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 解毒(二更)

顧嬌與黑風王在夜色中穿行,臨近天亮時抵達了曲陽城。

曲陽城正在戰後重建,街道上早已佈滿了前來幫忙的百姓。

衆人早已記住了這個身着紅色戰衣、玄色鐵甲的小統帥,見她進城,紛紛衝她行禮。

初到曲陽城時,百姓將她與黑風騎視作叛軍,唯恐避之不及,而今倒是改觀了不少。

顧嬌有急事,沒多做停留,略一頷首,策馬奔了過去。

“小統帥這是又剛剛從哪兒打仗回來嗎?”

“一身的血……不會受傷了吧?”

“怪可憐的……”

百姓們心疼不已。

一名護城的守軍不得不站出來闢謠:“蕭統帥沒事,那是敵軍的血,你都放心吧,蕭統帥神功蓋世,一定能平安打完所有仗的!”

這話有些誇張了。

不過大戰過後,百廢待興,也的確需要這種壯大自身的信念。

聽說小統帥沒事,百姓們放下心來,繼續幹手頭的活兒,比方纔的鬥志更高昂了些。

軒轅麒被安置在黑風騎的傷兵營裡,葉青衣不解帶地守着他。

顧嬌下馬來到營帳門口時,葉青剛拿着一堆換下來的紗布從裡頭出來。

簾子掀開,葉青一眼看見朝這邊走來的顧嬌。

此時星月已隱,旭日未出,天際一片幽灰之色。

火紅的戰衣在似亮非亮的天光下,帶來了一抹絕豔之色。

她將頭盔的面罩推了上去,露出一張稚嫩的小臉。

只看這張臉是很難將她與殺敵如麻的黑風騎統帥聯繫在一起的。

不論殺了多少人,打了多少仗,她的眼底都始終保留着最純粹的明淨。

當然,也足夠冷靜。

葉青回神,打了招呼:“你回來了?我聽說你們打去晉國了,情況怎麼樣?”

顧嬌說道:“我走的時候正在攻打溪城。”

打得怎樣她沒說,可她既然能抽身來這裡,就說明前線的局勢並不困難。

葉青將紗布放進了附近專門的簍子,轉過身來問顧嬌:“你是來看大將軍的嗎?”

顧嬌點頭:“他情況怎麼樣了?”

葉青神色複雜地嘆了口氣:“你是知道的,一個人服下紫草毒後,最遲十二時辰會醒來,若是醒不過來,那就是真的死了。只不過,由於紫草毒毒性特殊,可保人屍身數月不腐,所以看上去……”

顧嬌眉頭一皺:“你的意思是他一直沒有醒?”

葉青不忍地背過身去:“你自己進去看看吧,我……盡力了。”

顧嬌心下一沉,唰的掀開簾子!

結果就看見軒轅麒坐在牀頭,一隻胳膊被吊在脖子上,另一隻胳膊舉起來,抓着一個大凍梨正往嘴裡送。

他咬得非常大口。

顧嬌進來得突然,被眼前的景象驚得頓住。

他也頓住。

就那麼直勾勾地看着顧嬌,在顧嬌無比怔愣的注視下,慢動作、默默完成了自己的一咬。

咔!

嘎嘣脆!

顧嬌:“……!!”

顧嬌深吸一口氣,轉身出了營帳!

黑風王的身旁,葉青捂住肚子,生平第一次笑得直不起腰來。

顧嬌轉了轉手腕,危險地說道:“皮一下很開心?”

葉青一般不這麼皮,他是個正經人,今天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來了逗一逗顧嬌的心思。

顧嬌決定將葉青套麻袋。

不過葉青今日大抵出門前翻過黃曆,運氣好得不得了,顧嬌剛要把麻袋找出來,宣平侯過來了。

宣平侯是來找顧嬌的。

他想知道顧嬌有沒有辦法解上官慶的毒。

顧嬌無比兇悍地瞪了葉青一眼,你等着,下次再套你麻袋!

“先等一下,我進去看看軒轅麒。”顧嬌對宣平侯說罷,再一次進了營帳。

軒轅麒已經吃完凍梨睡過去了,這是紫草毒初期帶來的副作用之一——嗜睡。

顧嬌給軒轅麒檢查了一番,發現他的內傷比早先輕了許多,斷裂的經脈也在慢慢長合,這說明紫草毒正在一點點修復他的身體。

這是顧嬌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見證紫草毒的奇蹟。

顧長卿不算,他的紫草毒過期了,能好起來全靠心理暗示,他至今都深信不疑自己成了死士。

顧嬌驚歎:“陳年的舊傷也在修復……”

這意味着軒轅麒一旦痊癒,將不必再承受內傷的折磨。

他會變得和正常人一樣,甚至可能比正常人更強。

他,真的重獲新生了。

顧嬌爲軒轅麒感到高興。

看在這瓶藥是葉青貢獻出來的份兒上,顧嬌決定套他麻袋時揍輕一點。

天快亮了,胡師爺見自家大人歸來,激動得熱淚盈眶,忙噓寒問暖一番,並去廚房端來了早飯。

顧嬌、宣平侯與葉青都去了統帥營帳。

顧嬌離開數日,胡師爺一直有悉心打掃,十分整潔乾淨。

三人圍着小案,踩上墊子席地而坐。

早飯是小米粥與饅頭。

三人很快吃完。

隨後宣平侯說起了上官慶的病情:“……聽說,他時日無多了。”

他說着,看了眼一旁的葉青,“你們國師殿的人說的。”

葉青已經知道上官慶來鬼山的事了,也隱約猜到了一點這位太女親封的蕭將軍與皇長孫的關係,不爲別的,就爲這張與皇長孫有着幾分相似的臉。

當然,還有太女不經意間看他的眼神。

他猶豫了一下,嘆道:“的確是家師說的,長孫殿下中的毒十分厲害,能壓制二十年已是極限,不可能再多了。”

如今已是十月,距離二十年之期只剩下兩個月的時間。

宣平侯問道:“就準確到了他生辰那一天嗎?”

葉青搖搖頭:“倒也不是,有一定誤差的……只會提前,不會推遲。”

最後一句,將宣平侯澆了個透心涼。

宣平侯仍是抱着最後一絲希望說道:“可他看上去與正常人無異……”不像是快毒發身亡的樣子。

葉青嘆息道:“是師父煉製的丹藥一直在壓制他的毒性,他走的時候不會有太大痛苦。”

這次真不是他在皮,皇長孫的毒確實無力迴天了。

宣平侯的目光落在了顧嬌的臉上:“你可有法子?”

顧嬌道:“我不擅長解毒,我前幾日飛鴿傳書回了盛都,南師孃那邊應當很快就會有回覆了。”

說曹操曹操到。

黑風營的探子捉着一隻曲陽城的信鴿走了過來:“小統帥,有盛都飛回來的信鴿!”

“拿進來。”顧嬌說。

探子將信鴿呈上,顧嬌取下鴿子腿上綁着的字條,將信鴿給探子拿了出去。

看完字條,顧嬌垂下了眸子:“南師孃說,她解不了這種毒。”

葉青問道:“你說的南師孃可是唐門中人?”

顧嬌道:“正是。”

葉青嘆道:“那確實是解不了,我師父曾親自上唐門求藥,結果無功而返。”

連唐門都解不了的毒,基本是無望了。

顧嬌蹙眉:“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顧嬌望向桌上的一大堆瓶瓶罐罐,其中一瓶是剛從小藥箱裡拿出來的消炎藥,給軒轅麒準備的。

她腦海裡忽然靈光一閃:“紫草!”

葉青一怔。

顧嬌若有所思道:“紫草毒是世間最烈的毒,服下後十有八九會毒發身亡,可倘若熬過去了,一切傷病自可不藥而癒。”

葉青神色凝重道:“可是……迄今爲止……沒有一個體弱的人熬過去。”

就拿韓五爺來說,他的體質原本就不弱,他是習武之人。

軒轅麒更不必說。

他們首先擁有十分強大的體魄,才產生了比一般人更高的存活率。

皇長孫不行的。

顧嬌道:“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若是到了那一天,仍無法找到治癒他的辦法,那麼紫草毒就是唯一的希望。”

“我同意。”宣平侯說。

“你們……”葉青簡直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紫草的毒性太霸道,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扛過去的。

何況——

“我們手裡也沒有紫草毒了。”

最後一瓶紫草毒,被他擅作主張餵給了軒轅麒。

顧嬌站起身來:“韓家有紫草園!胡師爺!讓人去一趟大牢,把韓三爺給我抓來!”

韓家人裡,屬韓三爺那個紈絝最沒骨氣。

韓家人本就被關在曲陽城的大牢,胡師爺動作很快,不多時便將韓三爺揪了過來。

韓三爺果真是個不經嚇的,顧嬌還沒動刑他便一股腦兒地招了。

“紫草……紫草……是不是那種……聞着無色無味……但是吃了就會死的草啊……”

他跪在地上,嚇得觳觫發抖,語無倫次。

宣平侯目光冷厲,顧嬌一身殺氣,他連喘氣都結巴。

葉青取了紙筆,畫了一株紫草,韓三爺笨得很,只看輪廓沒認出來。

葉青又給着了色,韓三爺才恍然大悟:“我見過!我見過!”

他戰戰兢兢地說,“我……我們韓家是在牛縣發現了一片紫草……將它圍起來建了個莊子……但但但……但是莊子已經沒了……裡頭的紫草……可能……可能也沒了……”

葉青臉色一變:“你說什麼?”

韓三爺哽咽道:“莊子被燒了……快打輸的時候……我大哥說……說什麼……不想讓黑驍騎落在你們手裡……就……就派人趕去莊子,把紫草園給毀了!”

韓三爺的話無異於是給了所有人一道晴天霹靂。

誰都沒想到,他們剛剛迎來救治上官慶的最後一線生機,韓家便親手摧毀了他們的全部希望。

宣平侯的臉冷得嚇人。

他的殺氣就快要溢滿整個營帳。

韓三爺直接被這股可怖的殺氣嚇得暈了過去。

宣平侯並不輕易發火,可眼下,他生生捏碎了手中的杯子,碎裂的瓷片刺破了他的手掌。

他感覺不到到底是手更痛,還是心更痛。

他隔了二十年才相見的兒子,性命卻只剩下兩個月。

常璟並不知營帳內發生了什麼,他剛從蒲城過來。

他將朱張狂揍到哭爹喊娘,發下毒誓絕不將他的身份泄露出去。

軟香閣的姑娘說,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他沒這麼容易上當,他給朱張狂喂下了毒藥,若是朱張狂敢背叛他,便讓朱張狂毒發身亡。

朱張狂這下真老實了。

小馬甲保住了,不用被抓回暗夜島了。

常璟很開心!

可他進來後發現大家都不開心。

不懂就問。

他問道:“你們怎麼了?”

宣平侯氣到無法說話,顧嬌也沒說話。

溫和耐心國師殿大弟子葉青無奈地開了口:“我們在找一種紫草,可惜再也找不到了。”

“什麼紫草?”常璟的目光落在葉青的畫上,“這個嗎?這種紫草不是隨處可見嗎?”

葉青一噎:“隨、隨處可見?”

常璟說道:“我家後山有很多,滿山坡全是。”

所有人唰的朝他看了過來!

明明已經解除了小馬甲危機的常璟,心底陡然涌上一層不祥的預感——

607 相認(兩更)183 慈母(二更)398 最帥霸主!(月票加更)77 誓言580 強大(二更)266 太后千歲!(二更)737 她的怒火!(二更)254 虐渣717 團聚(一更)442 長大(十更)271 哀家的嬌嬌(兩更合一)125 大哥(一更)855 慶哥掉馬895 到手(一更)441 將計就計(九更)421 腹黑嬌嬌(兩更)345 出手(十更)469 小迷弟(二更)645 身世(一更)730 團寵(一更)304 太后霸寵(一更)860 慶哥的手段!(三更)757 音音是誰?(一更)739 嬌嬌來了54 狹路40 學字359 小重孫(一更)517 自食其果(加更)11 同屋03 藥箱323 最大土豪(兩更)770 韓家的秘密(二更)346 引蛇出洞(十一更)140 發現(二更)498 攻城(一更)842 齊心守城(一更)229 撒嬌(一更)244 強硬(二更)713 他的孫子(一更)667 嬌嬌之怒764 結束,帶你回家(兩更)625 打臉(二更)904 炫女狂魔(二更)185 叫娘(二更)145 手術(一更)315 真相(二更)70 爭吵463 腹黑蕭珩(二更)846 蕭戟的絕殺!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58 縣試756 父親的守護(二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726 相認(一更)296 母子(二更)211 父子(二更)16 惡徒819 韓家倒塌(二更)762 兄妹聯手(一更)740 神將出手217 養母(二更)574 嬌嬌與龍一(兩更)617 龍鳳胎(一更)845 宣平侯出戰!(二更)314 霸王嬌嬌!(一更)595 獵殺時刻!(一更)310 水落石出(兩更)898 龍一出手(一更)155 痘疹(一更)875 母子相見(二更)538 心軟(二更)360 挖牆腳(二更)877 宣平侯來了!(一更)463 腹黑蕭珩(二更)249 結束(一更)821 當年真相(二更)272 恢復記憶(兩更)623 逆天同窗(三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784 下場(三更)465 夫妻相見(一更)520 嬌嬌的怒火(一更)91 孃親(二更)428 小侯爺(兩更)833 大獲全勝(二更)24 能治709 國君的寵溺698 相認(一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229 撒嬌(一更)297 誇讚(三更)237 幼子(一更)168 救出(一更)256 狀元遊街(二更)749 淨空的幸福(二更)434 終相見(二更)572 實力碾壓!(一更)197 會試(二更合一)186 真相(一更)167 他的兒子(三更)
607 相認(兩更)183 慈母(二更)398 最帥霸主!(月票加更)77 誓言580 強大(二更)266 太后千歲!(二更)737 她的怒火!(二更)254 虐渣717 團聚(一更)442 長大(十更)271 哀家的嬌嬌(兩更合一)125 大哥(一更)855 慶哥掉馬895 到手(一更)441 將計就計(九更)421 腹黑嬌嬌(兩更)345 出手(十更)469 小迷弟(二更)645 身世(一更)730 團寵(一更)304 太后霸寵(一更)860 慶哥的手段!(三更)757 音音是誰?(一更)739 嬌嬌來了54 狹路40 學字359 小重孫(一更)517 自食其果(加更)11 同屋03 藥箱323 最大土豪(兩更)770 韓家的秘密(二更)346 引蛇出洞(十一更)140 發現(二更)498 攻城(一更)842 齊心守城(一更)229 撒嬌(一更)244 強硬(二更)713 他的孫子(一更)667 嬌嬌之怒764 結束,帶你回家(兩更)625 打臉(二更)904 炫女狂魔(二更)185 叫娘(二更)145 手術(一更)315 真相(二更)70 爭吵463 腹黑蕭珩(二更)846 蕭戟的絕殺!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58 縣試756 父親的守護(二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726 相認(一更)296 母子(二更)211 父子(二更)16 惡徒819 韓家倒塌(二更)762 兄妹聯手(一更)740 神將出手217 養母(二更)574 嬌嬌與龍一(兩更)617 龍鳳胎(一更)845 宣平侯出戰!(二更)314 霸王嬌嬌!(一更)595 獵殺時刻!(一更)310 水落石出(兩更)898 龍一出手(一更)155 痘疹(一更)875 母子相見(二更)538 心軟(二更)360 挖牆腳(二更)877 宣平侯來了!(一更)463 腹黑蕭珩(二更)249 結束(一更)821 當年真相(二更)272 恢復記憶(兩更)623 逆天同窗(三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784 下場(三更)465 夫妻相見(一更)520 嬌嬌的怒火(一更)91 孃親(二更)428 小侯爺(兩更)833 大獲全勝(二更)24 能治709 國君的寵溺698 相認(一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229 撒嬌(一更)297 誇讚(三更)237 幼子(一更)168 救出(一更)256 狀元遊街(二更)749 淨空的幸福(二更)434 終相見(二更)572 實力碾壓!(一更)197 會試(二更合一)186 真相(一更)167 他的兒子(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