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

雖說這事何難令人相信,可是李應元還是飛快的寫好了奏疏,隨即命人立即飛馬送去長安。

而在歧州,一隊奇怪的人馬出現了。

這一羣人風塵僕僕,爲首的那個,正是李承乾,只是……

此時,李承乾的形象不大好看呀,一張原是白淨的臉,卻是鼻青臉腫!

這是怎麼弄的?

飛球降落的時候,沒什麼準頭,落地的姿勢也比較糟糕,於是十幾個在飛球中的人,猶如進行了翻滾測試一般,在那狹隘的藤筐裡,足足的翻了十幾個跟頭,這才落地。

落地時,一羣人幾乎想要嘔吐。

好不容易的,當其他的禁衛搜尋到他們時,他們已又累又餓,險些被郊外的野狼給啃了。

而那飛球已經殘破不堪,李承乾便命人將飛球就地燒了,而後日夜兼程的趕往長安。

到底炸了誰,夏州發生了什麼事,其實他一概不知。

甚至李承乾的心裡是有些後悔的,因爲他覺得可能炸錯了也不一定,人就是如此,衝動時做啥事都覺得幹勁十足,等事做完了,頓時覺得好像這樣做沒啥意義,反而是想到即將回到長安,面對父皇的怒火,還有滿朝的質疑,心裡便不禁惶惶然起來。

這一路帶着憂心忡忡的心情,卻安然的過了歧州,隨即便抵長安了。

一到長安,便有一隊聞風而來的禁衛,在張千的帶領之下迎面而來。

張千見了太子,乖乖行了禮。

李承乾心裡七上八下,定了定神道:“現在朝中如何?”

“殿下,陛下勃然大怒……”

李承乾頓時就打了個寒顫。

李承乾硬着頭皮繼續問:“陳正泰呢?他沒有事吧?”

“二皮溝縣公被陛下軟禁了起來,現在閉門不出。”

“沒死?”李承乾咧嘴,樂了:“朝中怎麼說?”

張千深深的看了李承乾一眼,默默的嘆了一口氣道:“等殿下回朝之後,便知。”

他對李承乾已經不抱有任何的期望了。

原以爲太子殿下的地位是穩固的,可是從這些日子的情況來看,事情並沒有這樣的簡單。

他是陛下身邊最親近的人,有些事自是看得清清楚楚,陛下如今對於太子的不滿已經增加,而對於皇子李泰,卻多了幾分寵愛,這幾日……都是李泰侍駕,陪在皇帝的身邊。

張千隨即將目光落在了李承乾身後的程處默身上,卻程處默亦是鼻青臉腫的樣子,心裡嘿嘿一笑。

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否知道,現在整個長安,都已炸開了鍋了。

“陛下得知殿下回了長安,已召了滿朝文武大議,殿下……請隨奴來吧。”

李承乾的心頓時就像給壓着一塊巨石,彷彿覺得自己即將要上斷頭臺一般。

若父皇只是私下裡見自己,或許這事還不嚴重,最多便是狠狠的訓斥自己一通,可突然召集了朝議,那麼事態可能就朝着更糟糕的方向發展了。

李承乾用了很大的力氣就默默的穩住了心神,接着乖乖隨着張千前往太極宮。

……

“殿下回來了。”

東宮裡,一羣屬官振奮了起來。

孔穎達的臉色很是陰沉,隨即又打起了精神,他與陸德明對視了一眼。

這二人,都是當朝的十八學士,也都是太子的老師,此刻,他們心裡的一塊大石落地。

可是很快,他們又擔憂起來:“陸公,我已聽說陛下幾次三番的召見了越王殿下。“

越王殿下便是李泰。

這顯然是一個可怕的信號。

陸德明與孔穎達對視了一眼,陸德明擔心的道:“是啊,太子殿下此次太過了,陛下一定對太子極爲失望。”

“事到如今,如何挽回?”

陸德明沉默了片刻,才道:“前些日子,太子殿下都在看雜書,每日與人廝混,不再讀經史,若要讓陛下不憎恨太子,當務之急,是不是……”

後頭的話,陸德明沒有繼續說下去,孔穎達卻是瞭然了,陸德明乃是道德高士,這甩鍋給人的話,不好挑明。

孔穎達卻是咬咬牙道:“不錯,事到如今,只能如此,無論如何,必須將這責任推至那陳正泰的身上,人是陳正泰教唆的,近來的東西,也都是陳正泰教授的,陳正泰誤導太子,太子年少無知。”

二人有了主意,孔穎達的眉頭舒展了許多,道:“老夫這便蒐羅那雜書,與陸公一道入朝。”

太極宮的鐘鼓響徹。

京中所有人都已得知了消息,太子回來了。

許多人家都擔心起來,自己的子弟……回來了嗎?

有資格成爲禁衛,並且還能隨扈在太子身邊的人,往往都是各家的近親子弟,畢竟……太子所代表的乃是未來。

此時,大家既是擔心,隨即……又開始注意起朝中的風向起來,聽聞陛下數日召見越王,只怕……

不管任何人帶着如何的心思,都換上了朝服,不約而同的抵達了太極宮。

……

陳正泰這些日子,修了許多書信,可送到了太極宮,卻是石沉大海,他有點懵,看來這套路不太管用啊。

他已盡力閉門不出了,在家中幾乎要閒出病來,此時陛下大朝,也只好乖乖換了朝服,出去呼吸了新鮮空氣,而後……往太極宮去。

陳正泰心裡頗爲忐忑,到了太極宮外頭,這裡已來了不少人,只是可惜……沒人願意搭理他,所有人看着他過來,都就像碰見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似的,都下意識的腳步挪騰,盡力距離他遠一些。

他偶爾能聽到別人的低聲議論:“我就說了吧,姓陳的和誰親近,誰便要倒黴,萬萬沒想到這一次竟是太子殿下……”

“慎言。”

“這是禍害啊,太子也是瞎了眼……”

“今日陛下大朝,只怕是盛怒之中決心……”

陳正泰充耳不聞,倒是此時,有人朝自己走來了,不正是自己的親爹陳繼業是誰?

陳繼業乃是鹽鐵轉運使,這些日子他都憂心忡忡,他靠近了陳正泰,就低聲道:“兒,別怕,我思慮再三,昨夜和三叔公商議了一夜,這事……只能甩到程家身上,他們家家大業大,程咬金立有大功,又是陛下的親信,他還有一個兒子娶了公主的,這又多了一層保障,就說這一切都是程處默……”

他聲音越來越輕。

見陳正泰若有所思,陳繼業看了陳正泰一眼:“兒啊,你可千萬別將這事攬在自己的身上啊,這事太大了,你受不起的,再說了,太子胡鬧,與我們陳家何干啊?你可千萬不能有事。”

陳正泰面無表情,只是點點頭。

過不多久,便見一隊人馬來了,衆人紛紛側目。

卻見太子換了蟒袍,卻是一副鼻青臉腫的樣子,大家見了太子這慘不忍睹的樣子,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此時宮門開了,衆人再不顧不得其他,紛紛魚貫而入。

宣政殿裡,李世民已經端坐。

聽聞李承乾回來,李世民的心裡倒是放心了一些。

本來家醜不可外揚,可想到此事鬧出瞭如此大的動靜,若是裝聾作啞,反而會傳出無數的流言蜚語。

李世民也只好硬着頭皮,索性舉行朝議。

等所有人入殿,李世民的目光,首先便落在了李承乾的身上。

一見着李承乾,李世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這……這……

這李承乾鼻青臉腫,面上還有幾道傷痕,其實……李世民並不心疼,想當初,他戎馬半生,受的傷多的去了。

可偏偏……堂堂太子,如此狼狽,這算怎麼回事?

李世民撫案,他心裡已是氣結,更是禁不住失望!

衆臣行禮,李世民方纔聲若洪鐘的道:“突厥襲朕邊鎮,朕已敕將軍李靖率精兵數萬,前往夏州擊賊。而今數萬兒郎整裝待發,朝廷爲此……撥付了無數的錢糧…朕要的……便是一舉解決邊患,可是呢……朕的太子,竟也想要擊賊,太子……是不是?”

李承乾聽罷,連忙出班:“是,是。”

“是什麼?”李世民不禁大怒:“你是太子啊,即便想要爲朕分憂,何以只帶數百兵馬,就敢如此的莽撞?太子不是去了夏州嗎?好,很好,朕想問問你,你擊了多少突厥人?是一個,還是兩個……你若是取了一個突厥人的首級,朕便算你不枉此行!”

李世民是何等人,他早知道李承乾要無功而返了。

這李承乾既然帶着人完好的回來,唯一的可能就是沒有遭遇到突厥人。

因爲突厥人的作戰方法十分簡單,他們以騎兵爲主,若是李承乾當真遭遇了突厥人,哪怕只是突厥人的散兵遊勇,一番搏鬥之下,附近的突厥人一定會前來馳援,到時……就別想輕易走脫了。

李承乾一時懵了,他想了想道:“兒臣……應該擊殺了不少吧,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那個夜晚,投下了火藥,整個飛球因爲失去了負重,直接升空,隨即被橫風吹走,等李承乾想要再回去查看戰果時,卻已回不去了,只好往南前行,確定安全之後,採取了降落的措施。

但是李承乾覺得……這火藥的威力,應當能殺死至少數十人的吧。

李世民還沒開口,反是這殿中的文武百官,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只是等他們察覺到自己失態,便又都立即噤聲,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

這可是唐初,站在這殿中的人,哪怕是房玄齡這樣的文臣,也是親自上過沙場,甚至可能還砍過人的。

他們對於戰爭的理解,比尋常的文人要透徹得多。

什麼殺死了百八十人,這是什麼概念?顯然,常久處在東宮的太子,是無法理解的。

李世民一聽文武大臣們鬨堂大笑……作爲一個父親,卻如心被紮了一般。

其實他並不想廢太子,李承乾某種程度而言,很像自己,除了年少,有些魯莽之外,心性沒什麼不同。

這是自己的嫡長子,也是自己嘔心瀝血培養了許多年的繼承人。

自己怎麼可以輕易將他廢黜呢?

可是,李承乾居然在文武百官面前如此的出醜,這樣的太子,未來如何能夠服衆,將來……等自己百年之後,又怎麼壓得住這些赫赫有名的文武百官?

李世民的臉微微一紅,隨即虎目一張:“那麼……首級呢?”

“兒臣沒有得到首級。”

“哈哈……”李世民並不氣惱李承乾有前往夏州殺賊的行爲,他所氣惱的,恰恰是這個傢伙出醜的醜態,口口聲聲說殺賊,卻沒有首級,這豈不是欺君之罪?

“當時兒臣……”

“夠了!”李世民大怒,拍案而起:“到了現在,你還想糊弄朕嗎?”

李承乾頓時嚇得大氣不敢出。

此時百官們臉色都慘然,陛下當殿如此訓斥太子,這是不多見的。

陸德明和孔穎達二人見狀,立即出班道:“請陛下息怒,太子殿下年少無知,這是臣的教導出了問題,只是……只是……”

孔穎達繼續道:“從前太子向來純善,只是今歲以來,心性愈發的不同,他已久不在東宮讀書,而成日前往二皮溝,臣還聽說……二皮溝縣公陳正泰,每日與他一道,甚至……還聽說……陳正泰給了太子許多書籍,太子徹夜誦讀,日夜顛倒……臣……臣……臣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太子這個時候,正是學習真學問的時候,若是此時對四書五經棄置不顧,而去崇尚雜學。對東宮的大儒棄之如敝屣,卻與二皮溝縣公爲伍,這不是國家的福氣啊……”

他一番苦口婆心,倒是把話說透了。

太子最近變了,可是變了的原因,和東宮的大儒們沒關係。

之所以太子這樣,就是因爲他沒有好好在東宮學習的緣故。

而誤導了太子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陛下的弟子……

李世民聽罷,默不作聲。

百官們紛紛暗暗點頭。

這殿中絕大多數都是儒臣,不學四書五經,跟姓陳的一起瞎混,你也不想想那姓陳的從前是幹啥的,跟他鬼混,能有好結果嗎?

陳正泰大抵是預料到有人是要指責自己的。

他心裡一陣無語,古人都不厚道啊,當初李承乾成日往二皮溝跑,非要和我鬼混,我甩都甩不掉的時候,你們怎麼不說呀?

現在好啦,啥事都栽在我的頭上,你咋就不說太子他爹爲老不尊,生出這麼個荒唐的傢伙呢?

“胡說。”有人厲聲大喝,站了出來,卻是陳繼業!

陳繼業急了,這是想幹啥,想把x盆子都栽在我兒子的身上?

陳正泰本還沉得住氣,他正在揣測着李世民的心思。

可一見父親站了出來,這下不得不立即有所反應了:“敢問孔公,這是什麼話,我如何誤導太子殿下,需得說個明白?”

孔穎達看了陳正泰一眼。

所謂同行是冤家。

雖然陳正泰自認爲自己和孔穎達不是同行,可孔穎達卻認定了這個。

孔穎達淡淡道:“今日太子殿下造成的如此後果,不正是二皮溝縣公誤導的結果嗎?”

陳正泰不由道:“什麼後果?”

孔穎達道:“太子殿下他……他擅自前往夏州?”

陳正泰就道:“前往夏州有罪嗎?”

孔穎達道:“他乃太子,怎可……”

“歷來古代的賢明君王,都還有御駕親征呢,太子怎麼就不可以保境安民?”

“你這是在混淆是非!”

孔穎達不願和陳正泰辯論,他覺得這會污了他的名聲,可是陳正泰糾纏不清,百官們也在作壁上觀,而陛下呢,卻也默不作聲,此時不給予迴應,卻是不成了!

於是孔穎達就道:“這不是保境安民,這是胡鬧。”

陳正泰則是回答得坦然:“突厥來襲,殺人劫掠,太子殿下回擊,怎麼就成胡鬧了?我的恩師……爲了平定天下,當初不也四處征戰,難道這也有錯?”

“這是職責不同,太子的職責就是讀書明理。”

“讀書明理,就是對邊鎮無數人被殺戮,而自己養尊處優的躺在東宮之中,朗讀如何做君子的道理嗎?若是對弱者被屠戮充耳不聞,對百姓們被劫掠而置之不理,卻還有心性讀書,那麼我看,這樣的人,也不會明什麼大道理。”

“陳正泰……你這是在故意顛倒黑白。”

“我如何顛倒黑白?”

“太子這樣的行爲,對天下沒有任何的好處。”

“讀書明理就有好處?”

一番針鋒相對下來,孔穎達氣得要吐血!

他沒見過如此胡攪蠻纏之人,問了一大圈,似乎一切又都回到了原點!

孔穎達道:“古之慾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這話你聽說過沒有?”

陳正泰搖頭:“沒聽說過。”

孔穎達懵了。

老夫跟你講了這麼多大道理,結果你來個沒聽說過?

他當然不能和陳正泰耐心的解釋:“就是要治天下,就先要正心誠意,要讀書。”

“噢。”陳正泰頷首點頭,恍然大悟的樣子:“那麼孔公有沒有正心誠意呢?”

“這……是自然。”

“那麼孔公正心誠意,還修了身,理應已經算是出師了,突厥人來襲,孔公爲何讀了這麼多書,卻還在讀書?”

孔穎達:“……”

“不是說了要先讀書,讀了書之後,才能治天下,保境安民的嗎?孔公讀了這麼多書,怎麼現在還在讀啊。”

孔穎達氣的臉都紅了,惱怒的道:“你這是胡攪蠻纏,老夫不一樣。”

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九十章:大宴
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九十章:大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