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 軒轅之怒!(兩更)

顧嬌穿的是晉軍盔甲,對方應當只是正常詢問。

顧嬌輕輕地拍了拍黑風王的馬背,黑風王斂起一身王者之氣,耷拉着腦袋,一副快要累得不輕的樣子。

論演技,真沒誰能比顧嬌辣眼睛。

除了……軒轅麒。

那名騎兵加快速度朝顧嬌奔來,在顧嬌面前約莫六尺之距停住,他上下打量了顧嬌一眼,問道:“你是哪個營的?誰麾下?”

方纔現學的晉國話裡恰巧就有這幾句。

顧嬌面不改色地回答了他第二個問題:“我是劉將軍麾下的。”

哪個營她就不清楚了,最怕他來一句哪個劉將軍。

騎兵狐疑地看了眼顧嬌:“是劉威將軍麾下嗎?從前沒見過你。”

顧嬌道:“我是剛從閔宏一將軍部下調過來的,閔將軍遇害了。”

重點是後一句。

果不其然,對方聽了這消息後立馬變了臉色:“什麼?閔將軍遇害了?”

閔宏一是前天夜裡遇害的,看來消息還沒傳到新城去。

顧嬌:“是。”

騎兵問道:“怎麼遇害的?”

顧嬌高冷地說道:“我不便多言。”主要是臨時抱佛腳學來的晉國話不夠,會露餡。

這是一個老練的騎兵,顯然並不那麼容易被糊弄,他再次皺眉看向顧嬌:“那你來這裡做什麼?是捉拿兇手嗎?”

我要是說捉拿兇手,你們這一萬人馬不得跟着一起捉拿?

那我還怎麼回曲陽城?

顧嬌惜字如金:“密令,不便多言。”

凡事一旦扯上密字,便有了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色彩。

加上顧嬌一臉坦蕩蕩,半分心虛都無,騎兵就給信了。

他正要說那你走吧,這時,又一名騎兵過來了。

從盔甲的紅纓上看是個小頭目。

“發生了什麼事?”他問。

騎兵衝他拱了拱手,說道:“回張副將的話,他是閔將軍麾下的兵,閔將軍遇害,他被調到了劉將軍麾下,如今正出城執行密令。”

張副將眸光一冷:“密令都是至少兩人共同執行的!”

還有這說法嗎?

你們晉軍搞得這麼高級的?

也是巧了,軒轅麒與唐嶽山趕到了。

軒轅麒的氣場便讓人感覺生人勿進,他冷冷地掃了兩名晉軍一眼,二人頓時有如泰山壓頂。

“劉將軍!”顧嬌衝軒轅麒拱了拱手。

軒轅麒頭盔上的面罩是放下的,叫人看不清他的容貌,不過以這二人的身份倒也不敢直視劉將軍的儀容。

二人也拱手行禮。

軒轅麒只簡簡單單說了兩個字:“走了。”

顧嬌忙默契地答道:“是!”

隨後三人原路返回。

兩名騎兵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不過也沒敢將他們留下。

二人策馬折回去與大部隊會合,並向此次帶兵的狄將軍稟報了方纔的情況。

狄將軍注意到了兩個重點:閔宏一出事了,他的部下被劉威將軍給要走了。

“這不可能!”狄將軍說。

二人就是一愣。

狄將軍蹙眉道:“劉威是斥候營的,專門負責收集情報,是公孫大將軍的耳目,他要閔宏一的人做什麼?”

閔宏一的兵是用來打仗的,不是專業的斥候,劉威要了也無用。

最重要的是,劉威怎麼會親自到曲陽城來?他是在執行什麼密令?

明明是迎面而來,然而碰上他的騎兵後,又調頭走了?

總感覺有蹊蹺。

“你們確定那個人是劉威將軍嗎?”狄將軍問。

“這……”二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張副將仔細回想了一番:“他戴着頭盔,放下了面罩,我們未看清他的樣子……不過……他的身形似乎的確比劉威將軍要魁梧一些。”

下級是不敢輕易質疑上級的,可狄將軍與劉威平級,是他在質疑,張副將也纔敢道出那麼一絲微末的蹊蹺。

狄將軍道:“不對勁……張仁,你率騎兵去追!”

“是!”

張副將立馬率領五百騎兵打頭陣,從官道以及小道包抄。

聽到身後傳來的馬蹄聲,三人都明白他們的身份怕是暴露了,也是不湊巧,這一段路沒有可以躲避的林子,只有一個稀稀落落的小村莊。

顧嬌握緊了繮繩:“不能去村莊。”

晉軍不是善茬,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唐嶽山道:“咱們也不能一直往前走啊,再走得走回蒲城去了!那時前後夾擊,咱們更完了!”

顧嬌心裡也明白這個道理,眼下的局勢對他們三人而言太不利了。

地道里有近一千條人命在等待援兵,每多耽擱一秒,他們都多一分危險。

他們好不容易纔趕路到這裡,難道又被這一萬晉軍給逼回去?

顧嬌勒緊了繮繩:“不能往前走了!”

也走不掉了。

他們的馬歷經了一整日的長途跋涉,早已疲憊不堪,晉軍以逸待勞的騎兵追上來是遲早的事。

三人都停下了戰馬。

前方與側方都傳來急促奔騰的馬蹄聲,晉軍兵分兩路,將他們的前後退路都堵住了。

他們只剩下一個選擇——

殺出重圍!

戰場的局勢瞬息萬變,任何完美的計劃都會遇上難以預料的情況,眼下正是如此。

朝廷大軍傾巢出動,城中沒有多餘兵力,他們只能靠自己!

可三個人……真的能從一萬兵力中殺出去嗎?

唐嶽山十二歲進軍營,一生征戰無數,從來沒打過形勢如此艱難的仗,這不是兩千對兩萬,是三個對一萬。

顧嬌握住了紅纓槍:“不用殲滅他們,我們衝出去就好。只要順利進了城,他們就拿我們沒轍了。”

話雖如此,但,這必將是一場惡戰!

馬蹄聲近了,殺氣無盡翻涌,天際夕陽隱入雲霞之中,入目處只剩灰藍的蒼穹。

軒轅麒望着迎面衝來的晉國鐵騎以及後方黑壓壓的晉國步兵,策馬走了幾步,擋在顧嬌的身前。

顧嬌總是習慣了衝在最前面,突然有人代替下了這個無比危險的位置,她微微愣了下。

軒轅麒拔出了腰間長劍,三尺青鋒在暮光下映出一片寒光,如出海的蛟龍,迫不及待要啃食敵人的骨血。

Wшw ¸TTκan ¸C O

“前方何人,速速下馬,隨我——”

騎兵的話才說到一半,軒轅麒長驅而上,一劍斬落了他的頭顱!

這一幕來得太猝不及防後方的騎兵來不及改道,馬蹄從滾落的頭顱上塌了過去,腦漿都給踏了出來。

軒轅麒手起刀落,招招狠厲,以雷霆之勢爲顧嬌殺出了一條道來。

“算我一個!”唐嶽山擡手拿過背後的大弓,自箭筒裡抽出箭矢,三箭齊發,無一不中!

顧嬌趁勢而上,與黑風王一路衝了過去。

晉國的騎兵被衝得人仰馬翻,若是五百騎兵全在這兒,興許他們還沒這麼容易得逞,偏生他們分了一半兵力往側面的官道上去了。

三人並不戀戰。

衝出騎兵的圍堵後便馬不停蹄地繼續往曲陽城的方向奔去。

比起兩百多騎兵,前方的九千多兵力纔是他們所要面對的真正難關。

軒轅麒一馬當先,在前開道,唐嶽山與顧嬌各自成左右之翼,殺入了密密麻麻的晉國大軍。

誠如顧嬌所言的那樣,他們的目標不是幹翻他們,衝過去了就算贏。

“結陣!”狄將軍厲喝。

訓練有素的晉國大軍手持盾牌,迅速組成一道道密不可透的鐵牆。

“放箭!”

伴隨着狄將軍一聲厲喝,盾牌後的弓箭手站起身來,咻咻咻地朝三人射出了奪命的寒光箭雨!

軒轅麒將繮繩一拽,改變了方向,從顧嬌的斜前方奔走到了她的正前方。

他用長劍斬斷了所有飛射而來的箭矢,爲顧嬌築起了一道任何兵器都無法穿透的牆。

唐嶽山也拔出了長劍,飛快地挽起劍花。

軒轅麒殺氣如雷,來到了第一組陣型前,凌厲的殺招伴隨着強悍的內力,一劍擊潰晉軍的盾牌,晉軍嘩啦啦地倒了一地。

軒轅麒縱馬一躍,自所有晉軍的頭頂高高飛過。

一匹強大的戰馬能令主人如虎添翼,同樣的,一個強大的主人也令戰馬發揮出不可思議的戰力!

它傲立羣雄,如深淵猛獸,在軒轅麒的駕馭下猛地踏入晉軍陣營。

晉軍們如同見了遠古殺神一般,簡直聞風喪膽!

而僅有這尊大殺神還不夠,後面還跟了個小殺神,一路披荊斬棘,所到之處,晉軍無不人仰馬翻,血濺三尺!

唐嶽山也殺得酣暢淋漓!

“過癮!哈哈哈哈!來殺你爺爺啊!都來呀!來呀!”

他叫囂着吸引更多的兵力前來攻擊他,好爲顧嬌與軒轅麒減輕一點壓力。

“本將軍來會會你!”狄將軍拔出腰間大刀,策馬朝唐嶽山衝了過來!

唐嶽山與晉國的狄將軍激烈地交起手來。

狄將軍亦是晉國的一員悍將,武藝高強,唐嶽山起先有些小瞧他,過了幾招下來發覺對方是個硬茬。

唐嶽山被迫認真對待起來。

而另一邊,軒轅麒與顧嬌也遭遇了晉軍的全面圍剿。

他們汲取了先前的失利,放棄防守陣型,改爲攻擊陣型,形勢一下子變得更加嚴峻。

每個人的體力都在流逝,不同的是,晉軍這邊總有源源不斷的新鮮血液補充進來,而顧嬌與軒轅麒是耗一點、少一點。

顧嬌殺紅了眼。

快了。

就快衝出去了……

“我去你大爺的!”唐嶽山的後背險些捱了一刀,他反手一劍刺向身後,刺穿了狄將軍的腰腹。

他在馬背上一個後仰,卷腹擡腿,兩隻腳絞住狄將軍的腦袋,將他狠狠地一擰。

只聽得擦咔一聲,狄將軍慘叫着倒下了!

一名晉軍勃然變色:“狄將軍——狄將軍——”

唐嶽山咬牙坐回了馬背上,剛剛誰偷襲他?大腿上中了一枚飛鏢!

他將飛鏢拔出來扔掉,一路砍殺,追上顧嬌與軒轅麒,三人並駕齊驅。

顧嬌一眼注意到了他腿上的血跡:“你受傷了。”

唐嶽山說道:“小傷,不礙事!”

狄將軍的倒下讓晉軍的士氣低迷了一霎,這是他們衝出重圍的大好時機!

然而就在此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道可怕的殺氣!

顧嬌心口猛地一震!

鏗!

是軒轅麒舉箭砍掉了那支利箭!

這並不是普通利箭,它斷裂的一霎,忽然炸出無數毒針,說時遲那時快,軒轅麒長劍一揮,以劍爲盾,將毒針悉數擋住。

後方傳來一名女子銀鈴般的笑聲:“呵呵呵……了不起……真是了不起……”

這聲音……

公孫羽麾下的唯一女將軍,擅長暗器與佈陣的流月飛花月柳依。

她與顧嬌同歲,今年十六。

沒料到她這麼早便歸順了公孫羽麾下。

她是突厥人,有着一雙淺棕色的美麗眼眸,容貌明豔,亦不失少女的清純靈動。

她身着曼妙粉衣,腰肢纖細,身姿輕靈,讓人想到迷霧叢林裡的花間蝶靈。

她騎着一匹漂亮的白馬,馬仙人美,賞心悅目,與血流成河的戰場格格不入。

“月姑娘!”一名晉軍認出了她。

此時的月柳依還不是朝廷的將軍,只是一個被公孫羽招募到府上的高手。

可她不是,不代表另一個人也不是。

一名騎着高頭駿馬的壯漢策馬追了上來,粗狂的嗓音說道:“小柳兒,這是爺們兒打仗的地方,你還是讓開些的好,免得傷到了你,主公怪罪下來,我可吃不消!”

月柳依渾不在意地說道:“呵,主公怪罪的是你,又不是我,我管你!”

一名晉軍激動地說道:“朱將軍!是朱大將來了!”

沒錯,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公孫羽麾下的另一員猛將——素有鐵掌之稱的朱張狂!

他在軍中的地位比狄將軍高多了,他的到來無疑重振了晉軍的士氣。

月柳依笑盈盈地望着三人中的一個道:“那個胖子!對!就是你!你中了我的毒鏢,沒解藥的話,不出半個時辰就會死!”

唐嶽山氣壞了:“我去你大爺的胖子!”

他這是壯!壯如犛牛的壯!

朱張狂與月柳依的到來令晉軍重燃熱血,衝上前將顧嬌三人圍得水泄不通。

再這麼下去,三個人都會被耗死……

軒轅麒看了眼前方,官道盡頭是一處隘口,過了隘口就能看見曲陽城的城樓。

“別戰,全速,逃。”他說道。

“嗯!”顧嬌點頭,“老大!”

黑風王跑出了生平從未有過的速度,不知多少刀劍砍在了自己身上,可它仍無半分猶豫,帶着顧嬌一路衝向了那處隘口。

朱張狂帶兵追擊,月柳依輔以暗器。

軒轅麒的戰馬中了一枚毒鏢,毒素侵入五臟,它跑不動了。

顧嬌朝軒轅麒伸出手:“上馬!”

軒轅麒朝顧嬌伸出手去,卻並不是要拉住她的手,而是一掌拍上黑風王,巨大的內力將黑風王與顧嬌朝前送了出去!

顧嬌眉心一蹙,回頭望向他:“軒轅麒!”

軒轅麒又一掌將唐嶽山與他的戰馬也送了出去。

不是因爲他失去了坐騎才這麼做,從他下令衝向隘口的一霎,便已經在心裡做了這個決定。

他的生命已快走到盡頭,卻一直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麼。

他常常想,他可能是等不到了。

月柳依不屑道:“哼!憑你一己之力也想攔住我晉國一萬大軍!做夢!”

她飛身而起,手執兵器摺扇,猛地朝軒轅麒橫斬而去!

飛花般的銀針射向軒轅麒,軒轅麒的身形一閃,消失在了月柳依眼前。

“好快的速度!”月柳依臉色一變,脊背蔓過一股惡寒,她趕忙轉身去防守,卻晚了一步,軒轅麒一劍刺傷了她的右手腕!

“啊——”手腕上傳來劇痛,血氣噴涌,兵器摺扇跌落在地,她花容失色。

“欺負小丫頭算什麼本事!有本事和本將軍打!”朱張狂朝軒轅麒一掌劈來!

他這一掌竟生生將軒轅麒逼退了好幾步。

朱張狂得意一哼:“本將軍不殺無名之輩!你是什麼人?報上名來!”

軒轅麒雙目冰冷道:“爾等,鼠輩,不配!”

他看似被逼退,實則是虛招,這個距離更適合他斬出鬼山劍氣。

朱張狂被他一劍劈飛,重重地跌在地上,當即吐出一口鮮血!

月柳依兇狠地說道:“一起上!”

朱張狂下令道:“你們也別愣着!給我殺!今日誰能衝過去!賞金千兩!”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晉軍們瘋狂地朝隘口衝去。

軒轅麒手持三尺青鋒,霸道強勢地守住隘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唐嶽山的毒素在體內蔓延開來,他鮮血狂吐地趴在馬背上,失去了作戰的能力。

身後廝殺聲傳來。

黑風王沒有回頭,它透支了全部的體力,不計生死地奔襲。

顧嬌死死地拽住繮繩:“軒轅麒……你撐住……黑風騎快來了……”

“有晉軍來了!”城樓的眺望臺上,一名守軍發現了朝城門奔來的身影,“等等!好像不是……”

“開城門!”顧嬌大喝。

今日守東城門的是紀將軍,他認出了顧嬌的聲音:“蕭統領!蕭統領回來了!快開城門!”

“黑風騎——”顧嬌再次大喝。

出什麼事了嗎?

爲何突然要叫黑風騎?

難道——

“紀將軍!你看!”一名守軍指向遠處的隘口,隘口並非直接對準城樓,而是得右轉。

山體擋住了大半的晉軍,也擋住了軒轅麒的身影,但山體後方的晉軍在減少。

他們衝進隘口,卻沒有一個衝出來,就好像……全都被隘口吞沒了。

紀將軍道:“通知黑風騎迎戰!”

守軍爲難地說道:“黑風騎只有後備營能作戰了呀……”

紀將軍道:“去後備營不是因爲他們很弱,而是有些事必須有人去做,不要小瞧任何一個將士。”

“是!”

兩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

我快進城了……

城樓的絞盤發出了轟隆隆的轉動聲,城門洞內的兩道閘門被逐一拉開,最後一道城門也沉沉地升了起來。

嘭!

唐嶽山的黑風騎倒下了。

一人一馬重重地摔在地上。

顧嬌咬牙,沒有絲毫停留,飛快地朝城門奔去。

軒轅麒……

撐住……

你要撐住……

軒轅麒滿身是血地守在隘口正中央,青鋒劍上一滴一滴地流着血,他的體力與生命也在急劇流逝。

月柳依道:“他們的城門開了!曲陽城中可作戰的兵力不足一萬!不如我們趁機殺進去!”

朱張狂捂住胸口道:“可這傢伙還沒死!”

月柳依擦掉嘴角的血跡,望向因體力透支而被一名晉軍砍傷了手臂的軒轅麒道:“我看他也耗得差不多了。等進了城,我們先殺那小子,再殺了他們的守城主將!這是拿下曲陽城的好時機,天助我也!”

朱張狂也覺得此主意可行,他再次朝軒轅麒攻去,可他萬萬沒料到,軒轅麒被耗成這樣了居然還能一劍將他劈飛!

他咬牙:“可惡!”

月柳依氣喘吁吁地說道:“我算了一下,我們必須在十招之內解決他,否則就趕不上了。”

朱張狂心有餘悸道:“可你我之力,別說十招了,二十招內也根本奈何不了他!”

月柳依氣到吐血:“真是個怪物!”

不怪月柳依這麼說,實在是那傢伙又不怕死又不怕痛的,跟那地底下爬出來的活死人似的,打也打不倒,殺也殺不死!

月柳依捏緊了拳頭,冷冷地瞥了萌生退意的朱張狂一眼,哼道:“你愛躲就躲着吧!我是不會躲的!今日他和我只能活一個!”

說罷,她拔出腰間的軟劍,施展輕功刺向了軒轅麒!

她的軟劍纏住了軒轅麒的青鋒劍,她脣角一勾,指間飛出一枚毒針,直刺軒轅麒的命門!

軒轅麒一把抽回長劍,劍氣震飛了月柳依,也震碎了她的銀針!

月柳依撞上身後的石壁,被巨大的力道反彈出去,狼狽地跌在了軒轅麒的腳邊。

軒轅麒一劍刺向月柳依的眉心!

“啊——”月柳依嚇得閉眼撇過了臉。

她聽見了利刃入體的聲音,然而想象中的劇痛並沒有傳來。

一滴滾燙的鮮血滴在了她的臉上,她睜眼一瞧,就見軒轅麒的長劍停在了她眉心前,只差半寸便要刺中她。

她的目光上移。

軒轅麒被一柄寒光閃閃的長矛洞穿了胸口。

那柄長矛有些眼熟……

她回過頭,低垂的夜幕中,一名身着白色錦衣的男子騎在威風凜凜的深棕色戰馬之上。

男子有着寰宇之內舉世無雙的氣場,眼神沉着而冷靜。

月柳依眼神一亮:“主公!”

朱張狂也趕忙躬身行禮:“主公!”

公孫羽淡淡地擡了擡手。

月柳依一腳踹翻軒轅麒:“讓你橫!你再給本姑娘橫一下!”

軒轅麒的胸口吧嗒吧嗒滴着血,他握緊長劍,撐住身體緩緩地站了起來。

他身後訓練有素的弓箭手齊齊拉開長弓,整齊劃一地對準了軒轅麒。

軒轅麒的身上插着一根長矛,他沒費力去將長矛拔下,而是拖着長劍一步一步走向公孫羽。

長劍在冷硬的岩石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響。

黑風王縱身一躍跨進城門!

顧嬌沒有回頭。

她的心口在不受控制地抽動,她拽緊繮繩的手開始顫抖。

“蕭統領!”

趙登峰在馬背上叫了她一聲。

她彷彿沒有聽見。

她鬆開早已僵硬的手,翻身下馬,一臉冷靜地走上城樓。

只有聞人衝注意到她整個身子都在微微顫抖。

有晉軍要衝軒轅麒出手,被公孫羽擡手攔住。

軒轅麒的視線被血水灌溉到模糊,他透支過頭,丹田早已爆破,渾身骨頭斷裂,七竅流着血。

劇痛啃噬着他的身體。

他步伐艱難卻意志堅定地走向公孫羽。

月柳依站在公孫羽的馬旁,不解地仰頭望向公孫羽:“主公……”

“讓他過來。”公孫羽說。

短短十幾步的路,軒轅麒卻彷彿走了一輩子。

軒轅麒用盡渾身所剩無幾的力氣,擡起手中青鋒劍,朝公孫羽發動了最後的攻擊。

撲哧——

長劍入體。

是公孫羽的劍。

嘭!

城門關閉。

顧嬌站在巍峨的城樓上,兩手緊緊抓住城牆,抓出了大片血痕:“展旗!”

“展、展什麼旗?”紀將軍一愣。

聞人沖沖上來,足尖一點,躍上城樓,展開了手中的飛鷹旗!

大燕旌旗與軒轅帥旗在西風中獵獵飄蕩!

軒轅麒無力地跪在了地上,遙遙望着城樓的方向。

是軒轅家的帥旗嗎?

臨死前還能見到它……

真好……

沒有遺憾了……

錚兒,原諒爹爹……等不到和你團聚的那一天了。

……

暗影之主……

軒轅麒……使命已完成。

來生,再會。

“爹——”

後方的官道上傳來一聲痛徹心扉的呼喊。

軒轅麒閉上眼,手臂垂了下來。

416 行刺(兩更)637 夫妻相見(二更)01 穿越364 喂藥(二更)247 兄弟(一更)543 霸氣元帥!(二更)284 抓真兇(二更)878 霸氣護崽!(二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697 大燕國師(三更)441 將計就計(九更)619 顧琰甦醒(一更)704 軒轅之魂!(二更)839 大型掉馬(三更)421 腹黑嬌嬌(兩更)439 真相(七更)397 神鷹小九(三更)405 打臉(兩更合一)709 國君的寵溺901 臨盆(一更)291 撩撥(一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132 欺負(二更)580 強大(二更)435 身世(三更)436 坦白(四更)331 識破(兩更)527 歡喜(兩更)146 豪橫!(二更)223 溫馨(二更)569 霸氣小風風(二更)649 大快人心177 行醫(二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332 誤會解除(兩更)593 放大招(二更)577 身世(一更)288 太后出手(兩更)495 嬌嬌出手(二更)485 祖孫相見(一更)658 完勝(兩更)576 清算總賬!(二更)71 親親661 女兒(二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472 狹路相逢(二更)876 慶哥威武!(三更)305 公主(二更)395 最後一擊(一更)859 身世(二更)585 殺神歸來!(二更)915 暴力小寶!(三更)32 相擁687 爲母則剛(加更)143 曉真相(一更)577 身世(一更)833 大獲全勝(二更)187 喜脈(二更)577 身世(一更)626 秘辛(一更)490 夜襲(一更)592 婆媳(一更)436 坦白(四更)632 小淨空來啦!(二更)869 軒轅七子!(二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244 強硬(二更)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376 母親(一更)387 帝王之威(一更)623 逆天同窗(三更)653 嬌嬌出手(兩更)300 親事(一更)122 昭都小侯爺(二更)513 出動出擊(一更)888 弟控(二更)776 恢復身份(二更)04 救人408 找上門來(兩更)652 音音(二更)402 龍影衛(二更)524 深夜溫情(一更)391 身世(一更)157 大禍臨頭(顧瑾瑜)263 暴揍(一更)564大義!(一更)613 下場(兩更)350 大佬淨空(二更)710 祖孫相見(二更)379 雄霸天嬌!(二更)792 父女相處(加更)117 醉酒(一更)540 幕後之人(一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135 真兇(一更)743 平安歸來588 母子連心(二更)
416 行刺(兩更)637 夫妻相見(二更)01 穿越364 喂藥(二更)247 兄弟(一更)543 霸氣元帥!(二更)284 抓真兇(二更)878 霸氣護崽!(二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697 大燕國師(三更)441 將計就計(九更)619 顧琰甦醒(一更)704 軒轅之魂!(二更)839 大型掉馬(三更)421 腹黑嬌嬌(兩更)439 真相(七更)397 神鷹小九(三更)405 打臉(兩更合一)709 國君的寵溺901 臨盆(一更)291 撩撥(一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132 欺負(二更)580 強大(二更)435 身世(三更)436 坦白(四更)331 識破(兩更)527 歡喜(兩更)146 豪橫!(二更)223 溫馨(二更)569 霸氣小風風(二更)649 大快人心177 行醫(二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332 誤會解除(兩更)593 放大招(二更)577 身世(一更)288 太后出手(兩更)495 嬌嬌出手(二更)485 祖孫相見(一更)658 完勝(兩更)576 清算總賬!(二更)71 親親661 女兒(二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472 狹路相逢(二更)876 慶哥威武!(三更)305 公主(二更)395 最後一擊(一更)859 身世(二更)585 殺神歸來!(二更)915 暴力小寶!(三更)32 相擁687 爲母則剛(加更)143 曉真相(一更)577 身世(一更)833 大獲全勝(二更)187 喜脈(二更)577 身世(一更)626 秘辛(一更)490 夜襲(一更)592 婆媳(一更)436 坦白(四更)632 小淨空來啦!(二更)869 軒轅七子!(二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244 強硬(二更)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376 母親(一更)387 帝王之威(一更)623 逆天同窗(三更)653 嬌嬌出手(兩更)300 親事(一更)122 昭都小侯爺(二更)513 出動出擊(一更)888 弟控(二更)776 恢復身份(二更)04 救人408 找上門來(兩更)652 音音(二更)402 龍影衛(二更)524 深夜溫情(一更)391 身世(一更)157 大禍臨頭(顧瑾瑜)263 暴揍(一更)564大義!(一更)613 下場(兩更)350 大佬淨空(二更)710 祖孫相見(二更)379 雄霸天嬌!(二更)792 父女相處(加更)117 醉酒(一更)540 幕後之人(一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135 真兇(一更)743 平安歸來588 母子連心(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