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

明倫堂裡的氣氛有些緊張。

事實上,此前不少人認爲陳正泰只不過在這二皮溝胡鬧。

不會有人在意這個傢伙玩出什麼花來。

可現在……的成效,卻讓人心中不禁一凜。

固然還有許多人自詡世族所看的書,無一不是上乘的經學,不會將鄧健這樣的人放在眼裡。

可陳正泰在此有教無類,卻有些過了頭了。

雖然礙着陛下的面,再加上陳家這等胡攪蠻纏的家風,讓他們沒有出頭。

可此時,他們對孔穎達卻是同情的。

陳正泰卻知道,有些事情可以讓,有些事情卻不能,而這事兒,就絕不能退讓。

自己的恩師沉默,是因爲他不願去挑動世族的紛爭。

可若是孔穎達這樣的人得寸進尺,對二皮溝的傳道進行無情的批判,那麼自己的教育事業,只怕要嘎然而止了。

所以……必須得讓孔穎達嚐到苦頭。

陳正泰目光一正,道:“我只是重述了事實,如何欺人了?難道先聖在時,不是有教無類嗎?若如此,那麼先聖門下七十二賢之中有多少是庶民,那麼在孔公眼裡,是不是這些賢人也本不該讀書?他們若是不該讀書,先聖的學問,又如何傳播出去的?”

陳正泰說的倒是不急不慌,卻是有理有據!

孔穎達的臉抽了抽,他決定不說話了,和這種人沒什麼可爭辯的。

陳正泰卻不打算就此作罷,隨即又道:“再退一萬步,就算是先聖……”

“你……”孔穎達要忍不了了,手指陳正泰,怒火中燒,這傢伙又提自己的祖宗。

陳正泰露出一臉敬仰的樣子:“先聖他老人家,祖上雖是商人的貴族,可此後不也已家道中落?先聖的父親不也因爲婚姻於禮不合,不爲宗族所接受,所以夫妻在尼山居住並且懷孕,故謂之“野合”嗎?你別瞪我,這是經史裡講的。”

這就是有名人祖先的壞處。

因爲但凡是名人,總會有污點,在這個時代,人們將出身看得極重,孔穎達就很看重自己的出身,併爲之自傲。

可那些自詡名門的人,他們的列祖列宗,哪一個不是起於微寒,最終創下了豐功偉績的?

說穿了,沒有那貧賤的祖先創業維艱,輪的到你在此自詡清貴嗎?

“敢問孔公,野合的子嗣,也算是世族門第嗎?”

陳正泰此言一出,其實一下子,已經戳痛很多人了。

要知道,這裡頭站着的,可多是儒家子弟。

哪怕是房玄齡,也覺得陳正泰有些過分了。

房玄齡和杜如晦對視了一眼,似乎都在想,這陳正泰還真是口無遮攔。

當然,若說他惠譽先聖,這也說不上,因爲這個典故,大家都知道。

陳正泰看了衆人的神色一眼,面帶着微笑,其實他知道,自己是在作死的線上徘徊,當然,他不傻,不能繼續深入痛罵下去,因爲方纔陳述的,還算是人所共知的歷史,若是再說下去,那就是純粹作死到底了。

好在這個時候,孔子還只是先聖,沒有到後世至聖先師的地步。

可他點到即止,其實目的很簡單……那就是激怒孔穎達。

自己的話在別人看來,不過是你看看這是人說的話嗎?可在孔穎達看來,就不一樣了,這不啻是刨人祖墳啊!

果然,孔穎達暴怒了,惱怒不已的道:“你陳氏何物,也敢論我家門第!”

果然……被激怒了!

他陳正泰,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想要激怒一個驕傲的人,實在太簡單不過了,陳正泰可沒有列祖列宗們的思想包袱!

陳正泰一攤手:“陳氏在東漢時,便已位列公卿,也算是名門吧。”

孔穎達聽罷,冷笑連連,好你個陳正泰,你侮辱我的祖宗,我和你拼了!

這幾乎是孔穎達的逆鱗,是絕不能去觸碰的,陳正泰方纔一席話,就如同當着李世民說你全家都是胡人一樣。

孔穎達怒不可遏的道:“爾豎子……你……陳氏不過不入流而已。”

他急得跳腳,似乎希望尋找任何可以刺傷陳正泰的話來刺激陳正泰。

可陳正泰面上卻很平靜,根據他多年鍵盤俠的經驗,當對方跳腳的時候,就是對方渾身漏洞的時候了!

陳正泰泰然自若地道:“孔公不要如此嘛,我們只是在談論經史而已。”

孔穎達冷眼瞪視地陳正泰道:“經史,什麼經史,你也配談經史,你這胡攪蠻纏的卑鄙小人。”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那陳正泰現在必定已經被孔穎達的目光瞪得千瘡百孔!

陳正泰依舊悠悠然的樣子,嘆了口氣道:“好啦,那便是我的錯,孔公息怒,我自知孔公出自名門,有極高的門第,在我心目中,天下除了我的恩師,便只有先聖這樣的人可以成爲我的楷模了。”

孔穎達冷笑:“爾恩師也可和孔聖相提並論嗎?”

他急了。

此刻,卻一點都不覺得失言,此時的他,只恨不得貶低陳正泰身邊任何親近的人,來擡高自己。

其實這不是孔穎達愚蠢,而是這樣的人從出生起來,身邊的所有人都對他敬若神明!

因爲每一個人都會告訴他,他有一個了不起的祖先,是一個值得驕傲的事!

這數十年來,孔穎達對此深信不疑,這樣的人……是十分傲慢的,別看他可能和人交往的時候,會表現出謙和的態度,可實際上,他的內心深處,這樣的人,誰都看不起,沒有人可以被他放在眼裡。

而陳正泰直接冒犯了孔穎達最大的驕傲,這便讓孔穎達撕下了最後一丁點的面具,他徹底的憤怒了,於是骨子裡的傲慢開始顯露了出來。

而且……他的話,其實也沒錯,你恩師算個屁,和先聖相比,他能有什麼豐功偉績。

孔穎達的性情,其實和他的另一個祖先孔融一樣,孔融傻嗎?不,他不傻,恰恰相反,他十分聰明,而且又因爲是孔子的後裔,所以自詡清貴,可恰因爲揹負了這一層清貴,卻爲他惹來了殺身之禍,曹操纔不管你什麼聖賢之後呢!

這其實不是孔穎達一人的看法,而是許多高門的看法,無論是崔氏,是楊氏,是鄭氏,其實他們的心思都一樣。

只是……

“……”

明倫堂裡突然安靜得可怕。

李世民原本臉上帶笑,想要做一個和事佬!

他是天子嘛,臣子們之間發生了爭議,也是常見的事情,他也當看看熱鬧,想着等到火候差不多的時候,再居中調節一下,如此……方纔顯出自己這天子至尊的尊貴。

可這時……他臉已經拉了下來。

一雙眼睛卻沒有去看孔穎達,而是目光逡巡着每一個人的喜怒,因爲……他不在乎孔穎達如何說,他在乎的是這明倫堂中其他人的看法。

每一個人的臉色不一,有人和孔穎達同仇敵愾,怒視陳正泰,有人若有所思,也有人不以爲然,當然……也有一些對孔穎達皺眉。

李世民輕輕擰着眉心,嘴脣抿着,雙目古井無波,他顯得極沉默。

此時,卻見陳正泰正色道:“孔公,話不可這樣……”

事實上,孔穎達已經什麼都不多想,他只有一個目標……

他氣急敗壞的道:“庶民便是庶民,你陳正泰如此做,不過是狼子野心,你到底想要圖謀什麼?千年來,天下就是照着這綱常存續下來,到了你這裡,你有何居心?”

陳正泰一臉純良的樣子道:“沒有居心,我不過是看他們是可造之才而已。”

孔穎達不無輕蔑的道:“他們算什麼可造之才?你讓農夫去讀書,讓匠人去讀書,他們還肯思生產嗎?他們若是不勞力,天下便要大亂。”

“可這世上,沒有人就說準了,誰該勞力,誰該勞心啊,孔公又非天子,難道鄧健勞心還是勞力,還需孔公來判斷嗎?”

這話幾乎觸犯了許多人的逆鱗了,孔穎達大笑道:“哈哈,此等事,自不必有勞天子判斷。”

這是約定成俗,幾百年都是這樣過來的,以前是九品中正制,可現在……依舊還是這些世家大族說了算,這纔是根本的問題。

陳正泰嘆了口氣:“若是天子都說了不算,那麼孔公口口聲聲說什麼綱常,豈不是已沒有了君臣?這樣說來,這也是綱常失序啊。”

“你少在此胡言亂語。”孔穎達正色道:“鄧健這樣的人,就是沒有資格讀書,你在二皮溝做的事,必須制止,如若這樣擾亂人心,敗壞綱紀,遲早要反誤己身,你不要自誤!”

“誰說鄧健不可讀書?”

終於……有人開口了。

只是……這一次開口的不是陳正泰。

孔穎達不禁朝聲源看去。

不是李世民是誰?

李世民此時臉色陰冷,似乎在剋制着自己的怒火,一張剛毅的臉上,此時顯得格外冷峻!

虎目一張,這眼裡閃爍着精芒,李世民的目光迫視着孔穎達:“朕在問你,誰說鄧健不可讀書?”

“陛下……”

看到李世民板着的臉,孔穎達頓時猶如被一盤冷水潑醒,一下子冷靜了下來!

他臉色蒼白,此時見李世民死死的看着自己,心下一顫,他猛然醒悟了什麼:“陛下……臣……”

“朕再問你,誰說鄧健不可讀書?”李世民乾脆利落,他再三詰問。

“陛下……”就在孔穎達手足無措,有點一時不知如何應對的時候,卻有人站了出來!

站出來的人,乃是鄭玄升!

鄭玄升乃是門下舍人,出自滎陽鄭氏,不過他只是鄭氏的旁枝,早幾年便被人舉薦爲官。

李世民目光一轉,冷冷的看了鄭玄升一眼:“朕沒有問你。”

鄭玄升一時語塞,還想說什麼,卻左右看了看,最終退了回去。

李世民繼續道:“朕在問你,孔卿家,誰說鄧健不可讀書?”

孔穎達站在原地,他自知方纔有些口不擇言,不過……

他此時依然固執的認爲,自己是對的,甚至當着陛下的面,說陛下不可和先聖相提並論,這話也沒有錯,在私下裡,許多世族子弟都是這樣認爲。

可現在陛下沉着臉,一遍遍的詰問自己,令他無法回答。

他是清貴的人,當然不能認慫,若是慫了,豈不是對不起列祖列宗,有辱門楣?

孔穎達咬牙,正色道:“陛下,臣說的。”

李世民面色更冷:“這樣說來,天下的事都是你說了算?”

孔穎達道:“天下的事,自有綱常說了算,此乃天道。”

李世民道:“天道是誰制定的?”

“在經書裡!”孔穎達擲地有聲:“在論語,在周禮,在易經,在淮南子,在……”

李世民臉抽了抽,他舉出來的每一部書,都像是在打李世民的臉。

其實李世民被打臉打慣了,他經常說了什麼話,立即就有人勸諫,而後……他不得不作出退讓!

如此一來,倒是讓他李世民得了一個廣開言路的美名,可深層的原因卻是,有時候他不服氣也得服。

又如他曾心血來潮,覺得我們李家也算是牛逼了,於是命人修訂《氏族志》!

原本他是有點想裝個逼,我們李家這麼牛,怎麼也該在天下氏族裡排行第一吧,結果……被人反覆打耳光,結果名列氏族第一的,居然讓只有區區四品的黃門侍郎崔民乾的家族名列在第一位,而作爲皇族的李家,居然連前三都沒有進。

更打臉的是,負責修這氏族志的人,乃是李世民的心腹大臣,也就是長孫皇后的親舅舅,當初極力自己進行玄武門之變的外戚高士廉,這可是自己人啊!

可這高士廉這樣的人居然都認爲李家和崔、盧、鄭等世族相比,好像檔次差了一些。

這種種的事,都刺傷了李世民的自尊心,這一刻……在這驕傲的孔穎達面前,李世民徹底的怒了。

他淡淡道:“那麼朕若說,鄧健可以讀書呢,朕若是說,似天下鄧健這樣的人,只要他們想要讀書,都應該讀書呢?”

讀書不是你們這些人的專利,你以爲你是誰?

孔穎達此刻已鎮定了:“若如此,臣以爲……”

“你不過是一個臣子,只可建言,沒有資格今日以爲什麼,明日以爲什麼。”李世民不客氣的看着孔穎達:“陳正泰乃是朕的弟子,他可以以爲,這是朕恩准的,他在此教授人讀書,你難道忘了,這二皮溝大學堂,是朕親書的皇家二字?你的祖先,有教無類,可以弟子三千,傳播學問。那麼朕和朕的弟子陳正泰,也可在此,以這皇家大學堂,教授弟子三千人。”

孔穎達幾乎要吐血。

許多人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孔聖人教授的學問,和這陳正泰所教授的學問,能一樣嗎?陛下……這是……

李世民卻顯得極不客氣,而後用一種格外犀利的眼神狠狠的凝視着孔穎達,一字一句道:“卿莫要忘了,先聖的諡號,是朕給的。”

孔穎達身軀微顫,他感覺自己受到了奇恥大辱,因爲陛下另一層意思是,如果陛下不想給,那麼先聖也就不是先聖了。

可是對孔穎達來說,就完全不一樣了!

自己的祖先能成爲先聖,是因爲自己的祖先開創了聖學,歷朝歷代的皇帝,不得不推崇有加,所以……這先聖之名,是孔家掙來的。

這其實就是李世民和所有人的最大分歧,只是此時,頗爲憤怒的李世民,卻不想和孔穎達爭論這些,他雖是平日和顏悅色,表現出禮賢下士,可這一切……都在於鞏固皇權和大唐的根基,而不是讓孔穎達這些人,藉此機會,自擡身價。

李世民冷冷地道:“天下人都可以讀書,凡有志讀書者,朕都提倡他們學習,陳正泰在此教授人學問,這不是他一人的主意,若是再有人敢在此胡言亂語,那麼……朕也絕不客氣,陳正泰……”

“臣在。”陳正泰忙道。

李世民淡淡道:“明日,在這學堂之外立一碑石,上書朕方纔的話,朕要看看,誰敢違背朕的意願。”

陳正泰道:“諾。”

李世民隨即環顧四周,看着身邊隨扈的文臣武將,身上屬於帝皇的霸氣不容置疑,道:“諸卿可都聽明白朕的意思了嗎?還有誰有異議。”

“陛下……”那此前想要說點什麼的鄭玄升,他有一些話,不吐不快。

李世民卻冷冷的看了鄭玄升一眼:“誰有異議,誅之!”

似乎這一句話,終於有了效果,於是明倫堂裡格外的安靜。

除了某一部分人,心裡對陳正泰咬牙切齒之外,似乎……在此刻,再也沒有人再敢多說一句話!

李世民長身而起:“該說的都說啦,孔卿,你好自爲之。”

孔穎達臉色蒼白,他很想提起勇氣,再爭辯一點什麼,可今日陛下這面上的殺氣騰騰,終於讓他不得不乖乖住嘴。

於是他擡眸,看了陳正泰一眼,只是此次,這眼神裡……不再只是輕視了。

卻在此時……

李世民突然又道:“是了,朕還想一件事,今日非要說個明白不可。”

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十六章:大功
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十六章: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