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

封閉的環境,對於韋節義而言,大有裨益。

他不再受外間嘈雜的環境所幹擾。

處在這禁室之中,又令他心裡忐忑不安。

因而……陳正泰充塞在他腦海裡的內容,讓他整個人彷彿有了一個主心骨。

這數天的不見天日,其實對於羣居動物的人類而言,是最煎熬的,何況站在他身邊的,竟還是一個‘混世魔王’!

他無法預知,下一刻陳正泰會不會打斷他另外一隻胳膊。

於是……他終於有了時間,好好去回望他那混吃等死的一生。

當他意識到,永遠不能承繼家業的自己,可能這輩子要渾渾噩噩的過下去的時候,韋節義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當你要激起一個人去徹底改變自己,最大的力量莫過於灌輸他焦慮感。

而陳正泰巧舌如簧,恰恰是反覆的炒作着這種焦慮。

任何一種成功學,大抵都深諳此道,而且在商業上受到極大的成功,這種焦慮的販賣,需對症下藥,瞅準了韋節義旁系子弟的身份,不斷的告訴他,若是這樣下去,他這一生,便也如從前一樣匆匆過去!

當焦慮到了一定程度時,便需將這種焦慮轉變爲源源不斷的動力,告訴他如何才能擺脫當下險惡的處境。

這種販賣焦慮的受衆,肯定不可能是揮汗如雨的農夫或者是勞力,因爲這些人無暇去思考自己的人生有沒有意義。

真正的受衆,恰恰是閨房裡閒極無聊的婦人,亦或者是吃飽了撐着有一份穩定口糧的閒人。

而韋節義就是後者。

人在焦慮的時候,恰恰是最軟弱的時候,他會彷徨,會茫然無措,這時候……丟出一根救命稻草,一定要用堅定的口吻告訴他,現在有了一條新的出路,你若是跟從,你纔可擺脫出來,開始新生。

這更像是某種誘導,看上去像是高深莫測的心理學,可若是用最簡單的方法來總結整個過程,大抵的路數就是:製造一個封閉的環境,然後將眼前這個傻叉一腳踹下水,最後再伸出手來拉他一把,從此讓他對拯救自己的這一隻手深信不疑,死心塌地。

而且每日念上數百上千遍的努力和奮鬥,是有助於強化這種新信念的!

韋節義每日都念,覺得自己好像煥發了新生,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了,做啥事都有精神。

甚至……在吃牢飯時,他也覺得自己精力充沛,甚至覺得比從前吃山珍海味時吃得更香了!

尤其是每次吃牢房時他都要吼幾嗓子努力奮鬥。清晨起來時也喊,喊得從前因爲身體掏空而導致的精神欠佳,變得龍精虎猛。

陳正泰隨即便開始後悔教了這狗r的成功學,你大爺,還讓不讓人睡懶覺了。

可是牢獄的生活,終究是無聊啊,不給眼前這個傻傢伙腦袋裡塞一點啥,實在是說不過去。

長史唐儉過問過他們幾次,當得知陛下要親審此案時,陳正泰的伙食,又提升了。

唐儉並不傻,關押陳正泰,是因爲這事兒太大,而給予陳正泰在獄房的優待提升,則是因爲他能感覺到,陛下對於這個弟子……絕不只是名份這樣簡單。

他和顏悅色的來看過陳正泰一次。

人還未到,就聽到遠處傳來努力奮鬥的大吼,一頭霧水的忙將差役喚來!

差役也是無奈的道:“某也不知,只曉得那人犯韋節義,每日都這樣叫喚。”

唐儉則道:“那陳正泰可好?”

“回唐長史的話,一切都好,他每日吃了睡,睡了便吃。”

“噢,這樣便好,這樣便好,你們都仔細看守着。”唐儉想了想,交代了一番,還是決定不要在叫喚着成功、奮鬥的人面前出現,這人腦子有問題。

…………

又過了十幾日,氣候越來越寒了,這可忙壞了這裡的差役!

他們生怕陳正泰二人凍着,可偏偏……又不敢在囚室裡燒起炭盆,畢竟……誰曉得這兩個情緒不穩定的傢伙,會不會取炭火自盡!

因而……只好拼命給囚室裡塞各種衣物,加了被褥,這被褥多到已經可以鋪地毯了,可陳正泰依舊還是覺得有些冷,便成日裹着被褥,心裡默默掐着日子,怎麼還沒有人來營救自己?

太子那個混賬呢?

遂安公主呢?

我爹呢?

陛下難道就這樣看着自己一直被關着?

不科學呀,我平日挺有人緣的呀。

倒是這個時候,韋節義的傷好了不少,在這生活條件不甚好的牢房裡,那差點打斷的胳膊,居然奇蹟的漸漸好了些,已經能勉強晃動了,他整個人好似是蛻變了一般,像換了一個人。

這時……終於有差役打開了囚室的門,道:“二位公子,宮中有旨,陛下要親審兩位公子。”

陳正泰一聽陛下,打起了精神:“噢?陛下在何處審問?”

“這……”差役踟躕道:“陛下本要去二皮溝勘探,可誰曉得……羣臣們聽了,不少人要求同去,說是……說是怕陛下包庇陳公子……韋家那邊也極力請求能夠當面審問……所以……請二位一併去二皮溝,陛下和百官,將在二皮溝……”

事情很複雜,已不單純的只是陳家和韋家的矛盾這麼簡單,這顯然牽涉到了陛下和世族之間的明爭暗鬥。

陛下要親審,這讓世族意識到,陛下或許想要藉此案削弱世族!

這不啻是捅了馬蜂窩,想想看,連藏匿逃奴都可以無罪,甚至得到陛下的保護,那麼將來,世族還靠誰來給自己的土地耕種?

因而…現在每一個人都盯着皇帝,皇帝的一舉一動,都遭受到了無數的非議。

刑部尚書李道宗和長史唐儉,根本承受不了這巨大的壓力。

什麼是世族?世族並非只是五宗七姓,他們遍佈在關中,關東,江南,他們或許彼此之間,會有利益衝突,可涉及到了根本問題,卻是決不肯干休的。

而世族的力量,可不只於區區的土地的知識的壟斷,朝堂上幾乎九成以上的文武大臣,幾乎都是世族的子弟,地方的郡守、州牧,也十之八九,和世族密切相關,這是一張大網,從東漢時起,就不斷的編織,形成了一個任何人都無法顛撲的利益共同體。

李世民也不得不作出退讓。

陳正泰一聽:“陛下要親審?”

陳正泰的眼眸頓時亮了幾分!

他意識到,自己的恩師還是很厚道的,他顯然在極力保護自己。

可是接下來……百官要求同審,顯然……哪怕是自己的恩師,也遭遇到了重重的阻力。

“是。”

身後,便聽到韋節義道:“誰敢害我陳兄,就是我韋節義不共戴天的仇敵,莫說是遇到了長史,就算是在皇帝面前,我也有勇氣說,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與陳兄沒有一丁點的關係,我韋節義是知恩圖報的人,有什麼事,衝着我來。我要努力,要奮鬥。”

差役頓時就像看智障一般的看着韋節義,有點匪夷所思啊。

此時,外頭已備了車。

似乎聽說了陳正泰今日可能要從這裡去二皮溝,所以陳家人便慌忙的趕來了!

三叔公氣喘吁吁,見了陳正泰從裡頭出來,正要入囚車,便急忙大呼道:“正泰,正泰……”

三叔公淚流滿面的道:“聽老夫的話,咬死了別鬆……鬆……鬆……”

囚車很快過去了,只留下三叔公的迴音!

三叔公想追囚車,可惜年紀大了,追不動,剛跑幾步,便打了個趔趄!

於是他只能茫然的看着那囚車留下的兩道軸印,無數心事和焦慮便涌入心頭,哆嗦着,身子佝僂了不少,好像一下子老了幾歲。

…………

李世民今日駕臨二皮溝,幾乎百官們都趕了來。

大家希望陛下給一個說法。

這不是小事。

哪怕是對陛下忠心耿耿的杜如晦人等,也希望陛下就算袒護陳正泰,陳正泰若是流放三千里,確實有些嚴重,可至少……也該敲打陳正泰一番,給一點小教訓還是有需要的,而後勒令二皮溝解散所有流民。

李世民一直冷着臉,心情很糟啊,這十幾日,他一直都在做各種嘗試,可很快他就發現,數不清都諍言和各部之間的不配合令他筋疲力盡!

大唐的皇帝,並非能事事順心,便連韋貴妃,也變得強硬起來。

“此二婦也。”李世民心煩氣躁,禁不住痛罵了韋貴妃一句。

這話……正好聽在了緊緊跟隨着韋玄貞的耳朵裡。

韋玄貞乃是韋家的大家長,而韋節義乃是他的侄子,這是親侄!

韋家有許多房,每一房在關中都是了不起的存在,大家關起門來,磋商了無數次,決定此次非要陳家付出代價不可。

雖然李世民虛頭巴腦的罵了一句此二婦也,可韋玄貞聽得明白,這就是罵自己的妹妹韋貴妃呢!

因爲韋貴妃確實是二婦,在成爲李世民的妃子,爲李世民生下孩子之前,韋貴妃曾嫁給渤海李氏,隋朝大將軍、戶部尚書李子雄之子李珉!

韋貴妃爲李子雄生下過一個女兒,只是這李子雄後來反叛隋朝,父子都被誅殺了,於是韋貴妃就成了寡婦。

此後韋貴妃才嫁給了李世民,成爲了李世民的侍妾!

李世民似乎對於寡婦沒有啥心理障礙,事實上,這個時期的人大多都對寡婦沒啥障礙,李世民不但此後將韋貴妃敕爲了貴妃,甚至連她與前夫所生的女兒,也都收爲自己的繼女,敕封爲定襄縣主,給予了她半個公主的名份。

韋玄貞聽到二婦二字,心裡不禁說:咦,你怎麼還罵人,當初我妹子守寡在家,還不是你自己要娶的,現在罵二婦,早幹嘛去了?

韋玄貞心裡雖罵,面上卻一點都不顯露,頗有一點唾面自乾的沉穩。

於是衆人都到了大學堂,只有這裡……才寬敞一些。

李世民進入了明倫堂,大家竟是蜂擁而入,也顧不得規矩,似乎都盼着看看陛下到底如何親自定讞此御案!

反正陳正泰無論如何都要流放的,他不流放,大家絕不甘休。

李世民只看他們的個個爭先,統統都對此案關注的模樣,心裡更清楚他們想着什麼!

他卻是不露聲色,四顧左右道:“陳正泰和案犯韋節義可來了?”

韋玄貞這時正色道:“陛下,爲何我侄冠以案犯之名,陳正泰卻只直呼其名?”

李世民很乾脆的假裝沒有聽見。

便聽刑部尚書李道宗道:“陛下,已押至二皮溝。”

李世民頷首點頭:“帶進來。”

隨即,有兩個人被押了進來,大家一看,神色不禁顯得耐人尋味起來!

這二人那像是坐了多天的牢,都是容光煥發,精神奕奕的樣子啊!

於是……大家都不禁看向唐儉,似乎都在說:你看,這雍州治獄養人啊。

唐儉則是板着臉,一副鐵面無私的樣子,對這些目光統統無視。

李世民見了陳正泰,尤其是看他無恙,很高興,心裡的煩躁也不禁消減了一些,口裡道:“堂下何人?”

陳正泰道:“臣陳正泰。”

韋節義道:“臣韋節義。”

李世民眯着眼:“可知爲何召你們來嗎?”

韋節義卻是立即大呼:“臣有冤屈,臣有冤屈。”

一聽韋節義叫冤,大家便打起了精神。

紛紛朝韋節義看去。

李世民露出了不悅之色,冷着臉道:“朕還未問。”

“是,是。”韋節義有些膽怯,可隨即又道:“可是臣有冤屈難伸,非要陛下做主不可。”

李世民心裡冷哼,卻擺出一副鐵面無私的樣子:“那麼,爾細細說來吧。”

大家都定定地盯着韋節義,一副很期待的樣子!

只見韋節義道:“陳兄根本就沒有打我,我的胳膊是自己撞傷的,你們爲何要這樣對陳兄?陳兄無罪,陳兄無罪……”

大家還等着……韋節義開始控訴呢。

誰曉得他對話落下……

“……”

這明倫堂裡,竟是所有人都回不過神來。

李世民方纔呷了口茶,差點茶水要噴出。

李世民甚至有點以爲自己聽錯了,不由道:“這麼說來,你沒有來二皮溝追索逃奴?”

韋節義義正言辭地道:“是臣不懂事,幾個逃奴而已,爲此大動干戈,還跑來二皮溝,如此斤斤計較,陛下若要嚴懲,就嚴懲我吧,陳兄與我,惺惺相惜,猶如兄弟一般,陳兄無罪,若是有罪,統統都在我的身上。”

“……”

李世民臉抽了抽,這一次,他很相信他沒有聽錯了,只是這人……有病吧?

而後他責怪的看了一眼刑部尚書和長史唐儉,好像在說,既然如此,那還審什麼,還將人關了半個多月,甚至還要朕來親審?

李道宗:“……”

唐儉:“……”

“陛下……陛下啊。”此時,韋玄貞已慌了。

韋家鬧的這麼大,結果這個該死的侄子,居然在這裡說這樣的混賬話,這不是專坑自己家裡人嗎?

韋玄貞害怕事情變得不可收拾,於是忙痛哭流涕道:“陛下,你看看吧,看看我侄身上的傷,現在還傷痕累累呢,還說陳正泰沒有行兇,光天化日的,天理昭彰啊,陛下一定要明察秋毫,我侄兒……一定是被痛打之後,無法接受,幾乎瘋了。”

“我可憐的侄兒啊。”韋玄貞很是痛心的樣子!

韋節義就鼓着眼睛道:“我沒有瘋,我沒有瘋,就算是二叔你再如何說,我也沒有瘋。”

大家都同情的看着韋節義……看來……是真瘋了。

韋玄貞就連忙道:“陛下,臣這侄兒,半個月多前還好端端的,現在成了這副樣子,這……是受了多少的委屈啊,懇請陛下,無論如何……也要爲韋家做主啊!”

衆臣暗暗點頭,覺得很有道理。

李世民看了看在場的所有人,突然覺得這御審,竟有幾分兒戲的味道,於是便看向陳正泰:“陳正泰,你打了韋節義嗎?”

“打了。”陳正泰老老實實的回答。

這……好吧,又瘋了一個。

李世民心裡說,你看朕在御審,便曉得朕在包庇你,你如何不咬死了沒打?

李世民頓時有種怒其不爭的氣惱感,臉繃了起來:“你爲何打人?”

“回恩師,是因爲韋節義來二皮溝追索逃奴。”

這一下子……算是將所有的罪都認了。

方纔還哭哭啼啼的韋玄貞,頓時大喜,都來不及擦拭自己的眼淚。

其他人也都打起精神。

有人道:“陛下,這證據顯然已確鑿了,便連陳正泰自己也都供認不諱,陛下若是再不處置,只怕難以服衆。”

“請陛下做主。”許多人異口同聲道。

追索逃奴乃是天經地義的事,陳正泰居然動手打人,還將人打成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怎麼能這種人逍遙法外!

李世民面上帶着殺氣,他頗有幾分憤怒,自己的袒護,陳正泰這個小子竟還不自知,難道不知朕已極力包庇了嗎?

李世民卻依舊不想立馬定下判決,又道::“陳正泰,你爲何打人?”

陳正泰就道:“學生不是已經供述過了嗎?韋節義來時,縱馬糟踐了學生價值百萬金的莊稼,這莊稼價值連城,便是將整個長安城拿來交換,學生也不換的,學生當時情急,所以衝動了。”

“哈……”韋玄貞大怒道:“那麼我倒想看看,什麼莊稼,能價值百萬金。”

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
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