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0 母子相見(慶哥VS信陽)

十一月的邊關,寒風凜冽。

夜裡,上官燕從蒲城過來,先去了軍營。

她也是進城才聽說皇長孫過來了,以她對兩個兒子的瞭解,一個要找媳婦兒,一個要找弟弟,此刻多半都在軍營裡。

果不其然,她在宣平侯的營帳裡見到了顧嬌與兩兄弟。

上官慶已經睡着了,顧嬌正在給他輸液。

他這段日子胃口不好,顧嬌時不時給他輸點補液。

但今晚,營帳內的氣氛似乎格外有些凝重。

上官燕臉色一變:“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是不是慶兒不大好了?”

上官慶的情況原本就不大好,一直是靠着國師殿的藥壓制毒性,讓他看上去與正常人無異,事實上他的身體早已油盡燈枯。

葉青說,他不會走得太痛苦,只是會越來越嗜睡,可能哪一天睡着了,再也醒不過來。

蕭珩將上官慶的想法與上官燕說了。

上官燕怔怔地跌坐在了椅子上:“他,真的決定這麼做嗎?”

去昭國。

就意味着他徹底放棄解藥了。

昭國路途遙遠,誰也不能保證他不會在半路上毒發身亡。

萬一他毒發了,豈不是白走這一趟?

一想到兒子要孤零零地死在回昭國的路上,上官燕便一陣心如刀絞!

她不希望連兒子的最後一面都見不着!

“阿珩……我捨不得……”

此時此刻,她不是鐵血丹心的太女,她只是一個平凡的母親。

但同時,她也明白自己沒有阻止上官慶去見信陽公主的權利。

“侯爺與常璟、葉青是往北去的,我打聽一下,暗夜島就是在那個方向,如果路途很好走,他們早帶上上官慶了。沒帶,就說明此行本就是九死一生。”

極北之地擁有着極端的惡劣天氣,暴風雪肆掠冰原,並且伴隨着凜冬降臨,將會變得連高手都無法穿行。

上官慶或許正是想明白了這一點,才決定放棄等待紫草。

他想用生命裡最後的時間,回一趟自己的國,看一眼自己的家。

見一見自己的母親。

上官燕哽咽道:“當年我將他帶走,沒問過他同不同意……”

如今他長大了。

他不能決定自己的出生,甚至沒能選擇自己的人生,但他希望能夠自己選擇離開的方式。

生,或是死,都該由他來選擇。

服下了紫草,也只有萬分之一的存活率,失敗了,他將再也無法活着回去。

他是去賭這個萬一,還是用全部的生命去見自己的母親,都該由他自己來決定。

營帳內,上官燕抓着兒子的手,哭了整整一宿。

……

昭國今年的冬季格外寒冷,十月底,京城便飄了第一場雪,十一月更是下了足足半個月的雪。

進入臘月後倒是放了幾日晴。

朱雀大街的一座宅子裡,信陽公主靜靜坐在牀前刺繡。

以往她的桌上只有筆墨紙硯,不知從何時起,全部換成了各式各樣的布料。

她嫌屋子裡悶,喚玉瑾來將窗櫺子撐開。

進來的是個小丫鬟。

小丫鬟笑着說道:“玉瑾姑姑出去了,公主有何吩咐?”

“把窗子打開。”信陽公主說。

“可是外面很冷啊。”小丫鬟擔心她的身體。

信陽公主淡道:“我熱。”

“那,就開一小會兒。”小丫鬟說。

“嗯。”信陽公主點頭。

小丫鬟繞過桌子,將撐杆將窗櫺子撐開。

冷風攜裹着飛雪飄了進來,信陽公主只覺一陣涼爽,連暈暈乎乎的腦袋都清醒了不少。

小丫鬟打了個哆嗦。

好冷呀!

又下雪了!

信陽公主吹着冷風做了會兒刺繡,小丫鬟不敢讓她多吹,壯着被攆出去的風險將窗櫺子放下了。

“玉瑾姑姑說了,您不能吹冷風,不能吃涼東西,不能……”小丫鬟低下頭,十分沒底氣地說。

“行了,我又沒說要罰你。”信陽公主沒打算和一個小丫頭計較,可在屋子裡坐了一個時辰了,也的確有點兒坐不住。

“斗篷拿來,我出去走走。”她說。

“啊,是。”小丫鬟心驚膽戰地將斗篷拿了過來,披在信陽公主的身上。

信陽公主起身來,邁着浮腫的腿腳,走出屋子,來到了廊下。

院子裡的雪清掃得很乾淨,地上也鋪了防滑的草墊。

小丫鬟爲她撐着傘。

“去花房看看。”信陽公主說。

“是。”小丫鬟應下,小心翼翼地扶着她。

主僕二人去了花房。

這座宅子原本挺大,信陽公主喜歡養花,直接用了半座宅子來當花房。

花房內燒着炭,溫度高。

小丫鬟明白自家公主不是去賞花的,她是想去瞧瞧從前的那些舊衣物都烤乾了沒有。

二人剛來到花房門口,便聽見裡頭傳來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

“你說公主怎麼想的?怎麼會把那麼多年前的舊衣裳翻出來?還讓咱們洗洗曬曬的。”

“你小點兒聲,別叫人聽見了。”

“聽見就聽見,你當是我一個人這麼說嗎?大傢俬底下都在傳!”

“傳什麼呀?”

“公主……其實有兩個兒子!”

“什麼?”

“這些小孩兒的衣裳一半是小侯爺的,一半是另一個小公子的,只可惜那個孩子命不好,出生不足月便早夭了!你說,咱們洗曬小侯爺的衣裳倒還罷了,洗那個孩子的幹嘛?大過年的洗死人衣裳,多晦氣呀!”

昭都小侯爺活着回來的事,京城已經傳開了。

而有關蕭慶的身份,雖尚未傳到外頭,可關上門來的這些下人,多少在她與玉瑾整理衣物時聽了些去。

小丫鬟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她扭頭去看信陽公主,果然,公主的臉上一片冰冷。

那兩個丫鬟許是感受到了身後的冰冷視線,怔怔地回過頭來,見到信陽公主,二人嚇得撲通跪在地上!

信陽公主快步走過去。

小丫鬟嚇壞了:“公主!您慢點兒啊!”

信陽公主來到二人身前,厲喝道:“起來!你把我兒子的衣裳弄髒了!”

方纔那個出言不遜的丫鬟手裡正巧拿着一件蕭慶出生時穿過的小衣裳。

丫鬟抖抖索索地將髒掉的衣裳遞給信陽公主。

信陽公主看着兒子髒兮兮的衣裳,不知怎的,一陣悲從心來。

“公主!”

玉瑾去採買回來了,她聽說信陽公主去了花房,忙過來瞧瞧。

哪知看見這一幕。

她沒立刻問那兩個跪在地上的丫鬟犯了什麼事,而是直接吩咐小丫鬟道:“先把她們兩個帶下去,我稍後來處置!”

“是!”小丫鬟將手中的傘收好遞給玉瑾。

玉瑾拿過油紙傘,對情緒瀕臨崩潰的信陽公主輕聲道:“公主,淨空來看你了。”

小淨空回京城後經常過來探望信陽公主,玉瑾方纔在門口碰到了他。

信陽公主很喜歡淨空,聽到他過來,她從極端情緒裡抽離,將髒掉的衣裳親手拿回了屋。

小淨空在國子監上了一個月的學,又白回從前的樣子了,等過了這個除夕,他就滿六歲了。

不過看上去還是五歲的樣子,真是愁死他了。

信陽公主讓人煮了一碗羊奶給他,放了蜂蜜與紅豆,十分可口。

小淨空大快朵頤地喝完,坐在凳子上陪信陽公主說話。

“公主,你今天氣色不錯,真是越來越美麗了呢!”

信陽公主被他逗笑:“是嗎?”

“當然了,而且。”小淨空上上下下打量了信陽公主一番,張了張嘴,說道,“也變得更可愛了呢。”

信陽公主戳穿他:“你明明不是打算這麼說的。”

“啊。”小淨空擡起兩隻小手,抓了抓自己的小腦袋,“這也被你看出來啦……好嘛,是嬌嬌讓我這麼說的!”

“嬌嬌回來了嗎?”信陽公主問。

小淨空搖搖頭,認真道:“沒有,嬌嬌從前說的!嬌嬌說,不能說女孩子胖,女孩子胖,都是可愛到膨脹!”

“噗——”一旁的玉瑾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

想說公主胖了就直說唄。

不過,公主可不是胖了。

“你今天在國子監學了什麼?”信陽公主沒再繼續以上話題,改爲問他的功課。

“今天學的是《孝經》。”小淨空將課上的內容完完整整地背了一遍,又用自己的話釋義了一遍。

信陽公主點點頭,全都是對的。

她摸了摸他小腦袋:“真是個聰明的孩子。”

小淨空眼珠滴溜溜一轉:“那是我聰明還是姐夫聰明?”

信陽公主被他逗笑了:“都聰明。”

小淨空苦大仇深地皺起了眉頭。

爲什麼壞姐夫和他都聰明?

明明壞姐夫總是考最後一名。

其實他能問這個問題,潛意識裡已經承認壞姐夫很聰明瞭,只是他自己沒發現而已。

他挺直小身板兒說道:“我會比姐夫更早考上狀元的!”

此時的小淨空並不知道的是,他的確比壞姐夫更早高中狀元,卻並不是文狀元。

“淨空!要去射箭啦!”

門外傳來許粥粥的聲音。

“哎呀!忘了和他們約好去射箭了!”小淨空從凳子上蹦下來,對着信陽公主禮貌地作了個揖,“公主,我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

“好。”信陽公主目光溫和地點點頭,讓玉瑾將小淨空送上馬車。

玉瑾回來時,信陽公主正在整理那件被丫鬟弄髒的小衣裳。

“淨空和阿珩小時候真像。”所以看見淨空,就像是看見了半個小時候的阿珩,讓信陽公主很是懷念。

玉瑾笑了笑:“可不是嗎?都聰明,都喜歡拿第一,還都悶着調皮。”

蕭珩小時候可不像看上去的那麼乖,不讓他爬樹,他偷偷地爬,不讓他吃糖,他就和龍一鑽廚房。

信陽公主偶爾氣不過了要揍他,他還知道喊龍一把他帶走,等她氣消了再回來。

想到蕭珩幼年的種種,信陽公主起先是覺着好笑,笑了一會兒,神情裡染上了幾分哀慼。

她低頭,撫摸着手裡的小衣裳,語氣很平靜地說:“你說,要是慶兒還活着,會是什麼樣子?”

和阿珩一樣調皮嗎?

和阿珩一樣聰明嗎?

和阿珩一樣鬼主意多到裝不下嗎?

他是會從文?還是會習武?

他會喜歡四處闖蕩,還是喜歡待在她身旁?

玉瑾擔憂地看着她:“公主……”

信陽公主搖搖頭,忍住心底的喪子之痛:“我沒事,就是最近總想起那孩子。”

玉瑾看了眼她手裡的小衣裳:“睹物思人,公主,小公子的衣裳我還是拿去收起來吧。”

信陽公主沒說話,她目光往桌上一掃,說道:“小淨空的書落在這裡了,你一會兒找個人送到碧水衚衕去。”

“好。”玉瑾剛應下。

門外便傳來了輕輕的叩門聲。

“我去開門。”玉瑾說。

她來到門口,用力拉開了院門。

玉瑾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容顏精緻,風華如玉,少了幾分少年青澀,眉宇間多了一絲即將及冠的成熟、穩重、矜貴自持。

玉瑾狠狠一驚:“小侯爺!公主!小侯爺回來了!”

“阿珩?”信陽公主心頭一喜,顧不上穿上斗篷,趕忙自屋子裡走了出來。

漫天風雪中,她看見了日日惦記的兒子。

蕭珩的身上落滿風雪,可見在門口站了有一會兒了。

他跨過門檻,並未立刻上前與信陽公主團聚,而是轉過身,看向身後。

“進來吧。”

“哥哥。”

258 進展(二更)811 龍一的真相(二更)348 真相(二更)847 勝利!(二更)119 放榜(一更)376 母親(一更)548 坦白真相(一更)44 文書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46 昏迷836 樑國之戰(三更)849 二人重逢(一更)881 上官慶甦醒(一更)523 夫妻相見(二更)157 大禍臨頭(顧瑾瑜)646 大燕皇族(二更)275 土豪(一更)221 暴揍渣侯(二更)517 自食其果(加更)204 事發(一更)820 驚天秘聞(一更)261 妙計(一更)194 坑渣兄879 父子相見(一更)304 太后霸寵(一更)89 上藥(二更)702 成功164 宣平侯(二更)728 母子相認411 阿珩呀(兩更)73 上門33 輕哄391 身世(一更)196 護短(二更合一)750 下場(三更)752 黑風王出戰!(二更)447 撞破(一更)235 抓包(一更)773 超級妹控(一更)762 兄妹聯手(一更)547 吃醋(二更)725 揭曉身世11 同屋352 東窗事發(一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592 婆媳(一更)339 寶寶(四更)691 軒轅的復仇!(加更)632 小淨空來啦!(二更)376 母親(一更)232 喜當爹(二更)274 氣哭!(二更)779 鬥貴妃(二更)153 少年祭酒(一更)325 打臉(兩更)94 打臉(一更)802 兄妹得手(二更)380 溫馨(一更)128 團寵(二更)310 水落石出(兩更)564大義!(一更)759 勝勝勝!(兩更)184 放大招301 深夜獨處(二更)264 相認(二更)883 一家團聚(一更)230 姐弟(二更)140 發現(二更)790 女兒控(兩更)677 太女(一更)119 放榜(一更)45 出診625 打臉(二更)390 霸氣(二更)210 會元!(一更)02 相公209 放榜(二更)138 臉紅(二更)796 三員猛將(一更)09 護短118 表白(二更)309 兇手(二更)42 除夕65 抱錯374 虐渣(一更)643 團寵嬌嬌(兩更)863 當年真相(二更)662 小郡主(三更)657 實力碾壓!(兩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284 抓真兇(二更)850 宣平侯打臉(二更)661 女兒(二更)576 清算總賬!(二更)689 死期到了!(二更)792 父女相處(加更)745 雷霆手段(三更)879 父子相見(一更)103 霸氣揍爹(二更)621 親密(一更)
258 進展(二更)811 龍一的真相(二更)348 真相(二更)847 勝利!(二更)119 放榜(一更)376 母親(一更)548 坦白真相(一更)44 文書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46 昏迷836 樑國之戰(三更)849 二人重逢(一更)881 上官慶甦醒(一更)523 夫妻相見(二更)157 大禍臨頭(顧瑾瑜)646 大燕皇族(二更)275 土豪(一更)221 暴揍渣侯(二更)517 自食其果(加更)204 事發(一更)820 驚天秘聞(一更)261 妙計(一更)194 坑渣兄879 父子相見(一更)304 太后霸寵(一更)89 上藥(二更)702 成功164 宣平侯(二更)728 母子相認411 阿珩呀(兩更)73 上門33 輕哄391 身世(一更)196 護短(二更合一)750 下場(三更)752 黑風王出戰!(二更)447 撞破(一更)235 抓包(一更)773 超級妹控(一更)762 兄妹聯手(一更)547 吃醋(二更)725 揭曉身世11 同屋352 東窗事發(一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592 婆媳(一更)339 寶寶(四更)691 軒轅的復仇!(加更)632 小淨空來啦!(二更)376 母親(一更)232 喜當爹(二更)274 氣哭!(二更)779 鬥貴妃(二更)153 少年祭酒(一更)325 打臉(兩更)94 打臉(一更)802 兄妹得手(二更)380 溫馨(一更)128 團寵(二更)310 水落石出(兩更)564大義!(一更)759 勝勝勝!(兩更)184 放大招301 深夜獨處(二更)264 相認(二更)883 一家團聚(一更)230 姐弟(二更)140 發現(二更)790 女兒控(兩更)677 太女(一更)119 放榜(一更)45 出診625 打臉(二更)390 霸氣(二更)210 會元!(一更)02 相公209 放榜(二更)138 臉紅(二更)796 三員猛將(一更)09 護短118 表白(二更)309 兇手(二更)42 除夕65 抱錯374 虐渣(一更)643 團寵嬌嬌(兩更)863 當年真相(二更)662 小郡主(三更)657 實力碾壓!(兩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284 抓真兇(二更)850 宣平侯打臉(二更)661 女兒(二更)576 清算總賬!(二更)689 死期到了!(二更)792 父女相處(加更)745 雷霆手段(三更)879 父子相見(一更)103 霸氣揍爹(二更)621 親密(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