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4 藥箱的秘密(兩更合一)

蒙面丫鬟帶上小藥箱,一刻不停地出了蘭亭院,又出了公主府,直奔宣平侯府的側門,約莫是打算從那裡越牆而出。

侯府內戒備森嚴,不時有巡邏的護衛持劍走過,丫鬟的輕功極高,每一次都能成功避開。

終於,丫鬟來到了圍牆下。

宣平侯乃昭國第一武侯,其府邸的圍牆也比尋常人家的圍牆高,當然,對丫鬟來說,這都不是事兒。

丫鬟抱着小藥箱,輕鬆一躍而上,足尖自圍牆上一點,嗖的躍出了府。

然而就在他落地的一霎,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一張彌天大網從天而降,兜頭兜臉地將丫鬟罩住。

丫鬟的反應也算快,忙拔出了腰間匕首,一刀將大網割開,可就是這麼一個動作的功夫,一排長矛齊刷刷地架在了其脖子上!

一羣護衛而已,丫鬟沒將他們放在眼裡,然而下一秒,丫鬟不敢輕舉妄動了。

因爲就在外圍,百餘名弓箭手拉開長弓,冰冷的箭矢瞄準了他。

這不是一對一或一對多的打鬥,這是戰術上的絕對碾壓,沒有任何一個高手能輕鬆逃過。

丫鬟一手舉着匕首,一手抱着小藥箱,目光冰冷,正思忖着如何應對之際,弓箭手後方,十幾名暗衛舉着火把,簇擁着一名身着月牙白長袍的男子邁步而來。

弓箭手井然有序地讓出一條道來,待到男子一行人進入包圍圈後,又迅速將陣型合上。

火光照在了年輕男子的臉上,丫鬟認出了他,眸中狠狠一顫。

蕭珩在距離丫鬟約莫十步之距的位置停下腳步,冷眸睨着他,不鹹不淡地說道:“真是沒讓我失望啊。”

“你……”

丫鬟剛要說什麼,一出聲立馬捂住了嘴。

蕭珩淡淡一笑:“不必裝了,早認出你了,黎長老。”

一句黎長老一出,丫鬟的身子一僵,幾乎是下意識地擡手去摸自己的臉。

蕭珩淡道:“人皮面具沒掉。”

丫鬟又去摸(防和諧)胸。

蕭珩道:“也沒掉。”

丫鬟只差去探鳥。

蕭珩黑下臉:“住手!”

丫鬟……不,確切地說,是黎江平。

他眉頭緊皺,難掩震驚地望向蕭珩,蕭珩的神色從容鎮定,沒有一絲懷疑,由此可見,他是篤定了自己的身份。

再否認也毫無意義。

他沉聲道:“你怎麼猜到的?”

蕭珩清冷地說道:“很簡單,你一開始就露出了破綻。”

黎江平蹙眉:“我不明白。”

蕭珩擡擡手指,一名隨行的暗衛自懷中拿出一方帕子,打開後遞給蕭珩。

蕭珩捏起上面早已血跡乾涸的鐵釘,說:“你是因爲搬運聘禮時,不小心被上頭的一個釘子戳穿了手掌受傷的。你做戲做全套,的確將釘子釘進了箱子裡。然而問題就是出在這裡。這些聘禮十分貴重,爲了防潮,你們放棄了走水路。這個措施顯然是有效的,其餘的釘子全都乾燥完好,偏偏這一個生了鏽。並且它的孔是新的,看得出是才釘上去的。或許你會說,我補個釘子而已,但我想,應當沒人會補個生鏽的釘子吧。”

黎江平萬萬沒料到自己會犯了這樣的疏忽。

不對,這不叫疏忽。

這很天衣無縫,是這傢伙太變態了,心思太縝密了,乃至於這麼一點蛛絲馬跡都沒逃過他的眼睛。

黎江平咬牙:“就只憑一個繡釘?”

“不止。”蕭珩說道,“當常璟叮囑你不要將顧嬌的醫術外傳時,你可記得自己說了什麼?”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明白的,放心吧。”

當時的話閃過腦海,黎江平不明白自己的破綻在哪裡:“這句話又怎麼了?”

蕭珩淡淡地說道:“你自己都沒注意到吧,你在說這句話前藉着擦汗的動作看了一眼桌上的小藥箱。所以我非常確定,你口中的懷璧其罪,壁指的是我夫人的箱子。你是故意受傷的,爲的就是試探我夫人手中的藥箱。”

這傢伙是判官嗎?眼睛這麼毒的!

黎江平原本還想抵賴一二,而今看來是不可能了。

出師不利,這絕對是自己暴露得最快的一次。

真是見了鬼了!

明明就是個不懂武功的傢伙,卻不知爲何,那眼神、那氣場,足以壓得人心驚肉跳。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黎江平整個人都懵的,留給他反應與決斷的時間太少,他只能憑着多年習武的判斷,朝着現場唯一不會武功的蕭珩不管不顧地衝過去!

蕭珩的出現,正巧爲他擋住了一波弓箭手的視線,只要他速度夠快,就能抓住蕭珩脅迫這些人放了自己。

至於說蕭珩身邊的暗衛,區區三腳貓的功夫,根本不是他對手!

黎江平是暗夜島的高手,他的身手是毋庸置疑的。

他的內力震飛了那些暗衛,他的手狠狠地抓向蕭珩的脖子。

可眼看着就要得逞了,大樹上,蟄伏許久的某人不屑地勾了勾脣角,瞄準他,猛地扣動了扳機!

只聽得一聲巨響,黎江平整個人被打飛了!

他重重地撞在了身後的圍牆之上,又狼狽地跌在了地上!

“嘖。”

樹枝上的上官慶皺了皺眉,對自己那一槍似乎不滿意。

方纔那一槍打在了黎江平懷中的小藥箱上,他沒被當場開膛,但也震得不輕。

他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這一下,衣襟裡的饅頭是真掉了。

上官慶被辣眼睛辣得不要不要的。

小淨空可以辣我,你不行。

他果斷上膛。

這是新改良的火銃,精準度與速度提高了,相應的後坐力也強了不少,他還不太適應。

“今晚就拿你練手。”

他瞄準黎江平的頭。

就在此刻,異變突生,一道道可怕的劍氣凌空斬來,生生劈退了宣平侯府的暗衛,緊接着一名身着灰衣的劍客飛掠而下,抓住地上的黎江平飛速離開了原地。

那人的輕功怕是不在顧承風之下,眨眼睛便帶着黎江平消失得無影無蹤。

上官慶抱着新火銃自樹枝上跳了下來,他看了看黎江平倒下的地方,又看向蕭珩:“不追嗎?”

蕭珩望着二人遠去的方向,說道:“不用。”

上官慶將火銃扛在自己肩上:“可是他們把嬌嬌的箱子也拿走了。”

那個黎江平的手倒是快,臨走時沒忘記抱住地上的小藥箱。

“沒事。”蕭珩說。

上官慶道:“什麼叫沒事啊?那個箱子很寶貝的好不好?我方纔一槍崩下去,竟然沒把它崩壞!”

蕭珩對此並不驚訝。

嬌嬌說過,小藥箱不是他們這個世界的東西,並且藥箱可能並不是它的本體。

只是在他們這個維度,它只能以這樣的形式出現。

上官慶哼道:“真的沒事嗎?嬌嬌要是醒了,發現箱子不見了,一定會生氣的,我看你怎麼哄媳婦兒!”

蕭珩笑了笑,沒繼續此話題,而是問道:“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新火銃的後坐力很大。

上官慶揉了揉自己的小胸肌:“有點麻麻的,還好。話說,這個黎江平怎麼回事啊?他爲什麼要偷嬌嬌的藥箱?誰指使他的?暗夜島嗎?”

蕭珩搖搖頭:“不是暗夜島,是劍廬。”

“劍廬不是被滅了嗎?”上官慶已從親爹口中得知常璟他們上劍廬島報仇的事了。

蕭珩若有所思道:“現在看來,劍廬是來了一招金蟬脫殼。”

子時過後,宣平侯與常璟回府了。

跟蹤了他幾日的仇家被常璟成功誅殺,一個也沒逃掉。

果然,常璟用起來就是順手。

“咦?你們怎麼都在?不用睡覺嗎?”

剛進院子,宣平侯便瞧見了在堂屋秉燭夜談的兩個兒子。

蕭珩看了常璟一眼,將黎江平的事說了。

宣平侯看向常璟。

常璟驚訝極了,若是別人這麼說,他一定不會信的,可這話出自蕭珩的口,他沉默了。

宣平侯冷冷一哼,嗤道:“看着就不是好東西。”

常璟小聲反駁道:“黎叔很好的,他一直很照顧我和七個姐姐,每次闖了禍,都是他替我求情。”

宣平侯古怪地睨了睨他:“不求情你爹也捨不得罰你吧……”

常璟無言以對。

事實擺在眼前,宣平侯可不會替一個偷走自己兒媳藥箱的壞傢伙說話:“所以那個黎江平就是做做樣子而已,討你們幾個歡心。”

常璟繼續弱弱地反駁:“可這一次也是他說服我爹,我爹才允許我來提親的。”

蕭珩爲常璟分析道:“他不說服你爹,就不能跟着你一起來昭國,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嬌嬌的藥箱。”

常璟低聲做着最後的掙扎:“劍廬也是他發現的。”

蕭珩嘆了口氣:“不發現不行啊,一是他要立足夠大的功勞取得你父親的器重,二是暗夜門門規森嚴,他無法擅自離島,只有利用隔三差五去監視劍廬的名義,隱藏自己與劍廬的來往。”

“是這樣嗎?”常璟心裡其實已經很明白,不論黎叔是不是劍廬的細作,從他盜走顧嬌藥箱的那一刻起,至少他就不是暗夜門的黎長老了。

暗夜門是絕不可能要求他做這種事的。

上官慶狐疑地開口:“可我還是不明白,他們爲什麼要偷嬌嬌的藥箱?”

“箱子裡有很多名貴的藥材?”上官慶自問自答,“還是說,那箱子刀槍不入,火銃都崩不壞,他們想拿回去把箱子劈了煉盔甲?”

蕭珩搖搖頭,沒和屋子裡的人解釋小藥箱的秘密。

小藥箱裡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藥品,還能連接另一個空間的手術室,的確是個不可多得的寶貝。

那麼問題又來了。

劍廬要這些做什麼呢?

它是劍廬,不是藥廬。

難不成從今往後,他們不練劍了,全都改行做大夫嗎?

或者是他們之中有誰得了不治之症,而恰巧小藥箱裡有治療它的藥?

這一種可能性也基本可以排除,以黎江平與常璟的關係,只要他開口,不論什麼藥,顧嬌都會捨得給,根本無需偷走小藥箱這麼麻煩。

宣平侯倒是沒打探顧嬌的小藥箱裡是不是有什麼古怪,小藥箱是顧嬌的東西,他不探人隱私,另外,不論有什麼,都不是被劍廬覬覦的理由。

劍廬的人果然該死。

想到什麼,蕭珩問常璟:“死的是劍廬島主與島主夫人……誰指認的那些屍體的身份?”

“黎叔……黎江平。”常璟糾正了自己的稱呼,“只有他在暗中觀察劍廬,也只有他認得島上的誰是誰,因此他說是誰的屍體,我和我爹就都信了。”

蕭珩道:“看來真正的劍廬之主並沒有死。”

上官慶問道:“那龍一究竟有沒有去島上?”

蕭珩搖搖頭:“現在也說不準了。也許他去了,殺了不少劍廬的弟子,有一部分逃走了。也許他還沒來得及動手,暗夜門的人便登島了,那一場事故是劍廬自導自演矇蔽暗夜門的。”

上官慶點點頭:“黎江平知道暗夜門要去殺劍廬,提前給劍廬通風報信,劍廬於是演了這麼一出滅門慘案,好像也說得過去。”

蕭珩想了想,說道:“龍一去過的可能性很大,不然,以劍廬的實力,還不至於要這樣避開暗夜門。”

常璟正色道:“我們暗夜門很厲害的!”

蕭珩說道:“你們當然厲害,但有黎江平這個內應,劍廬在島上設下埋伏讓你們中計也不是什麼難事。”

常璟不吭聲了。

確實。

他們都太信任黎叔了。

去了島上一直都是黎叔帶路,如果黎叔故意將他們帶去機關陷阱之地,怕是他們早傷亡慘重了。

常璟還是有個地方想不通:“可是黎叔……黎江平爲什麼不動手?就算我們在劍廬島上出現一些傷亡,也不會懷疑他。他完全可以藉機削弱暗夜島的實力。”

蕭珩認真地看着他:“萬一傷到你了呢?你無法來昭國提親,他就無法接近嬌嬌。”

常璟:“哦。”

至此,常璟心底最後一絲希冀也被撲滅。

黎江平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細作。

其實還有一些疑點,蕭珩要回去慢慢理清思緒。

“那個箱子真的沒事嗎?”上官慶還惦記着小藥箱,畢竟它是一連火銃崩不壞的東西,要知道,就連顧嬌身上的戰甲都擋不住火銃的威力的。

蕭珩篤定地說道:“沒事,他們偷不走的。”

……

寂靜的長街上,一輛馬車飛速行駛着。

黎江平上車後,立馬將小藥箱放在了座位底下,並用雙腳緊緊護着,以防馬車顛簸將它摔出去了。

救了他的劍客遞給一枚治療內傷的丹藥。

他仰頭服下,運功調理了一個小週天,長呼一口氣,劫後餘生地說道:“方纔真是太險了,那傢伙手裡拿的是什麼兵器?差點崩死我!”

“那叫火銃。”劍客說,遲疑了一下,又道,“可在鬼山的時候,火銃並沒有那樣的威力。”

劍客並沒參與鬼山之戰,可陸長老將所有的戰況都一一書信讓人帶回了劍廬。

黎江平嘆道:“我的身份暴露了,今後我再也回不去暗夜門了。”

提到這個,黎江平就來火,蟄伏了二十年,騙過一整座島的人,結果栽在一個乳臭未乾的年輕小子手裡!

劍客說道:“無妨,你拿到了藥箱,任務已完成,以後也不必再去暗夜門了。”

黎江平感慨道:“我真是沒料到,掌門要找的東西居然會在一個小丫頭手裡。”

劍客也十分不可思議:“是啊,我們一直以爲那個東西在暗夜門,害你白白在暗夜島找了二十年。”

黎江平笑了笑:“也不算白找,如果不是蟄伏在暗夜島,我也沒機會與常璟來到昭國。”

劍客道:“倒也是。”

黎江平蹙了蹙眉:“不過,我有個疑惑,掌門是怎麼知道這個藥箱在安國公義女手中的?”

劍客解釋道:“是一個陳國姓慕的醫女告訴了燕國韓家人,韓家人又告知了公孫羽,我們的人恰巧在邊上,便聽去了。公孫羽對這東西沒興趣,倒是方便了我們。”

黎江平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劍客淡笑一聲,道:“常璟與安國公義女的夫家恰巧有這層關係,看來是天意,讓我們劍廬得到它。”

他說着,看向黎江平,“你這次立下大功,掌門一定會好生獎賞你的。”

黎江平難掩笑意,他低頭去將地上的小藥箱拿起來,結果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藥箱呢!”

他大驚。

劍客眉頭一皺:“你方纔不是放凳子下了?”

“是啊!我是放這兒了!”黎江平蹲下身,不僅找了自己的凳子下方,馬車內的邊邊角角全找了。

可小藥箱就是不見了!

889 去見信陽(一更)290 賣萌(二更)547 吃醋(二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175 贏到手軟(二更)596 父愛如山(二更)86 遛雞(一更)108 吃醋(一更)804 龍一來了!(二更)88 母女(一更)761 助攻小奶包(二更)534 殺神的寵溺(三更)866 軒轅之怒!(兩更)402 龍影衛(二更)164 宣平侯(二更)34 買山453 龍一的來歷(一更)825 霸王嬌來了!(兩更)359 小重孫(一更)473 欺人太甚(三更)137 一家齊心(一更)200 揚名(二更)626 秘辛(一更)909 欠抽的蕭戟(一更)291 撩撥(一更)478 二更681 師父出手(一更)64 侯爺872 拿下兩國!(二更)939 信陽之怒(二更)613 下場(兩更)566虐渣(一更)905 籌備婚禮(一更)943 不正經藥箱(二更)452 婆媳(三更)715 婆媳相見298 實力( 一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216 打臉到底(一更)542 封賞(一更)450 水落石出(一更)26 姑婆698 相認(一更)202 人證(二更)671 恩愛(一更)605 逆天改命(二更)396 帝王之怒(二更)307 真相大白(兩更)16 惡徒902 新的小生命(二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611 原形畢露917 自食惡果(二更)628 手術希望(一更)131 神童(一更)946 弟控,戰神之怒(兩更)757 音音是誰?(一更)849 二人重逢(一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677 太女(一更)557 釜底抽薪!(二更)538 心軟(二更)639 一家三口(二更)930 打臉(一更)792 父女相處(加更)571 龍一歸來(二更)138 臉紅(二更)341 天賦(六更)102 做夢(一更)129 炫耀(一更)825 霸王嬌來了!(兩更)312 器重(一更)631 霸氣馬王!(一更)917 自食惡果(二更)184 放大招539 少主(三更)843 黑風騎出戰!(二更)432 龍一(二更)861 最後一戰!(兩更)672 少林高手(二更)199 結束(一更)431 發現(一更)780 實力坑人(一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110 小孫孫(兩更合一)813 國君之怒(一更)59 和尚297 誇讚(三更)48 親密155 痘疹(一更)218 吃醋(一更)375 公主(二更)547 吃醋(二更)833 大獲全勝(二更)633 重逢(一更)398 最帥霸主!(月票加更)619 顧琰甦醒(一更)330 胎動(兩更)847 勝利!(二更)
889 去見信陽(一更)290 賣萌(二更)547 吃醋(二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175 贏到手軟(二更)596 父愛如山(二更)86 遛雞(一更)108 吃醋(一更)804 龍一來了!(二更)88 母女(一更)761 助攻小奶包(二更)534 殺神的寵溺(三更)866 軒轅之怒!(兩更)402 龍影衛(二更)164 宣平侯(二更)34 買山453 龍一的來歷(一更)825 霸王嬌來了!(兩更)359 小重孫(一更)473 欺人太甚(三更)137 一家齊心(一更)200 揚名(二更)626 秘辛(一更)909 欠抽的蕭戟(一更)291 撩撥(一更)478 二更681 師父出手(一更)64 侯爺872 拿下兩國!(二更)939 信陽之怒(二更)613 下場(兩更)566虐渣(一更)905 籌備婚禮(一更)943 不正經藥箱(二更)452 婆媳(三更)715 婆媳相見298 實力( 一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216 打臉到底(一更)542 封賞(一更)450 水落石出(一更)26 姑婆698 相認(一更)202 人證(二更)671 恩愛(一更)605 逆天改命(二更)396 帝王之怒(二更)307 真相大白(兩更)16 惡徒902 新的小生命(二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611 原形畢露917 自食惡果(二更)628 手術希望(一更)131 神童(一更)946 弟控,戰神之怒(兩更)757 音音是誰?(一更)849 二人重逢(一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677 太女(一更)557 釜底抽薪!(二更)538 心軟(二更)639 一家三口(二更)930 打臉(一更)792 父女相處(加更)571 龍一歸來(二更)138 臉紅(二更)341 天賦(六更)102 做夢(一更)129 炫耀(一更)825 霸王嬌來了!(兩更)312 器重(一更)631 霸氣馬王!(一更)917 自食惡果(二更)184 放大招539 少主(三更)843 黑風騎出戰!(二更)432 龍一(二更)861 最後一戰!(兩更)672 少林高手(二更)199 結束(一更)431 發現(一更)780 實力坑人(一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110 小孫孫(兩更合一)813 國君之怒(一更)59 和尚297 誇讚(三更)48 親密155 痘疹(一更)218 吃醋(一更)375 公主(二更)547 吃醋(二更)833 大獲全勝(二更)633 重逢(一更)398 最帥霸主!(月票加更)619 顧琰甦醒(一更)330 胎動(兩更)847 勝利!(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