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

陳正泰大致瞭解李承乾的性格了。

這傢伙的性格倒是頗有幾分李世民的影子。

平日裡還好相處,可一旦認定的事,便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對於他的兄弟,他是頗有怨言的,尤其是那乖巧的李泰,令他頗有一些防備心理。

陳正泰不清楚李世民同時喜歡兩個兒子,到底是因爲制衡的緣故,還是其他的心思,不過某種程度,也使這兩個兄弟打小開始便有些不和。

其實這很好理解,是父親總有偏愛。

而二人的身份地位,也加劇了彼此的隔閡,他們身邊的屬官們,似乎一直都在他們身邊提醒着這一點。

因此,在被父皇訓斥了一通,而後又得知父皇專門召喚李泰去考校學問的李承乾很生氣,後果也很嚴重。

他將自己憋在二皮溝,用了大心思去幹他所認定的事情,非要讓李世民承認他的厲害不可。

這就讓陳正泰有些爲難了!

因爲這涉及到了他的立場問題,而他的立場,就等於整個陳家的立場!

以李承乾這種不服輸的性格,而且這傢伙在歷史上一旦察覺到自己的太子地位不保,可能要輸的時候,就毫不猶豫的學習了他的父皇發動叛亂的本性!

陳正泰覺得,李承乾是個不保險的人。

因此,他對李承乾不免帶着幾分警惕。

可李承乾對於他的信任,又讓陳正泰很是猶豫。

這時……他隱隱的意識到,自己的父祖們……可能並非只是眼瞎而總是作出了錯誤的選擇題。

可能只是因爲……在輸贏和義氣之間,選擇了後者。

這……是悲劇啊。

做人不能講義氣,講義氣非要完蛋不可。

只是……現在看來,已經無暇去做選擇題了!書院裡有一個很大的闊地,四周都是高高的圍牆,此刻,書院裡的教師和生員們都站在一旁指指點點,因爲……

只見在這裡,一個巨大的飛球,已經在無數能工巧匠,以及太子的親自督造之下,慢慢的製出來。

在制飛球的過程中,每一個可能遇到的難題,要嘛是尋了課本,從理論上去解決,要嘛就是詢問陳正泰。

說到這個,李義府等人,其實也十分關注着這一項大工程。

他們已將課本背得滾瓜爛熟,可是對於課本中的許多東西,卻抱有懷疑的態度。

畢竟……這是破天荒的學問,開了這個時代的先河,對他們而言,若不是因爲他們對陳正泰有絕對的信任,令他們無條件的相信課本中的東西,這猶如天方夜譚一般的領域,還不如去看《山海經》呢。

若是當真能憑藉原理,最後付出實踐,這就意味着,這些課本的確有其事,一旦如此,那麼……

太可怕了。

有時,李承乾閒下來,也會尋陳正泰研究一下關於突厥人的問題,陳正泰也不藏拙,憑藉着記憶說了一些!

不過顯然,對於突厥人,李承乾的瞭解更加透徹,事實上,這傢伙在歷史上還真曾經有過一段時間學習突厥人風俗來生活起居。

“陳正泰,你說孤能成功嘛?”此時,李承乾其實有點不自信。

“這……”陳正泰道:“可以試一試,只是師弟想過由誰來完成這個任務了沒?時間緊迫啊,聽說陛下已經下旨,數萬精騎已是整裝待發,用不了多久,衛國公李靖將軍就將突襲突厥人,所以……”

“是啊,誰纔是最合適的人選呢?”李承乾皺着眉頭自言自語。

陳正泰覺得這傢伙已經魔怔了,還是少和這樣的傢伙接觸爲妙,他現在應該將心思放在的農墾上。

陛下下旨,敕命陳正德爲門下省值班侍奉,又在門下省設立了一個農學館,現在已開始招募文吏入館了。

這農學館和門下省下設的弘文館雖然都叫館子,可是地位卻是千差萬別!

也就因爲這是房玄齡直接領導,才勉強撐住了一點顏面,畢竟弘文館裡有許多的清貴,而農學館,卻只有一個小小的值班侍奉,還是躲在二皮溝,連宮門都摸不着的那種。

農學館既然設立出來,總要幹事的,除了養豬大業,陳正泰從登山包裡取了一些種子交給陳正德,教授了他一些育苗的方法,讓他小心培育出秧苗來。

陳正德是個老實人,晃晃腦袋,便應了下來。

當然,他對陳正泰的話都奉若圭臬,陳正泰說話的時候,他自覺的掏出了一個簿子,提筆記錄。

這讓陳正泰有一種,這狗r的怎麼好像是在學自己的感覺。

過了幾日,便聽說大軍即將出徵了。

這天,陳正泰照例又到學堂裡走一趟,只是今日的學堂卻是格外的冷清,甚至在學堂後頭的闊地上,陳正泰還看到了一個落地的手杖。

這手杖,,陳正泰依舊記得,這應該是程處默的,陳正泰不禁將這柳木的手杖撿起,忍不住罵着:“這個小子,還真是……糊塗啊,走路的傢伙都丟了,可憐了他的腿。”

他擡頭,看着闊地,卻總覺得少了一點什麼!

對了……

陳正泰忙將陳福叫了來:“這剛完工的飛球呢?”

陳福道:“昨日夜裡,太子殿下說想去試一試,帶來了一百多人將飛球搬走了。還來了許多的大車呢,噢,還有程少將軍,也被太子殿下拎走了,好像聽太子說……說……臨死之前拉一個墊背的。”

陳正泰有點懵。

不對呀,要試,爲何不在學堂裡試,爲什麼要搬走?

就在這剎那間,他想到了一種可能,連忙道:“快,我們去庫房,看看儲存的火藥還在不在。”

於是陳正泰急匆匆的趕到了一個偏僻的角落,這裡是一個孤零零的庫房,因爲火藥危險,所以距離聚集區域要遠一些!

庫房的門一推開,是刺鼻的硫磺和硝石氣息,只是……那堆積如山的火藥,在此刻卻已是人去樓空。

陳正泰驚叫起來:“我的火藥呢,我那能將人炸上天的火藥呢?不對,絕不只是實驗飛球這樣簡單,若只是實驗飛球,爲何要帶火藥?可若只是想試一試這飛球和火藥的威力,以師弟的性子,一定會讓我跟着一起去觀摩的,他如此鬼鬼祟祟,只有一種可能……“

陳正泰臉色鐵青了,額上還冒出了點點冷汗。

現在……他終於明白爲何李承乾敢在他爹李世民面前造反了。

這是個狠人哪!

“不妙,不妙呀,快,趕緊派出快馬往夏州方向去追一追看。”

陳正泰頓時想到了許多的可能,活生生的太子,平日都在二皮溝,現在一下子沒了蹤影,許多寶貝都已丟了,不翼而飛。

那麼……唯一的可能是什麼?

“還有……”

陳正泰覺得自己的心有點亂,忙道:“趕緊……趕緊去將我爹和三叔公請來,告訴他們,出大事啦。”

這可是關係到整個家族存亡的大事啊!

很快,三叔公便來了,只是陳繼業還在轉運使司衙門當值,一時之間聯繫不上。

三叔公見侄孫神色凝重,認真聽了陳正泰的講述,隨即……他臉色也慘然起來:“正泰,要糟了,若是太子有什麼三長兩短,保不準會有人將干係擔在我們陳家的身上,這可是太子殿下啊,一個不好,陛下遷怒…陳家上下就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說到這裡,他打了個寒顫,又聽到程咬金的兒子也擄了去,卻鬆了口氣,只是表情依舊的凝重:“哎呀,這樣說來,豈不是我們可以將一切的責任都推到程處默的身上,就說這一切都是他慫恿的,而我們陳家並不知情,太子殿下還是頗有幾分良心的,竟連這個都想到了。”

陳正泰:“……”

“三叔公,眼下當務之急,是不是立即入宮稟奏?”

“不。”三叔公搖搖頭,憑着多年他多鹽的經驗,此刻他的腦子已經開始高速運轉起來!

他一副高能的樣子,眯着眼道:“現在趁着消息還沒出來,得趕緊去找人問問看,不是聽說那長孫無忌家裡有個寡婦要改嫁嘛?趁着大家都矇在鼓裡的時候,得去問問長孫家的那個寡婦改嫁了沒有,我們先下手爲強,將這門親事定下來,如此一來,便算是穩住了長孫家,穩住了長孫家,便算是穩住了皇后娘娘……”

這三叔公的操作……

可是,爲啥……是我要犧牲……

陳正泰不禁道:“三叔公,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

三叔公苦口婆心的道:“正泰啊,不是老夫要委屈你,只是……正泰啊,你是我們全家的希望,這事太大了……必須要做到萬無一失,穩住長孫家,再拉程咬金下水,老夫再想想,再想想……還有誰……還有誰……”

說着,他揹着手,團團轉着,來回踱步。

只是……他們很快就聽下人來稟報,陳家最後一絲的希望,也破滅了。

長孫家的寡婦,已改嫁了……

陳正泰吐出一口氣,心裡不禁慶幸,他本來就沒指望犧牲自己的肉體來解決這件事的。

只是三叔公卻不禁惋惜,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道:“太可惜,真是太可惜啦,這是天要亡我,我們陳家竟是連吃糞也沒趕上熱乎的。”

到了這時,陳正泰反而漸漸冷靜了一下子,他已拿定了主意:“事已至此,應該立即入宮覲見,向陛下稟報,這個時候越是推諉,反而會讓宮中見疑,倒不如索性將所有的責任承擔下來。”

說罷,陳正泰毫不猶豫的親自到了太極宮,懇請李世民召見。

只是宮中顯然已有些混亂了。

事實上,陳正泰低估了宮中對於天下的掌控能力,就在不久之前,已有自岐州送來的快報,說是發現了一支形跡可疑的軍馬,有三百人之衆,拿着太子殿下的印信,過了關隘。

當地的官吏覺得可疑,只是關係太子,不敢阻攔,自是放他們出關往夏州方向去了,然後連忙向朝廷做了稟告。

兵部自然也察覺到了不同尋常,忙派人往東宮前去確認,卻發現,東宮的衛士少了不少,而太子殿下,竟也不知所蹤,二皮溝那兒,其實早有禁衛中的百騎隨時盯梢,而他們得來的消息卻是,太子殿下確實帶人去過二皮溝,可是很快取了一車車的貨物,便不知所蹤。

宮中顯然已經得知發生了什麼。

李世民此刻在甘露殿,已經沒有心思去宣政殿了。

他揹着手,而在一旁,長孫皇后和李泰都在。

李世民來回踱步,一臉煩躁不已的樣子,不禁痛罵:“此逆兒桀驁不馴,不堪爲人子。”

Wшw☢ttκǎ n☢c○

長孫皇后倒是還鎮定,她只安靜的坐於一旁,沒有做聲。

李泰則拜倒在地,道:“父皇,兒臣以爲,皇兄此次……確實不該如此,他是太子,怎麼可以輕易的犯險呢,這是要將國家和父皇置於何地?只是……兒臣以爲,皇兄必定年輕,還請父皇……”

“你以爲朕是因爲他犯險?”李世民突然發出了咆哮。

這一下子,卻是嚇着了李泰,李泰拜在地上,戰戰兢兢。

李世民繼續怒吼道:“朕只恨此兒勇則勇矣,我李家男兒,即便是從徵殺賊,也是無可厚非。可是這個混賬,連如何殺賊都不知,不帶曉騎,卻帶着一籮筐無用之物……”

說到這裡,李世民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感覺自己的心口都氣痛了。

李泰這才明白,父皇爲何如此勃然大怒。

對於李世民而言,你想殺突厥人,可以,因爲你老子當初也是這樣乾的。

你想上戰場,也可以,因爲你老子當初也是如此。

你想身先士卒,更是可以,因爲朕當初就是身先士卒!

這纔是李家的男子漢,雖然你已是太子了,按禮法來說,確實不該這樣做,可李世民依舊覺得這是可以原諒的事。

唯一不值得原諒的卻是,這個兒子真是個蠢貨啊,朕當初是如何是在沙場上衝鋒陷陣的,靠的……那可是腦子還有自己的勇力,以及對戰場上作出的預判,甚至……還有一支精銳的鐵騎,因此,朕所過之處,所向披靡,天下無人可制,賊子聞風而喪膽。

可這玩意……聽說是帶着一個車隊走的,帶走的護衛,也不過兩三百人,偏偏這些護衛,李世民是知道斤兩的,說他們是儀仗隊都不過分,指望這些人能夠上馬衝殺,這簡直就是笑話!

你說說看,這不是丟人嘛?

李世民越想越氣,氣得發抖,心煩意亂的繼續來回踱步,伴着破口大罵。

李泰討了個沒趣,也就不敢再做聲了。

片刻之後,卻見張千匆匆進來道:“陛下,二皮溝縣公陳正泰求見。”

陳正泰……

李世民這才坐下,卻氣咻咻的道:“這也不是一個好東西。”

長孫皇后此時眼眸一轉,嘆了口氣,道:“二郎,承乾如此,是歷來的惡習所致,說到底,是臣妾管教無方的緣故,平日身邊的人,又對他寵溺慣了。現在承乾如此,又和陳正泰有什麼關係呢?現在承乾去了夏州,陛下已派了精騎前去追趕,他是太子,身邊也有足夠的護衛,想來……一定不會有什麼危險,如今二郎龍顏大怒,這一點,臣妾可以理解。可是何必要遷怒陳正泰呢?陳正泰終究沒有歹意啊。”

李世民臉微微一紅:“朕罵他,只是怕觀音婢生他的氣,給觀音婢出出氣罷了,哪裡曉得觀音婢竟如此通情達理,哎……倒是朕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長孫皇后無奈苦笑,其實此刻,她雖是這樣安慰自己,可心裡卻是七上八下,生恐李承乾有什麼危險,畢竟是自己的長子,可還小呢,離開了父母的羽翼,人在外頭,不知會出什麼事呢!

自然……長孫皇后也是一個極有見識的人,要知道,她小小年紀便嫁給了李世民,李世民常年在外征戰,她這半輩子,其實都是在等待丈夫凱旋而歸的日子中度過。

因而,即便發生了大事,她依舊錶現得鎮定自若!

長孫皇后便看着李世民,溫聲道:“陛下何不召陳正泰來見,看看他怎麼說。”

“不見啦。”李世民搖搖頭,他還餘怒未消呢,便道:“不管怎麼說,這些日子,太子都和他廝混一起,成日搞東搞西,不知所謂!這一次,他恐怕是有些急眼了,讓他急一急也好,好好的敲打敲打他,教他知曉什麼是天高地厚。至於承乾……他既是跑了,就讓他跑吧,有本事,就去天涯海角,反正……他想要成爲天下人的笑話,朕這個做父親的,又能如何呢?哼,朕也不想理他了,由着他去吧。”

口裡說的冷酷無情……

可說到由着他去時,虎目之中,竟還是有些朦朧,多了些許的水霧!

只見他隨即又道:“還有那個程處默,朕是久聞他的大名,卻還沒見過他,本是想着等他年長一些,讓他來宮中衛宿,現在看來,他和他老子是一副德行,都是不知所謂之人,他父親不懂得管教,朕遲早收拾了他。”

…………

一萬五千字全部送到,明天繼續,最後求月票、求訂閱。老虎寫書這麼多年來,可謂是從沒有斷更過,求票也應該可以理直氣壯的吧!沒票沒動力呀,同學們給點力?

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
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