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 盛世美顏(二更)

是小盒,一盒三個,各種口味,小侯爺表示最喜歡藍莓味。

他以前還以爲是金瘡藥,沒想到是這麼個用途。

他一個古人自然不懂如何使用,那麼只能是、、、

顧嬌恨不能一頭碰死在枕頭上!

她要失憶!她要失憶!

……

天徹底黑了下來。

顧嬌很累很累,不是打仗過後體力被透支的那種累,而是一種她說不上來的痠軟無力。

“你不節制。”她惡人先告狀,“年輕人,要節制。”

蕭珩含笑點點頭:“是,是爲夫的錯,那,爲表達歉意,爲夫這就去給娘子拿點吃的?”

顧嬌揚起小下巴,無比嚴肅地說:“看在你態度還算誠懇的份兒上,好叭。”

室內的光線本就昏暗,那一縷暮光也溜走之後,屋子裡徹底黑了下來。

擔心光線刺着她的眼,蕭珩沒掌燈。

他收拾了一番,打算去他孃的院子請個安,順便讓廚子做點熱飯熱菜送過來。

他剛來到蘭亭院的門口,便與拎着食盒的玉瑾不期而遇。

玉瑾是來給他們倆送吃食的,這都一整天了,不吃東西會餓壞的。

蕭珩的面上閃過一絲羞窘,萬幸是有夜色的遮掩,他故作鎮定地與玉瑾打了招呼:“玉瑾姑姑。”

玉瑾也有些繃不住,噗嗤一聲笑了。

睡到這麼晚,誰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蕭珩只能躺平任嘲。

這還只是玉瑾姑姑,一會兒見了他爹孃,那纔是——

玉瑾嗔了他一眼,笑道:“行了,公主和侯爺帶依依出去了,你明天再來請安吧。”

蕭珩暗鬆一口氣。

玉瑾將食盒遞給他,交代他與顧嬌趁熱吃,臨走時,玉瑾意味深長地看着他,並擡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蕭珩會意,輕咳一聲,拎着食盒回到了蘭亭院。

顧嬌卻已經再次睡着了,叫都叫不醒的那種。

蕭珩把食盒放在桌上,自己將屋子裡簡單清理了一下,點了一盞微弱的油燈。

他提着油燈來到銅鏡前,對着適才玉瑾提醒的地方瞧了瞧,忽然就笑了:“這丫頭。”

他將油燈放在桌上,挑開帳幔想看看她怎麼樣,結果發現她的身上比自己更慘不忍睹。

這就尷尬了。

“所以真的是我不節制啊……”

他忙爲顧嬌蓋好被子。

顧嬌熱,翻了個身,原本朝向內側的臉頰一下子轉了過來。

先前屋子裡太暗了,蕭珩沒機會看清她的臉,眼下藉着油燈的光亮定睛一瞧,驚得他直接抄起了地上的凳子!

你是誰!

“唔……”顧嬌迷迷糊糊地夢囈了一聲。

他一怔,如夢初醒,再一次仔仔細細地看向她的臉。

是她的脣鼻與眉眼,但她的左臉上沒了那塊血紅的胎記,白璧無瑕,美得宛若沉睡的仙靈。

蕭珩驚呆了。

連手中的凳子都忘了下來。

直到手一鬆,凳子砸上他肩頭,他吃痛,趕忙搶住凳子,以免掉落在地上驚醒了她。

他看了眼錦帕上的落紅,目光再次落在她絕美的容顏上,不可置信地喃喃道:“還真的是守宮砂……”

……

顧嬌對於自己的容貌一無所知,她一覺睡到了二十這日的早上。

蕭珩早早地起了,正坐在窗前看書。

晨光自窗櫺子透射而入,落在他俊美如玉的面龐上,大清早的看見如此賞心悅目的一幕,顧嬌表示心情很好。

蕭珩擺此pose已經擺了半個時辰了,身子都快僵了,終於將自己完美帥氣的一面展現在了某人的眼前。

他不動聲色地放下書本,扭頭看向她,微微一笑:“你醒了,睡得還好嗎?還累不累?”

相公笑起來真好看。

顧嬌不自覺地彎了彎脣角,並不知自己笑起來有多勾魂攝魄。

“好多了。”她說,“我可是打過仗的人,這點體力還是有的!”

隨後她剛站起身,腿一軟跌坐回去了。

顧嬌:“……”

蕭珩:“……”

顧嬌坐着緩了一會兒,終於徹底適應了,她看了看身上的寢衣,說道:“你替我穿上的嗎?”

“嗯。”蕭珩點頭。

顧嬌道:“多謝。”

蕭珩溫潤一笑:“榮幸至極。”

不該是臉紅害羞,說你要是介意我下次就不擅作主張了?

顧嬌眯眼看向某人:道行又深了!

不過,這樣的相公也挺有意思就是了。

顧嬌收回目光,問道:“我睡了幾天?”

“兩天。”蕭珩說。

“竟然睡了這麼久……難怪嗓子都不啞了……”顧嬌暗暗嘀咕完,一本正經地問道,“那,我是不是錯過了給公主和侯爺敬茶?”

她記得出嫁前,她娘提醒過她,大婚第二天要給公婆敬茶的。

如果府上別的親戚也在,那麼也要去給他們見禮。

蕭老夫人與蕭老太爺皆已辭世,二房與宣平侯的兩位庶子又遠在東部戍守邊陲,府上沒有其餘需要她去覲見的人。

蕭珩道:“無妨,他們昨天不在。”

“今天在嗎?”顧嬌問。

蕭珩輕輕一笑:“你休息好了,他們就在。”

顧嬌來古代後就不大愛照鏡子了,原因是臉上的那塊胎記,眼不見心不煩,因此一直到洗漱完畢,顧嬌也仍沒看見自己臉上的變化。

蕭珩在告訴她與讓她自己發現之間選擇了後者。

玉芽兒聽到了屋子裡的動靜,進來伺候顧嬌洗漱。

剛一進門,她便驚得呆住了,望着屋子裡陌生的女子道:“你、你是……”

“是什麼?”顧嬌古怪地開口。

是小姐的聲音。

這個人——

小姐?!

不怪玉芽兒沒認出來,實在是她家小姐臉上的胎記太具有標誌性了,突然胎記沒了,任誰都會懷疑是屋子裡進錯人了!

“小姐你、你、你……”她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她望向一旁的姑爺。

姑爺衝她微微搖了搖頭,她會意,壓下心頭的驚濤駭浪,說道:“你怎麼這樣就出來了?你、你成親了嘛,不能再梳這個頭髮了。”

顧嬌在村子裡是傻子,她梳什麼髮髻都沒人過問。

來了京城後,家裡人知道她與蕭珩並不是真正的夫妻,因此不曾強迫過她梳婦人的髮髻。

“我不會。”顧嬌說。

婦人的髮髻好難梳的。

“我來!”玉芽兒笑着說。

顧嬌直接在八仙桌上坐下了,沒去梳妝檯那裡,玉芽兒拿了梳子爲她梳了個小婦人的髮髻。

但看上去還是像個小丫頭,一臉的稚嫩。

玉芽兒道:“小孩子梳大人的頭髮都這樣!”

顧嬌:說的像是你比我大似的。

蕭珩與顧嬌去信陽公主那邊敬茶,宣平侯也在。

當二人看見蕭珩牽着個小仙女兒走進來時,齊齊愣住了。

宣平侯第一反應也是換人了,他差點兒一腳把兒子踹出去,新婚沒兩天就領了個別的女人來你爹孃跟前,你想氣死誰!

蕭珩:“爹,娘,我和嬌嬌來請安了。”

宣平侯:“???”

顧嬌小聲對蕭珩:“爲什麼爹孃這麼看着我?我臉上有東西嗎?”

蕭珩低聲回答:“是你臉上沒東西。”

“嗯?”顧嬌屬實沒明白。

夫妻二人看了兒子一眼,竟然十分有默契地沒去戳穿。

顧嬌去抱小依依。

小依依扒了扒顧嬌的臉,左看右看:“嗚哇?”

沒啦?

顧嬌給公公婆婆敬了茶,信陽公主給了顧嬌一個超級大的紅包,宣平侯也難得大方了一回——

是他大方沒錯,絕不是被秦風晚搜刮的。

府上的下人大多沒見過顧嬌的真容,但不妨礙他們從別人嘴裡打聽。

一個採買的小廝道:“我聽說啊,咱們的少夫人容貌極爲醜陋!根本配不上咱們小侯爺!”

圍在他身旁的有幾個府上的工匠,其中一人道:“不會吧?你聽誰說的!”

小廝道:“我聽定安侯府的人說的!是他們二小姐身邊的丫鬟親口告訴我嫂子的!”

工匠又道:“你嫂子怎麼會認識定安侯府的人?”

小廝道:“不認識,是碰巧在首飾鋪碰上了!那個丫鬟說啊,‘有什麼了不起?長得那麼醜,嫁過去了也會遭小侯爺嫌棄!’”

工匠道:“那小侯爺幹嘛要娶她?”

小廝嘆氣:“唉,她對小侯爺有恩嘛,再者,她運氣好,做了上國千金,門當戶對的,小侯爺只能自認倒黴了。”

“喂喂。”工匠拽了拽他袖子。

“幹嘛?”他問。

工匠朝不遠處一指:“你說的容貌醜陋……就是那樣的嗎?”

衆人順着他指的方向一瞧,驚得齊齊倒抽一口涼氣!

花叢中,一襲月牙白錦衣的小侯爺與身着青衣留仙裙的女子自花攜手走來。

微風習習,吹起她輕紗裙裾。

這要不是從壁畫裡走出來的,就是從九霄天宮掉下來的。

所有人腦海裡都飄過一句話:這還醜?你踏馬是眼瞎嗎!

……

給公公婆婆敬完茶後,二人入宮給姑婆與帝后請安。

莊太后今早摔了一跤,得到消息後所有人都趕來了——帝后、老祭酒與碧水衚衕一家子,除了小淨空,他被上官慶帶出去京城三日遊了。

莊太后沒大礙,倒是秦公公被壓傷了,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莊太后給他放了幾天傷假。

由於不想讓小倆口擔心,她老人家壓住了沒往公主府送消息,哪知小倆口今日就來了。

——新婚燕爾,你們確定不在府上多廝混幾日?

帝后剛走,顧小寶被宮女帶去後面玩秦公公的小王八了,其餘人坐在花園裡的大樹下乘涼。

顧嬌從前是仁壽宮的常客,這兒的老人全見過她,可今日愣是沒一個人認出她來。

要不是被蕭珩牽着,他們簡直不敢放她進來。

躺在藤椅上偷吃蜜餞的莊太后一眼瞧見了蛻變成仙女的某小隻,她眉梢一挑,意味深長地說:“喲,圓房了?”

她的小重孫女終於可以提上日程了!

她要胖乎乎的那種,比蕭依還可愛的!

姚氏嗯了一聲,怔怔點頭:“我看是。”

老祭酒捋了捋鬍子,他很震驚,也很高興:“太好了,可以抱小徒孫了。”

顧琰則是惋惜一嘆:“太便宜我姐夫了。”

顧小順撓撓頭,一臉懵逼:“只有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嗎?還有那個人……真的是我姐嗎?”

我有點不敢認啊!

顧嬌早就宣稱過自己與蕭珩圓過房,此時當然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臉,儘管那一次就沒人信,可她不知情啊,她一直以爲自己的小馬甲穿得好好兒的呢。

她挺起小胸脯,正色說道:“我都和你們說過了,我和阿珩早就是真正的夫妻了!我們鄉下便已經圓、過、房、了!”

顧琰:“騙人。”

姚氏:“不可能。”

莊太后:“你沒有。”

顧嬌的小身子站得筆挺筆挺的,眼神堅定,氣場無比強大且自信:“怎麼沒有?難道我臉上寫着,我現在才圓房嗎!”

所有人齊齊點頭:是啊!

顧嬌:“???”

635 嬌嬌之怒(三更)185 叫娘(二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558 坦白(一更)543 霸氣元帥!(二更)906 身世大白(二更)958 小風風(二更)37 手術717 團聚(一更)137 一家齊心(一更)108 吃醋(一更)372 太后(一更)116 完美答卷!(兩更合一)881 上官慶甦醒(一更)73 上門883 一家團聚(一更)821 當年真相(二更)425 打臉(兩更)339 寶寶(四更)233 掉馬(一更)198 真假千金(兩更合一)364 喂藥(二更)460 坦白(二更)415 病情真相(兩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884 解毒(二更)871 旗開得勝!(一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301 深夜獨處(二更)480 兄妹(二更)879 父子相見(一更)423 反擊(兩更)553 功勞(二更)844 少年殺神!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212 親親(一更)771 手撕太子(一更)424 兩更431 發現(一更)787 吃掉你(三更)35 相見323 最大土豪(兩更)945 害羞寶寶!(加更)921 夜半溫馨(二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456 皇后之怒(一更)741 腹黑嬌嬌493 學霸嬌嬌(二更)146 豪橫!(二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376 母親(一更)43 夢魘473 欺人太甚(三更)319 出手(二更)78 坦白947 大哥來了(兩更)412 一家三口(一更)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52 再遇841 友軍來了!(二更)514 擊殺天狼(二更)463 腹黑蕭珩(二更)510 兄妹上陣(二更)866 軒轅之怒!(兩更)74 認親265 暴露(三更)940 霸氣龍一(一更)932 坐胎(一更)232 喜當爹(二更)813 國君之怒(一更)227 掉馬(一更)703 姐控236 打臉(二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735 龍傲天!(二更)907 穿越的真相(一更)270 重逢(兩更合一)745 雷霆手段(三更)421 腹黑嬌嬌(兩更)553 功勞(二更)69 好運154 認親(二更)108 吃醋(一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286 太后駕到!(一更)779 鬥貴妃(二更)71 親親679 嬌嬌出手(一更)401 結束(一更)809 真假國君(兩更)592 婆媳(一更)470 臨盆(三更)77 誓言56 道歉809 真假國君(兩更)351 私奔抓包(三更)819 韓家倒塌(二更)625 打臉(二更)230 姐弟(二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
635 嬌嬌之怒(三更)185 叫娘(二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558 坦白(一更)543 霸氣元帥!(二更)906 身世大白(二更)958 小風風(二更)37 手術717 團聚(一更)137 一家齊心(一更)108 吃醋(一更)372 太后(一更)116 完美答卷!(兩更合一)881 上官慶甦醒(一更)73 上門883 一家團聚(一更)821 當年真相(二更)425 打臉(兩更)339 寶寶(四更)233 掉馬(一更)198 真假千金(兩更合一)364 喂藥(二更)460 坦白(二更)415 病情真相(兩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884 解毒(二更)871 旗開得勝!(一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301 深夜獨處(二更)480 兄妹(二更)879 父子相見(一更)423 反擊(兩更)553 功勞(二更)844 少年殺神!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212 親親(一更)771 手撕太子(一更)424 兩更431 發現(一更)787 吃掉你(三更)35 相見323 最大土豪(兩更)945 害羞寶寶!(加更)921 夜半溫馨(二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456 皇后之怒(一更)741 腹黑嬌嬌493 學霸嬌嬌(二更)146 豪橫!(二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376 母親(一更)43 夢魘473 欺人太甚(三更)319 出手(二更)78 坦白947 大哥來了(兩更)412 一家三口(一更)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52 再遇841 友軍來了!(二更)514 擊殺天狼(二更)463 腹黑蕭珩(二更)510 兄妹上陣(二更)866 軒轅之怒!(兩更)74 認親265 暴露(三更)940 霸氣龍一(一更)932 坐胎(一更)232 喜當爹(二更)813 國君之怒(一更)227 掉馬(一更)703 姐控236 打臉(二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735 龍傲天!(二更)907 穿越的真相(一更)270 重逢(兩更合一)745 雷霆手段(三更)421 腹黑嬌嬌(兩更)553 功勞(二更)69 好運154 認親(二更)108 吃醋(一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286 太后駕到!(一更)779 鬥貴妃(二更)71 親親679 嬌嬌出手(一更)401 結束(一更)809 真假國君(兩更)592 婆媳(一更)470 臨盆(三更)77 誓言56 道歉809 真假國君(兩更)351 私奔抓包(三更)819 韓家倒塌(二更)625 打臉(二更)230 姐弟(二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