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 洞房花燭

在一陣大老爺們兒的起鬨聲中,蕭珩牽着顧嬌的手去了公主府。

信陽公主將景觀最佳的蘭亭院修繕了一番,作爲小倆口大婚後的住所。

地上的紅綢從進府開始沒有斷過,一直鋪到這裡來,當初信陽公主與宣平侯大婚時都沒這陣仗。

主要是信陽公主那會兒不肯讓人將紅綢鋪進來。

如今爲了兒子與兒媳,兩座府邸幾乎打通,算是二十年來最爲親密的一次。

“當心。”來到院子門口時,蕭珩輕聲提醒顧嬌跨門檻。

顧嬌嗯了一聲,擡腳跨了過去。

蓋頭的質量太好了,想透視完全不可能,只得在蕭珩的提醒下小心行走。

這會兒天色尚早,院子裡的牡丹與海棠在陽光下爭相鬥豔,芬芳滿園。

分列在兩旁的丫鬟們一一衝二人行禮。

玉芽兒抱着顧嬌的小藥箱跟在二人身後,今日是顧嬌與蕭珩的大喜日子,就連黑風王都戴上了大紅花,小藥箱自然也不例外。

它今天是一個喜慶的小藥箱!

小藥箱在玉芽兒的懷裡安靜如雞,玉芽兒的內心卻壓根兒無法保持平靜。

“哇,好大……”

她分不清侯府與公主府,只覺得他們已經走了好久好久了,居然還沒走到!

而且這座府邸也太好看了叭!

“假山和真的一樣……”她一不留神將心裡話說了出來。

蕭珩笑了笑,說:“就是真山。”

“誒?”玉芽兒一怔,“真山?”

蕭珩點頭:“嗯,真山。”

信陽公主是個十分講究的人,假東西她是不要的,公主府裡的石山是從別處挖了運過來的、青山是原本就有的,甚至就連荷塘也是,裡頭盛放的是野生荷花。

蘭亭院就在荷塘附近。

適才打那兒路過時,微風拂過水麪,帶來陣陣荷花的清香,很是令人心曠神怡。

進入婚房後,蕭珩牽着顧嬌的手在婚牀上坐下。

這便是小淨空壓過的牀,民間的說法是讓小男娃壓一壓,能讓新人早生貴子。

小淨空並不知道其中寓意,反正讓他睡嬌嬌的牀,他就很願意!

丫鬟見少主子與少夫人過來,識趣地退了出去。

突然只剩下他倆,屋子裡一下子靜了下來。

二人不是第一天認識了,也並非頭一回獨處,然而感覺卻與以往大不相同。

或許是因爲這一次可以成爲真正的夫妻了。

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蕭珩的心底涌上一陣期待,同時也有些緊張。

“你心跳好快。”

蓋頭下,顧嬌忽然開口。

蕭珩微微一愕,低頭一看,就見某人的纖纖玉指不知何時竟然搭在了他的脈搏上。

真不愧是大夫啊……隨時隨地給人把脈的。

“我……”他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化解眼前尷尬。

“我心跳也很快。”顧嬌拉過他的手指搭在了自己白皙的皓腕上。

她肌膚冰涼,蕭珩卻只感覺自己的指尖一片滾燙,心跳得極快,連呼吸都快要亂了節奏。

“小姐。”

門外傳來玉芽兒的聲音。

“什麼事?”顧嬌問。

玉芽兒道:“前廳來人了,催姑爺趕緊過去。”

眼下是大白天,不到洞房花燭的時辰,蕭珩還得去席上招待客人。

顧嬌:“哦。”

聽着她那聽不出情緒的小語氣,蕭珩忍俊不禁地笑出了聲。

他對玉芽兒道:“知道了,讓他們再等等。”

“是,姑爺!”玉芽兒開心去傳話,她就說嘛,在姑爺心裡,自家小姐是最重要的!

“累不累?”蕭珩問顧嬌。

“不累。”顧嬌說。

不是客套話,是真不累。

鳳冠霞帔對尋常女子來說很重,卻沒有她的盔甲重,她穿着盔甲打一天一夜的仗都沒喊過累,成個親有什麼累?

她還有很多力氣!

咕嚕~

她的肚子叫了。

蕭珩笑了笑,說道:“大半天沒吃東西,餓壞了吧?我讓人去拿吃的。”

顧嬌道:“玉芽兒去拿就可以了,你去前面招待客人吧。”

蕭珩脣角一勾看着她:“你確定?”

顧嬌點點頭:“早去早回。”

“是啊,你再不去,他們要罰你酒了。”

是玉瑾的聲音。

玉瑾笑着拎着一個食盒走了進來。

玉芽兒在門口笑着衝她行了一禮:“玉瑾姑姑!”

玉瑾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你也去吃點東西,這裡有我就好。”

玉芽兒搖搖頭:“那不行,我要照顧小姐的!”

玉瑾溫聲道:“放心吧,我替你照顧好。”

玉芽兒望向屋內的顧嬌:“那……”

“聽玉瑾姑姑的。”顧嬌說。

“東西給我。”玉瑾對玉芽兒說。

顧嬌都發話了,玉芽兒不再固執,她將綁了紅綢與大紅花的小藥箱塞進玉瑾懷裡:“有勞玉瑾姑姑了!”

“碧兒。”玉瑾喚來一旁的丫鬟,對方帶玉芽兒去吃飯。

玉瑾則是拎着食盒邁入新房,對蕭珩道:“小侯爺,這裡有我,你趕緊去吧。”

蕭珩看了顧嬌一眼,輕聲道:“我很快回來。”

顧嬌:“嗯。”

蕭珩出了蘭亭院。

玉瑾將食盒裡的點心一一端了出來,用托盤裝好,放在了顧嬌的手邊。

顧嬌不喜太甜膩的食物,這些點心的口味皆十分清淡。

她拿了一塊蟹黃酥,放進蓋頭輕輕地吃了起來。

玉瑾又倒了一杯花茶給她。

她接過杯子,問道:“玉瑾姑姑,你在看什麼?”

玉瑾一驚,你隔着蓋頭也知道我在東張西望?

玉瑾訕笑道:“啊,沒什麼,公主說她一會兒過來看看你。”

話音剛落,信陽公主便身着華服朝這邊走來了。

玉瑾退了出去。

信陽公主在牀邊的凳子上坐了下來,見顧嬌吃得差不多了,才輕咳一聲,將手中的包袱遞了過去。

“什麼?”顧嬌問。

信陽公主的神色有些難爲情,所幸顧嬌戴着蓋頭,看不見她的表情。

她語氣如常地說道:“你自己看。”

“哦。”顧嬌將包袱接了過來,打開一瞧,瞬間傻了眼,“您頂着這麼大的太陽過來,就是爲了給我看這個?”

信陽公主壓下心底的不自在,雲淡風輕地說道:“你先看,有不懂的,問我。”

“這有什麼不懂的?”顧嬌嘀咕。

信陽公主撇了撇嘴兒。

還嘴硬?

我都聽你娘說了,你們兩個根本就沒有圓過房,你臉上的不是胎記,是守宮砂!

信陽公主從不會去看這種書籍的,可爲了兒子、兒媳能夠順利洞房,她只能豁出去了。

她是一個講究的人,市面上那些低俗又粗糙的圖冊她看不上眼,這是她花了大價錢請畫師單獨畫的,十分具有美感。

是連她看了都不會反感的類型。

並且她用的紙不是市面上一兩銀子一刀的糙紙,而是極其昂貴的水紋紙。

更重要的是,這本冊子不是黑白圖,而是彩繪。

“真的沒什麼要問的?”她淡淡說道,語氣淡定,心裡卻快尷尬死了。

可誰讓兩個小的都沒經驗呢?

若是上官燕在這裡,一定讓他倆無師自通去。

信陽公主放不下心來,這纔有了此等壯舉。

“嗯……”顧嬌很給面子地問了一句,“能先放姜蔥,再焯水嗎?”

信陽公主蹙眉:“什麼姜蔥……焯水的?”

顧嬌將冊子往她面前一遞,指着上面的一頁紙道:“喏,滷水五花肉。”

信陽公主狠狠一怔。

拿錯書了!

信陽公主懊惱地閉了閉眼,爲了不讓人發現……她欲蓋彌彰地在上頭壓了一本食譜——

她趕忙回了自己的院子。

剛來到門口,便瞧見一道高大健碩的身影坐在她房中,正是從席上過來的宣平侯。

宣平侯似乎並未察覺到她來了,他正聚精會神地翻看着桌上的一本書。

而當信陽公主看見書頁上的彩繪時,驚嚇得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在地上!

宣平侯沒移走目光,依舊一眨不眨地看着那本書,一邊看,一邊翻頁,說:“秦風晚啊秦風晚,本侯真是沒料到,你居然喜歡看春宮圖。”

信陽公主漲紅着臉走過去,唰的將書冊搶了過來:“誰讓進我屋了!”

宣平侯古怪地看了她一眼:“不是你讓我來的嗎?”

“我幾時……”

她的話說到一半,意識到了什麼,猛地回頭,望向門口的玉瑾。

玉瑾悻悻地低下頭:“方纔……依依哭得厲害,您有事兒,我就……去把侯爺叫了過來。”

她咬牙,將那本冊子藏在背後:“那我也沒讓你亂翻我的東西!”

宣平侯辯解道:“它就擱在桌上——不是,秦風晚,喜歡看這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誰還沒點癖好了?”

她冷聲道:“我不喜歡看!”

“不喜歡看還看?”宣平侯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她的臉紅得滴出血來,成親這麼多年了,頭一回見她害臊成這樣。

電光石火間,他明白了什麼,恍然大悟道,“你是想學習?”

信陽公主一臉懵圈:“嗯?”

宣平侯上前一步,信陽公主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她忘了身後就是桌子,她的臀一下子抵住了桌沿。

宣平侯單手撐在她身後的桌面上,強大的氣息將她籠罩,她不習慣與人如此親近,呼吸瞬間屏住。

他定定地看着她,勾脣一笑:“還是說,你是在向本侯暗示什麼?秦風晚,還說你不是對本侯蓄謀已久!”

信陽公主:“……?!”

……

宣平侯府的婚禮無比熱鬧,擺了上百桌,整個侯府人山人海,莊太后與皇帝也來了,蕭皇后得了恩准,亦在回家探親的行列。

翰林院的同僚也過來了,馮林、林成業、杜若寒、寧致遠拉着蕭珩喝了好幾杯。

幾人都有些醉了。

杜若寒醉醺醺地說道:“你小子……我就說你……不是六郎吧……嗯?我沒說錯吧!馮林!”

他一巴掌拍上馮林的脊背。

馮林早喝高了,迷迷糊糊地擡起頭來:“啊?啊,喝,再喝!”

杜若寒舉起酒杯:“和小侯爺……喝一杯!”

林成業趴在桌上:“喝一杯……”

林成業與馮林都成親了,馮林做了爹,林成業的妻子也懷孕了。

杜若寒一心苦讀,暫時沒考慮終身大事。

他們都是前不久才得知蕭六郎的真實身份,說不震驚是假的,可仔細一想又覺得這樣纔是合理的。

這世上能有幾個天縱之才?

天下智慧十分,小侯爺佔了九分,其餘的一分他們所有人來分。

“喝!喝!”寧致遠又灌了杜若寒兩杯,杜若寒徹底趴下了,桌上還有幾位沒趴下的同僚,寧致遠衝蕭珩使了個眼色,“交給我了,去吧。”

蕭珩衝寧致遠拱手作揖:“多謝。”

“我可不敢受小侯爺的禮!”寧致遠忙托住他。

蕭珩拍拍他肩膀,感激地離開了。

而另一桌,原本在馬車上便商議好了要去鬧洞房的顧家人,這會兒全被上官慶拉住了。

論武功,上官慶不是顧長卿、顧承風、軒轅麒、老侯爺的對手,可論行酒令,一百個高手加起來也不夠他的一根手指頭。

他以一己之力成功將一桌大佬喝趴下。

軒轅麒與老侯爺等人東倒西歪地躺在草坪上,孃家大軍,全軍覆沒!

上官慶坐在凳子上,一隻腳踩上凳角,漫不經心地仰頭喝了一口酒:“無敵是多麼……多麼寂寞……”

坐在樹梢上的了塵好笑地嗤了一聲。

上官慶道:“和尚,你笑什麼?”

了塵笑道:“你是不是忘了,我還沒醉?那小子今晚能不能走去洞房,還不一定呢。”

“哦,是嗎?”上官慶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樹上的了塵。

了塵眯了眯眼:“你幹嘛這麼看着我?”

上官慶壞壞一笑:“回頭。”

了塵依言回頭。

皎皎月色下,一襲深藍色道袍的清風道長迎風而立,神色清冷,眸光裡充滿殺氣。

了塵的頭皮就是一麻!

清風道長望向樹梢上的某人,一字一頓說:“你說了會在盛都等我,你,食言了。”

不食言等着被你追殺嗎?

了塵捏緊拳頭看向上官慶:“你把他弄來的?”

上官慶無辜攤手:“我可沒這本事。”

是臭弟弟啦。

就連他也是被臭弟弟的新火銃收買的,不然誰樂意給那小子擋酒?

哼!

……

夜幕降臨,蕭珩回到了新房。

龍鳳香燭已經點上,在貼滿喜字的廂房內映出旖旎的燭光。

蕭珩用玉如意輕輕挑開了她的蓋頭。

一張精緻明豔的臉撞入了他的眼簾,他從不知她可以這般勾魂攝魄。

不是她往日裡的樣子不美,而是今晚的她,穿着鳳冠霞帔的她,明豔到了極致。

他看着她,無法移開目光。

顧嬌也呆呆愣愣地看着他,他總是穿着冷色調的衣裳,她竟不知一身大紅色喜服的他能俊美成這樣。

他輕輕笑了笑:“娘子,喝合巹酒了。”

顧嬌被他的笑容晃了神。

還沒喝酒,人就已經要醉了。

蕭珩倒了酒來,想到什麼,問她道:“會不會又喝醉?”

他記得這丫頭的酒量從來走不過一杯。

“不會。”顧嬌說。

小藥箱裡有解酒藥,她剛剛吃下了。

二人喝下了合巹酒。

前院的戲臺傳來咿咿呀呀的唱戲聲,不時伴隨着賓客們激烈的喝彩,隔着遙遠的天幕傳來,讓這座本就安靜的院子顯得更加寧靜。

二人誰也沒吭聲,沒下一步動作,就那麼老老實實地坐在牀上。

蕭珩按了按跳動的心口,問她道:“你,在想什麼?”

顧嬌誠實地說道:“在數數。”

蕭珩不解地朝她看來:“爲什麼要數數?”

顧嬌對了對手指:“書上說,女人要矜持,所以我數到一百纔可以吃掉你。”

蕭珩眸色一深,呼吸都險些滯住。

“那你現在數到多少了?”他啞聲問。

顧嬌數出聲道:“五十九,六十,六十一……”

等不及了。

那剩下的三十九,會要了他的命。

“嬌嬌,不用數到一百,書上是騙人的。”

他擡起了修長如玉的手來,輕輕釦住她後腦勺,低頭,覆上了她柔軟的脣瓣。

月光溫柔,夜色被無盡催濃。

大紅色的帳幔被緩緩放了下來,衣衫凌亂地散落在地上,帶着誘人的香。

窗外的樹枝上,小九用寬大的翅膀捂住頭。

羞羞。

194 坑渣兄396 帝王之怒(二更)855 慶哥掉馬236 打臉(二更)355 小倒黴蛋(二更)73 上門21 醫治643 團寵嬌嬌(兩更)278 虐渣(二更)782 放大招!(三更)520 嬌嬌的怒火(一更)397 神鷹小九(三更)531 囂張(兩更)735 龍傲天!(二更)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868 父子連心(一更)112 打臉(二更)40 學字628 手術希望(一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93 上門(二更)887 兄弟交鋒(一更)646 大燕皇族(二更)389 佔有(一更)672 少林高手(二更)276 羊入虎口(二更)252 私生(二更)483 成功(一更)541 腹黑蕭珩(二更)315 真相(二更)301 深夜獨處(二更)721 大哥來了(一更)611 原形畢露108 吃醋(一更)710 祖孫相見(二更)745 雷霆手段(三更)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662 小郡主(三更)908 集體掉馬(二更)22 喂藥83 揍爹(一更)475 她的秘密(二更)746 淨空身世(一更)334 暴露(兩更)418 她的秘密(兩更)762 兄妹聯手(一更)946 弟控,戰神之怒(兩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71 親親315 真相(二更)380 溫馨(一更)466 驚喜(二更)553 功勞(二更)784 國君之怒(二更)52 再遇150 身世(二更)245 出手(一更)837 宣平侯來了(一更)606 父親!(三更)599 前世今生(兩更)765 新的傳奇(一更)376 母親(一更)262 真相(二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803 救出國君(一更)131 神童(一更)798 龍一出沒 (兩更)492 滿載而歸(一更)470 臨盆(三更)36 胎記342 親近(七更)449 徹查真相(三更)941 逆天改命(二更)586 完虐(三更)403 抓狂(一更)45 出診560 神勇!(一更)229 撒嬌(一更)471 小生命(一更)821 當年真相(二更)197 會試(二更合一)491 強強聯手(二更)802 兄妹得手(二更)546 母子(一更)453 龍一的來歷(一更)103 霸氣揍爹(二更)193 賭約(二更)10 揍人349 驚喜(一更)02 相公939 信陽之怒(二更)222 可怕實力(一更)919 雙喜臨門(二更)565深夜溫暖(二更)246 真相(二更)678 撞破(二更)188 虐渣(一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455 心軟(三更)910 夫妻相見(二更)
194 坑渣兄396 帝王之怒(二更)855 慶哥掉馬236 打臉(二更)355 小倒黴蛋(二更)73 上門21 醫治643 團寵嬌嬌(兩更)278 虐渣(二更)782 放大招!(三更)520 嬌嬌的怒火(一更)397 神鷹小九(三更)531 囂張(兩更)735 龍傲天!(二更)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868 父子連心(一更)112 打臉(二更)40 學字628 手術希望(一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93 上門(二更)887 兄弟交鋒(一更)646 大燕皇族(二更)389 佔有(一更)672 少林高手(二更)276 羊入虎口(二更)252 私生(二更)483 成功(一更)541 腹黑蕭珩(二更)315 真相(二更)301 深夜獨處(二更)721 大哥來了(一更)611 原形畢露108 吃醋(一更)710 祖孫相見(二更)745 雷霆手段(三更)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662 小郡主(三更)908 集體掉馬(二更)22 喂藥83 揍爹(一更)475 她的秘密(二更)746 淨空身世(一更)334 暴露(兩更)418 她的秘密(兩更)762 兄妹聯手(一更)946 弟控,戰神之怒(兩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71 親親315 真相(二更)380 溫馨(一更)466 驚喜(二更)553 功勞(二更)784 國君之怒(二更)52 再遇150 身世(二更)245 出手(一更)837 宣平侯來了(一更)606 父親!(三更)599 前世今生(兩更)765 新的傳奇(一更)376 母親(一更)262 真相(二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803 救出國君(一更)131 神童(一更)798 龍一出沒 (兩更)492 滿載而歸(一更)470 臨盆(三更)36 胎記342 親近(七更)449 徹查真相(三更)941 逆天改命(二更)586 完虐(三更)403 抓狂(一更)45 出診560 神勇!(一更)229 撒嬌(一更)471 小生命(一更)821 當年真相(二更)197 會試(二更合一)491 強強聯手(二更)802 兄妹得手(二更)546 母子(一更)453 龍一的來歷(一更)103 霸氣揍爹(二更)193 賭約(二更)10 揍人349 驚喜(一更)02 相公939 信陽之怒(二更)222 可怕實力(一更)919 雙喜臨門(二更)565深夜溫暖(二更)246 真相(二更)678 撞破(二更)188 虐渣(一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455 心軟(三更)910 夫妻相見(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