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 龍一出沒 (兩更)

這裡四下無人,了塵翻身下馬,沒了了塵的支撐,顧嬌無力地趴在了馬背上。

她該吐的血都吐完了,這會兒只是體力不支。

了塵給她把了脈,了塵雖不是大夫,可習武之人對於氣息的流竄異常敏感。

“你沒事了?”了塵驚訝。

這種表達不太準確,了塵對於沒事的定義是沒有準備後事的必要。

但了塵還是很驚訝,這丫頭這麼扛揍的嗎?

捱了暗魂兩掌,居然只是吐一吐血而已。

“我就是這麼厲害,哼。”顧嬌趴在黑風王的背上,有氣無力地說。

是是是,捱了暗魂兩掌還沒死確實厲害,可這話從這丫頭嘴裡說出來就莫名讓人不想信。

了塵的目光落在她的盔甲與戰衣上,火紅的戰衣像極了曾經他見過的一件斗篷,那件斗篷是幹什麼的他已經不太記得了。

可這盔甲的質地——

他擡手摸了摸顧嬌背上的盔甲:“這是——”

顧嬌說道:“喂,沒人告訴過你不許隨便摸女孩子嗎?”

——氣氛終結王者。

了塵眼底剛剛涌上的情緒戛然而止,他一臉無語地看向顧嬌:“哦,你還記得自己是個姑娘家,那你還敢去和暗魂硬碰硬,你瘋了嗎?”

“是他要和我硬碰硬,我只是在跟蹤他。”顧嬌陳述事實。

雖然她很想殺了暗魂,但絕不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

其實她和黑風王已經很謹慎了,但這個暗魂的警惕性顯然比預期的還要高。

話說回來,這次還多虧了身上的這副盔甲,要不是它,她可能當真命喪暗魂之手了。

這盔甲似乎不是普通的玄鐵做的,應當還加了別的什麼材料,不僅堅硬無比,還能扛住暗魂那種高手的攻擊。

“我都吐血了,它半點沒壞呢。”顧嬌摸着自己的盔甲說。

了塵無語地睨了她一眼,這丫頭看上去很得意的樣子,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從閻王殿裡爬回來的?

算了,她若是沒這股拼勁,也幹不成那麼多事情。

了塵說道:“他這次也低估了你的實力,殺你沒用全力。”

所以不是她一個人誤判了。

對暗魂來說,連出兩招都沒殺死她,已經算是失手了。

顧嬌趴在黑風王的背上,像只將自己攤平的小蛙:“你是不是也打不過他?”

了塵正色道:“當然不是了!貧僧法力無邊,對付區區一個死士還是綽綽有餘,是見你受傷,擔心打完了你命都沒了,這才趕緊帶着你離開去找大夫,不過看樣子,也不用找了。”

顧嬌:“哦。”

了塵:你這什麼語氣?

顧嬌又道:“那你和清風道長聯手呢?”

了塵說道:“他不會願意和我聯手,他只會先和暗魂一起殺了我。”

顧嬌沉吟片刻:“有個問題我好奇許久了,你到底把清風道長怎麼了?是搶人家媳婦了,還是挖人家祖墳了?他怎麼那麼想殺你?”

了塵自懷中解下酒囊,拔掉瓶塞仰頭喝了一口:“大人的事,小孩子別問。”

“哦,大人的事。”顧嬌趴着,臉頰都被壓出了一坨肉唧唧,偏還故作高深地挑了挑眉,那樣子簡直不忍直視。

了塵又喝了一口酒,沉默良久,望着月色說:“我不是打不過暗魂,我只是殺不死他。”

天底下只有一個人能夠殺死暗魂。

那便是弒天。

可惜弒天在一次任務中失蹤,之後便杳無音信,怕是早已凶多吉少。

顧嬌開口道:“話說,你怎麼會突然出現?你這回總不是路過了吧?和尚你是不是跟蹤我?我告訴你,跟蹤女孩子是不對的,在我們那裡你這種跟蹤狂是要被揍得很慘的……”

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迷糊。

了塵轉頭一看,就見顧嬌已經筋疲力盡睡着了。

她的生命力很強大,意志更是頑強,但她不是鐵打的,她也會受傷,會疼痛,會疲倦。

這丫頭來了燕國後,就再也沒安生過一天。

衚衕裡陷入了寧靜。

了塵看着她身上的盔甲,喃喃道:“爲什麼這副盔甲會在你的身上?安國公送給你的嗎?你是怎麼成爲他義子的?他又爲什麼要把這麼重要的東西送給你?”

他的目光落在她壓得糯嘰嘰的小臉上,看着她口水橫流的模樣,忍不住問道:“你究竟是誰?”

天色已經暗了,黑風王默默地找了個風口的位置,讓顧嬌在涼爽的夜風中入睡。

了塵走過去,摸了摸黑風王的頭,問道:“你不記得我了是嗎?”

黑風王看着他,眼神似乎有些迷茫。

了塵撫摸着它的頭,說道:“也是,你沒見過我的樣子,我見過你,你出生的時候我也在。”

黑風王開始聞了塵身上的氣息,並不是熟悉的氣息,但也沒那麼陌生,沒讓它覺得討厭。

了塵沒動,就由着黑風王在他身上尋找軒轅家的氣息。

但大概是找不到的。

黑風王聞了許久,它的情感不如人類豐富,但它聞完了塵的氣息後,卻莫名感到了幾分惆悵與沮喪。

了塵探出掛着佛珠串的手,輕輕放在它額頭上,輕聲道:“沒關係……沒關係。”

……

公主府。

昨日夜裡剛下過一場雨,今日雨後天晴,空氣裡透着一股泥土與草木的清晰。

信陽公主與玉瑾坐在屋子裡整理從前的舊衣物,都是蕭珩小時候的。

柔軟的牀鋪上鋪滿了孩子的衣物,玉瑾與信陽公主各坐一頭的牀沿上。

玉瑾拿起一塊洗得乾淨的舊棉布,好笑地說道:“這是小侯爺小時候用過的尿布,您也真是能收藏,一塊沒扔。”

信陽公主也有些忍俊不禁:“爲什麼要扔?公主府那麼大,又不缺放東西的地方。”

玉瑾笑道:“您就是捨不得。”

信陽公主拿起一個大紅色的肚兜,說道:“這是他三個月的,他長得快,半個月就穿不了了。”

玉瑾回憶道:“那會兒天氣還冷,我記得這個肚兜沒穿兩回。”

信陽公主道:“就是好看,洗完澡讓他穿一穿,滿足我這個做孃的觀賞欲。”

“可憐的小侯爺。”玉瑾將肚兜疊好,放進一旁的匣子裡,又拿起一套粉嫩嫩的小衣,“小侯爺大概不知道,他一歲的時候您把他當成小姑娘打扮過吧?”

信陽公主輕咳一聲:“就是過過眼癮。”

玉瑾收好萌萌噠的小衣裳,又拿起一雙虎頭鞋,笑道:“這雙鞋還是奴婢親手做的呢。”

信陽公主點了點牀鋪上的帽子和褙子:“還有這個虎頭帽,虎頭小褙子,都是你做的,是阿珩的週歲禮物。”

玉瑾笑了笑:“公主都記得呢。”

信陽公主眸光溫和,看着這些小鞋子小衣裳,整個人都散發出一股母性的溫柔。

“阿珩的事,我都記得很清楚。”她說道。

玉瑾說道:“說到小侯爺的週歲,奴才記得那會兒給小侯爺抓週,您希望小侯爺抓那本書,侯爺希望小侯爺抓那把劍,結果小侯爺一個也沒抓。”

提到這個,信陽公主哭笑不得:“是啊,他抓了龍一。”

信陽公主養孩子的理念與上官燕截然不同,上官燕是秉承了軒轅家的養娃傳統,對孩子實施放養,恨不能讓上官慶野蠻生長。

而信陽公主由於兒時那段無比糟糕的經歷,在有了蕭珩後格外小心翼翼,對蕭珩寸步不離,一刻也不讓他離開自己的視線,就只差沒把蕭珩拴在自己的褲腰帶上。

蕭珩在一歲之前沒見過那麼大的場面,乍然被一堆人圍着,爹孃也是幫兇,他嚇壞了,委屈地喊了一聲龍一。

龍一出現。

他的小手緊緊抓住了龍一的手指。

信陽公主忽然嘆了口氣:“龍一還是那樣嗎?”

玉瑾神色凝重地點點頭:“嗯,自從公主把那個東西給他後,他就每天坐在廊下發呆。”

這事兒還得從信陽公主突發奇想地開始整理舊物說起,她在整理到自己從前的妝奩盒子時,意外從裡頭翻出來一個塵封了許多年的玉扳指。

這是龍一剛來公主府時帶在身上的東西,不小心落在了信陽公主的房間,信陽公主本打算讓玉瑾給他還回去的,可一下子被準備婚禮的人打了岔。

那段日子先帝駕崩,皇帝下旨讓她與蕭戟在熱孝期完婚。

整個公主府都忙得腳不沾地,加上龍一也從來沒找過那個東西,她轉頭便將玉扳指的事給忘了。

二十年過去了,要不是這次整理舊物將它翻出來,她可能一輩子都記不起來這個玉扳指。

信陽公主嘆氣:“我當時怎麼就給忘得一乾二淨了呢?”

玉瑾安慰道:“主要您那會兒也不確定究竟是不是龍一的,他們五個龍影衛都來過您房中,走了之後地毯上多出一枚玉扳指,那誰能知道是誰的?”

現在之所以確定,還是由於信陽公主將五人都了叫來,其餘四人對玉扳指毫無反應,只有龍一一直一直盯着它。

此刻的龍一正盤腿坐在廊下。

天氣這麼熱,信陽公主見他喜歡坐那裡,就給他鋪了一張涼蓆。

龍一一坐就是一整天。

龍一剛來公主府時,信陽公主沒能分辨出他與龍影衛的差別。

而今再仔細一回想,除了她對龍影衛的瞭解不夠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龍一也的確是一名死士。

至於說他爲何亂入了公主府,大概是因爲他不記得自己是誰了,所以當他看見與他氣息一樣的死士時,便以爲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

他見他們的使命是保護她,便誤以爲這也是他的使命。

也許,是時候讓龍一去尋回他真正的身份,以及去完成他真正的使命了。

……

顧嬌這一覺直接睡了兩個時辰,睜眼時了塵已經不在了。

顧嬌緩緩地坐起身來,揉了揉痠痛的脖子,對黑風王道:“都這麼晚了嗎,抱歉啊,讓你馱了我這麼久。”

她翻身下馬,活動了一下筋骨。

隨後又牽着黑風王再來到附近的一口水井旁,找在井邊打水的百姓借木桶打了一桶水上來,將身上的血跡洗了。

回到國公府時,溼掉的衣衫已經幹了。

沒人看得出她吐過血、受過傷。

她若無其事地進了府。

小淨空今天過來了,楓院裡一片他與顧琰吵鬧的小聲音。

廊下,安國公坐在輪椅上陪老祭酒下棋,一旁的藤椅上,姑婆抱着小罐子,吭哧吭哧地吃着蜜餞。

而院子裡,顧小順跟着魯師父學習新的機關術,南師孃依舊醉心製毒,顧承風則被拽去給小淨空與顧琰做裁判,讓兩個喇叭精吵得一個頭兩個大。

顧嬌站在楓院門口,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人間煙火的場景。

大家看似在各做各的事,但其實都是在等她。

大家只是嘴上不說而已。

他們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守護她。

顧嬌滿身的疼痛與疲倦彷彿都在這一瞬消失殆盡了。

她牽着黑風王,如往常那般大步進了院子。

韓家。

慕如心爲韓世子確定了治療方案。

韓老太爺與韓磊、韓三爺皆在韓世子房中,聽候慕如心的診斷結果。

慕如心說道:“世子的腳筋被斬斷,若想要康復,就必須爲他接好,但他已經錯過了最佳手術時機,傷口看上去是癒合了,但該長的地方沒接上。我接下來用的方案聽起來會十分危險,但卻是最切實有效的。”

“什麼方案?”韓磊問。

慕如心看了眼牀鋪上眉眼英俊的韓世子,轉頭對父子三人說道:“再次挑斷他的腳筋,我會給他手術,重新接好。”

韓三爺不可置信道:“不是吧?還要再來一次?你確定是救人不是殺人?你該不會是安國府派來我們韓家的細作吧?”

韓老太爺目光陰沉地看着慕如心。

慕如心趕忙說道:“三爺,您誤會了,我怎麼會是安國公的細作?我與他早無任何瓜葛。我方纔說過了,我之所以來貴府是要爲自己謀求一份錦繡前程,你們給我上國人的身份,我治好韓家世子,各不相欠。”

韓老太爺說道:“老夫從未聽說過如此治療之法,慕姑娘,你當真有把握?”

慕如心傲慢地說道:“這種手術在我師父洛神醫手裡不過是與傷寒差不多的小毛病而已,在下不才,但也曾隨師父做過幾例接手腳筋的手術。”

韓磊想了想:“父親,我還是覺得不妥。”

“祖父。”

牀鋪上,沉默良久的韓世子忽然開口,“孫兒願意一試。”

韓磊蹙眉道:“燁兒,萬一弄砸了,你的腳傷就徹底無望了……我這幾日正在想法子央求陛下,請他下旨,讓國師殿爲你進行醫治。”

韓燁搖搖頭:“父親,你應該明白國師殿不會爲我醫治的,況且太子與貴妃接連觸怒陛下,陛下如今根本懶得搭理韓家。就照慕神醫說的辦,何時能夠手術?”

慕如心道:“現在就可以。啊,對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來。”

衆人看着她。

她笑了笑,說道:“我在安國公府住得好好兒的,安國公突然就以我思鄉心切爲由結束了我在他身邊的治療,而恰巧是同一日,我看見蕭六郎住進了國公府。我不知這二者之間可有什麼聯繫?”

韓磊若有所思道:“蕭六郎是他義子,住進國公府無可厚非。”

慕如心淡淡笑道:“只是爲何要將我支開,這纔是疑點,不是麼?”

韓磊問道:“蕭六郎是一個人住進國公府的?”

慕如心嘆道:“這我就不清楚了,後面還有兩輛馬車,至於馬車裡有什麼,我沒看見。”

韓磊湊過來,在韓老太爺耳邊低聲道:“父親,難道說蕭六郎的家人是躲進國公府了?怪不得咱們的人四下尋找,都沒找到!”

韓老太爺壓低了聲音,淡淡說道:“這個先不急,回頭派人去打聽打聽就是了,眼下最重要的是燁兒的傷情。”

說着,他兩手交疊擱在手杖的手柄上,望向慕如心,“那就請慕姑娘爲老夫的孫兒手術吧,不過老夫醜話放在前頭,若是老夫的孫兒有個三長兩短,慕姑娘就拿自己的命來抵!”

……

夜深人靜。

送走最後一個小喇叭精後,顧嬌終於可以好好享受自己的牀。

她倒在柔軟的牀鋪上,望着吊着珍珠的帳頂。

被暗魂打傷的地方有些隱隱作痛。

她一手按了按肩膀,一手枕在自己腦後:“下手真重,總有一天要把你套進麻袋!”

她終究是太累了,沒多時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她許久沒做過預示夢了。

她曾經天馬行空地想過,或許那些夢裡預示的事情真的曾經發生過,而隨着她來到燕國,所有人的命運都發生了改變。

所以她再也不會做那種夢了。

然而今晚,她又夢到了。

只是與以往夢到其他人不同,她第一次在夢裡看見了自己的結局。

583 逆天龍一(三更)296 母子(二更)43 夢魘387 帝王之威(一更)45 出診506 霸氣嬌嬌(一更)836 樑國之戰(三更)303 逆襲(二更)22 喂藥321 二更325 打臉(兩更)114 相認(二更)888 弟控(二更)292 刁難(二更)155 痘疹(一更)445 東窗事發(二更)462 心結打開(一更)453 龍一的來歷(一更)352 東窗事發(一更)368 坑太妃(二更)899 解毒成功(二更)413 恩愛夫妻(二更)688 清算總賬(一更)674 霸王嬌嬌824 出征!(二更)721 大哥來了(一更)882 父子相認(二更)497 守住城池!(二更)527 歡喜(兩更)125 大哥(一更)155 痘疹(一更)731 一家齊心(二更)529 凱旋迴朝(一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605 逆天改命(二更)347 母子齊心(一更)185 叫娘(二更)469 小迷弟(二更)846 蕭戟的絕殺!32 相擁163 實力碾壓(一更)137 一家齊心(一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573 水落石出(二更)893 超級團寵(一更)832 誅殺叛軍!(一更)299 報應(二更)94 打臉(一更)555 反擊(二更)211 父子(二更)376 母親(一更)374 虐渣(一更)539 少主(三更)34 買山649 大快人心220 祖父(一更)217 養母(二更)368 坑太妃(二更)145 手術(一更)625 打臉(二更)128 團寵(二更)10 揍人454 真相(二更)117 醉酒(一更)230 姐弟(二更)226 坑爺(二更)564大義!(一更)425 打臉(兩更)183 慈母(二更)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607 相認(兩更)484 逆天嬌嬌(二更)267 她是姑婆!(三更)634 腹黑蕭美人(二更)197 會試(二更合一)69 好運606 父親!(三更)226 坑爺(二更)741 腹黑嬌嬌351 私奔抓包(三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149 一家三口(一更)701 手術96 上山(一更)47 搶救344 起疑(九更)750 下場(三更)195 拜師(二更)244 強硬(二更)71 親親118 表白(二更)91 孃親(二更)73 上門38 成功96 上山(一更)449 徹查真相(三更)354 歡喜(一更)48 親密34 買山825 霸王嬌來了!(兩更)
583 逆天龍一(三更)296 母子(二更)43 夢魘387 帝王之威(一更)45 出診506 霸氣嬌嬌(一更)836 樑國之戰(三更)303 逆襲(二更)22 喂藥321 二更325 打臉(兩更)114 相認(二更)888 弟控(二更)292 刁難(二更)155 痘疹(一更)445 東窗事發(二更)462 心結打開(一更)453 龍一的來歷(一更)352 東窗事發(一更)368 坑太妃(二更)899 解毒成功(二更)413 恩愛夫妻(二更)688 清算總賬(一更)674 霸王嬌嬌824 出征!(二更)721 大哥來了(一更)882 父子相認(二更)497 守住城池!(二更)527 歡喜(兩更)125 大哥(一更)155 痘疹(一更)731 一家齊心(二更)529 凱旋迴朝(一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605 逆天改命(二更)347 母子齊心(一更)185 叫娘(二更)469 小迷弟(二更)846 蕭戟的絕殺!32 相擁163 實力碾壓(一更)137 一家齊心(一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573 水落石出(二更)893 超級團寵(一更)832 誅殺叛軍!(一更)299 報應(二更)94 打臉(一更)555 反擊(二更)211 父子(二更)376 母親(一更)374 虐渣(一更)539 少主(三更)34 買山649 大快人心220 祖父(一更)217 養母(二更)368 坑太妃(二更)145 手術(一更)625 打臉(二更)128 團寵(二更)10 揍人454 真相(二更)117 醉酒(一更)230 姐弟(二更)226 坑爺(二更)564大義!(一更)425 打臉(兩更)183 慈母(二更)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607 相認(兩更)484 逆天嬌嬌(二更)267 她是姑婆!(三更)634 腹黑蕭美人(二更)197 會試(二更合一)69 好運606 父親!(三更)226 坑爺(二更)741 腹黑嬌嬌351 私奔抓包(三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149 一家三口(一更)701 手術96 上山(一更)47 搶救344 起疑(九更)750 下場(三更)195 拜師(二更)244 強硬(二更)71 親親118 表白(二更)91 孃親(二更)73 上門38 成功96 上山(一更)449 徹查真相(三更)354 歡喜(一更)48 親密34 買山825 霸王嬌來了!(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