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 大結局

月光皎潔,一艘烏篷船停靠在一處峽谷的岩石邊。

壁立千仞的峽谷遮擋了無邊夜色,連水面都映不出絲毫波光,一眼望去,如同深不見底的黑潭。

軒轅麒獨自坐在甲板上,手中握住從脖子上取下來的狼牙玉墜。

了塵自烏篷內走了出來,在父親身邊坐下,看了看父親,說:“父親還在想弒天的事?”

軒轅麒嘆了口氣:“我沒料到,劍廬一行,居然會,碰見弒天。”

了塵說道:“我在盛都時曾經見過他,他叫龍一,是阿珩與嬌嬌的朋友。我沒和他交過手,也沒和他說過話。他的武功還是和二十年前一樣厲害嗎?”

軒轅麒道:“比二十年前,厲害多了。”

了塵擔憂地看向他:“父親沒受傷吧?”

軒轅麒挺直胸脯:“我也,很厲害的。”

了塵:“……”

“容月如何?”軒轅麒問。

了塵道:“他命可真大,捱了龍一一掌,居然撿回了半條命。”

這次遇上龍一實屬意外,龍一似乎是在追殺劍廬的人。

容月便是明月公子,他雖不曾與龍一見過,然而他身上揣着玄月劍,用的又是劍廬的招式。

他父親及時出手,從龍一手中救下容月。

龍一被激怒,與他父親激烈地交起手來,可就在打到一半時,龍一停手了。

“他爲什麼突然不打了?”了塵當時隔得遠,沒看清具體情況。

“因爲這個。”軒轅麒亮出手中的狼牙玉墜說。

“這個?”了塵不解。

軒轅麒道:“二十一年前,他奉劍廬,之命追殺,暗影之主,當時他已經,佔了上風,也是像今天,這樣突然,停手。我曾經,不明白,眼下一想,怕也是因爲,這個,狼牙玉墜。”

了塵道:“父親說過,這個是暗影之主送給父親的禮物。”

軒轅麒道:“沒錯,是我生辰,她送給我的。她先認識大哥,與大哥,四處征戰,後來才,認識我,她與大哥的,關係更親近。”

了塵:我怎麼聽您的語氣有點酸溜溜的?

軒轅麒驕傲地說道:“但是,大哥,沒有這個。”

了塵:您還炫耀起來了?

了塵言歸正傳:“可是龍一爲何見了它就不殺父親了?難道龍一認識它?認識第一任暗影之主?”

關於這一點,軒轅麒也不是很確定,偏偏龍一二話沒說就走了,他唯有自己去劍廬島尋找答案。

龍一搶走了玄月劍,不過進島的機關也被龍一毀得七七八八了,倒是不擔心上不去。

翌日,他們抵達了劍廬島。

島上橫屍遍野,四處瀰漫着腐臭與乾涸的血腥氣。

容月一眼看見了穿着掌門衣袍的屍體,撲過去叫了一聲爹,才驚覺那不是自己爹。

了塵屏住氣息:“這你也認得出來?”

容月道:“雖說容貌腐爛了,但是我爹沒這麼矮。”

了塵冷笑:“看來你爹金蟬脫殼了。”

軒轅麒的目的是尋找事件的真相,他翻遍了整座島嶼,最終在容月的幫助下尋到了一間位於掌門書房中的密室。

“這間密室我也沒來過,父親不允許我進他的書房。”容月說。

“進去看看。”了塵道。

密室中存放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丹藥,以及大量容月不曾見過的玩意。

了塵打開箱子,拿出一個生了鏽的兵器說:“是火銃。奇怪,火銃是暗影之主做出來的東西,劍廬島爲何也有?”

三人繼續翻找。

除了火銃外,還發現了不少暗影部纔有的東西。

了塵蹙眉:“這傢伙是偷竊過暗影部嗎?”

軒轅麒道:“有可能。”

當年暗影部的各大分舵被劍廬搗毀,裡面的東西也沒了。

了塵不小心碰到了一個開關,牆壁上彈出一個錦盒,了塵將盒子打開,拿出了一本泛黃的冊子來:“咦?這裡有一本手記。”

軒轅麒看完手記,恍然大悟:“弒天竟然來自暗夜島,是第一任島主的孩子。”

……

藏劍山莊的議事堂,龍一與容掌門交起了手來。

容掌門冷哼道:“你的武功是我教的,你以爲有了玄月劍,就能是我的對手嗎?”

玄月劍?

它在龍一的手中嗎?

顧嬌是進了議事堂才醒,因此沒看見龍一手中拿着什麼劍。

她心底閃過一個疑惑,玄月劍是與掌門的兒子一起失蹤的,掌門既認出了此劍,居然沒過問自己兒子的情況。

看來劍廬掌門對兒子也沒什麼感情。

想想也是,有感情的話就不會任由自己兒子遭到嫡母的迫害了。

龍一與他的戰況十分激烈,議事堂內不時傳來桌椅被劈碎的聲音,容掌門既是有黎江平這個內應,那麼應當沒少從暗夜島得到紫草果。

也不知龍一對上他,會不會吃虧。

容掌門斬出一道冰寒劍氣,擋住了龍一的攻擊,並一掌拍上龍一的肩膀。

龍一被他重重地震飛,撞到了身後的牆壁上,又跌落在桌椅上,碎了一地木片。

他用劍支撐住身體,朝容掌門襲來。

卻不待到徹底出招,又被容掌門一掌震飛,這一回,就連手中的長劍也飛了出去。

龍一胸口一痛,嘴角溢出腥紅的血絲。

容掌門打出第三掌,將龍一的丹田徹底震傷,龍一噴出一地鮮血,整個身子都輕輕痙攣了起來。

容掌門一步步朝龍一走過去,居高臨下地看着他,冷傲地說道:“弒天,你說你爲何想不開?非要與我作對?我對你不好麼?還是說……你的記憶又復甦了?”

又復甦?

難道龍一不止失憶過一次?

而且聽他的口氣,龍一失憶似乎與他有關。

二十一年前,龍一去刺殺暗影之主軒轅麒,結果交手到一半時,龍一主動放棄了任務。

之後,龍一就離開了。

再之後,龍一便失憶亂入了公主府。

那一次的失憶……是容掌門乾的!

容掌門爲何要抹去龍一的記憶?

龍一究竟記起了什麼?

顧嬌的心中涌上無數疑惑,她想去幫龍一,但是體內的蒙汗藥發作了。

這不是普通的蒙汗藥,這個黑袍男子也不是普通的劍客。

容掌門譏諷地看向重傷吐血的龍一:“知道我爲何讓你去刺殺軒轅麒嗎?我其實是想把第一任暗影之主引出來,我一直覺得,她與暗夜島有脫不開的關係,我想要的東西如果不在暗夜島上,那麼一定是在她的手裡。但目前看來,有個丫頭得到了她的東西,我已經抓了那丫頭,她出不出現也無所謂了。至於你,我原本不想對你趕盡殺絕,可你一而再、再而三壞我好事,別怪我不顧念師徒情分了!”

他舉起手中長劍,猛地朝龍一的心口刺了下去!

咻!

龍一徒手抓住了他的長劍!

鋒利的劍刃割破了龍一的手掌,溫熱的鮮血流了下來。

容掌門一驚,顯然沒料到已經奄奄一息的龍一居然還能有如此力氣。

龍一的氣息在暴漲!

他反手一動,嘭的折斷了他的長劍,隨後他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勢,縱身而起,將斷裂的劍刃毫不猶豫地刺進了容掌門的胸膛!

容掌門整個人都呆住了:“怎麼會……”

龍一冷冷地看着他:“你不該……把我從他身邊帶走!”

說罷,他握住劍刃的手猛地往裡一送,直直刺穿了容掌門的胸口!

容掌門臉上的面具嘭的一聲裂開,神情龜裂地倒在了地上。

龍一大掌一拍,強大的內力震起地上的斷劍,猛地插進了他的胸口!

一連中了兩劍,饒是拿紫草果當飯吃也扛不住了。

容掌門鮮血狂吐。

高手與高手之間的對決,每一招都在生死之間,輸得快沒什麼奇怪的,可輸的人是他就不應該了。

他的武功在弒天之上,弒天又沒有失控狂化,爲何還能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功力?

龍一大掌一揮,被震飛的玄月劍回到了自己手中。

他毫不留情地刺了第三劍!

容掌門身子一僵,沒了任何還手的餘力。

龍一舉起長劍,打算第四劍直接將他的心挖出來,就在此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整個議事堂忽然抖動了起來,好似地震一般,龍一的身子晃了晃,木牆後,蕭珩與顧嬌的椅子齊齊朝前撲去。

顧嬌咬牙,戰勝了身體的無力感,一把抱住蕭珩。

二人在地上滾了兩圈才堪堪停住。

而那名黑袍男子一個不穩,撞上了身後的木牆。

木牆倒塌了,他滾到了議事堂的地板上。

他看了眼倒在血泊中的容掌門,臉色一變,抓住他迅速離開了。

震動還在繼續。

龍一看見了議事堂後方的蕭珩與顧嬌,他飛身而上。

兩個人,他沒辦法拿劍了。

他扔掉手中的玄月劍,一手一個,帶着蕭珩與顧嬌往門外衝去。

不料,地板忽然開裂,三人跌了下去。

……

一道黑漆漆的地道中,顧琰與顧承風被搖得東倒西歪,顧承風的腦袋都在牆壁上重重地磕了一下,而顧琰得益於對摔跤小糰子淨空的觀摩,學了一手完美的“摔跤術”。

沒摔痛。

“什麼情況啊?地龍翻身了嗎?”顧承風抓狂地問道。

顧琰沒說話,抱頭含胸,維持着自我保護的姿勢。

終於,抖動停止了。

顧承風扶着牆壁站起身來,此時二人早已蓬頭垢面,他比較慘,發冠都不知掉哪裡去了。

“你沒事吧?”他去扶顧琰。

“沒事。”顧琰抓住他的手站起身來,四下看了看,問道,“我們這是到哪兒了?”

顧承風扶了扶眩暈的腦袋,摸着胸口喘息道:“不清楚,誒?你身上有火摺子沒?我的好像掉了。”

顧琰自懷中掏出一個火摺子:“有。”

顧承風拿了過來,吹亮火摺子後,藉着燃燒的火光一步步走出了通道。

他們適才從小竹屋的院子掉落後,便進了一個奇怪的通道,他們順着通道一直一直往前走,不知怎的忽然就發生了方纔的事故。

他險些以爲通道要塌方了。

“這裡是哪裡呀?地上好多血跡。”顧承風進了議事堂,他蹲下身,指尖摸了摸那些血跡,“新鮮的,這裡發生過打鬥。”

他四下看了看,在廢墟中發現了一柄寒光閃閃的孔雀翎寶劍。

他將劍拾起來仔細端詳了一番,驚歎道:“哇,玄鐵劍啊!是我的了!”

顧琰則是在一旁發現了一個面具。

顧琰撿起面具,聞了聞,說道:“有我姐身上的香氣!我姐來過這裡!”

……

伸手不見五指的密室中,龍一以身爲盾,接住了顧嬌與蕭珩。

二人趕忙站起身。

顧嬌摸上龍一的脈搏,蕭珩吹亮了火摺子。

“你們有沒有事?”他問道。

顧嬌道:“我沒事,龍一他受了傷。”

蕭珩看向面色蒼白的龍一,問道:“很嚴重嗎?”

顧嬌抽回手:“嚴重是嚴重,不過他體質特殊,應該沒性命之憂。”

她說着,去摸急救包。

“急救包掉了,面具也掉了。”

面具是上官慶找人做的,鄭管事突然來府上說安國公出了事,她隨手將面具塞進了急救包。

蕭珩四下看了看:“前面有個通道,我們先離開這裡。”

顧嬌點點頭,與蕭珩一起將龍一扶了起來,隨後感慨道:“一個小小的藏劍山莊,竟然也建造了密道,還真是不顯山不露水。”

蕭珩蹙眉看着四周冷冰冰的牆壁,總感覺這裡十分危險:“走吧。”

顧嬌忽然看向龍一帥氣的臉龐,開口道:“對了,龍一,方纔那個穿黑袍的男人是誰?”

“蠱師。”龍一說。

顧嬌彎了彎脣角,眸子亮晶晶的:“你真的會說話了。”

龍一:“……”

另一條通道中,顧琰仔細地尋找着顧嬌的蹤跡,他看不出任何蛛絲馬跡,只是憑着龍鳳胎的感應,覺得她應該就在附近。

“我們要不要叫一聲?”

顧琰回頭問顧承風,卻被一個可怖的青銅獠牙面具嚇了一大跳,“啊!你幹嘛!”

顧承風頂着面具,笑嘻嘻地說道:“嚇到了吧?”

顧琰驚魂未定地揉了揉狂跳的心口,怒目道:“幼稚!你不許走在我後面!”

顧承風哼哼道:“我又和你姐姐沒有龍鳳胎感應,我怎麼知道往哪兒走啊?”

顧琰氣呼呼地說道:“往前!”

顧承風扶了扶臉上的面具,又摸了摸腰間的孔雀翎玄鐵寶劍,對顧琰道:“火摺子給我。”

顧琰冷冷地給了他。

他昂首闊步地往前走。

“膽子這麼小,早讓你不要跟來了!”

“你說你和你姐一個孃胎裡出來的,怎麼性子差了十萬八千里?”

“啊,也對,她不是你……咳咳,我的意思是,她不是和你一起長大的。”

“哎,我說了這麼多,你好歹吱一聲啊。”

顧承風納悶地轉過身來,卻哪裡還有顧琰的身影?

“顧琰!”

他臉色一變往回走,剛轉了個彎,一道黑影迎面貼上來,一掌將他打暈了過去。

……

“龍一,蠱師厲害嗎?”通道內,顧嬌繼續適才的話題。

龍一想了想,嚴謹地說道:“打架不厲害,用蠱厲害。”

蠱師要養蠱,一般來說身體都很弱,他們擅長用蠱來增強功力,給人的感覺像是高手,實則都是蠱的作用。

這麼說顧嬌就明白了:“所以那傢伙要是近身搏鬥的話,沒什麼勝算。”

龍一頓了頓,垂眸說道:“但是蠱師,會操控人。”

顧嬌問道:“你的記憶就是被那個蠱師抹去的嗎?”

龍一:“嗯。”

不僅抹去了他的記憶,還將他變成了殺人的工具,殺害了不該去殺害的人,摧毀了他本該去保護的東西。

“有人!”蕭珩道。

通道盡頭,一扇石門緩緩打開,裡頭有微弱的光亮透了出來。

龍一走將二人護在身後,眸光冰冷地走向石門。

等來了門口才發現裡頭是一間寬敞的密室,密室中早有人等候多時——坐在椅子上的容掌門,他手中正把玩着一個青銅獠牙面具。

站在他身側的黑袍蠱師,以及被蠱師抓在手中的顧琰與顧承風。

容掌門身上的兵器已被拿下,傷口看上去做過簡單的處理,但依舊血流不止,他整個人虛弱不已,再不進行手術就要沒命了。

顧嬌與蕭珩從龍一的身後走了出來,二人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顧承風、顧琰,又看向蠱師與容掌門。

“你到底想幹什麼?”蕭珩問。

容掌門身體虛弱,氣場卻不弱,他看向蕭珩道:“你是大燕的皇長孫?我見過你的畫像,我知道你和上官慶的身世,也知道弒天失蹤的這些年一直都在你的身邊。我當年一時疏忽,倒叫你撿了個大便宜。”

蕭珩正色道:“二十一年前,龍一放棄了刺殺軒轅麒的任務,之後龍一失憶了,是你乾的?”

容掌門譏諷一笑:“他敢背叛我,當然要承受代價。可惜的是,明明都洗去他記憶了,他還是跑掉了。”

龍一一定是憑着一股執念逃離容掌門身邊的,只是沒想到會陰差陽錯亂入了公主府。

蕭珩看向容掌門:“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容掌門道:“我其實也是爲了他好,做劍廬掌門的親傳弟子有什麼不快活的?好了,已經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他說着,看了眼一旁的顧承風,淡淡笑道,“這兩個人是你們的朋友吧,想救他的話,讓這丫頭把不死藥交出來!”

蕭珩蹙眉:“什麼不死藥?”

容掌門厲聲道:“長生不老之藥!”

顧嬌一臉懵逼:“我有長生不老之藥嗎?我怎麼不知道?”

容掌門快不行了,若是再不得到不死藥,他就一命嗚呼了。

他的臉色沉了下來:“我最後說一次,交出不死藥!否則今日我讓你們所有人給我陪葬!”

顧嬌認真地說道:“我真的沒有不死藥,有的話我自己早吃了!”

容掌門氣急:“你!”

蕭珩小聲問顧嬌:“他是不是以爲你的藥箱裡有不死藥?”

顧嬌說道:“可我藥箱裡沒有。”

她看向容掌門,“誰告訴你藥箱裡有不死藥的?”

容掌門以內力護住心脈,然而也無濟於事了,他的生命在急劇流逝,他整個人都急躁了起來:“我親眼所見!它一定就在你的箱子裡!你給我拿出來!拿出來!”

這個人怕不是瘋了。

與那些執着於煉丹以追求長生不老之術的帝王一樣,可世上哪兒有長生不老?哪兒有不死藥?

容掌門沒了耐性,對蠱師道:“殺了他!”

顧嬌伸出手:“好好好,我給你!”

蕭珩一秒入戲,扣住她手腕,步子一轉,用身子擋住她辣眼睛的演技:“你瘋了!你只有一顆!給了他,你自己怎麼辦?”

他的演技爐火純青,擱顧嬌前世妥妥奧斯卡影帝。

沒人懷疑他說的不是真話。

顧嬌一臉痛心地感慨道:“可是我也不能讓他殺了我弟弟和顧承風啊,我沒了長生不老之藥,至多是和你們一樣,生老病死,也沒什麼不好的。”

蕭珩沉聲道:“嬌嬌!”

“不用說了。”顧嬌擡起另一隻手,比了個停的手勢,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瓷瓶。

蕭珩將瓷瓶奪了過來,轉身看向容掌門,眼底的不甘、憤怒、無奈、複雜交織得淋漓盡致:“一手交人,一手給藥,我數一二三,你把人推過來,我把藥給你拋過去。”

容掌門的眼底浮現起貪婪的目光:“好。”

“一、二、三!”

蕭珩話音剛落,蠱師將人推了出去,蕭珩也將丹藥扔了出去。

龍一飛身而上接住了顧承風,顧嬌也幾步上前,接住了顧琰。

就在此刻,原本昏迷的顧琰忽然睜開眸子,反手摸出背後的孔雀翎長劍,他冷眸一閃,一劍刺進了某人心口!

蠱師低下頭,看着從胸口穿透的玄月劍,不可置信地回過頭:“你……”

顧琰擦掉飛濺到自己臉上的血跡,眼底一片清醒:“想讓我傷害我姐姐,你做夢!”

蠱師倒在了血泊中。

容掌門大掌一吸,將藥瓶抓在了手中。

顧琰脫力,一屁股跌在地上。

顧嬌單膝跪地抱住他:“阿琰!”

顧琰抖抖索索地自懷中摸出一個小瓷瓶,顫聲道:“幸好……有師孃給的毒藥……姐姐你離我遠一點……我還是很想殺你……”

龍一拔出蠱師後背的長劍,一劍斬落他頭顱。

顧琰兩眼一黑暈在了顧嬌懷中。

蠱師死了,蠱自然就解了,之所以暈倒是因爲他先前爲對抗蠱毒,服下了南師孃煉製的毒藥。

顧嬌將他緊緊地抱入懷中,臉頰貼着他冰涼的面龐,低聲道:“傻弟弟。”

另一邊,得到了丹藥的容掌門癲狂地笑了:“我有長生不死藥了……我不會死了……不會了……”

轟隆一聲巨響,整間密室又地動山搖了起來,屋頂與牆壁的縫隙間有流沙簌簌滑落,密室中的塵土飛成一片。

蕭珩四下望了望,凝眸說道:“好像是有什麼人觸動了地下的機關……這裡要塌了……我們趕緊走!”

他牽住顧嬌的手。

龍一一邊夾一個,左手顧承風,右手顧琰,在二人身後斷後。

就在此時,密室的石門落下了。

龍一見狀不妙,先是將手中的顧承風與顧琰扔了出去,又兩掌將顧嬌和蕭珩打了出去。

石門落得很快,做完這一切他已來不及衝出去了。

顧嬌:“龍一!”

眼看着密室就要徹底關閉,咔的一聲,小藥箱出現在了千斤重的石門之下,將其死死頂住了。

顧嬌與蕭珩趴了下來,從石門的縫隙往裡望。

蕭珩道:“龍一!快過來!”

龍一往地上一滾,自不足一尺的縫隙中出了密室。

容掌門剛剛服下長生不死藥,他能和第一任暗夜島的島主一樣長生不老了,可他不能在這裡荒度餘生。

他要出去,重振劍廬!

他鑽進了石門下的縫隙。

小藥箱沒動。

可就在容掌門爬到一半時,意想不到事情發生了,小藥箱突然不見了,千斤重的石門重重落下!

“不要——”

石門之下,容掌門被碾成了兩段。

他睜眼,看見小藥箱就在他的眼前。

他一邊吐着血,一邊伸出手:“有藥……有了藥……就能……活……給我……藥……”

然而他到死,也沒碰到觸手可及的箱子。

……

八月,金秋時節。

顧嬌與龍一在公主府養傷。

小九的翅膀上纏着紗布,雄赳赳地在院子裡躲來躲去,向自己新收的小鳥弟們顯擺自己的傷。

顧琰沒大礙了,他已經和顧小順去上學了。

蕭珩從龍一的屋子裡出來,手裡端着一個空碗。

顧嬌看着碗,唔了一聲:“都喝了?這麼乖。”

蕭珩笑了笑,反手拿出一盒炭筆:“我說你答應他的。”

顧嬌黑了臉。

八月底,軒轅麒回來了,與他一道來昭國的還有常坤與葉青。

顧嬌以爲常坤是來找常璟的,誰料並不是。

他是來見龍一的。

顧嬌正在院子裡苦逼地和龍一撅筆,常坤走了過來,他的情緒很激動,想靠近卻又彷彿怕驚了龍一,他就那麼站在不遠處,一眨不眨地看着。

“他、他就是那個孩子嗎?”他連眼眶都紅了。

常璟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家老爹。

蕭珩說道:“如果你說的是被劍廬掌門拐走的孩子,是的。”

龍一是五歲那年被劍廬掌門偷走的,劍廬掌門讓蠱師抹去他的記憶,將他培育成了一個殺人的工具。

蕭珩看了眼瘸着胳膊和顧嬌玩得忘乎所以的龍一,對常坤道:“龍一走的時候還小,他只記得自己來自暗夜島,父親是島主,別的什麼不知情了。可是,我聽常璟說,您沒有生下龍一這麼大的兒子。”

常坤苦笑道:“他說的島主不是我,是第一任島主。他是第一任島主的孩子,不是島主自己生的,應該是從外面帶回來的。”

“什麼叫應該是?”蕭珩問。

常坤道:“第一任島主是個奇人,他身上有許多常人無法理解的秘密,這個孩子就是其中之一,我總感覺他不是普通的孩子。”

龍一確實不是普通人。

常坤嘆息一聲道:“島主臨終前將這孩子託付給我,讓我好生照顧他,我沒料到劍廬的人會抓走他,給他餵食紫草毒,把他變成了死士。我愧對島主。”

那孩子不見了之後,他也是仔細找過的,可沒找到,他便以爲他已經不在人世了。

蕭珩問道:“你們島主是不是有個藥箱?”

常坤驚訝:“有的,你怎麼知道?”

顧嬌完成今日份的撅筆,常坤去找龍一,他不確定龍一是否還記得自己。

顧嬌則與軒轅麒去了書房。

軒轅麒將一個錦盒遞給顧嬌:“我先去了劍廬島,發現龍一與暗夜島有關,於是又去了一趟暗夜島。這裡頭是劍廬掌門的手記。”

顧嬌先看了容掌門的手記,原來,他八歲時隨父親出島,他的師兄受了傷,多虧一個神醫出手相救,神醫的藥箱裡有奇奇怪怪的刀和藥品。

他二十歲那年,又遇到了同一個神醫,神醫的容貌沒有改變。

三十歲,亦然。

他覺得神醫一定是服用了長生不老之藥,而那個藥就藏在他的藥箱裡。

他跟蹤神醫去了暗夜島,發現他就是暗夜島的島主,隨後他在神醫的書房發現了一張畫像。

“是第一任暗影之主的畫像。”軒轅麒說着,將那張畫像自懷中拿出來,雙手遞給了顧嬌。

這是一個極爲尊重的手勢,長輩給晚輩遞東西不會如此。

顧嬌心裡想着事,沒在意這個細節,可當她接過畫像時,神色一下子頓住了。

這不是畫像。

是照片。

她前世的照片。

……

顧嬌去見了常坤,問常坤要了第一任島主的畫像。

常坤拿出了一張陳年畫像:“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樣子,我怕我有一天會忘,早早地將它畫了下來。”

顧嬌看見了穿着軍靴、披着大衣、身材高大、一臉冷漠的男子。

“教父……”

原來容掌門見到的那個人就是教父,他的容貌沒有改變不是因爲服用了長生不老藥,而是一次次地穿越來這裡。

顧嬌捏緊了畫像,“他人去哪裡了?”

常坤難過地說道:“他死了。”

顧嬌眸光一顫:“你說什麼?”

常坤嘆道:“他每一次來這裡,都會種下一批紫草,但不知道怎麼回事,最初的紫草就是種不活。後來,他去世了,臨終前他讓我把他埋在紫草下。你說奇不奇怪,第二年他埋骨的地方,就長出了大片大片的紫草。”

顧嬌怔怔地看着畫像,眼淚忽然落了下來。

……

夜裡。

葉青來了一趟顧嬌的屋子。

顧嬌靜靜地坐在窗前。

葉青張了張嘴,輕聲道:“我現在……該怎麼稱呼你?顧姑娘,小統帥,蕭夫人,還是——”

顧嬌道:“都可以。你師父……”

葉青來到她面前,垂眸,深吸一口氣,壓下喉頭的哽咽,語氣如常地說:“我師父他老人家去雲遊四海了,他走之前去暗夜島見了我一面,他有個東西讓我轉交給你。”

顧嬌接過盒子打開。

是那三個坐在桃樹下的泥人,還有那幅曾經沒有容貌的將軍畫像。

如今,容貌已被國師添上去。

是她前世的臉。

暗影之主就是她,她就是暗影之主。

葉青轉身擡手,不着痕跡地抹了眼眶裡的淚,平靜地說:“師父有個故事,讓我一定轉述於你。”

顧嬌道:“你說。”

葉青斟酌了一下措辭,緩緩開口。

“從前,有個窮困潦倒的術士,因得罪了一個大戶人家的公子被毒打流落街頭,瀕死之際,一個神仙一般的女子救了他。女子說,‘你長得真像我的一個故人’。”

“因爲一張相似的臉,女子醫治他,收留他,對他傾囊相授,還帶他結識了軒轅家的公子。”

“他想,那個故人一定對她很重要。他有想過去假扮那個人,但他最終沒有這麼做。”

“他這輩子最幸運的事就是遇見了她,最後悔的事是卜了那一卦。”

“往後山高路遠,不必再找他。”

所以,國師並不是穿越人士,只是認識了穿越的她。

國師也不是教父,只是長了一張與教父相似的臉。

真正的教父,已在暗夜島的紫草花下埋骨。

……

蕭珩來到房中時,葉青已經離開了。

顧嬌正在燒紙錢。

兩個火盆。

蕭珩心疼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一個是燒給暗夜島第一任島主的,另一個是——”

顧嬌低聲道:“一位故人。”

……

暗夜島比燕國更遠,此時回去正巧會撞上冰原的極端天氣,常坤與常璟於是暫時在侯府住了下來。

這正和顧嬌的心意,她也打算去暗夜島一趟,等開春後,她應該就分娩了。

屆時,她與常坤、常璟一起回去。

十月,上官慶回到燕國。

同年臘月,袁首輔感染了一場風寒,身子大不如前。

袁首輔深感力不從心,向陛下提交了辭官文書。

陛下幾經挽留,一直到來年二月才準了袁首輔的辭官,由蕭珩繼任內閣首輔之位。

至此,六國史上最年輕的首輔大人上任了。

而就在蕭首輔上任的第一日,顧嬌發作了。

某首輔大人屁股還沒坐熱,便當着一衆要給他請安的下屬的面,一個踉蹌撲下來,官帽都竄歪了!

衆內閣官員從未見過蕭大人如此不淡定的一面,一個個目瞪口呆。

蕭珩哪裡還顧得上自己的形象,二話不說打馬回了府!

顧嬌懷的是雙胎,肚子比一般孕婦大,產期也提前了半個月。

她是與信陽公主逛花園時發作的,她還算淡定。

信陽公主就不淡定了,見顧嬌還能自己走回去,她差點懷疑人生了。

蕭戟:呵呵,當初看你淡定走回產房,我也是這麼懷疑人生的。

原本是有一個胎兒入盆的,但今日,兩個孩子的胎位居然都不正了!

穩婆與醫女一臉震驚。

一般來說,胎兒入盆後胎位就不會再發生變化了。

所以到底啥情況,難不成這個……是被另一個踹到邊上去了?

穩婆深呼吸,緩緩吐出:“不慌,不慌,胎位不正,咱們給他轉正就是了,先轉哪一個?”

她在顧嬌的肚子上摸了摸,“這個,這個比較近!”

她剛說完,正要用力,另一邊的小寶寶踢上了顧嬌的肚皮,並貼着顧嬌肚皮搖了搖自己的小腳腳。

穩婆再一次懵逼:“這又是什麼情況?”

醫女愣了愣,訕訕地說道:“他(她)的意思可能是……他(她)要先出來?”

傍晚時分,一道嘹亮的啼哭聲劃破寂寂長空,首輔家的小千金誕生了!

一刻鐘後,首輔家的小公子也出生了。

龍鳳呈祥,天際的霞光籠罩了整座府邸,全京城的百姓都目睹了這一天象,暗道真是天降祥瑞。

蕭珩沒顧得上兩個小傢伙,他第一時間去了產房。

被產婆與醫女抱着的小傢伙們似乎有點委屈,彷彿是在控訴剛出生,親爹還沒抱一抱他倆。

蕭珩徑自來到牀邊。

顧嬌剛生完孩子,又困又虛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恍惚間,她看見一道頎長的身影自霞光中走來。

他探出冷白修長的手,摸上她額頭。

那是她見過的最好看的手。

(正文完——)

200 揚名(二更)773 超級妹控(一更)452 婆媳(三更)159 學霸(一更)389 佔有(一更)884 解毒(二更)888 弟控(二更)440 撞破(八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643 團寵嬌嬌(兩更)497 守住城池!(二更)18 臉紅451 太后(二更)897 父愛如山(三更)717 團聚(一更)747 淨空見師父(二更)911 淨空與小寶(一更)495 嬌嬌出手(二更)781 姑婆出手(二更)335 坑她(兩更)784 國君之怒(二更)941 逆天改命(二更)03 藥箱178 坑爹(一更)402 龍影衛(二更)120 進京(二更)842 齊心守城(一更)434 終相見(二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304 太后霸寵(一更)389 佔有(一更)935 長大(二更)266 太后千歲!(二更)326 喜歡(兩更)208 虐渣(一更)585 殺神歸來!(二更)930 打臉(一更)486 修羅嬌嬌(二更)599 前世今生(兩更)32 相擁329 賜婚(兩更)179 淨空(二更)753 王者歸來!(一更)378 開心(一更)628 手術希望(一更)78 坦白906 身世大白(二更)519 寧安公主(二更)399 六郎護妻(一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59 和尚852 嬌唐雙煞!(二更)921 夜半溫馨(二更)737 她的怒火!(二更)231 轟動全場(一更)84 府試(二更)460 坦白(二更)402 龍影衛(二更)257 三朵簪花(一更)532 打臉(一更)315 真相(二更)469 小迷弟(二更)72 府試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147 大快人心(一更)563 完美(兩更)220 祖父(一更)484 逆天嬌嬌(二更)110 小孫孫(兩更合一)205 打臉(二更)502 妹控(一更)901 臨盆(一更)433 淨空(一更)346 引蛇出洞(十一更)144 收拾她(二更)552 嬌嬌掉馬?(一更)559 請君入甕(二更)144 收拾她(二更)587 甦醒(一更)689 死期到了!(二更)371 虐太妃(三更)747 淨空見師父(二更)449 徹查真相(三更)917 自食惡果(二更)84 府試(二更)896 宣平侯歸來(二更)129 炫耀(一更)244 強硬(二更)647 父女631 霸氣馬王!(一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119 放榜(一更)503 兄妹出馬(二更)940 霸氣龍一(一更)144 收拾她(二更)642 痛揍(三更)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529 凱旋迴朝(一更)393 春心萌動(一更)881 上官慶甦醒(一更)
200 揚名(二更)773 超級妹控(一更)452 婆媳(三更)159 學霸(一更)389 佔有(一更)884 解毒(二更)888 弟控(二更)440 撞破(八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643 團寵嬌嬌(兩更)497 守住城池!(二更)18 臉紅451 太后(二更)897 父愛如山(三更)717 團聚(一更)747 淨空見師父(二更)911 淨空與小寶(一更)495 嬌嬌出手(二更)781 姑婆出手(二更)335 坑她(兩更)784 國君之怒(二更)941 逆天改命(二更)03 藥箱178 坑爹(一更)402 龍影衛(二更)120 進京(二更)842 齊心守城(一更)434 終相見(二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304 太后霸寵(一更)389 佔有(一更)935 長大(二更)266 太后千歲!(二更)326 喜歡(兩更)208 虐渣(一更)585 殺神歸來!(二更)930 打臉(一更)486 修羅嬌嬌(二更)599 前世今生(兩更)32 相擁329 賜婚(兩更)179 淨空(二更)753 王者歸來!(一更)378 開心(一更)628 手術希望(一更)78 坦白906 身世大白(二更)519 寧安公主(二更)399 六郎護妻(一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59 和尚852 嬌唐雙煞!(二更)921 夜半溫馨(二更)737 她的怒火!(二更)231 轟動全場(一更)84 府試(二更)460 坦白(二更)402 龍影衛(二更)257 三朵簪花(一更)532 打臉(一更)315 真相(二更)469 小迷弟(二更)72 府試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147 大快人心(一更)563 完美(兩更)220 祖父(一更)484 逆天嬌嬌(二更)110 小孫孫(兩更合一)205 打臉(二更)502 妹控(一更)901 臨盆(一更)433 淨空(一更)346 引蛇出洞(十一更)144 收拾她(二更)552 嬌嬌掉馬?(一更)559 請君入甕(二更)144 收拾她(二更)587 甦醒(一更)689 死期到了!(二更)371 虐太妃(三更)747 淨空見師父(二更)449 徹查真相(三更)917 自食惡果(二更)84 府試(二更)896 宣平侯歸來(二更)129 炫耀(一更)244 強硬(二更)647 父女631 霸氣馬王!(一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119 放榜(一更)503 兄妹出馬(二更)940 霸氣龍一(一更)144 收拾她(二更)642 痛揍(三更)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529 凱旋迴朝(一更)393 春心萌動(一更)881 上官慶甦醒(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