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 他的驚喜(兩更合一)

“你說什麼?誰死了?”

她一臉冷靜地問道。

高強正要開口,忽然察覺到現場氣氛不對勁,他愣愣地撓了撓頭:“俺……是不是說錯話了?”

你說呢……蕭珩心知以他孃親的聰明,八成是瞞不下去了,他看了眼他孃親高高隆起、隨時可能臨盆的肚子,真擔心一個弄不好動了胎氣。

他語重心長地說道:“還沒弄清楚,我來處理,娘先進屋歇會兒吧,我稍後整理明白了再來告訴您。”

信陽公主正色道:“不用,我沒事,你們說。”

“這……”高強撓了撓頭,湊近蕭珩小聲問道,“俺是說還是不說?”

蕭珩長長地嘆了口氣:“你說吧。”

到這個份兒上了,再去三緘其口已沒任何意義。

高強哦了一聲,又訕訕地問道:“俺是要說啥?”

“誰死了?”信陽公主提醒他。

高強恍然大悟:“啊,四(是),四在說這個四,蕭將軍死了!”

“你打哪兒聽來的消息?”蕭珩問。

儘管已經有了龍一的畫,可蕭珩還是祈禱着能夠有哪怕一絲一毫的奇蹟,或許是弄錯了,那個人不一定是自己父親。

高強將事件的來龍去脈說了。

宣平侯是偷偷潛入燕國的,他沒有正兒八經的燕國路引,爲了避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爭端與誤會,宣平侯與唐嶽山、老侯爺皆用的是太女幕僚的身份。

其中,宣平侯還被上官燕臨危受命封了個將軍。

他突然不見了,自然有人疑惑。

上官燕對外宣稱他是去爲鬼山的鬼王殿下尋藥了。

鬼兵是一支民間組建的軍隊,從晉軍手裡保護了不少當地百姓,衆人對鬼兵的頭領十分友好。

聽說是爲他尋藥,大家都挺期待那位蕭將軍能早日歸來。

哪知一個月過去了,沒等來蕭將軍平安歸來的消息,倒是黑風騎小統帥出動暗影部的高手,前往冰原打撈屍體。

據說,蕭將軍成功把藥從冰原另一頭帶了回來,交給了自己的同伴,卻沒能活着離開冰原。

聽到這裡,母子齊齊沉默了。

誰也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一個鮮活的人,忽然間從自己的生命裡消失,讓人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高強問道:“剛剛那個人……奏四鬼王殿下吧?”他說着,看了母子二人一眼,忙道,“俺啥也末問!啥也末問!”

蕭珩的心底難受得像是被一隻大掌死死揪住,他想要上官慶活着,可他也不希望父親就此犧牲自己的命。

曾經他們父子都不懂如何彼此相處,等好不容易懂了,又沒機會了。

他捏緊了拳頭,眼眶一點一點泛紅:“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

高強整個人都慌了:“俺……俺也不知道爲啥會這樣啊……早、早知道……俺就不多嘴了……”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怎麼感覺自己捅了好大一個簍子啊?

回去主子會不會罰他呀?

這個月的月錢又木有了!

“那那那……俺……俺……”高強覺得自己必須立馬消失,不然可能無法活着離開呀。

恰在此刻,修門的工匠過來了。

他眸子一亮:“俺去修門!俺弄壞的門!俺自己修!”

跑了兩步,又回頭悻悻地說,“嫩……節哀!”

失去父親的感覺並不比失去哥哥好受多少,蕭珩控制住不讓自己的眼淚滑落。

他沒有爹了。

不同於以往的氣話,這一次,他真的失去他了。

……

玉瑾將御醫請過來時,高強正在幫着工匠修被自己一腳踹倒的院門,蕭珩已經不在這邊了。

玉瑾敏感地察覺到宅子裡的氣氛不對勁,她有心問問發生了什麼事,下人們卻一個比一個眼神閃躲。

她看向高強,高強這回也不敢亂吭聲了,他躲避着她的目光,擺手道:“別問俺,俺不說!俺啥也不知道!”

她喃喃道:“是公子出什麼事了嗎?”

她第一反應是上官慶的情況惡化了,畢竟除了這個,她也想不到還會有什麼別的事讓大傢伙慌成這樣了。

她趕忙領着御醫去了上官慶的廂房。

廂房內的陳設並沒有任何變化,可一踏進去,裡頭的氣息便沉重得令人窒息。

玉瑾的眉心蹙了一下,不自覺地捏緊了手中的帕子。

她跨過門檻朝上官慶的牀榻走去:“公主!”

信陽公主背對着門口的方向坐在牀前的凳子,脊背一如既往,挺得筆直。

可她的背影有些憂傷。

不會公子他真的出事了吧?

“御醫!”她回頭催促御醫。

御醫揹着藥箱,邁步跨過門檻。

他來到信陽公主身後,先衝信陽公主行了一禮:“下官,見過公主。”

信陽公主半晌才淡淡地應了一聲:“爲慶兒把脈吧。”

玉瑾擔憂地看着面無表情的公主,往旁側讓了讓,方便御醫把脈。

御醫爲上官慶仔仔細細檢查了一番,躬身稟報道:“回公主,公子似是中了毒,但從脈象上看,暫時並無性命之憂。”

無性命之憂,那就是解藥起作用了呀。

公主爲何看上去還是不開心呢?

御醫沒敢問這位被信陽公主如此珍視的年輕男子是誰,他只是隱約覺得對方的容貌有些眼熟。

他說道:“公子繼續服用解藥即可,下官去爲公子開一個溫養的方子。”

“有勞了。”信陽公主說。

御醫拎着藥箱退了出去。

玉瑾虛掩上房門,這纔回到信陽公主身邊,古怪地問道:“公主,出了什麼事?怎麼所有人都怪怪的?”

“蕭戟死了。”信陽公主說,她的語氣很平靜,彷彿在說着與自己無關的事情。

但究竟是不是當真心如止水,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玉瑾聞言狠狠一怔:“公主您聽誰說的?是不是弄錯了?侯爺他不是去給公子尋藥了嗎?藥都尋回來了……”

“他回不來了。”信陽公主說。

她已經看過龍一的畫了,她熟讀各國地理志,當然明白冰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凜冬的冰原是冰山煉獄,是沒人能夠穿越的死亡天塹。

她無法想象他是憑着怎樣的意志力,將解藥從暴風雪中帶了回來。

玉瑾蹲下身來,握住了信陽公主的手,仰頭望向她:“公主……”

信陽公主喃喃地說道:“我曾經想過要擺脫這個男人,但沒料到會是以這種方式。”

玉瑾鼻尖一酸:“公主……”

信陽公主很平靜:“生老病死都是常事,可他死得太快了。”

玉瑾心疼地握緊了自家主子的手:“公主,您要是難過,就哭出來吧,哭出來能好受些。”

信陽公主道:“我不是爲自己難過,是爲三個孩子,從前撫育阿珩的時候,我總覺得阿珩有爹沒爹沒什麼分別,反正他常年在軍營,一年到頭也不回來。”

“那不是您不讓他來公主府嗎?”玉瑾哽咽地說,“我好幾次看見侯爺打馬從公主府門前路過……”

信陽公主沒否認自己不待見宣平侯的事,但她是有原因的:“他總是將阿珩弄哭……阿珩每月見他的次數屈指可數,我時常覺得,他這個爹其實可有可無。可當這個人真的沒了……才知道……是不一樣的。”

玉瑾難過地說道:“從前侯爺不在你面前晃,可他沒有走遠,他一直都在暗中守護着您和小侯爺,只要您和小侯爺回回頭……他一直都在……”

“但這一次,他真的不在了。”

不論她回頭多少次,那個男人都不會在原地等她了。

“當陛下說要將我賜婚給他的時候,我一度以爲自己的噩夢來了,他名聲不好你是知道的,武功又高,性子又要強,我倒不是在意他的名聲,我不過是一樁拉攏權臣的棋子,嫁誰不是嫁呢?可我不能與男子親近,若換做旁人,興許還容易拿捏一點。”

但宣平侯,那個鮮衣怒馬的少年,年紀輕輕便立下赫赫戰功,強勢到整個皇室都爲之忌憚。

“我雖貴爲公主,可哪兒有新婚之夜不讓丈夫觸碰的道理?我做好了被他羞辱的準備……我那時年輕,性子不比如今,還有些少年人的衝動,因此我甚至想過,若我實在不堪受辱,便所幸自盡得了。”

那把抵在他胸口的匕首,原本是爲她自己準備的。

她沒想過他能妥協。

他帶着一身酒氣回到房中,他走得東倒西歪,可門一合上便醉意全無。

他輕聲對她說:“我沒喝醉,你莫怕。”

她拽緊了寬袖中的匕首。

他拿起桌上的玉如意,挑開了她的蓋頭。

她清楚記得他當時的眼神,充滿了少年的乾淨與美好,與傳聞中的風流不羈似乎沾不上什麼邊。

他穿着明豔的大紅色喜服,容顏精緻如玉,帶着新婚的微羞與欣喜,彎下身來含笑看着她。

然而迎接他的是一柄幾乎插進他胸口的冰冷匕首。

“別碰我,不然殺了你!”

“皇命難違,我從未想過嫁給你。”

“我們維持面上的名分即可,不必有夫妻之實,你可以納妾,納多少都可以,我不會干涉。”

“當然你也別干涉我的事。”

“日後若沒我的召見,不許踏入公主府半步!”

她看見他乾淨美好的笑容一點點僵硬下來,像是一塊完整的美玉,被她親手碎了個乾乾淨淨。

她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冰寒之氣。

她以爲他會將她的匕首奪走,然後對她極盡羞辱。

他沒有。

他只是問了一句:“秦風晚,你認真的嗎?”

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後,他冷笑一聲,直起身來,扔掉了手中的玉如意,也扯掉了身上的綢帶與紅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貼滿喜字的婚房。

他們夫妻關係走到盡頭。

她想,這樣也挺好。

傾盆大雨,她馬車壞在半路,她被淋成落湯雞。

他的軍隊恰巧打街上路過。

她轉過身不去看他,也不讓他看見自己一身狼狽。

可他還是看見了。

她想,他一定會極盡嘲諷自己,把新婚之夜的場子找回來。

可他仍然沒有。

少年將軍翻身下馬,解下身上的蓑衣遞給她。

她沒去接。

她不敢觸碰任何男人的東西。

他偏頭,蹙眉看了她一眼,走過來,將蓑衣披在了她的身上。

那是她長大後第一次與男人隔得那麼近,她臉色一陣蒼白,連呼吸都扼住了。

“你走開!別碰我!”她撇過臉,冷冷地說,並扔掉了他爲她披上的蓑衣。

他愣了一下,眼底劃過一絲錯愕,很快,他彎身拾起在泥濘中髒掉的蓑衣,翻身上馬,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大雨滂沱,龍一他們又不在,侍衛修車修得慢,她幾乎快要凍僵了。

沒多久,一輛嶄新的馬車自大雨中駛來,在她面前停下。

車伕遞上雨傘:“這位夫人,方纔有位公子讓我們來接您。”

她總是在極力避開這個男人,可她又總是無可避免地會碰上他,還總是在自己爲數不多的狼狽時刻。

她帶着蕭珩上街買點心,四歲的蕭珩闖了禍,撒嬌讓龍一把他帶走避難去了。

她帶着玉瑾走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上。

因爲三年一度的燈會,讓五湖四海的人聚集到了京城。

她與玉瑾被衝散了,她被擠到了邊上,撞翻了一個老太太的攤子,老太太哭天喊地讓她賠東西,可銀子都在玉瑾身上。

老太太抱着她的腿,把周圍的人全哭過來了。

她手無足措地站在那裡,絲毫不知自己的髮髻與衣衫早已被擠得凌亂。

“蕭郎,她是誰?”

樓上,軟香閣,一名花枝招展的女子依偎在他身邊,好整以暇地看她的笑話。

“我妻子。”他說。

女子一怔,隨即用扇子掩面一笑:“就是那位被你冷落在府邸的公主嗎?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

她低下頭,這才發現自己有些衣衫凌亂。

她看着朝自己涌來的人羣,看着那些男人不懷好意的目光,一下子犯了病。

忽然,一件斗篷嚴嚴實實地罩住了她,有人拉着她的手腕,將她帶出了擁擠的人羣。

……

有些事不去細想不覺得,仔細一回憶,才發現他們之間並非世人看見的那樣毫無交集。

她見過他練劍的樣子,她見過他馬背上的英姿,他也見過她最不能爲人訴說的狼狽。

他們在府上遇見,在街上撞見,在皇宮碰見,只是都形同陌路,彼此視而不見。

信陽公主淡道:“樑王死後,我的病似乎好了些。”

玉瑾含淚一驚:“公主……”

她捂住肚子站起身來,“阿珩去準備後事了,你也去準備吧。”

“是。”玉瑾抹了淚,傷心地退下。

公主太可憐了,年紀輕輕就守了寡。

小侯爺怎麼辦?公子怎麼辦?

還有那個即將出世的孩子怎麼辦?

玉瑾去了一趟侯府,通知侯府那邊也準備後事。

院子的門修好了,高強向她辭行。

她點頭,向他道了謝,讓他一路保重。

暮色時分,天空飄起了雪,大片大片的雪花無聲落下。

這個世界,連悲傷都是安靜的。

院子裡寂靜極了。

她走在雪地裡,鞋履踩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咚!

有什麼東西重重地撞在了院門上。

她眉心微微一蹙,下人都在後院忙活,沒人前去開門。

她皺眉看着緊閉的院門,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

她拉開硃紅色的院門,雪花裡突然有了風聲,鵝毛般的飛雪朝她迎面撲來,她下意識地拿手擋了擋。

她再朝門口看去時,卻什麼也沒瞧見。

就在她打算關上院門時,她的步子頓了下。

她跨過門檻,朝西街望了望。

還是什麼人也沒有。

就在此時,身後傳來一道低低的笑聲。

她愣愣地轉過身去。

只見漫天風雪中,一名身形頎長、風塵僕僕的男子,雙手抱懷,慵懶地靠着身後冷冰冰的牆壁,修長的雙腿耍帥地踩在雪中。

他渾身遍佈着乾涸的血跡,面色蒼白,氣息微弱。

他偏頭朝她看來,那張蒼白而俊美的面龐逆着雪光,毫無血色的脣角扯出了一抹不羈的淡笑:“秦風晚,你哭起來的樣子,真難看。”

78 坦白214 小淨空打假553 功勞(二更)917 自食惡果(二更)417 大殺四方(兩更)841 友軍來了!(二更)576 清算總賬!(二更)296 母子(二更)573 水落石出(二更)917 自食惡果(二更)205 打臉(二更)191 了結(二更)387 帝王之威(一更)514 擊殺天狼(二更)781 姑婆出手(二更)263 暴揍(一更)79 做夢227 掉馬(一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184 放大招558 坦白(一更)900 他的驚喜(兩更合一)739 嬌嬌來了174 妹控(一更)770 韓家的秘密(二更)485 祖孫相見(一更)499 大哥來了!(二更)146 豪橫!(二更)99 真相(二更)874 孫女控(一更)682 完虐!(二更)673 變態實力573 水落石出(二更)448 帝王之怒(二更)383 揭秘(二更)223 溫馨(二更)469 小迷弟(二更)733 兄妹虐渣(二更)109 發明(二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771 手撕太子(一更)881 上官慶甦醒(一更)589 腹黑(三更)813 國君之怒(一更)844 少年殺神!344 起疑(九更)369 夫妻(一更)387 帝王之威(一更)603 獨處(二更)585 殺神歸來!(二更)832 誅殺叛軍!(一更)44 文書254 虐渣347 母子齊心(一更)64 侯爺371 虐太妃(三更)593 放大招(二更)619 顧琰甦醒(一更)652 音音(二更)847 勝利!(二更)307 真相大白(兩更)752 黑風王出戰!(二更)227 掉馬(一更)757 音音是誰?(一更)265 暴露(三更)320 吃醋(一更)563 完美(兩更)22 喂藥289 坑人的太后(一更)403 抓狂(一更)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678 撞破(二更)28 做夢225 祖孫相見(一更)138 臉紅(二更)153 少年祭酒(一更)795 剷除韓家(三更)239 奶兇(一更)767 身世大白(一更)87 揭穿(二更)671 恩愛(一更)685 相遇太女(二更)91 孃親(二更)692 徹查真相(一更)01 穿越492 滿載而歸(一更)464 升官(三更)557 釜底抽薪!(二更)801 真相(一更)909 欠抽的蕭戟(一更)523 夫妻相見(二更)122 昭都小侯爺(二更)776 恢復身份(二更)103 霸氣揍爹(二更)622 夜半美人(二更)93 上門(二更)88 母女(一更)349 驚喜(一更)464 升官(三更)127 及笄 (一更)
78 坦白214 小淨空打假553 功勞(二更)917 自食惡果(二更)417 大殺四方(兩更)841 友軍來了!(二更)576 清算總賬!(二更)296 母子(二更)573 水落石出(二更)917 自食惡果(二更)205 打臉(二更)191 了結(二更)387 帝王之威(一更)514 擊殺天狼(二更)781 姑婆出手(二更)263 暴揍(一更)79 做夢227 掉馬(一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184 放大招558 坦白(一更)900 他的驚喜(兩更合一)739 嬌嬌來了174 妹控(一更)770 韓家的秘密(二更)485 祖孫相見(一更)499 大哥來了!(二更)146 豪橫!(二更)99 真相(二更)874 孫女控(一更)682 完虐!(二更)673 變態實力573 水落石出(二更)448 帝王之怒(二更)383 揭秘(二更)223 溫馨(二更)469 小迷弟(二更)733 兄妹虐渣(二更)109 發明(二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771 手撕太子(一更)881 上官慶甦醒(一更)589 腹黑(三更)813 國君之怒(一更)844 少年殺神!344 起疑(九更)369 夫妻(一更)387 帝王之威(一更)603 獨處(二更)585 殺神歸來!(二更)832 誅殺叛軍!(一更)44 文書254 虐渣347 母子齊心(一更)64 侯爺371 虐太妃(三更)593 放大招(二更)619 顧琰甦醒(一更)652 音音(二更)847 勝利!(二更)307 真相大白(兩更)752 黑風王出戰!(二更)227 掉馬(一更)757 音音是誰?(一更)265 暴露(三更)320 吃醋(一更)563 完美(兩更)22 喂藥289 坑人的太后(一更)403 抓狂(一更)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678 撞破(二更)28 做夢225 祖孫相見(一更)138 臉紅(二更)153 少年祭酒(一更)795 剷除韓家(三更)239 奶兇(一更)767 身世大白(一更)87 揭穿(二更)671 恩愛(一更)685 相遇太女(二更)91 孃親(二更)692 徹查真相(一更)01 穿越492 滿載而歸(一更)464 升官(三更)557 釜底抽薪!(二更)801 真相(一更)909 欠抽的蕭戟(一更)523 夫妻相見(二更)122 昭都小侯爺(二更)776 恢復身份(二更)103 霸氣揍爹(二更)622 夜半美人(二更)93 上門(二更)88 母女(一更)349 驚喜(一更)464 升官(三更)127 及笄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