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1 最後一戰!(兩更)

解行舟在林子裡損失數百人馬後,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若說先前他剿匪是奉命行事,爲閔宏一報仇的成分實則並不多,那麼眼下他便是當真想將那些狡猾的傢伙一個一個揪出來殺掉了!

敢愚弄他解行舟,真是活膩了!

後面他加強了戒備,又從城中調來了精通奇門遁甲的將士。

林子裡的八卦陣法被破,大軍終於穿過了這片險峻之地,來到了村莊的入口。

一條小溪連接峽谷與村落,上面的木橋已被斬斷。

然而河面並不算寬,重新伐木搭建一座臨時的簡易木橋不成問題。

“就勞煩陸長老了。”解行舟說。

“哼!”陸長老騎在馬背上,淡淡扭頭,衝身後的兩名弟子比了個手勢。

兩名弟子會意,拔出腰間佩劍,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勢斬斷了兩棵大樹,並從中一劍將其劈開。

解行舟的副將叫來幾個得力的士兵,用繩子將這些木材綁起來,弧形部分朝下嵌入挖好的泥坑中,並以長槍固定兩旁,防止木橋側翻。

這一番操作也不過是花去了兩刻鐘而已,可謂神速。

晉軍的戰馬拒絕過這種不靠譜的“危橋”,也不像黑風王那樣能夠直接跨過去,解行舟一行人只得翻身下馬,步行過橋。

一個副將拍馬屁道:“聽說燕國的黑風騎十分厲害,等我們打贏了他們,小的就去將黑風王擒來送給解將軍。”

解行舟面上不作迴應,實則也有點兒動心。

黑風騎是六國最強大的鐵騎,除了騎兵的戰鬥技能優秀,戰馬更是萬里挑一,尤其每一匹黑風王,簡直堪稱是馬中戰神。

他年少時曾有機會目睹過一次軒轅厲的黑風王,被嚇得三天睡不着覺,至今回想起來那股心悸的感覺仍在。

如今他當然不可能再被一匹馬嚇到了,可如果能征服那樣的戰神之馬,也不算辱沒他這些年的悍將之名了。

……就不知主公對黑風王有沒有興趣,若是有,那基本沒自己的份兒了。

只這麼一瞬的功夫,解行舟已經在腦海裡計劃起了黑風王的歸宿。

晉軍進了村落。

副將感慨道:“這個村子還不小,能住下好幾百人吧。”他指揮手下,“你們,挨家挨戶地搜!”

“是!”

士兵們領命,分成兩隊,一隊搜尋村民的住處,另一隊搜尋鬼兵們的營地。

結果令人失望,他們除了找到幾頭帶不走的野豬外,連個人影都沒見着。

“逃了?”解行舟蹙了蹙眉,叫來兩個昨夜留守的探子,問道,“你們昨晚有什麼發現沒有?”

探子甲稟報道:“回將軍的話,我倆昨夜一直埋伏在鬼山的入口處,確定沒有任何人從鬼山出來。”

解行舟隨意進了一間竈屋,將手伸進竈膛感受了一下。

涼的。

他吩咐道:“檢查一下別的竈膛。”

“是!”

士兵們一一查了,沒有一個竈膛內有溫度,以如今的天氣,若是早上升過火,到此時竈膛怎麼也會留有餘溫。

忽然,另一個士兵快步走過來,抱拳行禮道:“將軍!東邊的山頭有發現!”

解行舟帶着屬下去了副將所說的地點。

青山環繞間微波粼粼,湖面一望無際,鬼山三面環水,只有一處出入口,便是南面的山頭。

而此時,在東面山頭的岸邊,所有人都發現了大量的腳印以及船舶停靠過的痕跡,甚至還有一些零散的物品,如鞋子、荷包等。

另外岸邊還停了一艘小船,船底是漏的,從木板斷裂的新切口來開,是新留下的。

結合竈膛早上沒有生火的證據,衆人的腦海裡不由地腦補出了村民連夜逃離的場景,黑燈瞎火,看不見路,掉了一地的東西,還不慎弄壞了小船。

一切合情合理,再沒第二種解釋了。

若閔宏一在這兒,指定率領軍隊繞路去湖泊的另一邊抓人了,可解行舟的頭腦沒那麼簡單。

“鍾誠。”他叫來自己的副將,“湖對岸是哪裡?”

“小的也沒去過。”鍾誠說道,他是晉國安插在蒲城的細作,對蒲城的地形無比熟悉,除了形同禁地的鬼山。

解行舟說道:“把船修一修,派兩個識水性的人划過去找找。”

“是!”

關於解行舟的這一決策,實則早被上官慶給預判了,上官慶並不擔心。

因爲這兒只有一條小破船,頂多能坐兩至三人,而這個湖泊大得很,往前走一段兩岸全是青山。

而在青山盡頭有一處十分險峻的瀑布,沒去過的人多半是回不來的。

當然,以解行舟的腦子不會只做一手打算。

果不其然,解行舟又立馬吩咐餘下幾名副將:“你們在附近找找,每個山頭都要找遍,注意隱秘的洞穴、入口等,別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衆人領命,四散開來。

顧嬌坐在洞口,她已經知道晉軍進山了,也聽見上官慶帶村民們撤離的動靜了,這會兒晉軍正在大肆搜捕,也不知會不會搜到蛛絲馬跡。

兩名晉軍扒開了夾縫外的灌木叢,這個夾縫從外面看是進不了人的,二人拿劍往裡捅了捅,十分失望地走了。

晉軍來了一撥又一撥,都沒能發現夾縫後的巖洞。

巖洞外有樹木與草地,巖洞內有食物和水,倒是不擔心餓肚子。

顧嬌看了眼身旁仍處於入定狀態的軒轅麒,繼續打坐守護他。

……

晉軍的搜索一直持續到傍晚,他們幾乎翻遍了整座鬼山,仍舊一無所獲。

溪水潺潺的大巖洞中,三百鬼兵駐守在溪流邊上,他們身後是五百多村落裡的村民。

幾個從各大通道回來的鬼兵向上官慶稟報了地面的情況。

“他們好像停止搜查了。”

“但是解行舟沒有立即下令撤兵,他似乎在等去湖泊上搜尋的晉軍回來。”

“那兩個晉軍多半是遇難了,他等不到的。”

上官慶聞言點了點頭:“等不到的話,他只有兩種猜測,一種是他們出了意外,另一種是他們被我們殺了。解行舟可能會猜後者,這裡沒有別的船隻,他要去城中搬運,再加上湖面與沿岸的搜查,又能拖延好幾日子。”

他說罷,轉過神來,望向坐在地上緊張忐忑的村民,說道,“大家不用怕,我們現在很安全,他們搜不到,自然會相信我們已經成功轉移。”

“那……那到時候呢?”一個村民問。

“到時候朝廷的大軍就打過來了!”

說話的是唐嶽山。

他走上前,對滿眼都充滿渴望的村民們說,“今天,朝廷大軍正在攻打樑軍,打完了就會來蒲城收拾晉軍的!”

上官慶翻譯了一遍,衆人只當是哪兒的方言,一時也未多想。

那個村民激動道:“這麼說……我們都會得救?”

唐嶽山道:“當然了!最多五日,朝廷大軍就能到了!”

攻打樑軍、擒拿南宮家、收回新城,以老蕭的速度五日足矣。

老蕭的兒媳還在這兒呢,若是五日不回,老蕭一定猜出他和丫頭遇到麻煩了,定會加快對蒲城的攻勢。

上官慶用燕國話將他的話說了一遍。

“你怎麼知道?”另一個村民問。

“我……”唐嶽山張了張嘴,尋思着該如何解釋自己的身份。

上官慶雙手負在身後,淡然地開了口:“他是朝廷派來的唐大元帥。”

在座各位都是邊關土著,對朝廷大官不甚瞭解,可一聽是大元帥,衆人瞬間對他的話深信不疑,並重新燃起了希望。

衆人相視而笑,一個個將心揣回了肚子。

唐嶽山小聲道:“你這麼撒謊是不是有點兒……”

上官慶挑眉道:“我又沒說是哪國元帥、哪個朝廷。”

唐嶽山:“……”

他還想說什麼,突然察覺到頂上的動靜,他忙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村民都很配合,就連一歲多的小瑩都在哥哥的示意下,拿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小瑩乖,小瑩不說話。

洞內剎那間變得鴉雀無聲。

“好了,今晚就在這裡紮營!”

他們聽到了晉軍的聲音。

蒲城邊貿發達,在戰亂爆發前城中就有不少晉國商賈開的店鋪,這兒的人基本上晉國話與燕國話都會上一點。

晉軍居然在他們上面紮營了,這還真是歪打正着。

上官慶用手勢示意道:“大家別出聲就好,不用擔心。”

衆人點點頭,正巧這會兒天色也晚了,大家睡一覺,等醒來這羣晉軍應該就拔營離開了。

“打呼嚕的先別睡。”上官慶小聲說。

唐嶽山剛抱弓躺下,隨後便黑着臉坐了起來。

……

夜裡,地上地下的人都睡着了,鬼山陷入了沉寂。

唐嶽山不敢睡得太死,抱着弓找了一處空地坐下,背靠着牆壁,時不時眯一下。

到半夜時,他聽見了不同尋常的動靜,似乎是十分難捱的呻(隔開)吟。

他眉頭一皺,古怪地朝聲源處望去,藉着牆壁上夜明珠的光亮,他看清了正在痛苦呻(隔開)吟的是一個挺着大肚的孕婦。

唐嶽山記起來了,她是小女娃(小瑩)的母親。

她丈夫在蒲城被晉軍殺了,她帶着一雙兒女被上官慶救回鬼山。

值守的鬼兵去別處巡邏了,這會兒還醒着的人只有唐嶽山。

唐嶽山一臉懵逼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是怎麼了?

下一秒,唐嶽山就看見她抽出了一把匕首,咬牙朝自己的脖子割去!

唐嶽山心口一跳,飛快地閃過去,扣住了她的手腕,壓低音量問道:“你做什麼!”

她拿出匕首的一霎,他險些把她當成細作,誰料她竟是要自殺?

婦人姓張,她渾身都被冷汗浸透,整張臉慘白一片。

唐嶽山隱約意識到了什麼,看看她痛苦的表情,又看看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你……你該不會是要生了吧?”

“什麼情況?”

上官慶從睡夢中驚醒,邁步走了過來。

他看了眼婦人裙裾下的水跡,眉心蹙了蹙,冷靜地說道:“羊水破了,孩子要出生了。”

張氏才懷了八個月,根本沒到預產期,許是壓力太大導致了早產。

張氏忍過了一波可怕的陣痛,眼眶發紅地哽咽道:“我不能生……不能……”

晉軍就在地上,她的孩子一旦出生,啼哭聲會暴露他們所有人的藏身之處。

她滿眼淚水,痛苦而絕望地哭道:“會死的……小瑩會死……小輝會死……你們……都會死……”

她不能因爲腹中的一個胎兒,就葬送了一雙兒女和全村人的性命。

上官慶看了看她身旁打着小呼嚕的小瑩,又回頭看了眼沉睡的村民,在心裡做了個決定。

他正色道:“我帶你到別的地方去生,你稍微忍耐一下。”

張氏哽咽道:“不、不會暴露嗎?”

上官慶道:“許多早產兒的哭聲都不大,我們走遠一點,未必會被發現。如果……我是說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親手解決他。”

唐嶽山驚到了。

他居然聽懂了。

他難以置信地看向上官慶,真不敢相信從這孩子嘴裡能講出這樣的話。

對他而言,殘忍是比善良更艱難的抉擇吧。

只是如果不這麼做,會有上千人失去性命。

而比起讓張氏手中沾滿孩子的鮮血,他寧可親自動手,讓自己用餘生去承受這個一輩子抹不去的陰影。

張氏含淚點了點頭。

上官慶叫醒了村裡的一個老婆婆,又叫來幾名鬼兵,吩咐了一些事項,鬼兵們找出備在洞穴中的應急擔架,將張氏擡走了。

上官慶又叫醒了一個大嬸兒,讓她幫忙照看張氏的一雙孩子,以免他們醒來發現娘不見了會感到不安與害怕。

“出什麼事了嗎?”大嬸兒問。

一旁也陸陸續續有村民醒了,由於被困在山洞了,所有人的精神高度緊繃,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害怕不已。

上官慶佇立在清冷的珠光下,冷靜地說道:“我會解決,大家去睡吧。”

他身上散發出令人信仰的氣場,衆人沒再多問,點點頭,老老實實地去睡了。

唐嶽山與他一道去了張氏生產的地方——那是一個距離這裡至少百尺的小巖洞,本是作儲藏之用。

張氏平躺地面的擔架之上。

老婆婆不是穩婆,只是比起男人,到底有點生產的經驗。

她在裡頭陪張氏生產,上官慶等人則全都守在巖洞外。

“有沒有木頭?”老婆婆出來問。

“要多大的?”上官慶問。

老婆婆道:“不用太大,是讓她能咬在嘴裡,以免發出太大聲音,也以免她弄傷了自己。”

上官慶拔下水囊上的木塞:“這個可以嗎?”

老婆婆搖頭:“這個不行。”

“這個呢?”上官慶又拔下了頭上的木簪。

老婆婆再次搖頭:“也不行。”

上官慶猶豫了一下,自懷中掏出一個十分陳舊的小木頭匕首,遞給老婆婆。

老婆婆笑道:“這應該就差不多了。”

說罷,她拿着匕首轉身進了小巖洞。

唐嶽山注意到上官慶的神色出現了一瞬的悵然。

那把小木頭匕首是十分珍惜的東西嗎?

可看着也不貴重啊,他喜歡的話,等做了自己乾兒子,自己給他刻十把、八把!

張氏的陣痛從白天就開始了,此時宮口已經全部打開,可她就是生不出來。

“哎呀,怕是不大好……”

老婆婆一臉焦急地走了出來,對上官慶說道,“張氏難產了……”

女人生孩子是過鬼門關,一旦遭遇難產,便很可能一屍兩命。

唐嶽山一拳捶在自己掌心,嘀咕道:“那丫頭要是在就好了!”

“怎麼了?”

一道熟悉的少年音忽然出現在通道的另一頭,兩名鬼兵迅速戒備起來。

“是我。”

顧嬌說。

上官慶擺擺手,兩名鬼兵讓到一旁。

顧嬌推開一道暗門,從裡頭爬了出來。

她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輕聲道:“這裡真難找。”

上官慶狐疑地看了看她:“你是從後山過來的?”

顧嬌道:“不然呢?從晉軍的營帳裡過來麼?”

上官慶難掩驚訝:“後山也有地道?還連接到了這裡?”

“怎麼?你不知道?”好叭,她也是才知道。

她是無聊在軒轅麒的洞府溜達,結果一不小心碰到機關,掉進了一條地道。

她本想走回去,誰知繞着繞着竟碰見了他們。

唐嶽山拉住她的手腕走過來:“你來得正好!有個女人難產了!你快進去瞧瞧!”

“初產婦還是經產婦?”顧嬌問完,見二人一臉懵逼,她哦了一聲,改口道,“從前生過嗎?”

“有過兩個孩子。”上官慶說。

顧嬌:“何時發作的?”

上官慶:“具體不清楚,她一直忍着。”

“好,我知道了。”顧嬌進了張氏生產的小巖洞。

張氏臉色蒼白,嘴裡咬着一個小木匕首。

她身上已無一處乾燥的地方,就連身下的擔架也已被汗水浸透。

“有要出恭的感覺了嗎?”顧嬌問。

她艱難地點頭。

顧嬌給她檢查了一番,宮口全開,但是,胎位不正。

現在並不具備剖宮產的條件。

萬幸是她的羊水沒有全破,胎兒在子宮裡還遊得動,前世從老中醫那兒偷師來的正胎術也該派上用場了。

“希望對你有用。”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上官慶與唐嶽山守在洞外,二人看似鎮定,實則手心全出了汗。

唐嶽山做夢都沒料到自己有朝一日會守着一個女人接生。

這……這都什麼事兒啊?

他在通道里踱來踱去,小聲的自言自語。

“過去好久了,不會生不出來了吧?”

“不會不會,那丫頭醫術這麼高明……”

“從前怎麼沒發現女人生孩子這麼危險……”

“大嫂生明兒辛苦了,回去好生補償她。”

伴隨着張氏的最後一聲悶哼,一個渾身青紫的嬰兒呱呱墜地。

是個男嬰

雖不足月,個頭卻不小。

“怎麼……沒有……哭聲?”張氏有氣無力地看向顧嬌懷中的嬰孩。

顧嬌將小傢伙兩腳一抓,提溜起來在他的小屁股上啪啪啪地打了幾下。

毫無反應的小傢伙終於動了,他拽緊小拳頭,張開小嘴兒,哇的一聲哭了——

這哭聲實在太過嘹亮,直把上官慶與唐嶽山驚得汗毛都炸了!

說好的早產兒呢?

足月生的孩子也沒你哭聲嘹亮吧?

地面的營帳內,解行舟與陸長老幾乎同時睜開眼。

二人耳力過人,只是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二人走出了各自的帳篷。

解行舟看見出來的陸長老,心裡確定了一半:“你是不是……”

陸長老亦然,他點頭:“我還以爲我聽錯了,看來解將軍也聽到了。”

解行舟呵呵道:“不會是夜半鬼哭吧?”

陸長老淡道:“解將軍若是信鬼,我也無話可說。”

解行舟冷聲道:“哼,就算真有鬼,本將軍也要將那啼哭的小鬼揪出來!”

陸長老道:“聲音似乎是地底下發出來的。”

二人趴下身來,齊齊將耳朵貼在了地面上。

就在此時,天際閃電劃過,緊接着一道驚雷炸響。

“嗚哇——”

嬰孩的啼哭被雷聲完美掩蓋。

二人站起身來。

解行舟問道:“陸長老,你怎麼看?”

陸長老好笑地說道:“本次行動的指揮使解將軍,我聽從解將軍的吩咐。”

解行舟仰頭望向如蛟龍般騰躍在穹頂的閃電,笑了笑,說道:“他們運氣還真好,不,是我們運氣真好。”

陸長老的臉上也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意:“雖然雷聲密集,掩蓋了嬰孩的啼哭,但可以確定地底下是有人的。我們只要挖地三尺,就一定能將他們挖出來!”

……

地下。

張氏已經累暈了過去。

顧嬌抱着嚎啕大哭的小傢伙,把他自己的拇指塞進了他自己的嘴裡。

他沒吸吮兩下,睡着了。

通道里的人長鬆一口氣。

唐嶽山抱着最後一絲僥倖問道:“剛剛就第一聲沒被雷聲蓋住,應該沒這麼倒黴被發現吧?”

上官慶派鬼兵去查探情況,得來的情報是地面上的晉軍全被解行舟叫醒了。

“好像……是發現我們了,正在準備挖地。只是,他們好像並不確定我們的具體位置,他們是從村子裡開始挖的。”

鬼兵稟報。

唐嶽山看神色也猜出來了,他閉了閉眼,果然啊,戰場哪兒有僥倖?

稍有不慎全是命。

上官慶捏緊了拳頭。

唐嶽山明白他心裡的想法,拍了拍他肩膀,寬慰道:“這不是你的錯,這個地方其實已經很隱蔽了,,一般的啼哭聲傳不出去。”

這還真不是安慰人的話,他記得唐明出生那會兒,壯壯的,可哭聲真沒這孩子的大。

他一娃抵得上人家仨娃了。

見上官慶不語,他問道:“你不會真的想殺了這孩子吧?”

上官慶看了眼顧嬌懷裡的孩子,捏緊的拳頭緩緩鬆開,嘆息道:“已經暴露了,殺掉他也無濟於事。”

顧嬌問上官慶道:“你這邊能擋多久?”

上官慶聞言,深深地看了顧嬌一眼:“你想做什麼?”

顧嬌低頭將小傢伙的手指從他嘴裡拿出來,說道:“他醒了還是會哭的,屆時雷聲停了,晉軍就能輕易鎖定你們的位置了。我帶他離開。”

上官慶道:“去哪裡?鬼王的巢穴嗎?一樣會暴露的。”

顧嬌說道:“不,回曲陽。”

上官慶狠狠一驚:“你……”

顧嬌神色平靜地說道:“我回曲陽搬救兵,給我兩天時間,黑風騎與朝廷大軍必將兵臨城下!”

這將會是最後的戰役!

“沒用的。”上官慶轉過身去,“你們就算出了鬼山,也出不了蒲城。”

進蒲城容易,出蒲城難,何況要捉拿鬼山的人,城門口的關卡一定更嚴了。

就算他親自出馬,也未必能把人成功送出城。

顧嬌說道:“出不出得了,總要試試才知道,另外,你鎮守鬼山,我自己想辦法出城。你只用告訴我,哪一條通道能出鬼山就夠了。”

在她的字典裡,就沒有打退堂鼓一說。

上官慶問道:“你確定要這麼做嗎?很危險的。”

她不怕危險,只不過——

她想到了軒轅麒。

此時她仍有那種強烈的直覺:離開了這裡,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那些秘密,也將永遠被塵封。

一千條人命,與她想要追溯的真相。

沒有任何猶豫,她在心裡做出了抉擇。

622 夜半美人(二更)237 幼子(一更)172 太子妃受罰(二更)173 虐渣(三更)807 他的守護(一更)276 羊入虎口(二更)856 機智慶哥(一更)715 婆媳相見660 藥箱的秘密(一更)839 大型掉馬(三更)826 奪城!(一更)802 兄妹得手(二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276 羊入虎口(二更)372 太后(一更)280 完虐(兩更)558 坦白(一更)434 終相見(二更)146 豪橫!(二更)138 臉紅(二更)327 提親(兩更)22 喂藥31 共枕705 軒轅父子(兩更)770 韓家的秘密(二更)40 學字411 阿珩呀(兩更)511 營救成功(一更)132 欺負(二更)374 虐渣(一更)676 胖揍!(二更)53 千金200 揚名(二更)249 結束(一更)638 小別勝新婚(一更)681 師父出手(一更)295 哄他(一更)787 吃掉你(三更)796 三員猛將(一更)800 揍暈國君(二更)53 千金487 大殺四方(兩更)577 身世(一更)153 少年祭酒(一更)377 母慈子孝(二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610 神助攻(二更)802 兄妹得手(二更)676 胖揍!(二更)794 溫馨一家(二更)675 套麻袋(一更)301 深夜獨處(二更)896 宣平侯歸來(二更)766 皆大歡喜(二更)47 搶救500 最強顧家軍!(一更)870 實力碾壓!(三更)650 勝出(加更)473 欺人太甚(三更)799 前生結局833 大獲全勝(二更)302 嬌嬌揍人(一更)679 嬌嬌出手(一更)170 師父來了(三更)401 結束(一更)92 身世(一更)742 寵妹狂魔(二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208 虐渣(一更)828 攻城!(一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213 入宮(二更)346 引蛇出洞(十一更)737 她的怒火!(二更)191 了結(二更)778 團聚659 嬌爹威武!(兩更)843 黑風騎出戰!(二更)636 嬌嬌來了904 炫女狂魔(二更)717 團聚(一更)855 慶哥掉馬218 吃醋(一更)869 軒轅七子!(二更)322 真相大白(兩更)393 春心萌動(一更)399 六郎護妻(一更)160 回門(二更)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146 豪橫!(二更)819 韓家倒塌(二更)144 收拾她(二更)508 暴風打擊!(三更)774 姑婆來了(二更)695 囂張(一更)149 一家三口(一更)581 嬌嬌出手(一更)553 功勞(二更)237 幼子(一更)
622 夜半美人(二更)237 幼子(一更)172 太子妃受罰(二更)173 虐渣(三更)807 他的守護(一更)276 羊入虎口(二更)856 機智慶哥(一更)715 婆媳相見660 藥箱的秘密(一更)839 大型掉馬(三更)826 奪城!(一更)802 兄妹得手(二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276 羊入虎口(二更)372 太后(一更)280 完虐(兩更)558 坦白(一更)434 終相見(二更)146 豪橫!(二更)138 臉紅(二更)327 提親(兩更)22 喂藥31 共枕705 軒轅父子(兩更)770 韓家的秘密(二更)40 學字411 阿珩呀(兩更)511 營救成功(一更)132 欺負(二更)374 虐渣(一更)676 胖揍!(二更)53 千金200 揚名(二更)249 結束(一更)638 小別勝新婚(一更)681 師父出手(一更)295 哄他(一更)787 吃掉你(三更)796 三員猛將(一更)800 揍暈國君(二更)53 千金487 大殺四方(兩更)577 身世(一更)153 少年祭酒(一更)377 母慈子孝(二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610 神助攻(二更)802 兄妹得手(二更)676 胖揍!(二更)794 溫馨一家(二更)675 套麻袋(一更)301 深夜獨處(二更)896 宣平侯歸來(二更)766 皆大歡喜(二更)47 搶救500 最強顧家軍!(一更)870 實力碾壓!(三更)650 勝出(加更)473 欺人太甚(三更)799 前生結局833 大獲全勝(二更)302 嬌嬌揍人(一更)679 嬌嬌出手(一更)170 師父來了(三更)401 結束(一更)92 身世(一更)742 寵妹狂魔(二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208 虐渣(一更)828 攻城!(一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213 入宮(二更)346 引蛇出洞(十一更)737 她的怒火!(二更)191 了結(二更)778 團聚659 嬌爹威武!(兩更)843 黑風騎出戰!(二更)636 嬌嬌來了904 炫女狂魔(二更)717 團聚(一更)855 慶哥掉馬218 吃醋(一更)869 軒轅七子!(二更)322 真相大白(兩更)393 春心萌動(一更)399 六郎護妻(一更)160 回門(二更)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146 豪橫!(二更)819 韓家倒塌(二更)144 收拾她(二更)508 暴風打擊!(三更)774 姑婆來了(二更)695 囂張(一更)149 一家三口(一更)581 嬌嬌出手(一更)553 功勞(二更)237 幼子(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