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

莽山,朝廷大軍駐紮在此地。

大雨下了三天三夜,將前方的道路沖毀了,將士們冒雨搶修了兩日,仍沒能徹底將道路疏通。

一處燃着燭燈的營帳中,一身小廝打扮的小宮女環兒端着一盤新鮮的野果走了進來:“殿下,這是奴婢新摘的果子,您嚐嚐吧。”

上官燕淡道:“孤沒有胃口,你自己吃吧。”

“可是這些是專程爲殿下準備的,奴婢的手都刮破了。”環兒一邊說着,一邊亮出了自己手上的傷口。

這段日子相處下來,環兒早摸準了太女的脾性,太女並不是一味的吃軟不吃硬,但只要自己向她賣慘,一般都不會太難。

上官燕看着她紅腫的手,嘆了口氣:“放桌上吧。”

環兒開心地將果子放在了小案上。

上官燕拿起一顆紅彤彤的果子,想到了三個天各一方的孩子,也不知他們各自都怎麼樣了。

“殿下,王將軍求見。”

營帳外傳來侍衛的通傳聲。

“進來。”上官燕說。

環兒識趣地推到屏風後,開始爲上官燕整理衣裳。

“殿下,葉青求見。”

營帳外也傳來了葉青的聲音。

“都進來吧。”上官燕道。

王滿與葉青一道進了營帳。

葉青沒與大軍一起出徵,他是奉國師大人之命爲前線運送藥材的,他晚出發幾日,只因朝廷大軍被莽山的大雨耽擱了行程,這才讓他給追上了。

王滿一貫瞧不上國師殿的神棍,壓根兒不拿正眼瞧葉青。

葉青倒也不在意,恭敬地衝上官燕行了一禮:“太女殿下。”

上官燕看向二人道:“你們來見孤是有什麼事嗎?”

葉青作爲晚輩,不論王滿態度如何,他還是恪守了自己的本分,展現了國師殿的禮儀。

他示意王滿先說。

王滿沒與他客氣,挺直虎背熊腰說道:“微臣是來稟報太女殿下,道路打通了,明日一早便可出發。”

上官燕暗鬆一口氣:“終於能出發了,將士們辛苦了。我們在此逗留數日,耽擱了去曲陽的行程,也不知黑風騎守城的情況如何了?”

大雨沖毀道路之前,探子是送回了黑風騎奪回曲陽城的捷報的,但隨之而來的是樑國大軍要進攻曲陽城的消息。

王滿冷哼道:“黑風騎不擅守城,何況還要堤防城中數萬叛軍,以微臣看,曲陽城八成是守不住的!哼,小兒就是小兒,婦人之仁!當初俘虜叛軍時就該將他們全都殺了,以絕後患!奪了又有何用?南宮家振臂一呼,城中叛軍勢必與樑國大軍裡應外合,真是白白浪費黑風騎那麼好的兵力!全要折損在那小子手中!”

葉青冷淡地瞥了王滿一眼:“王將軍是親自去曲陽城看了,還是去現場戰了?說得頭頭是道,要是曲陽城守住了,你是不是跪下來叫黑風騎統帥一聲大哥啊?”

葉青一直是溫潤大師兄的形象,待人溫和有禮,極少露出如此帶刺的一面。

用上官慶的話來說——我可以給你面子,但你自己心裡不能沒點逼數。

王滿張了張雙臂:“哼!他能守住,我這個徵西大將軍讓給他做又何妨!”

一般情況下,太女聽了這話就該出面制止了:“王將軍說的哪裡話?你是資歷最高的元老,帶兵打仗的經驗無人能敵,大將軍之位非你莫屬,哪兒能讓給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

現實是——

太女訝異地看了王滿一眼,無奈說道:“既然大將軍這麼說了,那,孤就做個證人吧。”

王滿:“……!!”

Wшw ●ⓣⓣⓚⓐⓝ ●c○

上官燕又看向葉青:“葉青,你找我是何事?”

葉青拱了拱手,說道:“原本我想說若是明日道路再不通,我就繞路先行的,現在沒事了。”

“嗯。”上官燕點頭,望向營帳外的雨夜,“真想快點到曲陽啊。”

……

曲陽城。

歷經了一場大戰的北城門外滿目瘡痍,城中守軍正清理着現場的狼藉,醫官們與將士們一起將傷兵們從現場撤離。

城門口,一個醫官與一個城中守軍用擔架擡着一名滿身是血的傷兵,忽然間,醫官的腳步踩到地上的屍體,踉蹌了一下,擔架一歪。

“啊——”醫官大驚失色。

這是一個嚴重骨折的患者,不能再摔傷了,否則會沒命的!

一隻有力的大掌穩穩托住了擔架!

守軍舉眸一看,恭敬道:“紀將軍!”

紀平川,北城守將。

“多、多謝紀將軍。”從盛都來的醫官聽守軍這麼叫,自己也跟着叫他紀將軍。

紀將軍微微頷首:“沒事吧?”

“沒事了。”醫官重新擡好擔架,與士兵一道進入了北城門。

不多時,又一隊人馬來了現場。

紀平川轉過身,衝爲首之人拱手行了一禮:“常大人。”

雖同爲將軍,可二人的品級是不一樣的。

常威是所有守軍之首,邊關主帥。

常威翻身下馬,看了看血流成河的現場,蹙眉問道:“到底什麼情況?樑國是怎麼退兵的?”

紀平川道:“朝廷派來了四個援兵。”

“四個?”

常威很驚訝,不是驚訝人少,而是人這麼少,居然還讓八萬樑國大軍退了兵。

紀平川解釋道:“他們協助蕭統帥攪亂了樑國大軍的後方,斬落了褚飛蓬的人頭,還擅自吹響了退兵的號角,樑國大軍當時正處於主帥被殺的慌亂之中,士氣大跌,還當真的是樑國將領在鳴金收兵,全都撤退了。黑風騎乘勝追擊,又殺了他們不少兵力。”

還能這麼操作的嗎?

這都什麼無賴的打法?

常威簡直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

還真是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啊,什麼叫把打仗打出一朵花來,這就是了。

此計策成功的可能性不足一成,若是換做常威,是絕不可能辦到的。

一是他殺不了褚飛蓬,二是……在後方吹敵軍的號角鳴金收兵,怎麼想出來的!

“蕭統帥情況怎麼樣?”常威問。

紀平川說道:“他受了傷,回營地醫治去了。”

……

統帥的營帳中,顧嬌昏迷不醒地躺在了冷硬的牀鋪上。

同在營帳中的還有老侯爺與一名醫官。

醫官並不認識老侯爺,只聽將士們說他是朝廷派來的援兵。

醫官動手去爲顧嬌解身上的盔甲。

老侯爺眉頭一皺:“等等!”

醫官被這聲威嚴的聲音嚇了一跳,忙縮回手愣愣地問道:“這位大人,請問怎麼了?”

老侯爺淡淡看了看牀上的顧嬌,沉聲問道:“有沒有醫女?”

醫官道:“有的。”

老侯爺不容拒絕地說道:“叫醫女來給她上藥。”

“啊?”醫官一怔,一個大男人,爲何讓醫女來醫治啊?

老侯爺的臉色冷得嚇人,醫官不知他並非朝廷命官,還當是太女心腹,不敢輕易得罪,忙去叫了個醫女過來。

醫女也很納悶爲何讓她去照料小統帥,她的醫術並不差,奈何資歷淺,又是女子,很難有被重用的機會。

當她進入營帳後,老侯爺便出來了。

醫女的心裡做了個十分糟糕的假設,可當她看見小統帥確實昏迷不醒,不可能對任何女子行不堪之舉時,她更疑惑了。

“所以爲什麼叫我?”

醫女一邊疑惑,一邊解開了小統帥的盔甲,當她用剪刀剪開對方滿是鮮血的衣襟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

顧嬌這一覺睡得昏天暗地,一直到第三日的傍晚才醒來。

她睜眼時醫女正在給她手臂的傷口換藥。

她眸子裡下意識地閃過一絲冰冷的警惕,醫女嚇得手一抖,金瘡藥都掉了。

“我見過你,你是隨行的醫女。”顧嬌眼底的警惕散去,坐起身道,“我睡多久了?”

醫女將金瘡藥拾起來,驚魂未定地說道:“三日。”

顧嬌道:“這麼久,戰況怎麼樣了?”

“樑國大軍退了,他們傷亡慘重,短期內應當不會來攻城了。”醫女說着,看了顧嬌的衣襟一眼,“小……小統帥你……”

顧嬌順着她的目光低頭一瞧,哦,衣裳開了,胸口的傷勢已處理,纏了厚厚的紗布。

看來女兒身已暴露。

似是猜到顧嬌的想法,醫女忙道:“我、我沒告訴別人!”

那個很威嚴的老將軍不讓她宣揚出去,還說敢泄露一個字,就拿刀殺了她。

想到那個人,醫女眸子一亮:“對了小統帥,你昏迷的這幾日,那位老將軍一直守在營帳門口,不允許任何人進來探視。我去告訴他你醒了!”

她說着,繞過屏風走到營帳門口,掀開老將軍讓加厚的簾子,結果卻並沒看見老將軍的身影。

醫女撓了撓頭:“奇怪,這幾天都明明都在的。”

……

“咦?老顧,你要出去啊?”

唐嶽山剛騎黑風騎溜達了一圈回來,就見老侯爺一身商賈打扮,看樣子是要出門。

老侯爺說道:“我去蒲城打探一下消息。”

蒲城,被晉國攻佔的大燕城池,距離曲陽城不足百里,快馬加鞭兩日可到。

唐嶽山意外地挑了挑眉:“喲?終於捨得出手了?你不是不想蹚渾水的嗎?還怪我和老蕭把你強行拽過來。”

老侯爺往前走了幾步,望向灰色天幕上的一輪明月,正色道:“先說好,我不是爲了燕國,更不是那丫頭,是你們兩個擅作主張,讓昭國捲入了上國之間的戰鬥。明哲保身是不可能了,晉、樑兩國互爲秦晉之好,一個鼻孔出氣,晉國不會放過昭國。眼下唯有背水一戰。”

他說完,沒等來唐嶽山的迴應,轉過身一瞧。

就見唐嶽山早已經牽着馬走到前面了!

老侯爺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

所以自己是白說了一大通嗎?這一個兩個的怎麼都變得這麼能氣人啊!

……

顧嬌傷得很嚴重,但她的恢復速度驚人,躺了三天,身子已無大礙。

大家聽說小統帥醒了,一個個高興壞了,恨不能都到她營帳來探望她,卻被醫官們阻止了。

顧嬌叫來胡師爺,向他了解了黑風營的傷亡情況。

胡師爺嘆道:“原本大家全都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多虧了你父親他們……”

“我、父親?”

顧嬌原地懵圈了半晌才記起來她暈過去前見到了宣平侯他們。

胡師爺口中的“她父親”應當就是宣平侯了。

這是一場鐵血惡戰,犧牲是無可避免的,但比起那個全軍覆沒的結局,黑風營的大半兵力保住了。

胡師爺惋惜道:“程富貴、李進和佟忠傷得很重,後面的戰鬥可能無法參加了。”

“沐輕塵呢?”顧嬌問。

提到這個,胡師爺的神色肅然了幾分:“沐公子的表現很讓人意外。”

他成長的速度很快,已經完全看不出是那個會因殺人而嘔吐的嬌貴世家公子了,他在戰場上驍勇果決,殺了無數樑國士兵,救下了不少黑風騎的同伴。

程富貴也是他救下的。

他亦受了一點傷,不過並不礙事。

顧嬌暗暗點頭。

沐輕塵也變強大了,真好。

在那個夢境中,沐輕塵沒與樑國碰上,他直接對上了晉國大軍,由於不忍殺人,錯失逃走時機,導致被晉軍圍困,最終被公孫羽射殺。

如今的沐輕塵應當不會再心慈手軟了吧?

再遇上那樣的困境,他一定能爲自己殺出一條血路,公孫羽的箭就沒機會射在他身上了吧?

他的結局,也會改寫的吧?

……

顧嬌洗漱完畢,穿戴整齊,先去看了黑風王,這幾日黑風王也一直守在她的營帳外,不曾離開。

黑風王的傷勢被馴馬師處理過了,它的頭上纏着白白的紗布,看上去怪可憐的。

顧嬌摸了摸它的脖子。

黑風王聞了聞顧嬌的氣息,馬兒很敏感,能通過氣息判定一個人的傷勢嚴不嚴重。

“我沒事。”顧嬌說。

黑風王大概是放下心來了,緩緩趴在了地上。

它也累壞了。

可顧嬌不醒,它不敢歇息。

一如仗沒打完,它不敢老去。

顧嬌一直守着它,輕輕撫摸着它的鬃毛,等它睡着了纔去了隔壁營帳。

她的“老父親”宣平侯就住在這間營帳中。

她掀開簾子進去時,宣平侯與唐嶽山都在,唐嶽山在擦拭自己的寶貝唐家弓,宣平侯則大刀闊斧地坐在一張長凳上,匪氣……呃不,霸氣十足。

在他面前的柱子上用鐵鏈綁着一個蓬頭垢面、狼狽不堪的男人。

男人金剛怒目地瞪着面前的宣平侯,恨不能撲上去咬他一口:“你有本事就殺了我!”

宣平侯漫不經心地笑了笑,說道:“殺你做什麼?本侯是那麼嗜殺的人嗎?本侯心地善良,連路邊的螞蟻都捨不得踩死?又怎麼忍心殺了你?”

一隻蟲子爬過。

宣平侯眼皮子都沒擡一下,一腳踩死了它。

男人:“……”

宣平侯勾脣一笑:“外面的人都以爲你死了,你的部下潰不成軍,樑國士氣已滅,不可能再重振旗鼓了。”

褚飛蓬咬牙怒道:“你究竟想怎樣!”

宣平侯搓了搓手:“最近手頭有點兒緊,不知你們樑國國君會出個什麼價錢來贖你?要是價錢太低了,本侯再殺你也不遲。”

褚飛蓬:“……”

宣平侯一擡頭,瞧見了門口的顧嬌,他笑了笑:“喲,本侯的兒子來了?”

顧嬌邁步入內,與宣平侯和唐嶽山打了招呼。

“醒了?”唐嶽山小心地放下自己的寶貝,走過來上下打量她,“和常璟那小子一樣,恢復挺快呀。”

“常璟也受傷了?”顧嬌問道。

常璟與褚飛蓬交手時,她已經暈過去了。

宣平侯看了看褚飛蓬,淡淡說道:“筋脈被這傢伙震碎了些,小傷。”

呃……筋脈被震碎也能是小傷麼?

常璟是個什麼小變態?

顧嬌的目光落在褚飛蓬的身上,掐了掐他的脈,原來這傢伙沒被砍頭,不過也無妨,他丹田被廢,回去也是廢人了。

顧嬌問道:“除了他之外,還有沒有抓其他人?”

宣平侯慢悠悠地說道:“你說那幾個劍客?死了。”

死了就算了,反正她已經知道龍一的師門是那個什麼劍廬了,日後再順着這個方向查探就是了。

顧嬌鬆開手,問宣平侯道:“你要用他去和樑國講條件?”

宣平侯:“嗯。”

顧嬌中肯建議道:“那你最好先把他藏起來。”

宣平侯:“爲何?”

顧嬌說道:“朝廷大軍快到了,褚飛蓬也是他們與樑國談條件的籌碼,你當心他們把褚飛蓬搶過去。”

“呵。”宣平侯囂張一笑,“這世上,還沒人能從本侯手裡搶東西!”

東城門外,朝廷大軍兵臨城下。

常威率領部下將領出城相迎,一行人單膝跪地,拱手行禮:“恭迎太女殿下——”

風塵僕僕的車簾被掀開。

身着太女蟒袍的上官燕自馬車上神色威嚴地走了下來。

389 佔有(一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219 真香現場(二更)467 真相大白(三更)775 霸氣姑婆(一更)358 守宮砂(二更)492 滿載而歸(一更)895 到手(一更)421 腹黑嬌嬌(兩更)707 黑風王(一更)642 痛揍(三更)391 身世(一更)817 水落石出(二更)351 私奔抓包(三更)864 軒轅的守護(一更)762 兄妹聯手(一更)735 龍傲天!(二更)283 兄妹(一更)168 救出(一更)441 將計就計(九更)672 少林高手(二更)885 夫妻相見(一更)554 恩愛(一更)652 音音(二更)293 首輔青睞(一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445 東窗事發(二更)781 姑婆出手(二更)630 王者歸來!(三更)807 他的守護(一更)357 囂張護崽(一更)651 虐渣(一更)138 臉紅(二更)476 戲精寶寶(兩更合一)790 女兒控(兩更)556 少主曝光(一更)178 坑爹(一更)715 婆媳相見294 歡喜冤家(二更)16 惡徒662 小郡主(三更)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481 救他(一更)362 撞破真相(二更)344 起疑(九更)461 相認(三更)35 相見500 最強顧家軍!(一更)452 婆媳(三更)49 拜年469 小迷弟(二更)649 大快人心68 父女114 相認(二更)517 自食其果(加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637 夫妻相見(二更)730 團寵(一更)626 秘辛(一更)480 兄妹(二更)86 遛雞(一更)759 勝勝勝!(兩更)369 夫妻(一更)684 師孃的秘密(一更)508 暴風打擊!(三更)101 賄賂(二更)379 雄霸天嬌!(二更)386 真相大白(兩更)364 喂藥(二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670 夫妻相見624 嬌嬌出手(一更)336 套麻袋(一更)01 穿越270 重逢(兩更合一)697 大燕國師(三更)329 賜婚(兩更)866 軒轅之怒!(兩更)41 獨處878 霸氣護崽!(二更)25 高手84 府試(二更)197 會試(二更合一)198 真假千金(兩更合一)26 姑婆251 妹控(一更)813 國君之怒(一更)758 完勝(二更)636 嬌嬌來了301 深夜獨處(二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887 兄弟交鋒(一更)773 超級妹控(一更)348 真相(二更)180 公爹(一更)237 幼子(一更)556 少主曝光(一更)366 嬌嬌出手(二更)779 鬥貴妃(二更)
389 佔有(一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219 真香現場(二更)467 真相大白(三更)775 霸氣姑婆(一更)358 守宮砂(二更)492 滿載而歸(一更)895 到手(一更)421 腹黑嬌嬌(兩更)707 黑風王(一更)642 痛揍(三更)391 身世(一更)817 水落石出(二更)351 私奔抓包(三更)864 軒轅的守護(一更)762 兄妹聯手(一更)735 龍傲天!(二更)283 兄妹(一更)168 救出(一更)441 將計就計(九更)672 少林高手(二更)885 夫妻相見(一更)554 恩愛(一更)652 音音(二更)293 首輔青睞(一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445 東窗事發(二更)781 姑婆出手(二更)630 王者歸來!(三更)807 他的守護(一更)357 囂張護崽(一更)651 虐渣(一更)138 臉紅(二更)476 戲精寶寶(兩更合一)790 女兒控(兩更)556 少主曝光(一更)178 坑爹(一更)715 婆媳相見294 歡喜冤家(二更)16 惡徒662 小郡主(三更)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481 救他(一更)362 撞破真相(二更)344 起疑(九更)461 相認(三更)35 相見500 最強顧家軍!(一更)452 婆媳(三更)49 拜年469 小迷弟(二更)649 大快人心68 父女114 相認(二更)517 自食其果(加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637 夫妻相見(二更)730 團寵(一更)626 秘辛(一更)480 兄妹(二更)86 遛雞(一更)759 勝勝勝!(兩更)369 夫妻(一更)684 師孃的秘密(一更)508 暴風打擊!(三更)101 賄賂(二更)379 雄霸天嬌!(二更)386 真相大白(兩更)364 喂藥(二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670 夫妻相見624 嬌嬌出手(一更)336 套麻袋(一更)01 穿越270 重逢(兩更合一)697 大燕國師(三更)329 賜婚(兩更)866 軒轅之怒!(兩更)41 獨處878 霸氣護崽!(二更)25 高手84 府試(二更)197 會試(二更合一)198 真假千金(兩更合一)26 姑婆251 妹控(一更)813 國君之怒(一更)758 完勝(二更)636 嬌嬌來了301 深夜獨處(二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887 兄弟交鋒(一更)773 超級妹控(一更)348 真相(二更)180 公爹(一更)237 幼子(一更)556 少主曝光(一更)366 嬌嬌出手(二更)779 鬥貴妃(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