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9 解毒成功(二更)

這個冰可不是冰原上的厚冰,還能從上面通行。

顧嬌蹙眉:“那就只能走陸路了……可陸路來得及嗎?不管了,來不來得及都得走!”

她頓了頓,說道,“叫個暗影部的人過來!”

“是!”

聞人衝應下。

暗影部大多隨着了塵去征戰晉國了,留在營地的人不多,被聞人衝叫過來的暗影侍衛姓岑名楊,是了塵特地安排在營地,以供顧嬌與他聯絡的。

岑楊衝顧嬌行了一禮:“小統帥。”

營地裡的人都稱呼她爲小統帥,起先她沒聽明白,還當是口音問題,大家叫的是蕭統帥,後面知道了可再勒令改口又遲了。

索性由着他們了。

顧嬌問道:“暗影部曾在昭國待過,一路上可有暗哨?”

“有,每個驛站附近都有暗影部的人,小統帥是要查探什麼消息嗎?”

“我要儘快送一樣東西去昭國京城!”

“昭國京城?”岑楊來到桌邊,看着桌上的輿圖,指了指,說道,“從同洲港口走水路是最快的,可惜同洲水灣昨夜已結冰……只能走雲州了,雲州的水灣還沒有結冰,但看這天氣,怕是也快了。”

顧嬌喃喃道:“你的意思是要趕在雲州水灣結冰前登船?”

岑楊點頭:“是的,港口附近水淺,流速慢,最容易結冰,江流中心反而沒那麼快。”

顧嬌正色道:“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出發去雲州!”

從這裡到雲州,足有三百里路程,在如此惡劣的天氣下,趕路的難度還會增大。

她必須挑選一匹最合適的馬。

黑風王似有所感,義無反顧地來到了營帳門口。

但她不能再騎黑風王了,黑風王自打來了邊關,已歷經大大小小十多場戰役,尤其在攻下蒲城南城門的那一場對決中,它受了十分嚴重的傷。

之後它並未立刻歇息,而是又與她並肩作戰了許久。

她不能再讓它去冒險了。

顧嬌去了馬棚。

黑風騎是軒轅軍裡最早、也是最精銳強悍的兵力,但這支兵力在援兵到來之前,殊死搏鬥了太多次,早已傷痕累累。

正值盛年的戰馬需要歇息。

可就在顧嬌走進來的一霎,所有戰馬立刻進入了戰備狀態。

它們還可以再戰!

顧嬌捏了捏手指。

“小統帥……”聞人衝牽來一匹十歲的戰馬,“就它吧,只打了一場仗,受了一點輕傷,已經痊癒了。”

顧嬌問道:“沒有沒受過傷的馬嗎?”

聞人衝道:“有,都去前線了,要不就是那些年紀太小的託運糧草的小黑風騎。”

就在此時,一匹三歲的黑風騎噠噠噠地奔了過來,在顧嬌面前蹦躂了數下,彷彿在向顧嬌展示自己的強壯。

顧嬌認出了它。

是穿越山脈時掉下瀑布的小黑風騎,黑風王及時救了它,不過它背上的糧草掉沒了。

它很沮喪,一直到顧嬌將自己採的草藥放在它的馬背上。

“才兩個月,好像長大了不少。”顧嬌檢查了一下它的身體,發現它很強壯,儘管才三歲多,渾身的肌理卻充滿了爆發的力量。

“小黑風騎,能不能趕在結冰前將解藥送上船,就看你的了。”

……

此去雲州三百里,小黑風騎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

冬季嚴寒,各處都下了雪,道路險阻且難,小黑風騎幾次打滑到險些劈叉,汗毛都炸得支棱起來了!

但它沒有懼怕,沒有退縮,甚至沒有減速。

它迎着呼嘯的寒風,在望不見盡頭的官道上馳騁得快要飛起來。

真論資質,它不算最上乘的,顧嬌目前見過的資質最佳的馬是黑風王與小十一。

然而這一匹小黑風騎有着不服輸的意志、不彎折的鬥志。

中途一人一馬也摔過,它二話不說,爬起來繼續!

它帶着顧嬌繼續一路狂奔!

風雪中,它是自己的王!

三百里風雪奔襲,就算沒受傷的黑風王也會有些吃不消。

小黑風騎的體力漸漸透支了。

顧嬌的手也早已凍在了僵硬上,臉頰與嘴脣凍到麻木,說話都不利索了:“小黑風騎,再堅持一下,雲州要到了!”

小黑風騎喘着氣,咬緊牙關,支棱起打晃的身體,飛箭一般朝雲州的城樓奔了過去——

……

臘月初十,昭國的京城下了一整晚的雪。

玉瑾天不亮起牀時差點兒連門都推不開。

“雪這麼大的嗎?把門都堵住了……來人!”她喚道。

一名粗使僕婦拿着鏟子過來,將她門前的冰雪鏟掉了,爲她拉開房門:“我正說要來剷雪的,不曾想您起得這般早。”

玉瑾沒有怪罪她的意思,確實是自己起早了,她望了望南廂的方向,輕聲問道:“小公子起了嗎?”

僕婦說道:“好像沒有,奴婢沒聽見動靜。”

玉瑾點點頭:“知道了,你去忙你的。”

“誒。”僕婦去院子掃雪,動作很輕,沒驚動任何人。

南廂房中,上官慶早早地醒了,昨夜母子倆說話說到太晚,過了半夜信陽公主才抵不住孕期的睏意睡了過去。

上官慶沒吃國師殿的解藥,飽受體內之毒的煎熬,一刻也合不上眼。

當然,原本他也不想閤眼。

他靜靜看着身邊的信陽公主。

這就是他的孃親,懷胎十月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將他帶到這個世上的女人。

她很溫柔。

雖然可能也十分嚴格,不過自己並沒有機會感受到不是嗎?

天快亮了,越來越難受的身體提示着他得儘快離開這裡。

“比想象中的還要快……”

來的路上以爲還有三日,吃晚飯時隱隱感覺只剩下一日。

但現在——

他捂住了心口。

這裡要炸了,他快呼不過氣了。

“哥哥。”

門外傳來了蕭珩低低的聲音。

上官慶想應他,又怕吵醒了信陽公主。

“我進來了。”蕭珩說。

門被推開,蕭珩邁步走了進來。

他看見了坐在牀頭冷汗直面的上官慶,他的臉色蒼白得不像話,嘴脣發烏,渾身瑟瑟發抖。

蕭珩眸光一沉,大步上前,一把摟住了自牀頭栽下來的上官慶。

上官慶趴在他的懷裡,虛弱地說道:“帶……我走……”

蕭珩抱着他,看向牀上睜着眼眸、死咬住手指不讓自己哭出聲的信陽公主,喉頭艱澀地滑動了一下:“……好,我帶你走。”

蕭珩將上官慶扶了起來,讓他的手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步一步朝門外走去。

就在跨過門檻的一霎,上官慶身體一軟,整個人滑倒了下來。

蕭珩趕忙摟住他:“哥哥!”

“慶兒——”

信陽公主所有的堅強都在這一摔裡粉碎殆盡,她無法再答應他的要求,她不要他死在外面!

不要他在沒人的地方變成一具冰冷冷的屍體!

她衝過去,跪在地上抱住瞭如同木偶一般失去生機的上官慶。

“慶兒……你不要走……不要離開娘……不要……不要……”

滾燙的淚珠吧嗒吧嗒砸在他的臉頰上,也落在了他的眼眸之上。

他的眼底滑下一滴淚來。

娘,對不起。

不能再做你的兒子了。

我沒後悔被你生下來。

謝謝你將我帶到這個世上。

人間真好。

我很喜歡。

信陽公主緊緊地抱住兒子,她感覺到自己正在失去他,她的心都碎了,眼淚不要命地砸落下來:“慶兒——慶兒——”

蕭珩轉過身,眼眶紅腫。

玉瑾站在門外,緊緊地捂住了嘴,卻怎麼也忍不住眼眶裡的淚水。

爲什麼……爲什麼老天爺要這麼殘忍?

公主才與小公子相認了一日,就再次失去他——

公主究竟要經歷多少次喪子之痛?

玉瑾悲慟地哭了起來。

院子裡的下人紛紛撇過臉去偷偷抹淚。

世上再沒有比這更殘忍的事了……

哐啷!

院子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力道太大的緣故,整塊門板壓倒在了信陽公主種植的盆景上。

下人們正要厲喝,那人風塵僕僕地走了進來:“張(長)孫殿下!安(俺)諷(奉)肖(小)統帥之喲(藥)前來送命!”

所有下人一怔,這……是哪兒的話呀?

暗影部高手清了清嗓子:“不對!是諷(奉)肖(小)統帥之命前來送喲(藥)!着急了,嘴瓢了!”

“快拿來!”蕭珩聽懂了,他等不及對方送過來,自己走了過去。

暗影部高手見過他的畫像,拱手將藥給了他。

一共兩瓶藥,並一張字條。

字條上寫着——先喂白玉瓶中的白色果實,若無好轉再喂翡翠瓶中的棕色藥丸,果實爲紫草果,無毒;棕色藥丸來自紫草根莖,劇毒。

是顧嬌的筆跡。

蕭珩沒有任何質疑與猶豫,奔進屋,撬開哥哥的嘴巴,將那枚白色的果實給他餵了進去。

蕭珩神色凝重:“他吃不下去!”

“讓俺來!”

暗影部高手飛奔而至,一掌拍上上官慶的胸口,果實滑入他腹中。

信陽公主吃驚地看了看暗影部高手,又轉頭看向蕭珩,愣愣地問道:“你給你哥哥吃了什麼?”

蕭珩答道:“嬌嬌派人送來的……藥。”

現在還不能說是解藥,因爲它並不一定奏效。

若是不行,那麼上官慶還是得服用九死一生的紫草毒。

什麼九死一生,是萬死一生纔對。

並且天知道活下來的人會出現什麼副作用?

上官慶,你千萬要好起來。

等你痊癒了,我叫你哥哥,叫多少聲都行。

信陽公主懷中的人沒有反應。

蕭珩顫抖着拿起了翡翠瓷瓶,接下來,只能試試紫草毒了……

“哎哎哎!快敲(瞧)!”暗影部高手指着上官慶的手指,“他動了!他動了!”

母子倆齊刷刷地朝他指尖看去。

儘管十分微弱,但的確是動了。

暗影部高手盯着他的臉,說道:“印堂也末(沒)那麼荷(黑)了!”

信陽公主淚汪汪地看向蕭珩,一抽一抽地哽咽道:“他說什麼我聽不明白……”

蕭珩卻是露出了一個月來首次如釋重負的微笑:“他說哥哥的印堂不發黑了……這是體內的毒在逐漸減輕的徵兆……紫草果奏效了……不必吃紫草毒了……”

他的胸腔內情緒翻滾,竟是比上官慶臨死的那一刻更驚濤駭浪。

那是無盡壓抑的悲傷,如同在陽光下也化不開的冰山一般,而此時,冰山裂開,喜悅如岩漿一般自地底噴了出來。

他五臟六腑都是燙的。

“還真是……”

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哭笑不得地擡起手,抹了抹發紅的眼眶。

印堂在淡化到一定程度後便不動了。

“這是又是怎麼回事?”信陽公主眼圈紅紅的,像個驚嚇過度的孩子,“而且爲什麼慶兒還不醒……”

“末(沒)這麼快!”暗影部高手說,“中毒太深,要慢慢解,果子多不?”

蕭珩看了看滿滿當當的一大瓶:“多!”

暗影部高手道:“那夠咧!天天喂他此(吃),宗(總)能醒咧!”

蕭珩將上官慶抱回了牀上。

萬一不醒還要紫草毒,他心想。

半個時辰後,上官慶的呼吸都比從前平順了,他的臉色依舊蒼白,但因痛苦而緊蹙的眉心舒展了不少。

這說明他的難受大幅緩解了。

蕭珩揣測,他仍昏睡不醒,很大程度上並不是因爲體內的毒素沒能肅清,而是受劇毒折磨太久,他一直沒能好好睡個覺。

眼下不那麼難受了,他安穩地睡着了。

蕭珩對挺着肚子艱難坐在牀邊的信陽公主:“娘,您不要擔心,這種果子的療效很好,哥哥一定會痊癒的。”

“嗯。”信陽公主含淚點了點頭,她感受到了,慶兒正在回到她的身邊。

這種失而復得的喜悅是難以言喻的,她已經失去了慶兒一次,若再失去第二次,其實她自己也明白,她活不下去的。

她喉頭都哭啞了,眼睛也腫了,形容狼狽得不像話。

如此去招待客人,難免失禮。

她對蕭珩道:“那位高手,你代娘去謝謝他,適才娘只顧着難過,忽略了他的一身傷勢,他臉上似乎都破相了,一會兒御醫過來,讓御醫也爲他瞧瞧。”

“好。”

他娘還真是心細如髮。

那麼悲痛,觀察力也沒受到影響,只是當時回不過味來,等冷靜了重新拾起,便能察覺到不對勁。

這是一種十分難能可貴的能力。

那位暗影部的高手就在廊下候着,他一會兒還得回去覆命,必須知曉上官慶的具體情況。

蕭珩出了屋子,對他拱了拱手,道:“今日真是多謝了,還沒請教閣下尊姓大名。”

暗影部高手撓了撓頭:“踹壞嫩(你)的門,不好意思……”

蕭珩笑了笑:“無妨。你受傷了,先去花廳坐坐,御醫很快就來了。”

玉瑾已經去請御醫了,一是查看上官慶的恢復情況,二也是爲這位客人看看傷。

暗影部高手擺擺手:“俺末得四(沒得事)!俺叫高強,武藝高強的高強!殿下,那位病人的情況……俺得回信咧!”

顧嬌沒說是給誰送藥,暗影部的人只負責行事,不會擅自打聽。

他正色道:“嫩叫他哥哥,俺沒聽見!”

蕭珩笑了,聽見了也無妨的,經歷了這麼多事,他忽然覺得他們兄弟倆的身份瞞不瞞着都不打緊了。

他說道:“不如先等御醫過來,聽完御醫的具體診斷,你再回去覆命。”

高強認真想了想,點頭:“中!”

蕭珩往院子外望了望,問道:“對了,我父親沒和你們一起回來嗎?”

“嫩爹?”高強心說大燕皇長孫還有爹?這麼多年沒聽過啊!

他答道,“末有啊!俺一個人過來的!在俺之前,也是一個人把喲送來滴!末看見嫩爹!”

“奇怪,解藥這麼重要的東西,他怎麼會拜託別人?”蕭珩越想越覺着古怪。

倒不是說暗影部的人不可靠,只是這不符合他爹一貫的性子。

屋內,信陽公主正在用帕子擦拭上官慶額頭的汗水,她聞言,動作頓了頓。

高強突然一巴掌拍上自己的大腦門子:“啊!俺記起來了!多虧你提醒!不然俺就忘了!和喲一起送來滴還有一封信!”

他自懷中掏出一封信函遞到蕭珩的手上。

蕭珩本以爲是顧嬌的書信,打開了一瞧,才發現是龍一的筆跡。

龍一用炭筆畫了一座冰川。

冰川之下壓着一個滿手鮮血、傷可見骨的男人。

蕭珩的心忽然被一隻大掌揪住——

“出什麼事了?”

信陽公主走了出來。

蕭珩不着痕跡地將畫藏在了身後,看着憔悴待產的母親,捏緊了拳頭隱忍着地說:“……沒什麼。”

信陽公主看向高強。

高強沒會過意來,老老實實說道:“喔,奏是那個去冰原找喲(藥)的人,他死了,回不來了!”

信陽公主神色一僵。

707 黑風王(一更)295 哄他(一更)589 腹黑(三更)756 父親的守護(二更)100 爭寵(一更)63 姐弟183 慈母(二更)748 師父掉馬(一更)676 胖揍!(二更)787 吃掉你(三更)38 成功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228 懲罰(二更)874 孫女控(一更)637 夫妻相見(二更)793 大哥甦醒(一更)152 欺負回去(二更)150 身世(二更)162 弟控(二更)548 坦白真相(一更)877 宣平侯來了!(一更)377 母慈子孝(二更)58 縣試496 最強逆襲(一更)199 結束(一更)363 重大發現(一更)684 師孃的秘密(一更)756 父親的守護(二更)369 夫妻(一更)165 父子(一更)577 身世(一更)307 真相大白(兩更)491 強強聯手(二更)851 當年真相(一更)374 虐渣(一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551 護短(二更)169 坑爹小倆口(二更)906 身世大白(二更)511 營救成功(一更)63 姐弟254 虐渣334 暴露(兩更)42 除夕618 特大土豪(二更)665 兄妹相遇(二更)834 戰神嬌嬌(一更)712 實力坑爹!(二更)31 共枕786 一網打盡!(二更)279 嬌嬌出手(兩更)594 霸氣側漏!(兩更合一)276 羊入虎口(二更)122 昭都小侯爺(二更)626 秘辛(一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810 主動出擊(一更)780 實力坑人(一更)424 兩更446 太子之怒(三更)245 出手(一更)782 放大招!(三更)380 溫馨(一更)207 有孕(兩更合一)844 少年殺神!685 相遇太女(二更)90 坦白(一更)371 虐太妃(三更)810 主動出擊(一更)906 身世大白(二更)249 結束(一更)625 打臉(二更)584 成功(一更)432 龍一(二更)682 完虐!(二更)865 最強黑風王!(二更)766 皆大歡喜(二更)427 救出(兩更)105 土豪(二更)678 撞破(二更)494 兵臨城下(一更)324 進展(兩更)872 拿下兩國!(二更)844 少年殺神!741 腹黑嬌嬌592 婆媳(一更)657 實力碾壓!(兩更)752 黑風王出戰!(二更)642 痛揍(三更)721 大哥來了(一更)745 雷霆手段(三更)785 東窗事發(一更)221 暴揍渣侯(二更)817 水落石出(二更)778 團聚331 識破(兩更)108 吃醋(一更)665 兄妹相遇(二更)54 狹路870 實力碾壓!(三更)
707 黑風王(一更)295 哄他(一更)589 腹黑(三更)756 父親的守護(二更)100 爭寵(一更)63 姐弟183 慈母(二更)748 師父掉馬(一更)676 胖揍!(二更)787 吃掉你(三更)38 成功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228 懲罰(二更)874 孫女控(一更)637 夫妻相見(二更)793 大哥甦醒(一更)152 欺負回去(二更)150 身世(二更)162 弟控(二更)548 坦白真相(一更)877 宣平侯來了!(一更)377 母慈子孝(二更)58 縣試496 最強逆襲(一更)199 結束(一更)363 重大發現(一更)684 師孃的秘密(一更)756 父親的守護(二更)369 夫妻(一更)165 父子(一更)577 身世(一更)307 真相大白(兩更)491 強強聯手(二更)851 當年真相(一更)374 虐渣(一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551 護短(二更)169 坑爹小倆口(二更)906 身世大白(二更)511 營救成功(一更)63 姐弟254 虐渣334 暴露(兩更)42 除夕618 特大土豪(二更)665 兄妹相遇(二更)834 戰神嬌嬌(一更)712 實力坑爹!(二更)31 共枕786 一網打盡!(二更)279 嬌嬌出手(兩更)594 霸氣側漏!(兩更合一)276 羊入虎口(二更)122 昭都小侯爺(二更)626 秘辛(一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810 主動出擊(一更)780 實力坑人(一更)424 兩更446 太子之怒(三更)245 出手(一更)782 放大招!(三更)380 溫馨(一更)207 有孕(兩更合一)844 少年殺神!685 相遇太女(二更)90 坦白(一更)371 虐太妃(三更)810 主動出擊(一更)906 身世大白(二更)249 結束(一更)625 打臉(二更)584 成功(一更)432 龍一(二更)682 完虐!(二更)865 最強黑風王!(二更)766 皆大歡喜(二更)427 救出(兩更)105 土豪(二更)678 撞破(二更)494 兵臨城下(一更)324 進展(兩更)872 拿下兩國!(二更)844 少年殺神!741 腹黑嬌嬌592 婆媳(一更)657 實力碾壓!(兩更)752 黑風王出戰!(二更)642 痛揍(三更)721 大哥來了(一更)745 雷霆手段(三更)785 東窗事發(一更)221 暴揍渣侯(二更)817 水落石出(二更)778 團聚331 識破(兩更)108 吃醋(一更)665 兄妹相遇(二更)54 狹路870 實力碾壓!(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