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

陳正泰只能很無奈對三叔公道:“三叔公,侄孫沒有這個意思。”

三叔公嘆了口氣,雖然他看着陳正泰極力想要解釋,可他終究還是搖搖頭:“也罷,也罷,老夫不摻合,這是你的事,你當家嘛。”

雖是這樣說,卻頗有幾分壯志未酬身先死的頹唐。

捏着他僅剩下的幾根花白鬍須,擺擺手:“去吧,去吧。”

時間卻也不容耽擱了,聖駕一到,陳正泰便立即去接駕,大家都不含糊,直接將讓你帶到了二皮溝的一處開闊處。

到了這裡,便見此處已有許多人排列好,一艘新的飛球早已充盈了氣體,懸停在半空。

這飛球很大,畢竟是耗費了重金所造,當然……這玩意也只能飛,想要再多一點功能,便有些天方夜譚了。

這在陳正泰看來,不過是利用了熱氣球原理,然後堆砌出來的粗製濫造版,可對於這個時代的人而言,卻足夠震撼了。

李世民在這熱氣球邊,揹着手轉了很多圈,嘖嘖稱奇之餘,不由道:“正泰,這東西真能上天?”

陳正泰笑意盈盈的道:“恩師,真的能。”

“火藥呢?”

“火藥在飛球上,用以投擲。”

李世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道:“飛起來給朕看看。”

“諾。”

陳正泰應下,李世民身後的太子李承乾便興沖沖的道:“兒臣上去。”

李世民卻是回頭瞪了他一眼,大抵的意思是,你還想斷一條腿嘛?

李世民面上的意思太明顯,李承乾便不吱聲了。

反倒陳正泰有些尷尬,他不敢上去啊,他恐高的好吧!

於是陳正泰忙道:“程處默經驗豐富,讓他帶人上去,恩師難得來二皮溝,學生幾日不見恩師,如隔三秋,只恨不得時時刻刻伴在恩師身邊。”

站在太子身後的,乃是東宮右庶子孔穎達,孔穎達看着陳正泰,越看越覺得像奸臣,特別現在又聽到陳正泰那些奉承的話語,他眯着眼,一副不屑於顧的樣子,咳嗽道:“陛下……”

李世民回頭:“孔卿家?”

孔穎達道:“臣若是數日不見陛下,定當不會有如隔三秋之念,因爲臣與陛下沒有私情。有的不過是君臣之公義,倘若君臣之間,以私情相交,臣恐長此以往,陛下治天下時有了私念,因私廢公啊。”

他說的堂而皇之,大義凜然。

“所以在臣看來,君臣之交,只要君王器重臣下,臣子忠於君王,願赴湯蹈火,繼之以死就可以了。”

李世民喜歡聽人諫言,心裡不禁想,這孔卿家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陳正泰站在一旁,又尷尬了,但是他很快便又打起了精神:“這樣說來,孔公可以爲了陛下赴湯蹈火,繼之以死了?”

“當然。”孔穎達下巴微微擡起,傲然道:“此乃爲臣子的本份。”

陳正泰頓時樂呵呵的笑了,連忙拱手道:“佩服,佩服,想不到這世上還有和我一樣效忠君王的人,孔公既然不怕死,來來來,就請孔公代天子上飛球,昇天一遊。”

孔穎達:“……”

陳正泰繼續道:“孔公啊,你想想看,恩師是極想上這飛球,看看這壯麗山河,體驗體驗這飛天的快感的。只可惜恩師畢竟是九五至尊,若是有個三長兩短,這可如何是好。孔公一身正氣,對恩師忠心耿耿,讓孔公代陛下上天,這很合理吧?來來來,大夥兒……別愣着,快請孔公上天。”

孔穎達覺得自己的兩條腿有些發軟了,他張口想說點什麼。

倒是李世民體恤孔穎達:“他畢竟年紀老邁,若是有什麼危險……”

“恩師……”陳正泰正色道:“太子也曾上過天,現在不也是完好無損,孔公的性命難道有太子尊貴嘛?恩師且放心,死不了的。若是死了,學生願全額付給喪葬費。再者說了,學生久聞孔公做的一手好文章,其實學生的本意,是希望上天時,能有一位文采斐然的文士,親眼見證這一日,而後寫下錦繡文章,也好傳至後世,讓後世人知道,恩師今日觀摩飛球昇天,是何等的感受。”

李世民一聽,還能傳到後世啊?

他就喜歡這樣能傳世的文章,當然這個文章裡有自己的身影就最好不過了!

李世民笑容更濃了,道:“如此……也好。”

孔穎達下意識地看了那熱氣球一眼,整個人都打了個冷顫!

昇天?老夫不想昇天啊,老夫……一大把年紀了,要是掉下來,就直接散架了!

可陛下已經點了頭,他想拒絕,偏偏又發現好像一點理由都沒有!

你說你害怕,可你剛纔不是說你可以爲陛下去死的嘛?現在沒讓你去死,只是讓你上飛球而已,你說摔死了咋辦,可人家太子也上天了呀,太子都摔不死,你怎麼就會摔死?

程處默等人正激動的想要演示呢,一看這孔穎達磨磨蹭蹭的,就不耐煩的上前拉扯着孔穎達道:“快,快,趕緊上天,待會兒要起大風,到時可就有危險啦。”

孔穎達一步三回頭,被人連拉帶拽,直接塞進了藤筐裡!

他扶着藤筐,見李世民、李承乾和陳正泰饒有興趣的看着自己。

身後文武百官,有興致勃勃的,也有指指點點的,當然……也有人心裡不禁後怕,好險,好險,還好剛纔沒有多嘴,如若不然,也跟着上天,這就真的九死一生了。

此時……已有人割斷了纜繩。

充盈了氣體的牛皮帆布早已鼓起來,隨即……乘風離開了地面。

孔穎達只覺得大地開始與自己剝離,而後離地面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他已渾身汗毛豎起,臉色越來越蒼白,突然道:“我要下去,老夫要下去。”

“你下去,下去呀。”程處默顯得很輕鬆,身後幾個士卒也是樂呵呵的樣子!

說實話,天上挺無聊的,現在這裡多了一個孔穎達,反而平添了有趣。

孔穎達又惱又驚的嚎叫:“老夫要下去……去……去……去……”

地面上的人,只隱約的聽到了去……去……去……

李世民皺了皺眉,忍不住問:“去什麼?”

陳正泰下意識道:“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李世民聽了詩詞,不禁若有所思,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了陳正泰一眼。

陳正泰顯然對此渾然沒有意識。

卻不妨……李世民身後的房玄齡、杜如晦、虞世南等人一時竟是恍惚,心裡竟下意識的推敲着這番話,更是無意識的開始想着,後頭應當如何續接。

陳正泰念出的,不像詩,只是這長短句念出,卻極有韻味。

程咬金等人則在一處歡呼起來,程咬金驕傲的大呼着道:“你們看,你們看,我兒又上天啦,哈哈……”

秦瓊、李勣、尉遲敬德等人紛紛露出欣慰的笑容。

甚至有人歡喜道:“好世侄啊。”

程咬金高興得不得了,昂首挺胸,此刻宛如沙場上的大將軍,他朝陳正泰招手:“陳世侄,你這飛球了不得啊,有了這樣的飛球,將來我大唐將士們刺探、奇襲,都有大用。哈哈,竟能上天,了不起,了不起,老夫來問問你,這飛球可有什麼壞處嘛?”

陳正泰翹起大拇指:“程將軍果然是老將,真是了不起,兵法上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而程將軍看到了飛球的優點,便會想去了解飛球的缺點,可見程將軍實在是心思縝密之人,若說缺點,倒是有一個。”

“來,你說說看。”程咬金眉飛色舞,他覺得陳正泰越來越順眼了。

陳正泰嘆了口氣道:“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可能降落的過程,會有點失了準頭。”

程咬金不解地問:“嗯?失了準頭是什麼意思。”

“大抵就是,下降基本靠摔,至多也就是懸停在十幾丈上空,等失去了動力,便自天上快速跌落下來,不過放心,那藤筐能有緩衝的,而且還預備了被褥護住全身,不只如此,下降的時候,大家都預備了繩索,將自己綁在藤筐裡頭,如此一來,摔死的機率便大大的降低了,十次能摔死一次就算不錯啦。”

程咬金面上的笑容凝滯了,眼睛瞪的比銅鈴大:“我兒子還在上頭呢,你他孃的爲何不早說?”

“你也沒問呀。”陳正泰一臉委屈的樣子,心裡想,我他孃的要是早說了,誰還敢獻身科學?

此時飛球已隱入了雲層,只剩下了一個小黑點,無數人翹首觀摩着,只有程咬金急得如熱鍋螞蟻一般,臉抽着,不斷的搓手跺腳。

李世民看到那已遠去的飛球,不由得露出了駭然之色:“世上竟有此物,若是不親眼見到,朕竟還不知……世間竟可真有將人送上天的東西。陳正泰……有此奇思,真是難以想象啊。”

“父皇,你看着吧,還有更厲害的呢!”李承乾在旁顯得既得意又激動。

……

而此時,在飛球上。

孔穎達繼續發出如殺豬一般的慘呼:“呀呀呀呀呀……老夫心兒受不了啦……”

氣層中風極大,吹得他的鬚髮亂舞,他只覺得自己單薄的身體,風雨飄搖,他幾乎不敢去看地面,於是拼命閉着眼睛,只是這緊閉的眼睛,更令他喪膽,這是源自未知的恐怖。

一會兒功夫,他竟覺得自己的褲dang處,一下子溫熱起來,他一時又驚又羞。

程處默大吼:“誰這樣沒有公德,竟在藤筐裡撒尿?”

孔穎達:“……”

“孩兒們,快,預定的山頭到了,預備點火。”

點火……點什麼火……

“準備投擲!”

“投擲!”

……

李世民巍然不動着,眼睛凝視着那飛球的方向,飛球漸漸又飄了回來,在眼前的山頭處,漸漸穩住……

緊接着……突然……

那山頭處竟是一下子閃過了一個亮光。

哪怕這是在晴天白日,那火光一閃卻也被李世民捕捉了,他腦海中立即想到一樣東西:“是電光?”

其實這時候許多人都已見了,紛紛露出驚詫的樣子。

下一刻……

轟隆……

彷彿整個地面都顫了顫,所有人不禁爲之色變。

哪怕是李世民,在此刻也不禁爲之膽寒了一下,那巨大的轟鳴,刺激了他的耳膜,覆蓋了這個世界所有的聲響。

而很快,這一切都歸於平靜。

只看到那山頭上,濃煙滾滾,而後……許多的火光竄了出來。

李世民眼眸猛張,他終於意識到,這便是傳說中的驚雷了。

那突厥可汗,便是被這個東西弄死?

來了這麼一下,一定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吧。

難怪……難怪了。

若是當年,朕征討天下時,也有這樣的神器,這天下……更無人是朕的敵手了。

他不禁道:“太子。”

“兒臣在。”李承乾倒是對此並不覺得震驚,畢竟這玩意只能嚇人一次,第二次,威勢就減弱了,他心裡甚至想,這一次裝藥量有點低啊,師兄這個傢伙……真小氣。

“這便是你所說的火藥。”

“正是。”

“煉製起來繁瑣嘛?”

“還好,其實就是硫磺、硝石……”

他正想顯出自己對火藥的瞭解。

可李世民臉色凝重的回頭,給了他一個眼神,制止了他繼續說下去。

李承乾便吐吐舌頭。

“好,很好,有此二物,我大唐征戰四方,便可事半功倍了。陳正泰……”

陳正泰連忙應道:“學生在。”

“你……”李世民深深的看了陳正泰一眼:“你……很好。”

“多謝恩師誇獎,這都是跟着恩師學習的結果,學生每一次跟在恩師身側,總覺得渾身上下龍精虎猛,許多奇思便不禁冒了出來。”

李世民笑了:“這樣說來,你還想入宮陪朕了?”

“啊……”陳正泰頓時想不到了什麼,立馬擺手:“恩師說笑了。”

李世民卻是抖擻精神,目光又看向氣球的方向。

卻見那飛球已徐徐的下降,歪歪扭扭的,等下降到了一定高度時,顯然動力已經無法持續挺穩了,於是直線落下。

就在這時,只見程咬金嗖的一下衝了過去,口裡大呼:“我的兒啊……”

程處默摔慣了,雖是又一次的鼻青臉腫,卻拍拍屁股,又恢復了生氣!見着程咬金幾乎要哭出白髮人送黑髮人一般的悽慘模樣,便道:“爹,不妨事的,死不了。哎呀……我忘了孔公。”

回頭……

便見孔穎達被一個校尉壓着,氣已只剩下半截了!

大家好不容易的將他攙扶起來,他下shende儒裙已被腥臭的液體浸透了。

人還未站穩,正想要張口呼救,孔穎達便覺得胃裡翻江倒海,於是嘔的一聲,上吐下瀉。

“正常的,正常的,大家別看了,別看了,第一次都這樣。”陳正泰算是留給了孔穎達一點面子,不希望大家看到孔穎達狼狽的模樣。

那孔穎達嘔吐過後,已面如死灰,說不出話來。

陳正泰則在此時道:“請陛下和諸公到學堂裡去閒坐,稍稍休憩片刻。”

衆人有的驚魂未定,有的似乎還想再看看,依舊戀戀不捨的看着那落地的飛球,也有的還愣愣的看着那山頭上的火光,顯然……早已有二皮溝的人做好了準備,在山下預備救火了。

此次,侯君集也跟了來,此時正拉扯着陳正泰,低聲詢問這火藥的產量,又問飛球能不能穩定一些。

李世民卻是若有所思,徐步而行。

等到了學堂外頭,便見這裡竟圍了不少人。

都是一羣衣衫襤褸,形同乞兒一般的人。

李世民見爲首的那人,竟好像有些印象,禁衛們正待要將他們驅走,李世民卻道:“將那人叫來。”

他點了其中一人。

那蓬頭垢面的人便上前道:“草民見過皇上,吾皇萬歲。”

李世民詫異的道:“你認得朕?”

“認得啊。”這人道:“草民叫鄧健,當初陛下來過二皮溝,還和草民說過話呢。”

鄧……健……

李世民只依稀覺得這人面熟,可是此人的名字,卻是真想不起來了。

不過……記不記得住又有什麼關係呢?

李世民和顏悅色地道:“你在此做什麼?”

“讀書呀。”鄧健很乾脆的回答。

可他這一句讀書啊,頓時引起了所有人的大笑。

眼前這庶民,在他們眼裡,和乞丐沒有任何的分別。

其實鄧健的穿戴,在庶民之中,已還算體面一些了,可這也架不住令這些貴不可言之人抱有這樣的看法。

一個這樣的人,竟張口說自己在讀書,這可笑不可笑?

衆人頓時想起那陳正泰前幾個月,確實一直都在嚷嚷着說要教授人讀書。

當時大家也沒往心裡去。

今日果然見鄧健這樣的人在此口稱讀書,不免讓人覺得……很滑稽。

李世民也不禁被其他人的笑聲所感染,露出莞爾微笑。

庶民讀什麼書呢?

“你不要誆騙朕,你要知道,欺君之罪可不是好玩的。”

鄧健卻是急了:“草民是在讀書呀,草民是讀書人。”

“哈哈哈哈哈……”有人甚至捧腹大笑,竟連眼淚都笑了出來。

…………

求訂閱,求月票。

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七十章:人才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
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七十章:人才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