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

韋玄貞本就對陳正泰恨之入骨。

上一次還讓自己吃了大虧呢。

他不服氣。

此次陳正泰因爲隱匿逃奴的事,引發了整個世族的同仇敵愾,正好趁此機會,好好教訓這個小子,最好是將這個人流配到三千里外去。

失去了陳正泰的陳家,遲早會淪爲一塊肥肉,到時……韋家可以撕下最肥的那一塊。

陳正泰卻朝韋玄貞笑了笑:“韋公真的想看我那價值連城的莊稼田?”

韋玄貞面無表情:“老夫沒見過什麼世面,當然想看看。”

李世民見二人又有鬥嘴的跡象,此時心裡卻顯得很是不高興,陳正泰你都到了這個地步,還在此逞口舌之快,朕這些日子爲你操碎了心,你還在此悠哉悠哉,這個小子……

心裡想罵,可卻知,此時正事要緊。

於是李世民繃緊臉:“到底是什麼莊稼?”

陳正泰卻很篤定:“恩師,要知道是什麼莊稼,首先……得先吃一樣東西。”

又是吃。

御審呢,能不能嚴肅一點?

李世民已經覺得這個御審,已經偏離了未知的方向,從原告反水,再到吃,這普天之下,怕是從沒有過這樣的御審吧。

李世民板着臉道:“這不是兒戲。”

可李世民的話音落下,韋玄貞的眉梢卻是一揚,其實他巴不得這一次御審越荒唐越好。

這陳正泰越是在此胡鬧,到時陛下越是下不來臺,到時就算是想要包庇,也是不成了。

韋玄貞道:“陛下,既然陳正泰極力辯解,這吃又和此案有關,何不先看看他故弄什麼玄虛呢?如若不然,只恐就算陛下降罪,他也不能心悅誠服。”

韋玄貞話音落下,便有許多人跟着道:“是,既然陳正泰提到了吃,或許此案,真與這吃有關,何不讓這陳正泰試試看呢。”

李世民見衆人都這樣說,心裡嘆了口氣,他不禁有些揪心,也罷……朕能幫的,也只能幫到此了。

於是,嘆了口氣,隨即看向陳正泰道:“你仔細考慮清楚,不要自誤。”

這是向陳正泰發出了最後的警告,李世民希望陳正泰能夠聽懂。

陳正泰道:“那麼學生是否可以去去後廚,這種東西,別人沒有烹飪的經驗,學生只好親自來弄。”

許多人不禁竊喜。

這個陳正泰……真的是無知者無畏啊。

御審的時候,他想着吃。

吃也就吃吧,偏偏這個傢伙,還喜歡自己做。

所謂君子遠庖廚,他哪裡像個郡公啊,不過……也好,等這傢伙流放到三千里外了,說不定他這廚藝,倒是可以大展身手。

李世民只陰沉着臉,點點頭。

這時韋節義來了精神,道:“陳兄,我也要去,我要和你一起努力、奮鬥。”

“……”

韋玄貞只恨不得上前去,將這該死的侄子一巴掌拍死。

陳正泰和顏悅色對他道:“乖,我去去便來。”

人已溜了。

…………

陳正泰已到了後廚,在這裡,陳正德等他多時了,一見到自己堂兄來,立即道:“兄長,你無事吧,你面色怎麼這麼好。”

陳正泰鄙視的看他一眼:“少來囉嗦,東西預備好了嗎?”

“都好了。”

陳正泰拍拍他的腦袋,欣慰的道:“不錯,不錯,有前途,陳家其他人我都瞧不上,只有你這兄弟,我最是欣賞,將來的前途,只怕不在我之下,好好努力,還有……別在這礙事,到一邊去。”

擺在後廚的,是十幾個馬鈴薯。

這馬鈴薯個頭不小,而且都已削了皮,陳正泰擡起菜刀,毫不猶豫都將這馬鈴薯切片,成蒜瓣狀,另一邊,早有人架上了竈臺,竈臺上是一口大甕,大甕裡的水燒熱了,陳正泰往燒熱的水裡撒上鹽,而後將馬鈴薯丟入沸騰的水中,這馬鈴薯便在沸水中翻滾,至八成熟時撈出。控幹水之後,再讓人燒了一點熱油,而後,再將八成熟的馬鈴薯丟入油鍋炸成金黃色,最後再將這金黃的馬鈴薯撈出。

這金黃的馬鈴薯,發出了奇異的香氣。

陳正泰急匆匆的將東西放入食盒,又回到了明倫堂。

明倫堂裡,所有人都等的急了,大家議論紛紛,有人低聲道:“這陳正泰只怕又想借美食來討好陛下,事情這般嚴重,便是山珍海味,他陳正泰竟還想靠這個脫罪嗎?”

“陳家人腦子都糊塗,我早看出來了。”

“隱匿逃奴,十惡不赦………”

卻在此時,見陳正泰提了食盒來。

大家便都不做聲了。

陳正泰將食盒揭開:“恩師……此物將馬鈴薯,恩師不妨嘗一嘗。”

張千見狀,上前接過了食盒,又朝一個宦官使了一個眼色,那宦官正要上前來試毒。

李世民心裡焦灼,他已預感到,今日這弟子算是徹底要葬送了。

不耐煩的道:“不必試啦,送到朕這裡來。”

緊接着,李世民坐下,張千便躬身將這已油炸過滿是橙黃的馬鈴薯端出。

李世民取了筷子,當着衆人的面,只輕輕的用筷子夾了一些,送入口中。

大家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玩意雖然聞起來挺香。可又如何呢?

雖然這香氣似將許多人的饞蟲勾起來,可大家都板着臉,卻還是一副絕不容自己被人收買的樣子。

這炸的金黃的馬鈴薯此刻入了李世民的口,

先是一股濃香,隨即便是一股帶着幾分帶着微鹹,可等他咀嚼時,卻又有幾分甜膩的味道。

馬鈴薯含有大量的澱粉,因而自帶着幾分甜膩。

而這馬鈴薯經過油炸之後,同時有幾分鬆脆,這味道……不錯。

可是對於李世民而言,也只是不錯而已。

他吃慣了山珍海味,對這新奇的食物,能有不錯的評價,就已算不錯了。

李世民徐徐放下了筷子,擡頭看着陳正泰:“這便是你的莊稼?”

“是。”

“今日朕在御審……”

“請恩師繼續品嚐。”

”你這是何意?”李世民臉拉下來,還要吃?

陳正泰很認真的道:“這兩個馬鈴薯,乃是學生親自烹製的,學生希望,恩師能夠吃乾淨。”

李世民顯然覺得陳正泰有些不識趣了,火燒眉毛了,還在此故弄玄虛。

其他人都不禁哂笑。

韋玄貞在旁起鬨道:“陛下,既然此子有如此求情,不妨滿足他的願望。”

他心裡想,以後陛下就再吃不到陳正泰所烹製的食物了。

李世民臉色更凝重,卻還是繼續動了筷子,他心裡頗有幾分遺憾,看這小子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只怕是真不知死活了……難道……這是他對朕盡的最後一次孝心,他自知自己罪責難逃,所以……

李世民動了筷子,一口口的將這馬鈴薯吃下。

這一盤馬鈴薯,是兩個馬鈴薯製成的,足有四五兩重,因爲馬鈴薯含有大量的澱粉,能爲人體帶來豐富的熱量,所以李世民吃下了一個之後,便略覺得自己有些飽腹感了。

他繼續吃下去,直到兩個都吃完了,這才放下了筷子,此時……肚子已不只是飽腹感,而是略有腫脹感。

他是清早擺駕而來。

沿途耽誤了不少時間,因而現在已接近正午,吃之前,肚子略覺得餓,可現在,卻覺得自己恢復了精神。

這食物,一旦吃飽了,便覺得有些膩味了。

李世民心裡想,和那筒骨湯相比,這叫馬鈴薯的東西,也沒有什麼特別,吃起來……感覺更像是煮熟的五穀。

“恩師吃飽了嗎?”陳正泰很關心的道。

李世民只點點頭。

“敢問恩師,這馬鈴薯的滋味,不會不合恩師的胃口吧。”

“尚好。”李世民覺得再這樣進行無關緊要的對話,讓這御審直接偏離了原來的方向。

陳正泰道:“若是從此以後,讓這馬鈴薯,來代替主糧,恩師以爲如何?”

代替主糧……

李世民一愣。

在古代的世界,人們對主糧的印象是五穀。

所謂五穀,分別是稻、黍、稷、麥、菽,其中稷爲五穀之長,這稷其實就是高粱,因爲在古代,人們食用更爲普遍,所以慢慢的‘稷’就成了古人們穀神的象徵。

人們常常掛在嘴邊的社稷二字,其實分別是土地之神和五穀之神的合成。

社稷……即土地和糧食。

在古人們的世界觀裡,土地和糧食乃是一個國家存續的根本,作爲君主,需設社稷壇,並且親自進行祭祀,以希望上天能夠風調雨順。

由此可見,這糧食對於一個統治者而言,意味着什麼。

在農業社會,這是國家的基石,是一個王朝興起的必要條件。

這東西……能代替五穀嗎?

李世民心裡生出了疑問。

方纔他只將此物當作尋常的食物來吃,並不覺得這食物有什麼特別,可現在回想着那滋味……還有自己的腸胃裡那一股充實的感覺,李世民不由皺眉起來,隨後,他徐徐點頭:“此物,倒是和五穀的滋味相差不大,只是朕吃慣了白米,倒是覺得白米更合胃口,不過……若稱它爲谷,倒也無妨。”

陳正泰正色道:“學生的莊稼田裡,種植的就是這馬鈴薯啊。”

李世民這才意識到了什麼。

聽這陳正泰說陛下所食之物,可以替代五穀,一下子讓百官們打起了精神,他們爭相的望着李世民身前案牘上的馬鈴薯殘餘。

“學生這些時日,在二皮溝,開墾出了一片田地,便是種植這馬鈴薯,所以規定,在這試驗田附近,任何人出入,都不得隨意踐踏莊稼,尤其是不得騎馬。半個月前,韋節義老弟騎馬來此,帶着一羣奴僕,縱馬差一點便踐踏了莊稼田。學生只恐這莊稼有失,所以情急之下,失去了理智。這半月以來,學生以爲如此,所以被拘押了起來,如今已經做了深刻的反省,無論是任何理由,學生也不該打人的,尤其是韋節義賢弟,他雖有錯在先,可他畢竟不知道……內情,如今因爲這一場誤會,鬧出了這樣的大事,以至連恩師也都驚動,這實在是學生的過失,懇請恩師恕罪。”

陳正泰鄭重其事的表達了歉意。

事情是我乾的,所有的罪我都認了,打人是誤會,現在我知道自己錯了。

李世民聽罷,臉色緩和,他低頭看着這馬鈴薯,心想,如此甚好,朕就坡下驢……

“陛下……就算這馬鈴薯可以替代五穀,又能如何?天下本就有五穀,本就不需要其他的食物來替代它,陳正泰在此故弄玄虛,尋了一個莊稼,就想因此而脫罪嗎?臣看這馬鈴薯,也沒什麼了不起,臣可以吃稻米,可以吃稷谷,可以吃麥子,爲何要吃這馬鈴薯?陳正泰口口聲聲的說,這馬鈴薯價值連城,即便它是穀物,又如何稱的上是價值連城?懇請陛下,爲臣做主。”

韋玄貞忙是站出來,他覺得這陳正泰挺莫名其妙的,就靠這個?便想脫罪?

這簡直就是侮辱天下人的智商啊。

衆臣紛紛頷首點頭,覺得有道理。

李世民雖不愉快,可似乎也沒什麼說辭,這一次……百官們可謂是異口同聲,今日若是不處置陳正泰,只怕天下的臣民不服氣,不過這馬鈴薯,倒也稀罕,不知是否可以對陳正泰從輕發落。

可陳正泰道:“韋公,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這馬鈴薯,確實是價值百萬金,價值連城啊。”

“胡說,你來告訴老夫,這如何就價值百萬金了。”

陳正泰道:“因爲它可畝產千斤。”

此言一出。

整個明倫堂裡格外的安靜了起來。

韋玄貞幾乎覺得自己已無法呼吸。

畝產千斤,這是什麼概念?

在當前條件之下,尋常百姓在江南上好的水田裡種植下稻米,若是豐收,大致能收稻米兩石半左右,在唐朝,一石大致等於一百二十斤,也就是說,一畝最上等的田地,若是遇到了豐收,可以收到了近三百斤的稻米。

可若是在北方種植的是小麥的話,能有這樣的收成就比較困難了,一年能收兩石,已是最上等的田地。絕大多數的麥田,只能收到一石半左右,即兩百斤不到。

這便是整個大唐的產量,因而…在大唐的尋常百姓看來,一戶人家,若有三十畝地,纔可勉強的填飽肚子,並且能在歲末時,儲蓄一些餘糧,以應付可能到來的自然災害。而若是一戶只有十幾二十畝地,便只能勉強讓自己不餓肚子,而一旦遇到了災荒,整個家庭便極有可能陷入賣兒鬻女的境地了。

限於這個時代的糧食產量低下的問題,從東漢至隋唐這個時期,中原的土地雖是肥沃,可承載的人口卻並不多,究其原因,便是如此。

畝產千斤呢?畝產千斤就等於一畝地可以當作五畝地來用,這是什麼概念啊。

韋玄貞張大口,此刻徹底的懵了。

李世民臉色發青,畝產千斤,這是他無法想象的事,他甚至覺得自己有些眩暈,就如是在夢境一般。

不對……就算是朕做夢的時候,也不過是夢到了大豐收,一畝地,長出了三五百斤糧,而後普天同慶,舉國沸騰。

可是……

李世民突然厲聲對陳正泰道:“陳正泰,你不要胡言亂語。”

“陛下若是不信,那麼就請陛下親往試驗田,這幾日,恰好試驗田中的馬鈴薯已經成熟了。噢,對啦……學生還忘了稟告,這馬鈴薯……可以做到一年兩熟,甚至將來可以做到三熟……”

親眼去看看……

對,眼見爲實。

李世民竟是鬼使神差一般,他已覺得他的身軀,已經不被自己的意識所使喚了,陳正泰的話,就好像有了魔力一般,於是起身,繞過了案牘,口裡喃喃念道:“在何處……在何處……”

糧食……糧食啊……

那混沌的腦子裡,似乎只剩下這兩個字了。

羣臣譁然,人們驚疑不定,於是彼此對視,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了無比的詫異,整個明倫堂已亂成了一鍋粥。

韋玄貞不相信,他打死都不相信,見陛下如此,於是忙是阻攔李世民:“陛下,陛下……不要聽此子胡言亂語,陛下……難道忘了,陛下這是在御審……”

韋玄貞阻在李世民面前。

李世民大怒,站在眼前的,算是自己半個大舅哥,最重要的是……此人乃是韋家的大家長,長安韋是,出自名門,平日李世民都對他們有幾分忌憚,可現在……李世民猶如一頭蠻牛,擡起手來,乾脆利落的便打在了韋玄貞的臉上。

啪……

李世民擅長弓馬騎射,孔武有力,這一巴掌下去,直接將韋玄貞打飛,他身軀竟好像是斷線珠子一般,落在了一丈遠的地方,先是覺得自己的下巴被打歪了,臉上火辣辣的疼,可隨後,又摔了個鼻青臉腫。

此時……聽到李世民的咆哮:“滾開!”

………………

睡過頭了,本來是熬夜更新的,但是忍不住睡了,今天第一更更得有點遲,還有兩章一萬字,老虎會盡快奉上。希望大家理解。

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九章:敕封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九十章:大宴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九十章:大宴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
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九章:敕封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九十章:大宴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九十章:大宴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