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7 救活他!(兩更合一)

“他……死了?”

月柳依看着沒了氣息的軒轅麒,拔出腰間佩刀,沒好氣地哼道:“他傷了我,我要把他的手砍下來!”

“小柳。”公孫羽淡淡叫住她。

月柳依提着匕首的手頓在半空,“怎麼了主公?”

公孫羽聽着逐漸逼近的馬蹄聲,說道:“我們走。”

月柳依望了望官道盡頭正在飛馳而來的男子,男子身後跟着一支數量龐大的軍隊,她不甘地皺了皺眉,將匕首收好:“便宜這傢伙了!”

她飛身上馬。

公孫羽並沒有帶着大量兵力過來,只有二十名弓箭手而已,兵力上他們不佔優勢。

但是剛剛那個男人看上去很厲害的樣子,殺了他無疑是給了燕軍一次沉悶的打擊。

月柳依跟上公孫羽:“主公,那個大傢伙是誰呀?”

公孫羽望向天際翻滾的烏雲:“燕國大將軍……軒轅麒。”

“軒轅麒?軒轅家的人不是死光了嗎?”月柳依喃喃自語。

她一擡頭,公孫羽與二十名弓箭手已經走到了前面。

她忙一鞭子打在抽打在自己的馬上,快步追上,對公孫羽道:“主公,你們的馬好厲害!從前沒見過!”

公孫羽淡淡說道:“燕國韓家送來的黑驍騎。”

月柳依古靈精怪地說道:“黑驍騎?軒轅家有個黑風騎,韓家有個黑驍騎!有意思!主公,我也想要!”

公孫羽道:“城主府還有,回去自己挑。”

月柳依燦燦一笑:“好!”

一行人絕塵而去。

最後一絲天光暗去,烏雲吞沒了整片夜空,天際雷運滾滾,乍然間電閃雷鳴,凜冽的西風轉瞬間化作狂風大雨。

隘口草木搖曳,似是邊關數以萬計的英魂無聲哽咽。

月柳依被淋了個透心涼,不屑地哼哼道:“今天不是個攻城的好日子,改天再來打他們!”

公孫羽騎在馬背上沒有說話,神色冷肅,如九天尊貴的神。

軒轅家最後一個大將軍最終還是折損在他的手裡。

軒轅家的傳奇就此徹底終結。

大燕,遲早是大晉的囊中之物!

了塵的馬奔到隘口時,公孫羽已經帶着晉軍離開了。

他幾乎是連撲帶爬地翻下馬,重重地摔進被雨水打溼的泥漿裡,他冒着冰涼的大雨膝行着撲過去,來到軒轅麒的面前。

他看着滿身是血、胸口被一杆長矛穿透的男人,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

“爲什麼……爲什麼……”

用了二十年才堪堪平復的傷口再一次被殘忍撕裂,心像被生生扯成了兩半。

他擡起手來,想要抱抱自己的父親,可又擔心弄疼他……

那麼重的傷……那麼疼……

他跪在父親的面前,整個身子都抑制不住地在顫抖。

他壓抑着心底被撕裂的痛苦,淚水吧嗒吧嗒地砸在地上。

“爲什麼……爲什麼我好不容易纔見到你……”

“爲什麼不能等等我……”

“爲什麼每次都要拋下我……”

“你睜開眼……看看我……”

“你看看崢兒……崢兒長大了……”

了塵跪地痛哭着,手指死死地掐進了泥濘之中,血水自他指尖蔓延開來,蜿蜒地流了一地。

大雨沖斷了隘口的一株被劍氣斬傷的大樹,沒了大樹的遮掩,城樓之上所有人都看到了這一幕。

他們都曾以爲隘口是有一支小型的軍隊,纔沒讓一個晉軍衝過來。

哪知……竟然只是一人而已。

那個人以自己的血肉之軀死守隘口,擋住了晉軍九千兵力!

他的身上中滿箭、插滿刀,還有一根貫穿了整個胸口的長矛。

這是怎樣頑強不屈的意志?才能讓一個人忘卻生死……甚至超越生死?

所有人都淚目了。

他們不知那個人是誰,可他們每個人都感受到了他身上所散發出的強大意志,那是大燕不滅的戰魂!

葉青站在城樓之上,定定地遙望着雙雙跪在大雨中連一聲道別都來不及親口去說的父子,心底翻轉起無數複雜的情緒。

師父,您占卜的卦象應驗了,一切與您說的分毫不差。

軒轅之魂隕落在了公孫羽的劍下。

可是師父,既已知曉結局,您還送我來邊關做什麼?

讓我親眼目睹這場慘劇嗎?

以我的能力什麼都改變不了,就連一點點防範都沒來得及做到。

“軒轅之魂,不該隕落。”

腦海裡閃過國師悵然的聲音,葉青眸光一凜,似在心裡做了某種決定。

他拽緊拳頭,飛身而起,自城樓一躍而下。

“葉上師!”

紀將軍勃然變色,伸手去抓,奈何遲了一步,連葉青的一片衣角都沒碰着。

湛藍色的國師殿寬袍在漫天風雨中迎風鼓動,如水墨暈染的青蓮綻放。

葉青躍下了城樓。

紀將軍一臉凝重:“葉上師要做什麼?”

葉青施展輕功在風雨中疾走。

師父。

既然軒轅之魂不該隕落,那麼請恕我……擅自做出這個決定了!

違背了您的意志十分抱歉,等回了國師殿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我不知道這樣能不能救他。

也許還是救不了,並且白白浪費掉您交給我的最寶貴的東西。

可無論如何我也想盡力一試。

如果錯了,請讓我用餘生去彌補今日的過錯吧!

……

聞人衝縱身而下,來到顧嬌身旁:“蕭統帥,那個人是……”

顧嬌望着葉青在雨中飛掠的身影,眸光動了動,說:“軒轅麒大將軍。”

聞人衝狠狠一怔:“大、大將軍?他不是……難道是……”

“沒有,是。”顧嬌言簡意賅地回答完他根本沒問全的話,“準備擔架!”

說罷,她轉過身,飛速地下了城樓。

雨勢漸大。

葉青來到父子二人身邊時,三人都被雨水打溼透了。

葉青單膝跪下,自懷中拿出一個小瓷瓶:“軒轅崢,幫我把你父親的頭扶一下。”

了塵微微一愕。

許多年沒聽見有人叫他名字了,他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叫葉青,國師殿大弟子。”葉青說着,眉目一冷,“再不快點,等你父親死透了,大羅金仙來也救不了了!”

了塵的淚水滾落,他怔怔地扶住父親漸漸失去體溫的頭,他已經感受不到父親的脈搏與呼吸了。

這樣……真的還能救回來了?

葉青拔掉瓶塞:“在國師殿,有過許多呼吸停止,脈搏停跳的患者,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搶救回來,但只要沒死透,就還有一線希望。”

了塵哽咽地問:“怎樣纔算死透?”

葉青將裡頭僅剩的一顆藥丸倒了出來,撬開軒轅麒的嘴,給他餵了進去:“氣息與脈搏停止小半刻鐘,基本就死透了,你父親這樣的高手……或許能稍稍延遲一點。”

這種藥丸似乎不能入口即化。

葉青又在軒轅麒的腹部拍了一掌,用內力將藥物滑入了他的腹中。

了塵小心翼翼地避開父親身上的兵器,讓父親靠在自己懷中。

從前,父親是他的依靠。

往後,他希望自己能成爲父親的依靠。

“有兩點。”葉青看了他一眼,說,“第一,我不確定你父親有沒有死透,如果他已經死透了,那麼這顆藥丸他吃了也沒用。”

“第二。”

言及此處,葉青頓了頓,“就算你父親沒死透,這顆藥丸也可能並沒有任何作用。”

了塵神色複雜地看向他:“你給我父親吃的是……”

“紫草毒。”葉青迎上他的視線,誠實地說道,“你應該聽說過這種毒,它有九成九的機率會直接毒死你父親,讓他徹底死透。”

了塵捏了捏手指,喃喃道:“也就是說,活下來的希望只有百中一二。”

“沒有這麼多。”葉青沉思片刻,說道,“以你父親的情況,萬中一二,頂天了。”

……

顧嬌來到現場,發現以軒轅麒的情況根本上不了擔架。

……如果軒轅麒還有搶救的希望的話。

顧嬌開始處理他身上的兵器,先是那杆長矛。

葉青身爲國師的親傳大弟子,醫術也不弱,他十分配合地打起了下手。

聞人衝幾人爲他們撐起蓑衣,遮住從天而降的滂沱大雨。

“你給他吃了什麼?”顧嬌問葉青。

“紫草毒。”葉青說。

顧嬌瞭然。

從來到燕國,她便不止一次地聽說這種毒,上一次顧長卿被暗魂一劍刺進重症監護室,險些成爲廢人,國師大人也是打算給他服用這種毒。

只不過,那顆毒藥過期了。

顧長卿憑着自己的意志力與心理暗示自己挺了過來。

這是醫學史上的奇蹟,但軒轅麒的情況與顧長卿大不相同。

顧長卿已經醒了,沒有性命之憂了,他只是不甘心淪爲廢人。

而軒轅麒,他是真的……嚥氣了。

顧嬌戴上銀絲手套,用金蠶絲唰的斬斷了軒轅麒胸口的長矛:“這次不會又是過期的吧?”

“不會!”上次的事,他出發前國師都與他說過了,他忙解釋道,“師父給顧長卿的藥是多年前留下的,這一顆藥是前段日子從韓家的府邸搜出來的。”

“韓家?”顧嬌又用雪域天蠶絲斬斷了背後的矛身。

葉青道:“沒錯,師父說,韓家很可能是掌握了一大片紫草園,他們手中有大量紫草,韓家的黑驍騎、韓五爺的黑魔馬都是用紫草毒餵養出來的。”

“黑驍騎。”顧嬌聽到這名字,眉頭微微皺了下,不過這也就解釋了爲何韓五爺的馬會那麼厲害了。

“那豈不是死了許多馬?”她問道。

葉青點點頭:“動物對紫草毒的耐受力比人強上許多,但也仍有七成以上的失敗率。大量幼馬被毒死,活下來的纔有資格成爲黑驍騎。”

顧嬌不再說話。

韓家爲了壯大自身,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葉青要不是臨行前聽師父提起,還不知韓家竟有如此多喪心病狂的秘密,他冷聲道:“簡直就是畜生!”

顧嬌睨了他一眼,並不贊同地說道:“別侮辱畜生。”

葉青愣了愣:“哦。”

顧嬌爲軒轅麒處理傷勢的手忽然頓住,鄭重地問:“葉青,紫草毒會減輕他的痛苦嗎?”

葉青很快反應過來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軒轅麒。

“他……”

了塵扶住靠在自己懷中的父親,也仔細看向了顧嬌。

顧嬌沒有隱瞞他,作爲兒子,他有權利知道父親的真實情況:“他的身上有十分嚴重的內傷,每日都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活着對他是種煎熬,死於他而言反而是種解脫。”

了塵捏緊拳頭,身子輕輕顫抖。

他沒料到父親這些年竟然是這麼過來的……

“會。”葉青篤定地說。

要麼被毒死,徹底結束痛苦。

要麼捱過劇毒,重獲新生。

想到什麼,葉青補充道:“中了紫草毒後,會進入假死狀態,看上去與死人沒區別。持續的時辰不等,有人三個時辰,有人七個時辰,如果十二時辰還不能醒過來,那就是真的死了。”

顧嬌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臉上。

軒轅麒。

你要挺過來。

不論你這些年一直在等的人是誰,又與他有着怎樣的約定,但我想,他都並不希望你死在這裡。

你的使命並沒有完成。

熬過世間所有苦痛,以軒轅之魂的身份活下去、以了塵父親的身份活下去、以淨空叔祖父的身份活下去,見證新的王朝與盛世太平纔是你真正的使命。

……

軒轅麒被帶回了傷兵營,葉青親自守着他。

了塵振作了起來,不論父親還有沒有救,他都不能沉湎傷痛太久。

“是公孫羽是嗎?”

營帳外的涼棚下,了塵淡淡開口。

棚子裡除了他便只有在翻看輿圖的顧嬌。

顧嬌嗯了一聲:“是他,晉國此次東征主將,神威大將軍。”

了塵冷聲道:“我會親手殺了他!”

顧嬌看了看他,了塵換下了僧衣,穿上了一身暗影部的黑袍,倒是有幾分金戈鐵馬的殺氣。

“好。”顧嬌說,“他是你的。”

棚下的燈火映入了塵的眼中,如同兩團熊熊燃燒的復仇之火:“另外兩個叫什麼?”

顧嬌翻了翻輿圖,道:“朱張狂,月柳依,都是公孫羽的心腹。”

了塵道:“如果他們也在,我會一併殺了……”

“沒人和你搶人頭,但……”顧嬌說着,將畫了重點的輿圖遞給他,“兵力可能要分開,他們幾個未必全集中在一處,你想好,到底去對付誰。”

了塵不假思索地說道:“公孫羽!”

一名醫官從另一個傷兵營走了出來,顧嬌叫住他:“老唐情況怎麼樣了?”

醫官忙道:“回蕭統領的話,服下了您給的解毒丸,沒大礙了,昏睡幾日便可痊癒。”

月柳依是暗器高手,卻不是用毒的高手,南師孃給的解毒丸,包解百毒。

……除了上官慶的毒。

想到上官慶,顧嬌合上了輿圖,對了塵道:“上官慶還被困在鬼山,我們必須儘快去攻打蒲城,引開鬼山的晉軍。你的暗影部一共有多少兵力?”

“兩萬。”了塵說,“不全是暗影部的人,還有一些軒轅家的舊部。”

顧嬌道:“黑風騎可作戰兵力一萬,加起來一共三萬。朝廷大軍正在攻打樑兵,我讓聞人衝去送信了,不知能調過來多少兵力。”

朝廷十二萬大軍,其中作戰人數八萬,其餘是輜重與後勤。

晉國號稱二十萬大軍,不知是否爲真實數據,又究竟有多少可作戰兵力。

顧嬌讓人叫來胡師爺:“讓你找人翻譯的東西,翻譯多少了?”

胡師爺忙道:“一半了!我再去催催!”

顧嬌叮囑道:“記住,一個字都不許錯!”

胡師爺拍着胸脯道:“是!大人請放心,小的找來的全是正兒八經的晉國後人,一共四個,層層審查,保證不出錯!”

顧嬌道:“那就好,我需要準確的晉軍情報。”

另一邊,上官燕坐鎮後方,宣平侯帶兵擊殺樑軍,王滿則帶兵去圍攻南宮家、奪回新城。

宣平侯一路將樑軍打出邊境,這還不夠,他直接殺進樑國邊陲,將大燕的旗幟插在了樑國的領土之上!

後方的營帳中,不斷有探子送來兩邊的捷報,上官燕很滿意。

照這個進度,用不了三五日就能結束。

營帳外,傳來一道男子的聲音:“殿下!黑風營聞人衝求見!”

上官燕正色道:“進來!”

聞人衝腳步匆匆地進了營帳,拱手行了一禮,將手中信函雙手呈上。

環兒拿過信函拆開後遞給了上官燕。

上官燕看過之後唰的站起身來,太女氣場全開:“來人!去通知蕭將軍與王滿大將軍,務必今夜結束戰鬥,明日出發……攻打蒲城!”

113 太后(一更)184 放大招259 好吃(一更)431 發現(一更)788 琰寶寶發威(一更)487 大殺四方(兩更)704 軒轅之魂!(二更)02 相公678 撞破(二更)827 黑風鐵騎!(二更)799 前生結局96 上山(一更)337 揍她(二更)350 大佬淨空(二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860 慶哥的手段!(三更)86 遛雞(一更)64 侯爺578 真相大白(二更)555 反擊(二更)747 淨空見師父(二更)282 曉真相(二更)224 夫妻(兩更合一)400 真相大白(二更)887 兄弟交鋒(一更)147 大快人心(一更)233 掉馬(一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510 兄妹上陣(二更)279 嬌嬌出手(兩更)607 相認(兩更)336 套麻袋(一更)830 首戰告捷(一更)654 小拽嬌!(兩更)608 夫妻(兩更)528 大型掉馬(兩更)620 天穹書院(二更)27 搜查160 回門(二更)184 放大招215 當衆打臉(二更)912 相認(二更)65 抱錯540 幕後之人(一更)53 千金759 勝勝勝!(兩更)174 妹控(一更)916 打臉(一更)255 金榜題名(一更)86 遛雞(一更)671 恩愛(一更)178 坑爹(一更)541 腹黑蕭珩(二更)243 認子(一更)452 婆媳(三更)619 顧琰甦醒(一更)698 相認(一更)683 太女歸來!(兩更)773 超級妹控(一更)210 會元!(一更)377 母慈子孝(二更)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662 小郡主(三更)536 護她(二更)593 放大招(二更)70 爭吵472 狹路相逢(二更)868 父子連心(一更)458 囂張(三更)215 當衆打臉(二更)105 土豪(二更)76 女兒583 逆天龍一(三更)539 少主(三更)788 琰寶寶發威(一更)651 虐渣(一更)677 太女(一更)557 釜底抽薪!(二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220 祖父(一更)459 大火真相(一更)587 甦醒(一更)41 獨處824 出征!(二更)348 真相(二更)668 暴揍(一更)175 贏到手軟(二更)305 公主(二更)169 坑爹小倆口(二更)191 了結(二更)687 爲母則剛(加更)18 臉紅511 營救成功(一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100 爭寵(一更)640 唯一骨血(一更)304 太后霸寵(一更)735 龍傲天!(二更)780 實力坑人(一更)125 大哥(一更)
113 太后(一更)184 放大招259 好吃(一更)431 發現(一更)788 琰寶寶發威(一更)487 大殺四方(兩更)704 軒轅之魂!(二更)02 相公678 撞破(二更)827 黑風鐵騎!(二更)799 前生結局96 上山(一更)337 揍她(二更)350 大佬淨空(二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860 慶哥的手段!(三更)86 遛雞(一更)64 侯爺578 真相大白(二更)555 反擊(二更)747 淨空見師父(二更)282 曉真相(二更)224 夫妻(兩更合一)400 真相大白(二更)887 兄弟交鋒(一更)147 大快人心(一更)233 掉馬(一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510 兄妹上陣(二更)279 嬌嬌出手(兩更)607 相認(兩更)336 套麻袋(一更)830 首戰告捷(一更)654 小拽嬌!(兩更)608 夫妻(兩更)528 大型掉馬(兩更)620 天穹書院(二更)27 搜查160 回門(二更)184 放大招215 當衆打臉(二更)912 相認(二更)65 抱錯540 幕後之人(一更)53 千金759 勝勝勝!(兩更)174 妹控(一更)916 打臉(一更)255 金榜題名(一更)86 遛雞(一更)671 恩愛(一更)178 坑爹(一更)541 腹黑蕭珩(二更)243 認子(一更)452 婆媳(三更)619 顧琰甦醒(一更)698 相認(一更)683 太女歸來!(兩更)773 超級妹控(一更)210 會元!(一更)377 母慈子孝(二更)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662 小郡主(三更)536 護她(二更)593 放大招(二更)70 爭吵472 狹路相逢(二更)868 父子連心(一更)458 囂張(三更)215 當衆打臉(二更)105 土豪(二更)76 女兒583 逆天龍一(三更)539 少主(三更)788 琰寶寶發威(一更)651 虐渣(一更)677 太女(一更)557 釜底抽薪!(二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220 祖父(一更)459 大火真相(一更)587 甦醒(一更)41 獨處824 出征!(二更)348 真相(二更)668 暴揍(一更)175 贏到手軟(二更)305 公主(二更)169 坑爹小倆口(二更)191 了結(二更)687 爲母則剛(加更)18 臉紅511 營救成功(一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100 爭寵(一更)640 唯一骨血(一更)304 太后霸寵(一更)735 龍傲天!(二更)780 實力坑人(一更)125 大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