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

孔穎達匆忙到了太子的寢殿,見了太子殿下,只是李承乾懶洋洋的,似乎是一宿未睡的樣子,就像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一般。

孔穎達隨即看到了牀榻下散落的書,一看……嚇了一跳。

這不正是二皮溝裡流傳來的課本嗎?

天吶……

我大唐太子居然也……

要冷靜,要冷靜,這課本,陛下也很是欣賞,此時若是藉此機會來攻擊此書,不但太子不喜,便是陛下也要大怒。

於是孔穎達笑容可掬的道:“殿下,此書是從何而來?”

“陳正泰送孤的,怎麼,你想看?給你看,你也不懂。”

孔穎達:“……”

想某孔穎達,乃孔聖人之後,天下知名的大儒,還需要看這破書?

孔穎達微笑道:“殿下現在該好好修養身體。”

“可是孤已覺得自己的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李承乾道:“要不,孤下榻蹦一蹦你看看?”

孔穎達頓時嚇得臉色發青,忙說:“殿下,不可,萬萬不可,臣先告辭。”

李承乾隨即樂了,他知道孔師傅來此是什麼意思,自己不過是嚇嚇他而已。

須知在這個大唐,最難爲的是太子,可是最慘的,卻是太子的老師。

畢竟……這個傢伙,你打不得罵不得,他若是學問好,那是他聰明伶俐,是血統純正,是種好。

可若是他頑劣不堪,那就是你這個老師教導無方了。

李承乾見孔穎達走了,方纔命宦官撿起昨夜熟睡時散落在地上的書,隨即又開始讀起來。

他漸漸開始摸到了一點訣竅,這書……得從頭看,理解了前頭的內容,後頭才能理解個七七八八,而其中許多的內容,一旦你開始真正去思考時,就不免讓人意識到,這裡頭的學問,實在很有意思。

當然……李承乾覺得這可能是歪理邪說,畢竟……

地怎麼是圓的呢?不圓啊,還有……這四周充斥的……是一種氣,這氣是啥玩意?至於重力,就更加不可靠了,難道孤沒了重力,還能飛起來?

過了半月,李承乾覺得自己的腿傷好了一些,便再也忍不住的坐了乘輦往二皮溝去。

到了二皮溝,卻發現這裡極熱鬧,最熱鬧的地方,竟是一個棚子,這棚子雖然簡陋,外頭卻是排起了長龍,許多看上去還算體面的人,卻排在此……

李承乾不禁覺得奇怪,命宦官去問。

過一會兒,宦官過來回話:“回殿下的話,這些人……都是想盡辦法來落戶的。”

“落戶?”李承乾一愣,驚奇的道:“落戶是什麼意思?”

“只要不是奴婢和佃農的身份,都可來二皮溝落戶,只是聽說二皮溝的落戶標準很是嚴厲,可是許多人還是想來試試,不說尋常的百姓,便是一些小官吏和商賈都來了呢!”

李承乾訝異的道:“這二皮溝如此荒涼,他們也肯來?”

“殿下有所不知,聽說……二皮溝這兒……能掙錢,在外頭,尋常人連個工都難尋,可在這裡,但凡是一個壯丁,只要肯幹,許多差事隨便挑,不但可三餐無憂,每月下來掙個一兩百文錢也不在話下。若是有一些本事,在這裡,便是幾貫錢也是隨便掙得。因而許多人都想落戶於此,來此的不但有小官吏,還有商賈,匠人……”

就在此時,李承乾打斷了宦官的話:“且慢着,這小官吏和商賈來此做什麼,他們瞧得上這點好處?”

宦官看了李承乾一眼,道:“殿下…其實……其實奴若是有子孫後代,也想落戶呢。畢竟……這些人不是什麼世家大族,看上去似是今日能經商掙一些錢,又或者是憑藉着運氣能在衙中尋到一個差遣,可奴聽他們說,這人活着,又不是那些鐵打的世族,總有起起伏伏,今日有一些小富貴,誰知明日會是什麼光景呢?這輩子過得好,子孫後代又曉得會是什麼樣子?來此……不過是爲自己的將來,爲了子孫,謀一個鐵飯碗罷了,將來若真是自己遭了罪,亦或者子孫不成器,二皮溝這裡,總不至讓自己餓着。”

李承乾大抵明白了,這個世上,不是什麼人都如那五姓七宗,或如長安韋家和杜家那般,可以享受永世富貴的。

越是這種小官吏和商賈,其實越容易誕生焦慮感,畢竟……他們雖有些許的財富,可世事太多的難料,一旦從自己的階層跌落,淪爲庶民,那麼就是萬劫不復。

二皮溝這裡,尋常的庶民有書本發放,可讓他們自學再不如意,只要有手有腳,也多的是人工需要招募,這對某一個階層而言,恰恰是一層保障。

李承乾道:“這樣說來,二皮溝現在豈不是要人滿爲患了?”

宦官搖頭:“這可不是,能落戶的人鳳毛麟角,據聞條件十分苛刻,許多人只是來碰碰運氣,說是一年,不過一千戶的員額,不過奴還聽說,正因爲這員額少,所以更吃香了。”

“真是怪事。”李承乾搖搖頭:“上趕着和孤師兄爲鄰,看來孤的師兄還是挺招人喜歡的,你也去給孤排個隊,孤也落個戶。”

宦官嚇了一跳:“奴可不敢。”

李承乾也沒有強求,讓人去知會了陳正泰,一會兒功夫,陳正泰便匆匆而來!

陳正泰的膚色更白了,天氣漸漸寒冷,所以他穿着頗爲臃腫,和李承乾相互見禮後,陳正泰道:“殿下怎的來了?”

“有問題要請教你。”李承乾下了車,拄着一根杖子,他走起出來,還是有些不便,好在骨頭已長得差不多了!

他精神奕奕的繼續道:“你那煙花……孤大抵看出了一丁點的眉目,你書上說,用某種易燃物,將其封閉起來,使其引燃,便會產生大量的氣體和熱量。而原本體積極小的火藥,瞬間的膨脹,在狹隘的空間內,導致了爆炸,是不是如此?”

陳正泰心裡詫異,太子居然真的看過書,而且……太子竟還真把書看進去了。

他見李承乾一臉認真的樣子,便道:“正是。”

“可是孤不信,譬如,我們尋了火油出來對不對,這火油在密閉的空間裡燃燒,難道也能爆炸嗎?”

“這……要看情況。”

“那你試過沒有。”

“咳咳……不敢試。”

李承乾:“……”

而後白了陳正泰一眼。

“不試試,孤便不信你書中的話。”

陳正泰笑呵呵的道:“其實太子雖知這原理,可這易燃物,我卻知道,只要尋到這幾味東西,保管能成功。”

李承乾依舊還是一副不信的樣子。

陳正泰很欣慰李承乾能如此好學,少年人嘛,就該有像自己一般好學的精神。

於是忙令人去搜羅,緊接着,到了傍晚時分,一個‘爆竹’便算制好了。

讓人預備了引線,陳正泰和拄着杖子的李承乾站在遠處,此時天色已有些暗淡了,隨着引線燃起,一會兒功夫,突然……這夜空之下,突然傳出一個聲響。

啪……

李承乾沒有心理準備,打了個冷顫,身子幾乎摔下去,幸好陳正泰扶住了他。

這爆炸的聲音,差不多是一個二腳踢的減弱版。

在陳正泰看來,不過爾爾。

可李承乾隨之狂喜,驚歎道:“師兄,你看到了嗎,看到了嗎?方纔那光亮,方纔那光亮……呀……真真嚇死孤了。”

說着,拄着杖子瘋狂朝着那爆炸的方向走去,原有的容器,已經被炸了個粉碎,可是裡頭的硝石卻早已無影無蹤!

李承乾原地低頭俯瞰,突然道:“師兄,你來。”

便見這地上,竟是一隻老鼠,似是炸傷了,小腹血肉模糊,拼命的掙扎着,發出細細的哀鳴。

“還可傷鼠?”李承乾若有所思起來:“這樣說來,豈不是還可以傷人?”

“理論上是如此。”陳正泰隨即苦笑:“只不過……遇到了一個難處,那便是……以這爆炸的威力,想要傷人,就必須加大火藥的藥量,而一旦加大了藥量,這玩意只怕得有數十斤才能發揮效果。”

這不過是黑火藥而已,陳正泰對於這黑火藥的威力並不看好,雖然這在李承乾眼裡,簡直就是神器。

李承乾驚奇的看着陳正泰道:“數十斤……能有多大威力?真能傷人嗎?”

陳正泰想了想:“殿下,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裡,如此笨重之物,想要傷人,是極難的,畢竟人又不傻,不會朝着這火藥撲來,與其大費周章用火藥,那還不如投石呢。因而……臣以爲……這東西暫時只能做煙花。不過……”

陳正泰想起來了什麼,現在只是火藥的初級階段,實用性確實不高,除非這火藥的技術不斷的精進。

可也未必完全沒有用:“除非……可以有一種東西,將這火藥運載起來……最好的辦法,就是空投。”

“空投……”李承乾一愣:“你是說,人在天上?呀,你那書裡不是寫着嘛?世上有比空氣更輕的氣體,只要運用了這個原理,便可將人和物帶到天上,是也不是?”

“呃……”陳正泰此時真正明白,爲何李家能得天下了,真的是種好啊,若是在養豬界,無論是自己的恩師還是這李承乾,絕對可以去做種豬的!

陳正泰則道:“理論上是如此。”

“那麼爲何不可以試一試呢?”

“到時再看看。”陳正泰現在忙的事很多,首先他得賺錢,這個事反而不放在心上。

李承乾卻是眼珠子一瞪:“這是什麼話,書是你教本宮看的,本宮沒日沒夜的看,師兄卻偷懶了?沒有天理啊,我要生氣啦,我要將你們二皮溝的雞和豬都吃了。”

陳正泰:“……”

李承乾決定住在這二皮溝了。

他性子裡有倔強的一面,二皮溝這裡,現下最好的建築便是二皮溝大學堂。

緊接着,他看到了一個老熟人,是同樣一瘸一拐拄着杖子的程處默。

程處默一瘸一拐,口裡發出哎喲喲的聲音。

他終於如願以償的落了戶,不過……大學堂還需等待一場摸底考試,只有考試過後,方纔准許入學,當然……

爲了讓人更好的通過考試,大學堂還舉辦了一個入學考試的培訓班,相比於那大學堂開課時低廉的學費,這培訓班就比較費錢了,當然……培訓比較貴,這也很合理。

程處默就被他爹這般送來培訓,總而言之,那位程將軍已經放出了話來,程處默一定要入學,若是入不了,第一個就打死程處默,此後就拔刀去尋陳家的三叔公,來個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

因此……程處默在培訓班裡,成了國寶熊貓一般的存在,陳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很是關心他的學業,被抓來作培訓班臨時代課老師的李義府,已經受了三叔公的請託,特別關照程處默的學業。

此時,李承乾拄着杖子,在學堂的後院來回踱步,他要多進行復健的練習。

然後……他看到迎面而來的人,也同樣拄着杖子,學着自己的模樣,一步又一步蹣跚而來。

定睛一看,竟是程處默。

程處默見了李承乾,腳步加急,顯然,二人是認識的,程處默咧嘴,到了李承乾面前,樂了:“殿下,想不到你也在……”

李承乾氣得發抖,擡起手中的杖子朝着程處默便打:“姓程的,你欺人太甚,你竟敢嘲笑孤,還敢學孤腿腳不便的樣子?今日孤將你腿打瘸了不可,你越發不像樣子啦,竟敢將孤不放在眼裡。”

一頓痛打,程處默不敢還手,連忙躲閃,可腿腳不便,整個人便生生栽倒在地,口裡大呼道:“太子殿下呀,天地良心啊,我的腿也被打折了……”

李承乾氣得發抖,等許多人聞訊而來,這纔將兩個‘瘸子’分開,程處默生無可戀,這虎背熊腰的漢子,此刻吸着鼻子,眼裡竟隱隱有淚光閃爍,招誰惹誰了啊,怎麼最近諸事都不順,是人都想打我?

李承乾氣咻咻的被陳正泰分開,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陳正泰再三解釋,他才臉色緩和了。

隨即朝那程處默道:“這可怪不得孤,要怪便怪你爹,你爹若不打折你的腿,何來這樣的誤會。”於是扯着陳正泰繼續琢磨那能飛上天的東西。

一連十數日,李承乾要嘛是抱着課本,要嘛是邀程處默二人拄着杖子復健,偶爾與陳正泰研究可以上天的飛球。

陳正泰很忙,沒功夫成日招呼他,除了被他磨的沒辦法,讓人尋了牛皮,以及各種材料,嘗試着製造一個熱氣球之外,便是繼續督促九個弟子抄書。

這書反反覆覆的抄了無數遍,九個弟子對這課本的內容幾乎倒背如流了。

可陳正泰顯然並不願意放過他們,仍然鼓勵他們繼續抄下去。

到了十月初九,宮中來了消息,召陳正泰和李承乾入宮覲見。

陳正泰已經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妙了,這太子不老老實實呆在東宮,成日來二皮溝騷擾自己,這東宮上下的屬官,只怕要瘋了吧,此次恩師說不準要教訓自己一番呢!

等二人入了宮,卻發現李世民居然不在甘露殿召見,而是在選在宣政殿,這令陳正泰鬆了口氣。

按理來說,召見太子,應該是私下裡召見,所以選在皇帝的寢宮甘露殿機會比較大,而一旦在宣政殿,一定是關於國家大事。

二人入殿,便見李世民揹着手,正來回踱步着,他見了李承乾和陳正泰二人進來,只是眼睛擡了擡,隨即目光卻落在了將軍李績,尉遲敬德、程咬金等人身上。

此次在場的將軍不少,其他如房玄齡等人,反而顯得不太突出了。

李世民隨即道:“突厥人襲我夏州,那突厥大汗頡利,起兵七八萬,氣勢洶洶,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朕欲親征夏州,與頡利一決雌雄,衆卿以爲如何?“

突厥一直都是大唐的心腹大患,當今的大汗頡利,更是對大唐虎視眈眈,他們隨着隋末的大亂趁勢而起,如今已成了不可忽視的力量。

大唐拿下了夏州,消滅了粱師都,可顯然那頡利大汗並不甘心。此次趁着大唐蝗災,想借此機會,給大唐一個教訓。

李世民說罷,房玄齡忙道:“陛下,現在我大唐百廢待舉,不可輕易動刀兵,何況陛下千金之軀,更不可輕易勞師動衆,老臣以爲,現在寒冬即將到來,按照突厥人多年都舊俗,此次帶兵來此,或許,不過是藉此機會劫掠一番,一旦無法得逞,自會引兵退去。”

李績等人聽到這裡,反而是羣情激憤起來:“願陛下予臣數萬精兵,願往夏州擊賊,突厥雖擅馬戰,可戰力豈會是我大唐精兵的對手,他們敢來,便教他們有去無回。”

李世民也激動起來,只是文武雙方,有些相持不下,房玄齡等人的話很有道理,現在國家還不富足,輕易冒險,不是穩妥之策。可李績、尉遲敬德、李靖等人卻認爲,突厥人既然來襲擾,一旦唐軍不爲所動,反而會動搖軍心,還不如去硬碰一下,掂量掂量這突厥頡利汗的斤兩。

李世民皺眉,隨即目光落在了陳正泰的身上,他微笑道:“正泰,知道爲何朕召你來此嘛?”

陳正泰上前:“學生略知一二。”

“如此甚好。”李世民便拉起了臉:“依你看,是戰是和?”

陳正泰此刻心裡想,這個問題,可難不倒我。

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七十章:人才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
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七十章:人才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