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 大婚(中)兩更合一

是的了,今日是她與蕭珩大婚的日子。

“唔,沒大婚過,怪新奇的。”她的瞌睡蟲瞬間跑沒了,一雙眼眸亮晶晶的。

玉芽兒與姚氏聽了她這話,只當她是在說原先流落民間時不曾舉辦過婚禮。

二人怪心疼的。

“大小姐,您苦盡甘來了,以後都不用再吃苦了。”玉芽兒真誠地安慰她。

姚氏心裡酸酸的,鼻尖也一陣酸澀,眼淚從聽到玉芽兒那聲“大婚”便有些忍不住。

她也不知究竟是心疼女兒的遭遇多一點,還是捨不得女兒出嫁多一點。

還沒養夠,真的不夠。

分離了十四年才認回來的女兒,不到四年就出嫁了——

“夫人,您別哭了。”玉芽兒勸道,聲音一下子哽咽起來,“您哭我也要哭了。”

好奇怪,明明不難過的,可是看見夫人落淚,她也好難過。

顧嬌呆呆愣愣地看着姚氏,不大理解姚氏爲何要哭。

十全婦人見多了這樣的場景,對姚氏笑了笑,說道:“夫人,小姐是嫁到京城,並非遠嫁,想看小姐,那還不容易嗎?”

“說的是。”姚氏抹了淚,有些難爲情自己竟然在女兒面前如此失態,幸虧沒影響女兒的心情。

姚氏拍了拍顧嬌的手背,說道:“熱水我讓人備好了,走,咱們去沐浴更衣。”

“還要沐浴?”顧嬌唔了一聲,下牀去了洗漱的隔間。

浴桶是新做的,散發着木質的原香,滿滿一大桶溫水上,花瓣輕輕搖曳飄蕩。

一屋子溫柔香氣。

玉芽兒伺候顧嬌沐浴。

顧嬌在家裡不習慣有人貼身伺候,這是玉芽兒第一次近距離觀看小姐的身體。

不看不知道,一看,她的眼淚當場涌出來了。

小姐的身上……太多傷痕了。

儘管已全部痊癒,甚至大多數傷痕都淡化到只剩下一道淺淺的印子,可想到這些傷痕是怎麼來的,她心裡便說不出的疼痛。

大小姐總說自己沒事,總說一切安好。

原來都是報喜不報憂。

“哭什麼?”顧嬌聽見了身後玉芽兒的啜泣聲,扭頭看了看她,“你爲什麼難過?你是想爹孃了嗎?”

玉芽兒哽咽搖頭:“沒有,奴婢不想爹孃。”

“哦,那是爲什麼。”顧嬌問。

“小姐,疼嗎?”玉芽兒的指尖落在她右肩的一塊淺痕上。

顧嬌搖頭道:“不疼了。”

玉芽兒忍住淚水沒再往下問。

不知怎的,她突然想到了顧瑾瑜。

顧瑾瑜憑什麼和大小姐比?她是爲江山拼過命,還是替百姓捱過刀?正事沒幹一兩件,禍倒是闖了不少!

“你不高興。”顧嬌感覺到了玉芽兒的情緒。

玉芽兒道:“我不是因爲小姐纔不高興的,我是想到了某個總是拿自己和小姐攀比的人……算了,不提她了。今日小姐大婚,玉芽兒要想些開心的!”

顧嬌點頭:“嗯。”

沐浴完,玉芽兒爲顧嬌換上了嫁衣。

今日大婚,從裡到外,每一件都是紅色。

嫁衣是小淨空賣掉金算盤爲她買的那一件,原本的尺寸有些大,如今倒是剛剛好了。

自打來古代後,爲方便幹活和打仗,她的衣着都十分素淨,從未穿過如此鮮豔的顏色。

當她從屏風後走出來時,一屋子人皆感覺眼前一亮。

十全婦人送過那麼多新娘子,老實說,真論身段兒與五官,挑不出比眼前這位更賞心悅目的,奈何她左臉上有一塊紅色胎記,真是太可惜了。

姚氏看着豔若桃李的女兒,這僅僅是穿着嫁衣,還沒戴上蓋頭,她又險些繃不住。

她轉過身,深呼吸平復了一下情緒,才笑着對女兒:“嬌嬌,過來坐,讓岑夫人爲你梳頭。”

十全婦人姓岑。

顧嬌來到梳妝檯前坐下。

她也被自己的樣子驚呆了。

穿成這樣……不賴呢。

十全婦人被顧嬌的表情逗樂,心道這姑娘真是與衆不同,一點兒也不扭扭捏捏的,率直得像個孩子。

十全婦人來到顧嬌面前,打開了自己帶來的小妝奩盒子,對顧嬌溫和地說道:“我也隨你娘叫你一聲嬌嬌吧。”

“好。”顧嬌說。

十全婦人笑着道:“在給你梳頭前,我先替你絞面。”

“絞面是什麼?”她只聽說過剿匪。

“就是這個,第一次可能會有些不習慣。”十全婦人的聲音很溫柔,讓人莫名心生好感。

她拿出來一根白白的長線,左手一挽,右手轉了幾圈後將挽出來的線圈撐開,隨後便開始在顧嬌臉上一張一合。

顧嬌疼得激靈靈的!

她頭頂的小呆毛都支棱起來了!

搞了半天,原來就是給我拔毛呀……

姚氏原本傷心得不行,可見了顧嬌一副呆若木雞的樣子,直接一個沒忍住破涕笑出聲來。

顧嬌毫無靈魂地任由十全婦人在自己的小臉上絞來絞去。

殺敵不眨眼的黑風騎小統帥,居然有一天被人摁在椅子上拔毛。

說出去誰信?

十全婦人由於喜歡她,還特地多絞了兩遍。

剛絞完面,房嬤嬤拎着一個熱氣騰騰的食盒從廚房過來了。

“夫人,大小姐。”她笑着行了一禮。

姚氏問道:“這麼快?不是纔去?”

房嬤嬤笑道:“安國公早吩咐下人做好了。”頓了頓,她小聲對姚氏道,“聽下人說,安國公一宿沒睡呢。”

姚氏感慨:“他是真心疼嬌嬌。”

房嬤嬤道:“大小姐值得。”

原先她還擔心大小姐的心太冷,夫人捂不熱,後面才發現大小姐的性子是冷的,可她的感情也是至真至純的,她對一個人好,那就是不計代價的好。

“娘,娘。”

顧小寶醒了,被鴛鴦抱了進來。

他原本是要找孃的,卻一眼看見了銅鏡裡的顧嬌。

他睜大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看了半晌似是有些難以置信。

他扭了扭小身子,從鴛鴦的懷裡下來,繞到顧嬌的面前,擡起小腦袋仔仔細細地將顧嬌打量了一番。

“喔?”他攤開一雙小手,擺了擺,“不見了。”

顧嬌彎了彎脣角:“姐姐沒有不見。”

他被這熟悉的聲音嚇得一驚,再次看向顧嬌。

顧嬌含笑道:“叫姐姐。”

顧小寶不叫。

他邁着不太穩的步子,跐溜跐溜地走到姚氏身邊,拉着姚氏的手往顧嬌這邊走,還不忘用另一隻小手指顧嬌的嫁衣,一邊擺手一邊說:“不穿,不穿。”

姚氏心酸一笑:“姐姐要嫁人,要穿。”

顧小寶愣了愣。

小孩子還不大懂嫁人的意思,但潛意識裡又好似明白這將會成爲一種分離。

“不穿。”他認真擺小手,又指了指房嬤嬤,“嬤嬤,穿。”

顧小寶最不喜歡的人就是成天追在他後頭,這也不讓他碰那也不讓他玩的房嬤嬤。

讓嬤嬤快點走。

姐姐不走。

一屋子人讓他弄得哭笑不得。

顧小寶不是一個會耍脾氣的小孩子,他見反對無果後並沒有哭鬧,而是站在姐姐身邊,抓着姐姐的衣角。

好像只要他抓得夠緊,姐姐就不能走了。

十全婦人爲顧嬌絞完面後,開始爲顧嬌梳頭上妝。

顧嬌從邊關回來,家裡蹲了一個多月,早就白回來了,臉頰上水嫩嫩的,白皙通透。

再配上一頭黑亮如緞的烏髮,饒是十全婦人也看呆了。

十全婦人從未見過如此細膩的肌膚以及如此柔順的烏髮。

她將顧嬌的長髮輕輕託在掌心,拿起一把新梳子,溫柔地梳了起來。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髮齊眉,三梳兒孫滿地,四梳相逢貴人……”

……

定安侯府。

www .т tκa n .C○

顧瑾瑜也起了,開始爲今日的出嫁做準備。

她換上了大紅嫁衣,坐在銅鏡前,由十全婦人孫夫人爲她絞面梳頭。

原本她是想請岑夫人的,奈何岑夫人被人請走了。

顧老夫人身邊的張嬤嬤天不亮便過來了,在房中忙前忙後,接替了本該屬於她母親的事情。

而她的母親則去參加她好姐姐的婚禮了。

說的好聽,一碗水端平,到頭來還不是更偏心親生的?

寂靜的府外傳來熱絡的嬉笑聲,這不是第一陣了,方纔就鬧過好幾回。

“什麼人這麼吵?祖父與祖母還在歇息呢。”顧瑾瑜一邊被孫夫人上妝,一邊問一旁的春柳。

春柳不滿地嘀咕道:“不是咱們府上的,是國公府那邊的。”

顧瑾瑜咬了咬脣瓣:“她那邊怎麼那麼吵?”

“就是!成個親有什麼了不起的!第二次還這麼熱鬧,當誰不知道她嫁過人似的!”

孫夫人默默上妝沒有說話。

有關這兩位千金的事啊,早在京城傳開了。

真千金流落民間,不論貧窮還是富貴,兩次都嫁給同一個人,這怎麼能丟人?這是造化!是緣分!

至於說人家府上爲何熱鬧,那位大小姐有地位唄!

她醒了,全府上下都醒了!

哪像這位二小姐,還得看顧老夫人與老侯爺的臉色?

“父親呢?”顧瑾瑜問。

祖父是不會來看她的,祖母身子骨不好,大抵也很難過來。

只有父親了。

她出嫁時若是連父親都不在,會被夫家笑話的。

“侯爺的傷勢也不知痊癒了沒有……”春柳低聲道。

自從喜提了一頓跨國雙打後,顧侯爺便在牀上躺了一個月,昨日春柳去給他請安時,他都仍需要人攙扶才能行走。

“你去看看。”顧瑾瑜說。

“是!”

春柳忙不迭地去了。

她剛到顧侯爺的院子門口,便瞧見容光煥發、精神矍鑠的老侯爺,她心頭一喜。

老侯爺這架勢,分明是來送小姐出嫁的呀!

她激動走上前,正要給老侯爺行禮,老侯爺卻已頭也不回地進了兒子的院子。

須臾,老侯爺將一瘸一拐的顧侯爺揪耳朵揪了出來。

她愣愣道:“這是要架着侯爺去給小姐送嫁嗎?”

春柳猜對了一半。

老侯爺的確是要去送嫁的,卻不是給顧瑾瑜送嫁。

……

另一邊,顧長卿與顧承風也從各自的院子起來了。

二人梳洗完畢,換上新衣裳,將自己收拾得俊美倜儻,尤其顧承風,他還悶騷地用香膏給自己的頭髮定了型,以保證自己今天第一無敵帥氣。

這會兒離天亮還早。

顧承風沒打算吵醒顧承林,哪知剛拉開房門,便瞧見了衣冠整齊的顧承林。

“咦?你起得這麼早?”他疑惑地問。

顧承林支支吾吾道:“我……我……我想和你一起過去。”

顧承風正色道:“去哪兒?我可是去對面的國公府。”

顧承林地應了一聲:“……嗯,我知道。”

顧承風雙手抱懷眯了眯眼:“知道你還去?你不是不喜歡和他們來往嗎?”他指的是姚氏、顧嬌與顧琰。

“都多久的事了怎麼你還提……”顧承林憋屈地嘀咕了一句,他擡手抓了抓自己的……光頭,囁嚅道,“可是我要是留在這裡,就得答應祖母的要求……去背顧瑾瑜……我不想揹她!”

顧承風狐疑地看了弟弟一眼,正懷疑着,院子外傳來了張嬤嬤的聲音。

“三公子醒了嗎?二小姐那邊差不多了,該讓三公子過去了。”

顧承林趕忙湊近自家哥哥小聲道:“聽見沒有?聽見沒有?”

顧承風的耳膜險些被他吹出個窟窿,他忙擺擺手:“好好好,聽見了。”

他討厭顧瑾瑜,自然不願讓自己的弟弟去揹她上花轎,他拉過顧承林的手腕,施展輕功將他帶了出去。

“呵,咱倆一定是第一個。”

出府落地後,顧承風鬆開顧承林的手,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手。

顧承林掰了掰自己的手指頭:“第一個?那咱倆誰不是人?”

顧承風:“……”

……

宣平侯府的新庭院中,信陽公主爲小淨空繫上喜服的綢帶與紅花,併爲他戴上小小的新郎官帽。

一個迷你版的小新郎官誕生了。

小淨空是大婚前幾日跟着新牀來侯府的,他原本的任務是壓牀,壓完之後爲了確保這張牀在新婚之前沒有別人睡過,他索性住在了侯府。

日日守着嬌嬌的牀。

這於是也陰差陽錯給了他一個去接親的機會。

蕭珩是自己更衣的,他一進屋便瞧見一個與自己打扮得分毫不差的小新郎官,嘴角都抽了一下。

“你要幹嘛?”他問。

“我要和嬌嬌成親!”小淨空叉腰,理直氣壯地說。

蕭珩呵呵道:“新郎官都是要騎馬的,你又沒馬,你去不了。”

“誰說我沒馬?”小淨空望着大門口,聲音洪亮地叫了一嗓子,“小十一!”

梳着小辮辮,頭戴大紅花,塗着烈焰紅脣的馬王嗖嗖嗖地奔進了院子!

蕭珩看着那匹無比辣眼睛的馬,身子都抖了一下!

這匹馬不是沒被帶來昭國嗎?

它到底是怎麼出現的!

——跟蹤技能點滿的三歲小馬王表示這都不是事兒!

其實馬王也是纔出現的,顧嬌早先爲小淨空挑選的是一匹性情溫順的小黑風騎,可就在昨夜小淨空去找小黑風騎時,意外地發現了正悄咪咪逼着小黑風騎給自己帶路去找顧嬌的馬王。

“小十一!”

聽見這道惡魔般的小聲音,馬王嚇得當場劈叉!

然而並沒有什麼鳥用。

小淨空果斷將它抓進了宣平侯府。

此時此刻,馬王的背上放着一個兒童馬鞍,是顧嬌繪圖,交給顧小順親手做的。

小淨空雄赳赳地走出去,對院子裡的侍衛禮貌地說道:“請抱我一下,謝謝。”

侍衛將他抱了起來,放在了馬背上。

他嫺熟地將卡扣扣好,無比驕傲地說道:“我要去接嬌嬌啦!”

院子裡的人全都有些忍俊不禁。

蕭珩怎麼可能輸給一個小和尚?

他呵了一聲,出了院子,翻身騎上高頭駿馬。

小淨空是萌萌噠的小新郎。

蕭珩是鮮衣怒馬、冠絕昭都、傾國傾城、風華無雙的蕭家兒郎。

天地萬物,在他面前剎那間黯然失色。

他的俊臉上依舊可見一絲乾淨的少年氣,眼底卻更多的有了成熟男子的冷靜與魅力。

信陽公主看着這樣的他,心底忽然涌上一股濃濃的惆悵與不捨。

兒子長大了……他真的長大了……

……

卯時,顧嬌最後抿了抿嫣紅的脣紙。

十全婦人定定地看着明豔動人的新娘子,滿意地點了點頭,爲顧嬌戴上蓋頭。

而幾乎是同一時間,府外傳來了敲鑼打鼓的聲音。

玉芽兒眸子一亮:“是姑爺來了!”

349 驚喜(一更)903 大勝凱旋(一更)288 太后出手(兩更)727 皇長孫殿下(二更)826 奪城!(一更)413 恩愛夫妻(二更)784 下場(三更)646 大燕皇族(二更)156 照顧(二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97 偷香(二更)617 龍鳳胎(一更)687 爲母則剛(加更)119 放榜(一更)623 逆天同窗(三更)184 放大招697 大燕國師(三更)514 擊殺天狼(二更)858 相認(一更)60 領養95 和尚(二更)493 學霸嬌嬌(二更)84 府試(二更)254 虐渣588 母子連心(二更)926 新婚生活(一更)436 坦白(四更)213 入宮(二更)726 相認(一更)63 姐弟864 軒轅的守護(一更)481 救他(一更)356 父愛如山(三更)950 大結局582 龍一來了(二更)928 小寶寶(一更)29 坑人605 逆天改命(二更)136 賣萌(二更)922 大婚(上)兩更合一511 營救成功(一更)50 母子747 淨空見師父(二更)322 真相大白(兩更)267 她是姑婆!(三更)114 相認(二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612 打臉(二更)674 霸王嬌嬌562 原形畢露(兩更)620 天穹書院(二更)53 千金608 夫妻(兩更)501 寵嬌嬌!(二更)387 帝王之威(一更)100 爭寵(一更)621 親密(一更)493 學霸嬌嬌(二更)230 姐弟(二更)259 好吃(一更)531 囂張(兩更)74 認親582 龍一來了(二更)240 寶寶(二更)699 神奇馬王(二更)330 胎動(兩更)605 逆天改命(二更)651 虐渣(一更)681 師父出手(一更)782 放大招!(三更)913 一家團聚(一更)41 獨處523 夫妻相見(二更)147 大快人心(一更)671 恩愛(一更)390 霸氣(二更)491 強強聯手(二更)122 昭都小侯爺(二更)787 吃掉你(三更)831 黑風營團寵(二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448 帝王之怒(二更)708 兩個小奶包(二更)716 母子相見592 婆媳(一更)807 他的守護(一更)95 和尚(二更)316 團寵嬌嬌(一更)16 惡徒315 真相(二更)66 暈肉958 小風風(二更)345 出手(十更)240 寶寶(二更)215 當衆打臉(二更)695 囂張(一更)365 碾壓太妃(一更)607 相認(兩更)470 臨盆(三更)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
349 驚喜(一更)903 大勝凱旋(一更)288 太后出手(兩更)727 皇長孫殿下(二更)826 奪城!(一更)413 恩愛夫妻(二更)784 下場(三更)646 大燕皇族(二更)156 照顧(二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97 偷香(二更)617 龍鳳胎(一更)687 爲母則剛(加更)119 放榜(一更)623 逆天同窗(三更)184 放大招697 大燕國師(三更)514 擊殺天狼(二更)858 相認(一更)60 領養95 和尚(二更)493 學霸嬌嬌(二更)84 府試(二更)254 虐渣588 母子連心(二更)926 新婚生活(一更)436 坦白(四更)213 入宮(二更)726 相認(一更)63 姐弟864 軒轅的守護(一更)481 救他(一更)356 父愛如山(三更)950 大結局582 龍一來了(二更)928 小寶寶(一更)29 坑人605 逆天改命(二更)136 賣萌(二更)922 大婚(上)兩更合一511 營救成功(一更)50 母子747 淨空見師父(二更)322 真相大白(兩更)267 她是姑婆!(三更)114 相認(二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612 打臉(二更)674 霸王嬌嬌562 原形畢露(兩更)620 天穹書院(二更)53 千金608 夫妻(兩更)501 寵嬌嬌!(二更)387 帝王之威(一更)100 爭寵(一更)621 親密(一更)493 學霸嬌嬌(二更)230 姐弟(二更)259 好吃(一更)531 囂張(兩更)74 認親582 龍一來了(二更)240 寶寶(二更)699 神奇馬王(二更)330 胎動(兩更)605 逆天改命(二更)651 虐渣(一更)681 師父出手(一更)782 放大招!(三更)913 一家團聚(一更)41 獨處523 夫妻相見(二更)147 大快人心(一更)671 恩愛(一更)390 霸氣(二更)491 強強聯手(二更)122 昭都小侯爺(二更)787 吃掉你(三更)831 黑風營團寵(二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448 帝王之怒(二更)708 兩個小奶包(二更)716 母子相見592 婆媳(一更)807 他的守護(一更)95 和尚(二更)316 團寵嬌嬌(一更)16 惡徒315 真相(二更)66 暈肉958 小風風(二更)345 出手(十更)240 寶寶(二更)215 當衆打臉(二更)695 囂張(一更)365 碾壓太妃(一更)607 相認(兩更)470 臨盆(三更)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