大箱子。

周東家一看,嚇了一跳,呀,還有人拿箱子擡着錢進來……看來是大買賣。

“賢弟,鄙人……”

“我叫陳福,奉命來賣地,來……將箱子打開。”

陳福顯得很霸氣,回頭朝身後的幾個壯力使了個眼色。

於是,這些人便將大箱子揭開。

周東家一看,懵了。

他原以爲對方帶來的箱子裡裝的乃是銅錢。

還以爲是大買賣。

哪裡曉得,人家帶來的,竟是成箱成箱的地契。

這地契……怕是有十萬張以上。

當然……這肯定不會是地契的原本,應該是另外抄錄的。

陳福道:“這些地,統統要掛起來賣,統統都賣掉。”

周東家差點要昏厥過去,他甚至不必去看,就曉得這些土地,只怕最少在數十萬畝上下。

他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大的買賣啊,準確來說,他上輩子肯定也見不着。

周東家頓時哆嗦起來,戰戰兢兢的道:“敢問,作價幾何?”

“作價幾何?”陳福瞪他一眼:“當然是能賣什麼價就什麼價,要的就是趕緊賣出去。”

…………

本來不想寫細的,怕大家罵老虎水。可前兩張很多人提意見,說不合理,所以還是決定寫細一點,這樣大家不會產生太多疑問。

另外,求月票和訂閱。

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
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