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8 龍一歸來(兩更)

顧長卿揹着顧嬌,在亂石嶙峋的懸崖峭壁上艱難攀爬,崖底吹上來的罡風肆意呼嘯,幾乎要將人吹走,而在這種極端條件下,他的內力根本無法施展,只能靠着一身蠻力,一點一點帶着妹妹爬上去。

很快,他的右手也變得血肉模糊。

峭壁上留下了他的血肉,一個個血手印在暗夜中觸目驚心。

他們跌落的地方很深,往上不知要爬多久,而這裡風大溼氣重,氣溫也低,顧長卿擔心她凍壞,對她道:“嬌嬌,你先別睡。”

“嗯。”

顧嬌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

顧長卿問道:“你困了嗎?”

顧嬌眨了眨眼惺忪的眼睛:“啊?嗯,有點。”

她突如其來的犯困不像她一貫的體力,顧長卿擔憂道:“你是不是傷得很嚴重?”

“我沒有。”顧嬌搖頭,最近總犯困,大概是與懷孕有關。

顧長卿的手攀住一塊凸出來的岩石:“那你睡吧,到上面了我叫你。”

他緩緩爲她輸入內力,以維持她的體溫。

人的潛力果真是無窮盡的,一開始連內力都施展不出,而今不還是做到了?

不過也只能使出這麼一點點了,攀爬還是得靠蠻力。

顧嬌的身子感到了一絲舒適的暖意,她腦袋一沉,靠在了他肩頭。

她迷迷糊糊地說:“顧長卿,我有個好消息告訴你。”

顧長卿聽着她彷彿夢囈一般的小聲音,脣角勾了勾,問道:“什麼好消息?”

顧嬌閉着眼,半夢半醒地說道:“我肚子裡有寶寶了。”

顧長卿簡直驚得虎軀一震,手足無措,險些一下子沒抓住,就連腳下的石頭都被他蹬掉了兩塊!

他抓穩後一雙眸子瞪成了銅鈴。

她剛剛說什麼?

有小寶寶了?

他他他、他要做舅舅了?

……

半山腰處,幾大護法齊齊趕到了。

安國公無力地趴在懸崖邊,望着深不見底的淵。

二護法則站在他身後稍稍往裡的位置,偶爾也朝下望一眼。

三護法走了過來,他看了眼地上的屍體,問老二道:“二護法,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何人傷了我劍廬弟子?還有這個人,不是要被送去渡口嗎?爲何還滯留此處?對了,老七呢?”

二護法神色凝重地說道:“我剛從前面過來,老七已經死了。”

“什麼?”三護法大驚。

其餘幾人也紛紛吃了一驚。

這裡沒有第二個外人,衆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落在了滿身悲憤的安國公身上。

可安國公是殘廢,幾人又很快打消了這一念頭。

大護法問道:“老二,究竟是一怎麼回事?”

二護法往裡側退了兩步,雙手負在身後,嘆息一聲道:“是安國公的義女。”

三護法一個激動,大踏步抓住老二的胳膊:“她來了?這些人是她殺的?她人在哪兒?”

二護法望了眼身側的懸崖,再次嘆了口氣:“掉下去了。”

所有人:“……”

二護法解釋道:“我當時不知她是誰,還以爲是安國公的暗衛,就……打了她一掌。”

那一掌的角度算得十分刁鑽,原本是可以當場要了顧嬌的命的,是安國公拼死相護,可誰料沒砸在地上摔死、沒撞上石頭碰死,結果卻摔下山崖——

大護法皺眉:“她要是死了,我們就再也得不到那箱子了——”

默不作聲的八護法忽然往前一步,將耳朵對準懸崖:“你們聽!下面有動靜!”

二護法回憶道:“剛剛有個人跳下去了,不知道是不是……”

三護法性子急,打斷他的話:“什麼是不是?救人要緊!快!拿繩子!”

地上正巧就有捆綁過安國公的繩子,但是不夠長,八護法又去前面取了一捆最長的繩索,打了死結後扔下去。

“是這裡嗎?”三護法問。

“無法確定。”大護法皺眉,“下面風太大了,聲音都被吹散了,很難辨認方位。”

三護法衝深不見底的淵大喊:“喂——下面的人是不是還活着?吱一聲!”

顧長卿聽見了頭頂傳來的聲音,奈何四周的風向變了,不再由下往上吹,而是從上往下灌,他只要仰頭,便被狂風灌得無法出聲。

在天空盤旋的小九忽然尖嘯一聲,俯衝而下,叼住繩索的一頭,迎着烈烈罡風,朝顧嬌與顧長卿的方向飛去。

狂風吹斷它的翅羽。

它沒有停下。

它將繩索交到了顧長卿的手中。

顧長卿仰頭望向天空,拽了拽繩索。

三護法感受到了繩索上的力度,眼睛一亮:“動了動了!”

不是被風吹得擺來擺去的那種動,是扯動。

有人抓住了!

大護法趕忙下令:“快!把人拉上來!”

二護法與三護法合力,四護法也來助陣,三大高手不遺餘力地拽動繩索。

顧長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拉力,他右手拽住繩索,左手抓住力竭掉落的小九,嗖的上了半山腰!

二人平安上來,顧長卿趴倒在地上,顧嬌則穩穩地趴在他的背上。

二護法第一個衝過來,探了顧嬌的鼻息,見顧嬌還有氣,他長鬆一口氣。

畢竟人是他打下山崖的,若真出了事,他難辭其咎。

至於另一個人,他不關心他的死活。

安國公用手肘撐在地上,一點點地挪了過來:“長卿,你們怎麼樣了?嬌嬌怎麼樣了?”

顧長卿緩了口氣,說道:“嬌嬌沒大礙,她睡着了。”

安國公摸了摸顧嬌的臉和手,臉是涼的,手卻是溫熱的。

嬌嬌沒事……她沒事……

安國公心頭大石落下,眼眶因顧嬌的劫後餘生而微微地泛紅了。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顧長卿的雙手上,他心口猛地一震:“長卿!”

“我沒事,不必擔心。”顧長卿及時將手拿開,揹着背上的顧嬌站了起來。

顧嬌在他的背上睡得很安穩。

這個認知讓他感到欣慰。

說明在她的心裡,她可以全心全意地信賴他。

他想到她在懸崖下對他說的話,眸光微微顫動。

他竟是不知,她已有身孕。

可縱是有了身孕,她也仍是奮不顧身地守護着身邊的人。

他微微偏頭,對熟睡的她輕聲說:“哥哥帶你下山。”

他轉頭對安國公道,“國公爺,勞煩您先去岩石後。”

“好。”安國公點頭,在顧長卿的攙扶下坐在了岩石後方。

隨後顧長卿將顧嬌也輕輕地放了下來,讓她靠上安國公的肩頭。

此事因二長老而起,二長老挺身而出,對顧長卿說道:“小子,你走不了的,把人放下,我可以讓你少吃點苦頭!”

顧長卿自岩石後走出來,拔出腰間長劍,冷冷地看向幾人道:“沒人可以帶走我妹妹!”

“廢話少說!看招!”二長老掄劍朝顧長卿攻了過去。

劍廬以劍法著稱,這小子竟然敢在自己面前用劍,簡直是班門弄斧!

兵器相接,招招殺機,雙方誰也沒給彼此留活路與餘地。

顧長卿是小輩,又是下國人,劍廬的幾位護法還沒將他放在眼裡,一個二護法出手對付他已是擡舉他,其餘人自然不會摻和。

可他們在一旁觀戰,觀着觀着,神色變得不對勁起來。

三護法:“二十招了,二長老怎麼還沒將這小子拿下?”

四護法:“這小子也太能打了!”

五護法:“他的招式倒是沒什麼奇特的,就是……”

就是有一股子狠勁兒了。

是個靠意志力激發潛能的高手。

八護法道:“此人倒是極適合入我劍廬,若得我等指點,假以時日,興許能成爲我派又一天賦高手。”

三長老:“八長老的意思,是不殺他?招安之?”

話音剛落,顧長卿故意漏出破綻,引二長老來進攻,結果反手鉗制住了二長老的劍,隨後他一劍刺入二長老的腹部。

二長老朝顧長卿的肩膀打出一掌,借力掙脫顧長卿的掣肘,同時,自己的身子也從顧長卿的長劍上剝離出來。

他後退好幾步,長劍點地,支撐住幾乎要倒下的身體。

“二護法!”

幾人勃然變色。

顯然沒料到堂堂劍廬護法會輸在一個年輕小子的手裡。

“我來會會你!”八護法飛身而上。

大護法開了口:“老六,老五,你們也一起上!這時候就不要講什麼江湖道義了,趕緊殺了他,辦正事要緊!”

三人朝顧長卿圍殺而來。

三人的功力都不在暗魂之下,一起動手,顧長卿遭到了壓制。

他的雙手本就在懸崖下受了傷,又揹着顧嬌攀爬許久,體力與內力都透支嚴重,再與三個暗魂交手,幾乎是沒有勝算的。

他的後背被五護法斬破,錦衣裂帛,腥紅的鮮血飛濺而出。

熟睡中的顧嬌眉心蹙了蹙。

顧長卿告訴自己不能倒下,他還要帶妹妹回家。

“還不束手就擒嗎?你小子骨頭很硬啊!”

“老五,別與他廢話了,殺了他!老八,你斷他退路!”

顧長卿腹背受敵,六護法趁機一躍而起,手中長劍朝着他的後心狠狠刺了過去。

撲哧——

利刃入體,從後背洞穿了整個胸膛!

六護法難以置信地低下頭,看着從自己胸腔內穿透而出的槍頭,哇的吐出一口血來。

“六弟!”

“六護法!”

五護法與八護法異口同聲地叫了出來。

只見月色下,不知何時醒來的顧嬌,手持紅纓槍,眼神冰冷地站在六護法身後。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乃至於旁觀的大護法等人也沒及時反應過來。

他們全都以爲,六護法這一劍必能刺中顧長卿。

誰曾想,六護法會被別人刺穿了後心?

顧嬌嗖的拔出紅纓槍,鮮血飛濺到了她冰涼的小臉上。

崖底的罡風灌了上來,呼嘯地吹動着她的紅色戰衣。

戰衣似火,如飲了敵人的血。

飛沙走石的地上,一個殘留着體溫的平安符孤零零地躺着。

顧嬌一腳踩上去,充滿殺氣的眼神凌厲地看着在場的每一個人。

所有人都被她的殺氣震懾了,與她來時的氣場不同,雖也是殺人,可眼下的她帶着一種毀天滅地的霸氣,彷彿是從煉獄歸來的修羅,要將整座藏劍山莊殺得片甲不留、寸草不生。

顧長卿趁勢揮劍逼退了怔愣的五護法與八護法,他單膝跪地,長劍支撐住身體,回頭望向眼神冰冷的顧嬌,目光掃過被她踩在腳底的平安符,落在她被盔甲護住的小腹上,拳頭一點點拽緊了。

三護法皺眉道:“她這是怎麼了?怎麼感覺怪怪的?”

大護法一臉凝重:“你們有沒有覺得她這個樣子……和暗魂他們失控時的狀態有點像?”

三護法面色一變:“難道她也中過紫草毒?”

大護法冷聲道:“抓住她!”

老五第一個衝過去,中了紫草毒的人沒那麼容易被殺死,如此,他們不必手下留情,儘可能出招就是,將她傷得半殘那也是她咎由自取!

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顧嬌一槍斬斷了五護法的長劍,凌空一個翻轉,長腿狠狠落下,一腳踢中五護法的頭顱,直把人當場踢跪在了地上!

“老五!”幾人齊齊色變!

這是何等迅猛的速度?何等可怕的力道?

老八朝顧嬌偷襲而來,顧嬌頭也沒回,反手就是一槍,直直刺中了八護法的肩膀!

隨後顧嬌借力,握住紅纓槍朝後一躍而起,腳尖勾上五護法的下巴,狠狠將人踹下了懸崖!

大護法怒了:“一起上!”

其餘幾人包括受傷的二護法在內,全都朝顧嬌衝了過來。

顧嬌站在顧長卿身前,一字一頓地說:“你,讓開。”

顧長卿手臂顫抖地握緊長劍:“嬌嬌……”

顧嬌抓住受傷的顧長卿,一腳踏上石壁,將他扔給了岩石後的安國公。

戰況很激烈,漫天的風沙被捲起,暗夜中閃過道道刀光劍影,顧嬌如同一個沒有靈魂的殺人機器,一個個護法倒在了她的紅纓槍下。

“軒轅八式、九式!”

大護法看着顧嬌施展出來的軒轅槍法,眸光狠狠一顫:“你是——”

撲哧——

顧嬌的紅纓槍自他臟腑一穿而過!

大護法永不瞑目地倒在了地上,到死也沒喊出那個稱呼。

八名護法,殺得只剩被顧長卿重傷的二護法。

他因重傷,無法衝在最前面,反而活到了最後。

他已沒了戰鬥的力氣,他看着師兄弟們的屍體,心底的震驚與悲痛無以復加,一時間不知該去顧誰。

“三護法……三護法……”

“八護法……你醒醒……”

“老四……”

“老五……”

“大護法……大護法……大護法!”

他的聲音裡帶着哽咽與惶恐。

顧嬌拖着泣血的紅纓槍來到他面前,她渾身被劍廬的血液浸透,沒一處乾燥的地方,血氣濃稠,勾得她體內的暴戾氣息無盡翻涌。

顧長卿捂住胸口叫住她:“嬌嬌……不要殺了……”

顧嬌聽不見了。

她殺氣騰騰地舉起了手中的紅纓槍。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白袍老者從天而降,帶着凜冽的殺氣一掌顧嬌拍來。

顧長卿飛身一撲,替顧嬌捱了這一掌。

他重重地跌在地上,鮮血吐了一地。

這人的功力太強大了,遠在暗魂之上!

二護法如同溺亡前看見了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聲嘶力竭地哭道:“白虎尊者!”

劍廬四大尊者:青龍、朱雀、白虎、玄武。

顧嬌猛地轉過身來,冷冷地望向來人。

顧長卿則是看向了顧嬌,她不能再戰了……她透支得太厲害……再打下去……她和腹中胎兒都會不保……

白虎尊者站在了二護法身邊,睨了他一眼,冷哼道:“連個丫頭都對付不了,要你們何用!”

二護法低下頭。

白虎尊者淡淡說道:“丫頭,我不想殺你,只要你乖乖跟我走,我可以放了他們。”

顧嬌眼神冰冷地說道:“受死。”

白虎尊者不屑一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顧嬌的實力他看在眼裡,他承認她的強大,可畢竟她剛歷經了一場戰鬥,體力損耗巨大,並且她越是失控,損耗就越大。

她沒多少力氣了。

自己無需出劍,耗她兩招,她自己就會暈倒!

這便是人多勢衆的好處!

白虎尊者仗着輕功優勢,誘發顧嬌耗盡最後一絲力氣,可偏偏就在此時,天際突然傳來嘭的一聲巨響。

可怕的威力擦中了他的肩膀,一股火辣辣的疼痛在他整條手臂蔓延開來。

他落在了不遠處的一株大樹旁,看着被打傷的肩膀,不是割裂的傷口,而是開放性的創面,看上去血肉模糊,十分可怖。

“嘖,竟然只是擦傷,可惜了。”

伴隨着一道玩世不恭的嘆息聲,上官慶扛着火銃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

明明是單槍匹馬,走出來的氣場卻像是千軍萬馬。

這大概得益於親爹的遺傳。

“可以讓讓了嗎?”

在他身後,被擋了個全的蕭珩淡淡開口。

“哦。”上官慶果斷給臭弟弟讓出了一條道來。

蕭珩的眸光掃視了一圈,疾步朝顧嬌走過去。

上官慶望着殺氣四溢早已分不清誰是敵是友的顧嬌,大聲對臭弟弟道:“喂!危險!”

蕭珩奮不顧身地來到顧嬌身邊,握住了顧嬌抓着紅纓槍的手:“嬌嬌!”

顧嬌的手在顫抖。

白衣尊者眼神危險地望向二人。

上官慶端起火銃對着他:“你別動啊,不然一槍崩了你!”

蕭珩擡手摸了摸她的臉:“嬌嬌……是我……阿珩……”

上官慶咬牙道:“你先過來!她現在誰也不認識了!她會傷到你的!”

蕭珩深深地看了顧嬌一眼,將徹底失控的顧嬌抱入懷中。

上官慶勃然變色:“你瘋了!”

顧嬌舉起了手中的紅纓槍,槍頭在月光下閃着寒芒,映入她嗜血的眼眸。

上官慶失聲大叫:“弟弟!”

長槍落下,一招刺中了蕭珩身後試圖偷襲的二護法。

顧嬌的最後一絲力氣也用完了,她兩眼一黑癱軟下去,紅纓槍沉沉地砸在了地上。

蕭珩攔腰抱住了她:“嬌嬌,嬌嬌!”

上官慶掃了眼昏迷的顧嬌、重傷的顧長卿以及中了蒙汗藥的安國公,暗暗不妙,他們兩個人,要帶三個人走,情況不樂觀啊。

禍不單行的是,另外三名尊者也來到了這處側門外,他們是聽到了火銃的聲音趕來的。

四人都是輕功高手,再加上夜色的遮掩,一把火銃根本不能殺死他們。

上官慶抱着火銃心如死灰:“完了,這下徹底完了,我們都要交代在這裡了……”

“我來對付那把火銃。”白虎尊者說。

年紀最輕卻已位列尊者的玄武道:“那丫頭交給我。”

二人同時出手。

白衣尊者利用輕功與地勢牽制住了上官慶的火銃,玄武尊者足尖一點,飛身而上,探出魔爪抓上蕭珩的肩膀,打算將他與顧嬌扯開扔下懸崖!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冰寒的劍氣帶着銳不可當之勢破開而來,殺氣瀰漫了整座山峰,玄武尊者眉心一跳,來不及出手,便被劍氣斬斷了衣袖。

而幾乎是同一時刻,一道頎長健碩的身影從天而降,一腳踢中他胸口!

他被硬生生逼退好幾步!

身影的主人手持孔雀翎寒光長劍,桀驁孤冷地擋在了蕭珩與顧嬌的身前。

幾名尊者齊齊看着他。

玄武尊者擡手擦掉嘴角的血跡,皺眉問道:“你是——”

他冰冷的薄脣微啓:“龍一。”

567 奪回勝局(二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705 軒轅父子(兩更)396 帝王之怒(二更)560 神勇!(一更)781 姑婆出手(二更)247 兄弟(一更)947 大哥來了(兩更)765 新的傳奇(一更)574 嬌嬌與龍一(兩更)247 兄弟(一更)574 嬌嬌與龍一(兩更)11 同屋935 長大(二更)464 升官(三更)36 胎記947 大哥來了(兩更)808 龍一的身世(二更)397 神鷹小九(三更)458 囂張(三更)793 大哥甦醒(一更)116 完美答卷!(兩更合一)139 上侯府(一更)469 小迷弟(二更)278 虐渣(二更)780 實力坑人(一更)302 嬌嬌揍人(一更)844 少年殺神!519 寧安公主(二更)854 大勝晉軍389 佔有(一更)363 重大發現(一更)67 坑爹501 寵嬌嬌!(二更)27 搜查240 寶寶(二更)855 慶哥掉馬513 出動出擊(一更)93 上門(二更)580 強大(二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921 夜半溫馨(二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174 妹控(一更)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592 婆媳(一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847 勝利!(二更)623 逆天同窗(三更)929 回門(二更)486 修羅嬌嬌(二更)580 強大(二更)364 喂藥(二更)614 夫妻之實(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38 成功219 真香現場(二更)261 妙計(一更)606 父親!(三更)302 嬌嬌揍人(一更)572 實力碾壓!(一更)219 真香現場(二更)121 土豪小淨空(一更)370 報應(二更)682 完虐!(二更)824 出征!(二更)480 兄妹(二更)47 搶救720 嬌嬌出手(加更)672 少林高手(二更)507 兄弟相認!(二更)220 祖父(一更)364 喂藥(二更)883 一家團聚(一更)784 下場(三更)100 爭寵(一更)490 夜襲(一更)03 藥箱475 她的秘密(二更)851 當年真相(一更)933 實力催娃(二更)153 少年祭酒(一更)896 宣平侯歸來(二更)782 放大招!(三更)840 主動出擊(一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582 龍一來了(二更)183 慈母(二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133 暴揍(一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341 天賦(六更)838 大元帥來了!(二更)560 神勇!(一更)748 師父掉馬(一更)245 出手(一更)440 撞破(八更)463 腹黑蕭珩(二更)354 歡喜(一更)493 學霸嬌嬌(二更)164 宣平侯(二更)
567 奪回勝局(二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705 軒轅父子(兩更)396 帝王之怒(二更)560 神勇!(一更)781 姑婆出手(二更)247 兄弟(一更)947 大哥來了(兩更)765 新的傳奇(一更)574 嬌嬌與龍一(兩更)247 兄弟(一更)574 嬌嬌與龍一(兩更)11 同屋935 長大(二更)464 升官(三更)36 胎記947 大哥來了(兩更)808 龍一的身世(二更)397 神鷹小九(三更)458 囂張(三更)793 大哥甦醒(一更)116 完美答卷!(兩更合一)139 上侯府(一更)469 小迷弟(二更)278 虐渣(二更)780 實力坑人(一更)302 嬌嬌揍人(一更)844 少年殺神!519 寧安公主(二更)854 大勝晉軍389 佔有(一更)363 重大發現(一更)67 坑爹501 寵嬌嬌!(二更)27 搜查240 寶寶(二更)855 慶哥掉馬513 出動出擊(一更)93 上門(二更)580 強大(二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921 夜半溫馨(二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174 妹控(一更)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592 婆媳(一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847 勝利!(二更)623 逆天同窗(三更)929 回門(二更)486 修羅嬌嬌(二更)580 強大(二更)364 喂藥(二更)614 夫妻之實(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38 成功219 真香現場(二更)261 妙計(一更)606 父親!(三更)302 嬌嬌揍人(一更)572 實力碾壓!(一更)219 真香現場(二更)121 土豪小淨空(一更)370 報應(二更)682 完虐!(二更)824 出征!(二更)480 兄妹(二更)47 搶救720 嬌嬌出手(加更)672 少林高手(二更)507 兄弟相認!(二更)220 祖父(一更)364 喂藥(二更)883 一家團聚(一更)784 下場(三更)100 爭寵(一更)490 夜襲(一更)03 藥箱475 她的秘密(二更)851 當年真相(一更)933 實力催娃(二更)153 少年祭酒(一更)896 宣平侯歸來(二更)782 放大招!(三更)840 主動出擊(一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582 龍一來了(二更)183 慈母(二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133 暴揍(一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341 天賦(六更)838 大元帥來了!(二更)560 神勇!(一更)748 師父掉馬(一更)245 出手(一更)440 撞破(八更)463 腹黑蕭珩(二更)354 歡喜(一更)493 學霸嬌嬌(二更)164 宣平侯(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