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

貧窮的時候,陳正泰一直希望找幾個有權有勢的人燒黃紙做兄弟。

可等他有錢了,卻是一聽到有人想和自己做兄弟,心裡就不禁哆嗦。

人心大抵就是如此吧。

可人來都來了,還能怎麼樣呢?

於是讓人炒了幾個小菜送來,又溫了程咬金帶來的酒!

二人在一桌子豐盛的菜餚跟前落座,程咬金一雙虎目在菜餚裡逡巡,口裡道:“咋沒有你那寶貝馬鈴薯,老夫也想嘗一嘗。”

“沒有。”陳正泰毫不猶豫地道:“留着育苗的。”

“噢。”程咬金又咧嘴笑!

外表的魯莽和憨厚,似乎是程咬金複雜內心的最好僞裝,他遺憾地道:“有道理,有道理,這可是寶貝啊,可不能隨意吃了,吃了就是罪過。”

接着,他才道:“你這馬鈴薯真能畝產千斤?噢,不對,該是一千二百斤?”

陳正泰不喝酒,而是拿着筷子,夾着菜餚,飛快地放入口裡!

他生恐待會兒程咬金唾沫橫飛之後,這菜餚便不能吃了!

此時,他道:“差不多吧,當然,其實也不能這樣說,畝產千斤……固然是對的,不過年產嘛,可能有三四千斤了。”

“啥?”程咬金眼睛一瞪:“你這啥意思?”

陳正泰道:“這馬鈴薯,可以做到一年兩熟或者三熟,當然,只要你不嫌麻煩的話,要精耕細作,當作這玩意有些傷地,需要輪值,種了一年之後,得種一些別的歇一歇。”

這下子,程咬金的眼睛就開始冒星星了,他對後頭的話沒興趣,只對一年兩熟和三熟有興趣。

種一畝地,就可以讓一家老小吃一年多了,一畝地養活一家老小啊,他孃的,帶勁。

“那這秧苗……”程咬金口裡試探着道,小心翼翼的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笑呵呵的道:“秧苗?世伯想要?”

程咬金忙點頭,這可真是寶貝啊,他今兒這麼心急火燎的跑來這裡,不就是爲了這個?

於是他道:“世侄就開個價吧,我老程也有不少地,嘿嘿……”

陳正泰卻是泰然自若地道:“這個容易,過一些日子,送你幾株去,不只如此,你再抄一份耕作的指南去,專門教授你怎麼照料這東西的,到了明年,你收穫了,就自個兒去育苗。我這可是好東西,能抗寒抗旱,還能防蟲,種植起來也容易,還節省人力呢。”

程咬金一口將碗中的酒茵飲盡,訝異地道:“不要錢?”

陳正泰就笑着道:“我們還需談錢?世伯,你說這樣的話,我陳某人可要生氣啦,明日便去揍程處默一頓。”

這句話對程咬金居然沒有威懾,他滿面紅光,大手一揮,豪邁地道:“你打,你隨便打,別打死就行,噢,別壞了他的命根子,還留着傳宗接代的呢,其他的,你隨意,老夫先幹了。”

說罷,便端酒,又將續上的酒直接喝了個底朝天,可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之後才放下碗,口裡呵一口氣,他美滋滋的道:“老夫早就說你們陳家非尋常之輩啊,遲早要一飛沖天的,你看,又被老夫說中了吧。”

陳正泰:“……”

這看上去似是輕鬆的話裡,卻讓陳正泰覺得自己的脖子有點涼,自己的恩師雖然和顏悅色,可陳正泰一直知道,恩師是個狠人。

而眼前這個看似自來熟的魯莽漢子,其實更狠哪。一句隨便打,別打死就好,看上去灑脫,實則卻好像是對陳正泰有了某種莫名的威脅和威懾。

陳正泰頓時覺得自己底氣沒了,尷尬的道:“世伯好酒量,小侄欽佩得很。”

程咬金搖頭,高興地哈哈大笑道:“這不算什麼,當初在軍中,老夫喝酒,都是用罈子計的,而今……老啦。你這秧苗,只送我們程家?”

陳正泰就微笑道:“當然都送了,我陳正泰不是小氣的人?大家夥兒想要,我豈有不給的道理?”

聽到這……

程咬金臉上的笑容頓時收斂起來,眼珠子都直了。

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程咬金絕不是表面上那樣渾渾噩噩的莽漢,實際上,此人是很擅長操持家業的,這程家在他手上,可謂紅紅火火!

他皺着眉問:“白送?”

陳正泰耿直地點頭道:“嗯,白送。”

他不肯置信的又問:“都白送?”

“……”

陳正泰有點無語,但還是點了點頭。

他很感慨啊,難道自己做一點善事,居然還有人不相信?

就在此時,卻見程咬金猛的一拍大腿:“你爲何不早說!”

“你又沒問。”

“我他孃的不問你便不說?”

這個對話方式似曾相似呀……

“好了,打住。”

眼看又爭辯個沒玩沒了,陳正泰連忙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若是繼續這樣,這廢話什麼時候能水到頭啊!

陳正泰轉而問到:“世伯這是咋啦?”

“咋啦?”程咬金嗖的一下站起來,咬牙切齒地道:“穀賤傷農,這個道理,你還不懂?可憐我老程家,辛辛苦苦的攢了這麼些地啊,這酒不喝啦,再會。”

他站了起來,正好看見一旁的陳福還在一邊用火爐子溫酒,隨即,他一把將那壺酒搶過,拎着便跑。

程咬金跑得有點急,以至於手裡拎着的酒壺晃盪着將酒水倒出不少。

一畝地種出幾千斤的糧食……這……還是人乾的事嘛?

糧產不久之後,可能要增加十倍這是什麼概念?

糧食的價格爲什麼會高?

說到底,是因爲糧食不足,只要人還要吃糧,糧食就永遠都不足。

無數張嘴巴,會將每年長出來的糧食啃噬個乾淨。

而種植糧食,就需要土地,所以土地的價格……永遠是昂貴的。

程咬金喜歡攢地,還攢了很多,可眼看着……陳正泰這個混賬東西,到處給人送這年產幾千斤糧的秧苗,傻子都明白,這地……只怕要一錢不值了。

回家……賣地去。

陳正泰看着他心急火燎的樣子,一時有點懵!

你跑就跑嘛,知道你有急事,可你送來的酒爲何也要提走?我陳正泰不要面子的?

…………

此時,在韋家裡。

韋節義正跪在了宗祠裡。

當着無數列祖列宗的面,十幾個家中的族老們各自落座在兩側。

韋玄貞的臉色很不好看,看着眼前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氣不打一處來!

今日……丟大人了啊,還好他機靈,趕緊認了錯,如若不然,真真要被這個臭小子害死。

坐在另一邊的,是韋玄貞的兄弟韋玄正,韋玄正也是韋節義的兒子,一看兒子如此,韋玄正便心疼得厲害!

不過……他畢竟不如韋玄貞一般,是嫡系正出,所以只能在一旁乾着急。

韋玄貞再也忍不住地喝道:“混賬,你當着陛下的面,處處說陳正泰的好話,你……你……韋家養你這麼大,你這不是吃裡扒外是什麼?”

“兄長……”韋玄正臉色慘然,他有點畏懼自己的兄長,可看着兒子跪在冰冷的地上,被如此訓斥,他不得不苦着臉道:“節義他不懂事,他還是孩子啊。”

韋玄貞嘲諷的冷笑一聲道:“他是個屁孩子?你問問他,他往日糟蹋了多少婦人?”

韋玄正:“……”

韋節義跪着,卻是挺着胸膛:“我不服,我不服。”然後口裡唸叨着‘我命由我不由天’,‘莫欺少年窮’之類的昏話。

韋玄貞氣得發抖:“畜生啊畜生,你看看你,已是瘋了,今日當着家中族老的面,我韋玄貞,定不饒你。”

韋節義道:“大伯,我們韋家只知囤積土地,家中的人,個個混吃等死,長此下去,人人都是蛀蟲,大伯既是一家之主,理應改變這樣的風氣,將家中的地發都賣掉去,我們……”

賣地……

此言一出,在坐的族老們個個臉色都變了。

韋玄貞更是差點要氣昏過去。

他這是在諷刺老夫嘛?諷刺老夫將城西的土地賤價賣給了陳正泰?

又或者是……這傢伙已經瘋了……天吶,我韋家滿門俊傑,怎麼就出這麼個傻子。

韋玄正聽到兒子這樣說,也嚇壞了,低聲怒斥:“節義,節義……可不要這樣說,不可說這樣的昏話。”

站在韋玄貞一旁的,乃是黃成功。

在幾次作出了錯誤的預判之後,黃成功被韋玄貞狠狠的收拾了一番!可是黃成功並沒有氣餒,他要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

這一次讓韋節義去二皮溝追索逃奴,其實就是他背後慫恿的。

現在看到韋節義如此,尤其是聽到賣地二字,立即在韋玄貞的耳畔低聲道:“東主,這十之八九就是陳正泰教的,那陳正泰真是缺德啊,他嚐到了買咱門韋家地的甜頭,現在又蠱惑韋家的不肖子……”

韋玄貞的臉抽了抽,於是怒不可遏的站起來:“來人,行家法!”

韋節義卻依舊毫無懼色,還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他爹韋玄正卻已哀嚎着一下子跪了下去,懇求道:“兄長,兄長,你開恩,開恩啊。”

“無規矩不成方圓,你自己的兒子,不曉得管教,那就用祖宗家法來管,來……”

韋玄貞氣得臉色脹紅,放下狠話,便毫不猶豫拂袖而去。

緊接着,數十個壯丁進來了,有人扯走韋玄正,有人取了大棒。

這祠堂裡,頓時傳出棍杖抽打的聲音。

只是……每抽打一下,便聽韋節義大吼一聲:“奮鬥。”

這韋玄正則在祠堂外嚎啕大哭,直到韋節義已昏迷着被人擡了出來。

…………

過了幾日,消息開始不脛而走。

年產數千斤……

到處發放秧苗。

鼓勵生產。

不相信這個消息的人,依舊還是不肯相信,他們覺得這過於天方夜譚。

只是……市場上,突然開始出現了一些奇怪的人。

他們出現在了牙行,東市的牙行這幾日最是奇怪,他們突然掛出了牌子,到處出售土地。

土地的價格,竟比往日要賤價一些。

起初有人發現了這異常,還有人樂呢,這豈不正是購置土地的大好時機?

因而……土地的買賣……漸漸開始紅火起來。

可後來漸漸的,開始有些不對味起來了。

因爲人們漸漸察覺到,這地好像買不盡一般。

在以往,牙行裡的土地大多都是零散出售的。

畢竟……真正的世族掌握了絕大多數土地資源的人,是絕不會輕易出售土地,這是祖產,是家族的根本。

因而……往往兜售土地的人,恰恰是那些因爲災荒或者是其他緣故而不得不發賣土地的小戶人家。

按理來說,這樣的土地大多零散,而且土地往往並不肥沃!

可……這一次牙行裡出售的土地,竟大多都是連片的良田,而且都是大宗的交易,就算你一次性吃下來,到了次日,又奇蹟一般,開始有人繼續兜售新的土地。

最先察覺到不對勁的乃是牙行。

牙行的商賈已經開始意識到什麼了,而後……更多的流言開始不脛而走。

當然……此時不比後世,這個時代的消息傳播往往滯後性極強,絕大多數人還沒反應呢。可長安城內,卻已開始暗潮涌動了。

陳家開始分發秧苗,除了留一大批自己來育苗之外,其餘的土豆,也都開始送出去。

一時之間,二皮溝這裡越發的熱鬧起來。

許多人稱呼陳正泰爲陳大善人。

做善人,總是難免會有一些心理負擔的,不過陳正泰樂於如此。

他除了讓人分發秧苗,這酒坊的建造,也提上了日程。

將來糧食多了,就可以隨意浪費了,副食品在未來乃是大勢所趨,事先先釀造出好酒,將名聲打出去,未來可期。

何況,突利一直惦記着這酒呢,只盼着陳正泰多釀出一些。

突利可汗現在還住在鴻盧寺,再過不久,他便要啓程回草原去了!

他深深的意識到了陳正泰的憨厚和他身上的價值,此人乃是皇帝身邊的寵臣,將來自己在草原,需要和大唐朝廷有所聯繫,便需從陳正泰身上入手,因而……大宴過後,他又來了二皮溝幾次!

好兄弟嘛,啥都別說,先喝酒,喝了酒,大家便是兄弟了,什麼吾妻便是汝妻這樣的話便都說的出口。

李承乾也常來,他一見陳正泰便很激動:“師兄啊,你總算轉危爲安了,可急死孤了,哈哈……你知道不知道,孤爲了營救你……”

陳正泰道:“營救我?師弟做了啥?”

李承乾:“……”

他突然察覺,自己好像也沒做啥,於是臉色透出幾分尷尬,心裡不無慚愧起來。

陳正泰卻笑呵呵的岔開了話題,道:“殿下來的正好,來,我帶你操盤。”

“操盤?”李承乾一臉費解。

陳正泰道:“這個世上,有一種極厲害的東西,它看不見,摸不着,卻可左右着國計民生,誰能察覺到,並且順其勢而爲,那麼……誰便可從中牟取大利。恩師聖明哪,他已察覺到了這個問題,所以私下命我在二皮溝操盤,便是要掌握市場的動向。師弟,你別成日遊手好閒,這些日子,隨我幹一票大的。”

“大的?”李承乾一時不解:“有多大?”

陳正泰叉手道:“和我一樣大。”

李承乾一時無語,他低着頭,想了片刻:“其實孤的也很大。你信不信?不信孤給你看看。”

陳正泰:“……”

髒唐臭漢啊,從前是我陳某人太天真,現在算是信了。

李承乾對於任何新鮮的事物,都有極大的興趣。

而在大學堂裡,陳正泰專門營造了一個密室,這密室裡,居然有許多文吏在此,他們拿着算盤,不斷的撥打和計算着,而後,這密密麻麻的數據開始記錄在案。

李義府、郝處俊等人也來此幫忙,他們負責信息的整理,幾乎忙碌的腳不沾地。

陳正泰甚至還在牆面上,掛了一張簡陋的輿圖,輿圖上做了諸多的標記。

李承乾看着新鮮,這模樣,倒像是要行軍打仗一般,連輿圖都搬出來了。

每隔一個時辰,便會有人急匆匆的跑來:“河西的地價跌了六十錢。”

“半個時辰前,有人吃下了河東的土地。足有七百畝……”

“師兄,你這到底在做什麼?”李承乾依舊看不明白這弄的什麼名堂!

陳正泰此時則是低着頭,目光落在輿圖裡河西的方向,而後提筆,在上頭做了標註,隨即道:“師弟先在一旁看着,這些事,我暫時很難和你解釋,你在邊上多看着,就慢慢能入門了。”

李承乾噢了一聲。

不多時,遂安公主也來了。

一見到遂安公主來,李承乾頓時心裡有了安慰,總算又來了一個更加不懂的。

遂安公主倒是很安靜,她似乎已來過一趟,曉得這裡的規矩,竟還偶爾起身查驗一下記錄在案的數據,蹙着眉,一副極認真的樣子。

“呀,妹子你竟也懂這個,你看這個做什麼,這裡頭有什麼名堂?”李承乾一臉狐疑。

“噓。”遂安公主讓他噤聲:“總之,師兄怎麼說,按着他的方法去做便是了,不要多問,問了你還是不懂的。”

李承乾:“……”

…………

第一章五千字送到,求月票,求訂閱。

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
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