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6 弟控,戰神之怒(兩更)

蕭珩納悶道:“可小藥箱不是你的嗎?爲何會在暗夜島出現?”

顧嬌搖搖頭:“不清楚。”

這的確是個謎團,就連她也毫無頭緒。

二人決定去問問常璟。

“你的箱子在我們島上出現過嗎?我不知道啊。”

侯府的花園中,常璟一臉迷茫地說,隨後他問了與蕭珩一樣的問題:“你的東西怎麼會在我們島上出現?你又沒去過我們島。”

顧嬌要是知道答案,就不用來問常璟了,她又道:“有關第一任島主的事,你瞭解多少?”

常璟愛莫能助地說道:“暗夜島原先是一座荒島,他來了之後纔將其改建成一個門派,收留了附近的漁民,還種下了紫草。我就知道這麼多了。你們想打聽有關第一任島主的事,可能只能問我爹,就連黎叔都不太清楚的。”

“他是男人還是女人?”蕭珩忽然問。

常璟下意識地說道:“男人吧……”

蕭珩正色道:“什麼叫男人吧?你確定還是不確定?”

常璟想了想:“沒人和我說過。不過島主不都是男人嗎?有女人做島主的嗎?有的話,我姐姐是不是也能做島主?那樣我就不用繼承暗夜門了。”

二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小常璟孩子心境,完全和他們不在同一個頻道。

難怪他和淨空比較玩得來。

蕭珩對顧嬌道:“我會去調查他們,你不必擔心。”

“好。”

顧嬌不是因噎廢食之人,劍廬的人雖混進了京城,可日子該怎麼過還是怎麼過。

早飯後,顧嬌帶上小淨空坐上了去郊遊的馬車。

小淨空晃動着小腿,低聲道:“嬌嬌,我們不要去郊遊了吧?”

“爲什麼?”顧嬌問。

小淨空垂眸道:“我今天有點累。”

顧嬌彎了彎脣角:“你不累。”

小淨空張嘴,正要說什麼,顧嬌又道:“我也沒那麼嬌弱。”

懷個孕而已,除了食慾與睡眠與從前有所差別,別的沒什麼兩樣。

這段日子忙着自己的事,忽略了小淨空,他一天天長大,她不希望哪日一回頭,發現他已獨立,而自己竟然錯過了他的成長。

她看向小淨空,認真地說:“我想和你去郊遊,你願意陪我去嗎?”

小淨空望着顧嬌的眼睛,能夠感受到顧嬌是真的想去,他立馬龍馬精神,點頭如搗蒜:“願意願意!我最喜歡和嬌嬌出門了!”

顧嬌被他的童真感染,幻想着小寶寶的樣子,如果和淨空一樣,她想,她真的會很喜歡呢。

她摸着他小腦袋說:“晚上我們去國公府吃飯,明天去碧水衚衕陪姑婆打葉子牌。”

小淨空舉起雙手雙腳贊成:“都聽嬌嬌的!”

……

碧水衚衕。

顧琰站在門口四下張望。

顧小寶也學他張望。

“幹嘛?”他問顧小寶。

“你幹嘛?”顧小寶反問他。

顧琰被他的大人語調弄得好氣又好笑:“我等人。”

顧小寶:“我也等人。”

顧琰:“我等小順。”

“我也等……我不等小順。”顧小寶後知後覺地擺擺小手,也學着顧琰叫小順。

“你要叫小順哥哥,還有,姐姐今天不來。”顧琰一針見血。

顧小寶仰頭,不大高興地看着哥哥:“她來。”

不多時,顧小順回來了。

顧琰眸子一亮:“做好了嗎?”

顧小順鬼鬼祟祟地說道:“做好了。”

“給我看看!”顧琰伸出手。

顧小寶一頭霧水地看着兩個哥哥,不明白他們在做什麼。

顧小順偷摸地將東西塞進了顧琰懷裡:“大街上多的是,你非得自己畫了做,也不知道做得合不合你心意,銀子沒剩的啊,我找的是最有經驗的老師傅。”

顧琰道:“行,你看着小寶,我出去一趟。”

“誒。”顧小順將小傢伙抱進了屋。

顧琰則乘坐馬車去了一趟軍營。

顧長卿正在觀摩士兵操練,忽然一個侍衛快步走過來,在他耳邊小聲說了什麼,他擡了擡手指:“知道了。”

隨後對幾位一同觀摩操練的將領們說道:“抱歉,我失陪一下。”

諸位將領們古怪地看着他,相互交換了一輪眼神,這可是三月一次的大操練,是出了什麼大事嗎?竟讓顧將軍中途離場了?

他走得還特別着急!

顧長卿快步去了軍營外,果真看見一道清瘦的身影在一輛馬車旁踱來踱去。

“阿琰。”

他喚了他。

顧琰聞聲,愣愣地轉過身來:“你、你怎麼出來了?”

顧長卿微微一笑:“有人和我說你過來找我。”

“我沒有……”顧琰下意識地反駁。

他是來找他的沒錯,可他沒和任何人提起啊,他知道軍營裡忙,沒打算打攪他,想等着他結束了出來再與他見面的。

顧長卿沒告訴顧琰是自己的貼身侍衛認得他。

顧長卿在軍營是冷麪閻羅,然而在顧琰與顧嬌面前永遠都是一個寵溺的哥哥。

他見顧琰被曬得臉頰通紅,忙將他帶去了自己的營帳。

“拿些冰塊過來。”他吩咐侍衛。

侍衛一驚。

您不是不用這些玩意兒的嗎?

“是。”

侍衛看了嬌貴的公子哥兒一眼,心下了然,去端了兩大盆冰塊過來,放在顧琰的雙側。

顧琰感覺到了絲絲涼意。

“你出去吧。”顧長卿吩咐。

“是。”侍衛退下。

顧長卿拿起桌上的扇子,爲顧琰輕輕打起扇來。

顧琰舒服地揚起小脖子,一百八十度轉動。

這裡要扇扇。

這裡也要。

顧長卿寵溺一笑,稍稍加大了打扇的力度:“今天不用上課嗎?”

“今天放假。”顧琰說。

顧長卿問道:“怎麼想到來軍營找我?”

“我……”顧琰猶豫了一下,從懷中拿出一個面具遞給顧長卿。

“這是什麼?”顧長卿用那隻不必打扇的手接過面具,一邊端詳,一邊不忘繼續爲顧琰打扇。

顧琰道:“你不是訂婚了嗎?這是送給你的訂婚禮物。”

這是一個銀質半臉面具,十分輕盈精緻,款式也新穎,顧長卿不曾在市面上見過。

他看向顧琰:“你專門找人做的嗎?”

“嗯。”顧琰扒拉了一下小耳朵,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認。

看來是花了不少心思,顧長卿心頭柔軟:“怎麼會想到送面具的?”

顧琰撇嘴兒道:“你不是地下武場的高手嗎?聽說那裡的人都戴面具。你、你要是不喜歡的話……”

“我很喜歡。”顧長卿笑着對他道,“以後我去地下武場,都戴它。”

“也帶上你。”

“這樣,你就能一眼認出誰是我了。”

顧琰的眼珠子動了動,極力壓住心頭歡喜,高冷地點點頭:“你執意要帶上我,那也行叭。”

顧長卿溫和一笑,眼底一片寵溺。

宣平侯府。

蕭珩今日去上了朝,接受了少輔的冊封,從今往後,他便是皇帝治下的第一名少輔。

下朝時他被文武百官團團圍住,衆人紛紛向他道賀。

這一切來得突然,仔細一想卻又覺得是順理成章。

十三歲便成爲國子監少年祭酒,若非出了變故,他早已是昭國少輔。

他身上少了幾分金尊玉貴的少年氣,多了幾分踏實從容的沉穩。

若說少年祭酒還有幾分是靠了出身,那麼後來的三元及第、狀元遊街、位列少輔,便全是他自身努力的結果。

“恭喜袁首輔,後繼有人吶。”也有官員向袁首輔道喜。

袁首輔笑着捋了捋鬍子。

另一名官員道:“我看袁首輔是雙喜臨門,既有了得意門生,又有了乘龍快婿,孫婿!”

袁首輔笑意更深。

是啊,兩樁困擾已久的大事有了着落,接下來就是寶琳與顧長卿的大婚了,他得去問問欽天監可將良辰吉日算好了。

……

蕭珩好不容易從一衆大臣的包圍中出來,渾身都出汗了。

他回到公主府,剛進屋子便瞧見上官慶也在。

他往桌上鋪了十幾個面具,問坐在一旁的顧嬌道:“你看看,哪個纔是你夢到的那個面具?”

wωω •ttκΛ n •Сo

“這些都是你找人做的?”顧嬌問。

上官慶說道:“是啊,我把你的圖紙交給鐵鋪的師父,每個人做出來的不大一樣,有細微的差別,你看看哪個最像?”

“嗯,這個。”顧嬌拿起右手邊的第三個青銅獠牙面具。

這事兒原本已經過去了,不過聽說劍廬的人又潛入京城了,上官慶於是重新重視起來。

“你不是要回燕國了嗎?”顧嬌問他。

上官慶風輕雲淡地說道:“晚幾日再回也可以。”

他要先殺光劍廬的混蛋。

他將顧嬌挑出來的面具拿了出來,一側目看到了臭弟弟,忙道:“你來得正好,你再把這個面具畫一下,畫得像一點兒,這樣也好拓印了分發下去,讓侍衛們去找。”

“好。”蕭珩應下。

顧嬌早看見了,一身緋色少輔官袍,更襯得他傾國傾城,風華如玉。

小倆口凝視彼此,連空氣都是甜的。

上官慶又要翻白眼了。

我是來吃狗糧的嗎?你們夠了!

蕭珩進屋坐下,提起紙筆,開始畫面具。

他畫的可不僅僅是單個面具,還結合了劍廬弟子的裝束,以及配上了那柄玄月劍。

臭弟弟可以啊。

上官慶驚豔地看了他一眼,說道:“這就好認多啦!話說,你們是怎麼把箱子拿回來的?”

二人彼此看了看,蕭珩不動聲色地說:“秘密。”

“切。”上官慶哼了哼,“不說算了!不過,他們一次不成,一定還會來第二次,你們猜,他們今晚會不會來?”

不帶二人開口,玉芽兒忽然神色匆匆地走了進來:“小姐!姑爺!鄭管事來了!”

鄭管事是安國公的心腹,他上門一定與安國公有關。

二人忙讓玉芽兒將鄭管事帶了進來。

鄭管事是跌跌撞撞地撲進屋的,他來到顧嬌面前,雙腿一軟,顧嬌及時扶住他的胳膊:“鄭管事,出什麼事了,有話好好說。”

鄭管事崩潰大哭:“國公爺……國公爺今日上街去給小姐買鋪子……結果不知哪兒來的人……把國公爺抓走了!”

安國公出門都是帶了死士的,並且武功都不差,能從他們手中將安國公抓走,可見對方不是普通的高手。

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心底不約而同地有了一個猜測。

劍廬。

顧嬌問道:“他們可留了什麼口信?”

鄭管事哭着搖頭:“沒有……什麼都沒有……抓了就走了……”

顧嬌正色道:“在哪裡出事的?”

鄭管事哽咽道:“麗湖的東河畔!我看他們往西城門的方向去了——”

蕭珩眸光一凜:“西城門……他們是想把安國公帶回劍廬嗎?”

是啊,嬌嬌是安國公的義女,有安國公在手上,還怕拿捏不了嬌嬌嗎?

他們要將嬌嬌引去劍廬,恐怕是因爲他們發現了要帶走小藥箱,就必須帶走嬌嬌。

“我出去一趟,你在家裡等我……”

蕭珩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完,顧嬌已經毫不猶豫地束上了長髮。

……

暮色時分,一輛看似毫不起眼的馬車駛出了京城的北城門。

車伕警惕地趕着車,另有四名侍從策馬相隨。

馬車內,兩名男子對坐而立,其中一個是被綁架的安國公,另一個則是昨夜將黎江平救走的劍客。

劍客帶着一張銀質面具,遮了原本的容貌,但從脖子與手上的肌膚可以看出他年紀不大,而他一開口更是驗證了安國公的猜測。

最多三十上下。

“安國公,我等並無惡意,請你稍安勿躁。”

他笑着對安國公道。

安國公自始至終很冷靜,沒做任何無謂的呼救,聽了對方的話,他淡淡地說道:“你們打算帶我去哪裡?”

劍客冷冷一笑:“你不用知道,只要乖乖配合就好,否則我不介意讓你吃一點苦頭。”

安國公沒被他的威脅嚇到,從容不迫地說:“你們是劍廬的人。”

劍客的眼底掠過一絲驚訝,顯然沒料到對方如此輕易地猜中了,但很快,他又笑了起來:“不愧是安國公,機智過人。”

這是承認了。

看來自己的處境不妙。

畢竟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他們沒打算讓自己活着離開。

自己死了不打緊,他只擔心會連累嬌嬌。

劍客冷笑着開口:“怎麼不說話了?是在想如何逃走嗎?別白費心機了,你逃不掉的。你也別指望會有人來救你,他們都以爲我們往西城門去了,等他們反應過來時我們已經登船了。”

安國公淡淡地看着他:“你們抓我是爲了威脅誰?安國公府、軒轅家還是大燕皇族?”

“都不是。”劍客笑了笑,“我們只希望請你的義女到島上做客而已。”

果然是衝嬌嬌來的!

安國公的眼底有殺氣一閃而過。

劍客將他的殺氣盡收眼底,譏諷地說道:“喲,你還想殺了我?你一個殘廢能做什麼?我動動手指頭就能將你捏死!不過你放心,你身子骨這麼弱,我怕下手沒個輕重,把你弄死了,就請不到你的義女了!”

安國公不疾不徐地問道:“嬌嬌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爲什麼要對付她?”

劍客笑了一聲道:“仇怨還是有的,畢竟在邊關殺了那麼多劍廬的弟子,當然了,那些都是外門的弟子,這筆恩怨不算大。只要她肯乖乖地交出我們想要的東西,我們或許可以考慮放她一馬。”

放嬌嬌一馬是假的,要嬌嬌的東西是真的。

安國公道:“你們想要什麼東西,我再買了給你們就是,是她的盔甲戰衣,還是她的兵器?”

劍客意味深長地說道:“可比那些東西寶貝多了,說了你也不明白。”

言罷,他挑開簾子,問車伕道,“還有多久到渡口?”

“三個時辰。”車伕說。

“沒有近路嗎?”劍客問。

“有。”

“那就走啊!”

“近路要穿過一片林子,可能會遭遇猛獸……”

“我們還怕猛獸?走近路!”

劍客發了話,車伕唯有照辦。

萬幸是他們運氣不錯,在林子裡並未遇上任何兇險。

一個時辰後,他們馳騁在了玉水鎮的官道上。

“前方就是渡口了,爺,您確定有船嗎?”車伕問。

“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事。”劍客對車伕可不像對安國公那麼有耐性。

“是。”車伕悻悻地閉了嘴。

當然有船了,一切早已準備就緒,他們走水路進入燕國,再從燕國境內回往劍廬。

他留了一個管事回去給那丫頭通風報信,那丫頭只要不是傻子就該猜得出來得去劍廬找人。

丫頭,劍廬見了。

馬車在渡口停下,一輛大烏篷船緩緩地靠了過來。

黎江平站在船上,衝這邊揮了揮手。

劍客從車窗裡看見了,他頷首,放下簾子,跳下馬車。

就在他打算將安國公連人帶輪椅搬下來之際,寂靜的穹頂忽然傳來一聲驚空遏雲的鷹嘯。

整個夜幕都好似被這聲鷹嘯撕開了一道口子,磅礴的殺氣如海嘯般狂涌而來。

劍客與黎江平的心口齊齊一震,一股不祥的預感席捲心頭。

厚重的馬蹄聲逼近,二人扭頭望去。

只見暗夜中,顧嬌揹着紅纓槍策馬而來,帶着踏破山河的殺氣,紅色戰衣被夜風獵獵吹起,玄色盔甲在月色下反射寒光。

劍客驚到了:“這是……”

黎江平是見過顧嬌的,可府上的顧嬌與馬背上這個散發着殺神之怒的人根本判若兩人,他一時沒敢認。

“上船!”

他終是反應了過來。

顧嬌騎在黑風王矯健的馬背上,冷冷地拉開了手中弓箭,一箭將他射入水中!

659 嬌爹威武!(兩更)225 祖孫相見(一更)509 大佬嬌嬌!(一更)587 甦醒(一更)74 認親169 坑爹小倆口(二更)82 解氣744 抓捕元兇(二更)812 和尚身世(三更)162 弟控(二更)704 軒轅之魂!(二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317 破局(二更)193 賭約(二更)714 下場(二更)113 太后(一更)218 吃醋(一更)555 反擊(二更)658 完勝(兩更)77 誓言455 心軟(三更)305 公主(二更)722 兄妹相見(二更)860 慶哥的手段!(三更)702 成功849 二人重逢(一更)903 大勝凱旋(一更)188 虐渣(一更)423 反擊(兩更)537 小寶(一更)834 戰神嬌嬌(一更)868 父子連心(一更)863 當年真相(二更)585 殺神歸來!(二更)822 驅虎吞狼(三更)542 封賞(一更)61 囂張04 救人223 溫馨(二更)837 宣平侯來了(一更)542 封賞(一更)578 真相大白(二更)172 太子妃受罰(二更)897 父愛如山(三更)804 龍一來了!(二更)67 坑爹204 事發(一更)337 揍她(二更)97 偷香(二更)790 女兒控(兩更)764 結束,帶你回家(兩更)783 宮鬥王者(一更)41 獨處12 行醫247 兄弟(一更)169 坑爹小倆口(二更)567 奪回勝局(二更)951 龍鳳雙寶318 榮耀(一更)09 護短540 幕後之人(一更)366 嬌嬌出手(二更)825 霸王嬌來了!(兩更)886 兄弟相見(二更)396 帝王之怒(二更)725 揭曉身世38 成功944 藥箱的秘密(兩更合一)225 祖孫相見(一更)388 特別粘人(二更)342 親近(七更)293 首輔青睞(一更)286 太后駕到!(一更)883 一家團聚(一更)341 天賦(六更)674 霸王嬌嬌917 自食惡果(二更)572 實力碾壓!(一更)886 兄弟相見(二更)69 好運318 榮耀(一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482 痛打渣爹(二更)255 金榜題名(一更)696 打臉(二更)80 故友165 父子(一更)453 龍一的來歷(一更)534 殺神的寵溺(三更)283 兄妹(一更)147 大快人心(一更)201 承認(一更)144 收拾她(二更)904 炫女狂魔(二更)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63 姐弟23 夫妻820 驚天秘聞(一更)176 神級綠茶(一更)728 母子相認
659 嬌爹威武!(兩更)225 祖孫相見(一更)509 大佬嬌嬌!(一更)587 甦醒(一更)74 認親169 坑爹小倆口(二更)82 解氣744 抓捕元兇(二更)812 和尚身世(三更)162 弟控(二更)704 軒轅之魂!(二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317 破局(二更)193 賭約(二更)714 下場(二更)113 太后(一更)218 吃醋(一更)555 反擊(二更)658 完勝(兩更)77 誓言455 心軟(三更)305 公主(二更)722 兄妹相見(二更)860 慶哥的手段!(三更)702 成功849 二人重逢(一更)903 大勝凱旋(一更)188 虐渣(一更)423 反擊(兩更)537 小寶(一更)834 戰神嬌嬌(一更)868 父子連心(一更)863 當年真相(二更)585 殺神歸來!(二更)822 驅虎吞狼(三更)542 封賞(一更)61 囂張04 救人223 溫馨(二更)837 宣平侯來了(一更)542 封賞(一更)578 真相大白(二更)172 太子妃受罰(二更)897 父愛如山(三更)804 龍一來了!(二更)67 坑爹204 事發(一更)337 揍她(二更)97 偷香(二更)790 女兒控(兩更)764 結束,帶你回家(兩更)783 宮鬥王者(一更)41 獨處12 行醫247 兄弟(一更)169 坑爹小倆口(二更)567 奪回勝局(二更)951 龍鳳雙寶318 榮耀(一更)09 護短540 幕後之人(一更)366 嬌嬌出手(二更)825 霸王嬌來了!(兩更)886 兄弟相見(二更)396 帝王之怒(二更)725 揭曉身世38 成功944 藥箱的秘密(兩更合一)225 祖孫相見(一更)388 特別粘人(二更)342 親近(七更)293 首輔青睞(一更)286 太后駕到!(一更)883 一家團聚(一更)341 天賦(六更)674 霸王嬌嬌917 自食惡果(二更)572 實力碾壓!(一更)886 兄弟相見(二更)69 好運318 榮耀(一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482 痛打渣爹(二更)255 金榜題名(一更)696 打臉(二更)80 故友165 父子(一更)453 龍一的來歷(一更)534 殺神的寵溺(三更)283 兄妹(一更)147 大快人心(一更)201 承認(一更)144 收拾她(二更)904 炫女狂魔(二更)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63 姐弟23 夫妻820 驚天秘聞(一更)176 神級綠茶(一更)728 母子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