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 結束,帶你回家(兩更)

君修寒的目的地是第二烽火營。

顧嬌鋪開輿圖,蕭珩的標註非常清楚,一目瞭然。

顧嬌指着硃砂路線道:“正常情況下君修寒會走這條路,比較平坦寬闊,他這會兒應該到了這片樺樹林,其實有一條小道可以繞過去,就是要過河。”

顧長卿望了望天色,道:“最近幾日沒下雨,河水應該不會太湍急,過得去。”

二人繞路來進入了樺樹林,成功堵住了前行的君修寒。

依舊是顧長卿出面。

顧長卿攔住君修寒的去路,冷冷地說:“把你的竹筒交出來。”

君修寒是個身形頎長的年輕人,他身上有着天下文人的書香氣,若非見過他比鬥,只怕沒人會在第一眼將他看作是個高手。

可顧長卿與顧嬌都明白,能走到這一關的人都絕非僅僅是憑運氣。

君修寒看向面前的顧長卿,似乎並無多少驚訝之色,他看了眼不遠處的大樹,說道:“是你要,還是那個人要?”

顧嬌挑了挑眉。

唔,這是被發現啦?

君修寒可以啊。

顧長卿淡道:“什麼那個人,這個人?廢話少說,交出來!”

“我不會把竹筒給你。”君修寒眼神涼涼地望向顧嬌的方向,“想要的話,自己過來拿!”

這是在挑釁她?

顧嬌從大樹後看了君修寒一眼,這個君修寒給她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就好似自己的一切僞裝都已被他勘破。

既如此,也沒繼續遮掩的必要了。

顧嬌騎着黑風王從大樹後雄赳赳地走了出來,在顧長卿身邊停住。

她的目光落在君修寒年輕俊逸的面龐上:“我來拿了。”

在軍營她觀察過君修寒,她相信君修寒也觀察過她,可真正意義上的碰面還是第一次。

君修寒見她與“韓家人”站在一起,眼底一絲驚訝都無。

所以君修寒是早知道她與“韓擇雨”是一夥兒的了?

他怎麼看出來的?

“我和你打。”顧嬌說。

“我不和你打。”君修寒說。

“嗯?”顧嬌歪頭看向君修寒。

君修寒解下腰間的竹筒,揮手拋給了顧嬌。

顧嬌:“???”

顧嬌接過竹筒後,檢查裡頭的字條,是密函沒錯,君修寒沒拿假的誆騙她。

顧嬌整個人都迷了。

就連顧長卿也疑惑極了,他們做好了要與君修寒決一死戰的準備,結果……就這?

似是瞧出了顧嬌的疑惑,君修寒淡淡說道:“我欠一個人一份人情,現在還給你。”

“你欠誰的人情要還給我?”顧嬌問。

君修寒卻沒再回答。

他拉了拉繮繩,馬兒調轉了一個方向,往來時的路上走了。

只是沒走兩步,他便猛勒緊了繮繩:“有殺氣!”

下一秒,林子的另一面傳來咻咻幾聲破空之響。

君修寒側身避過一擊。

顧長卿拔出長劍,擋開了朝顧嬌與自己射來的暗器。

顧嬌看着嵌入樹身的飛鏢,淡淡地說道:“唐門,齊煊。”

“哈哈哈!沒錯,是我!”

伴隨着一道囂張的笑聲,齊煊率領十多個黑衣人從天而降。

黑衣人將三人團團圍住。

爲避免動靜太大被考官們察覺,他們沒有騎馬,全是以輕功潛入林子。

君修寒的馬兒被逼退數步,與顧長卿、顧嬌站在了一處。

“我們又見面了。”齊煊笑着對顧嬌說,隨即他目光落在顧長卿的臉上,“是你?”

顧長卿騎着黑風騎,今日進入林子的只有三個人的戰馬是黑風騎——韓五爺的新黑風王,顧嬌的老黑風王,以及“韓擇雨”的坐騎。

齊煊冷笑一聲:“看來太子這次看走眼了,竟然讓一個細作混到了自己府上,可惜你運氣不好,被我碰上了!今日,我就把你斬斷韓燁腳筋的賬一併清算了!”

顧嬌挑眉道:“喲,你腿好啦?”

提到這個,齊煊便黑了臉,當初在林子裡,這小子說了一二三再打,結果剛喊了個一,便一槍朝他大腿刺了下去!

刺了不夠,他還轉了轉,險些沒把他活活疼死!

齊煊冷聲威脅道:“蕭六郎你不要太得意,你在我身上刺了多少槍,我今日都會十倍奉還回去!”

君修寒面無表情地說道:“這是你們的事,我走了。”

齊煊冷哼道:“你運氣不好,今天的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言外之意是要殺君修寒滅口了。

君修寒的身份說起來也好猜,六個人裡,就君修寒最面生,不猜也知道是迦南書院的那個寒門子弟。

齊煊還沒將這種小魚小蝦放在眼裡。

顧長卿策馬走到顧嬌身前,擋住齊煊的視線,對顧嬌道:“你先走,我和他做個了結。”

顧嬌沒有猶豫,帶着黑風王殺出重圍。

齊煊不屑地說道:“想跑?給我追!”

兩名黑衣人縱身一躍,揚劍朝顧嬌的身後砍去。

顧長卿轉身斬出一道凜冽的劍氣,將二人齊齊自半空劈了下來!

……

另一邊,清風道長與韓五爺的較量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韓五爺漸漸感覺棘手,他雖暫時沒落下風,可他的內力快支撐不住了。

雖不願承認,可清風道長的武功的確在他之上,清風道長一招只用五分力,他若想與清風道長打成平手就得使出七分的力。

如此一來,他自然耗損更快。

二人又對了一拳後,彼此退開。

韓五爺一頭柔順的銀髮早已炸毛成了木刷子,他氣喘吁吁地說道:“你好歹是個出家人!就不能光明正大與我比嗎?非得用搶走我密函這種卑鄙手段!”

清風道長古怪地說道:“搶走你密函?我沒有。”

韓五爺冷聲道:“你還狡辯!有人看見了!”

清風道長天然呆地頓了頓:“沐輕塵嗎?在你之前,我只見過他。”

韓五爺一愣。

若換別人這麼說,他定認爲對方是在詭辯,可清風道長——

他皺了皺眉:“你剛剛沒去黃樹坡?”

“沒有。”清風道長說。

韓五爺:“你也沒搶走我的密函?”

清風道長:“我的密函是我自己的。”

韓五爺又是一怔:“你自己的?”

“嗯。”清風道長點頭,自腰間摘下竹筒。

摘的一瞬間他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他的竹筒上被他做了記號,可這個竹筒沒有記號。

“怎麼了?”

“我的竹筒被人換過了。”

韓五爺將信將疑地朝他走了過來。

清風道長打開竹筒,裡頭的字條早已被顧嬌拿走,是個空竹筒。

韓五爺沉吟片刻,朝清風道長伸出手:“竹筒給我,我有辦法。”

清風道長毫不猶豫地給了他。

韓五爺眉頭一皺:“你就不怕我拿上你的竹筒跑了?”

清風道長瞥了他一眼:“我可以搶回來。”

無法反駁的韓五爺:“……”

“這是軍用的傳信筒,爲了防止有人從中做手腳,竹筒內壁也留了信息。”

他說着,將竹筒掰開,取出火摺子在竹筒外烤了烤。

不多時,竹筒內壁便浮現起一行小字——“進入松山山脈,於紫草潭附近突襲敵軍營地,奪密函,將彼等密函送往第三烽火營,親手交給本營守備左副將。”

韓五爺沒有太驚訝,他猜到他們幾人是要將密函送往不同的烽火營。

“這應當是沐輕塵的。”韓五爺說。

只有沐輕塵與清風道長是往第三烽火營去的,如果它不是清風道長的,那就只能是沐輕塵的。

清風道長忽然開口:“咦?他和我的任務不一樣。”

韓五爺疑惑地朝他看來:“你是什麼任務?”

清風道長將記憶中的信函內容唸了出來:“我是細作,我要把密函送往第三烽火營。”

韓五爺若有所思:“方纔只有蕭六郎近了你的身,如果你的竹筒被人調換,那麼一定是蕭六郎乾的。奇怪,他爲什麼要搶你的竹筒?我們每個人不都是有自己的任務嗎?”

清風道長想了想,說道:“大概是因爲……我的密函是唯一的真密函?”

“真密函?”韓五爺更摸不着頭腦了。

清風道長倒是不避諱將自己的任務唸了出來:“汝乃突厥細作,此爲突厥軍的真正密函,速速帶上唯一的密函前往第三烽火營,親手交給本營叛軍右副將。”

唸完,他與韓五爺一起沉默了。

因爲二人終於察覺出不對味了。

“我、韓擇雨和沐輕塵的任務差不多,只是打劫的地點不同,目的地也不同,我們三個都是騎兵,如果你手中的密函纔是真的,那麼我們從敵營裡打劫到的就是假的。難怪蕭六郎要偷走你的密函了,只有你的密函才能完成任務。”

“不。”清風道長說道,“如果騎兵有三個,那麼細作應該也有三個。你們騎兵的任務一樣,我們細作的必定也一樣。我手中的不是唯一的真密函,三個細作手中的密函都是真的。你們騎兵的任務是拿到全部三份的密函,而我們細作的任務,是毀去其餘兩份密函,將自己的密函變成唯一存在的真密函。”

韓五爺抽絲剝繭:“已知三個騎兵是我、韓擇雨、沐輕塵,那麼三個細作就是——你、蕭六郎、君修寒!”

清風道長:“嗯。”

韓五爺蹙眉:“蕭六郎一定是因爲這個緣故纔來搶你的密函,可他是怎麼知道的?”

誰會一開始就去懷疑有隱藏的任務?

他與清風道長也是比對了四個人的竹筒才猜出真相的好麼?

清風道長望了望蔚藍的天空,認真地說:“也許他是個天才。”

韓五爺:“……”

“我要去找蕭六郎了,後會有期!”

韓五爺騎上黑魔馬,趁着清風道長原地發呆的功夫,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清風道長也打算去追。

儘管他的密函可能已經被蕭六郎毀掉了,不過沒關係,這場選拔其實還有一個隱藏的觸發機制。

那就是他們六人的身份隨時可以互換。

他們抽籤的時候並沒有登記每個人的身份與目的地,這就說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誰完成了竹筒中的任務。

他去搶了蕭六郎的密函,送達一號烽火營,照樣能夠完成任務。

清風道長想通箇中關鍵,即刻翻身上馬。

可惜尚未出發,前方的大樹上便傳來一聲輕笑。

了塵醉臥在茂盛的樹枝之上,一手支頭,一手拎着酒壺,仰頭喝了一口美酒。

他精緻的喉結滑動。

僧衣禁慾,然而那一雙桃花眼卻散發着攝人心魄的氣息,眼下的淚痣更是令他彷彿天生便帶了一絲誘惑。

就好像,他可以是普度衆生的佛,也可以是禍亂天下的妖。

他笑道:“貧僧寂寞,不如道長陪貧僧喝一杯,可好?”

……

顧嬌騎着黑風王一路狂奔。

其實就在剛剛,她也猜到那個隱藏的觸發機制了,他們六個人的身份是可以互換的,所以她哪怕毀掉了另外兩封密函也不意味着能夠高枕無憂。

她得儘快完成任務。

首先得儘快出這片林子,到了官道上就安全多了,起碼不會有人明目張膽地刺殺。

然而就在顧嬌快走出林子時,韓五爺騎着黑魔馬自側面的小道奔來了。

顧嬌感受到了一股無比強悍的殺氣,她眸光一凜,猛地拔出了身後的紅纓槍,朝黑風王的頭部一擋。

只聽得一聲清脆的撞擊之響,火星子閃了一片。

那是一柄匕首。

適才顧嬌的反應若是慢一點,黑風王的頭顱已經被匕首貫穿了。

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

不愧是韓家的猛將!

顧嬌將紅纓槍掛在馬鞍特製的卡槽上,抓起背後的大弓,自箭筒中抽了三支箭矢,毫不留情地朝韓五爺射去!

韓五爺一劍斬斷所有箭矢!

與此同時,他的馬也徹底擋在顧嬌與黑風王的面前。

“蕭六郎,把你的密函交出來!”

迴應韓五爺的是顧嬌的又一輪箭矢!

韓五爺沒料到顧嬌如此狠辣果決,廢話一句也沒有,就是幹!

韓五爺被少年的眼底殺氣驚到。

他眯了眯眼,揮出一道凌厲的劍氣,將顧嬌的箭矢頃刻間劈成碎末!

顧嬌擡手,唰的扯落了身上的披風。

少年身着紅色戰衣、玄色鐵甲,自馬背上一躍而下!

韓五爺感受到了少年氣場的強大,然而下一秒,他就被少年手中扎着小辮子、貼着大紅花的紅纓槍狠狠地驚嚇了一把。

哪兒來的兵器啊,這麼辣眼睛的嗎!

辣眼睛歸辣眼睛,那一槍下來的力道卻再一次令韓五爺震驚。

韓五爺身下的黑魔馬都抖了一下。

韓五爺眉心一蹙,一劍擋開顧嬌的紅纓槍,足尖一點,縱身下馬,提劍朝顧嬌狠狠斬了過去!

顧嬌擋了一劍,兩條手臂都在微微發麻。

難怪能與清風道長對決那麼久,真不是清風道長放水,是這傢伙的確很強。

韓五爺冷聲道:“蕭六郎,你不是我的對手!今日的規則,我不能殺你,但我有一百種法子折磨你,所以你最好乖乖把密函交出來,免得吃苦頭!”

一個韓五爺已經很難對付了,若是清風道長也來了,那她是絕對沒勝算的。

必須速戰速決!

顧嬌不再猶豫。

她冷冷地看向韓五爺,在韓五爺不明所以的注視下,一把摘下了脖子上的平安符。

“老大,接着。”

她將平安符拋給了黑風王。

黑風王用嘴叼住。

“這小子在做什麼?”韓五爺古怪地看着顧嬌。

顧嬌的指尖自紅纓槍的利刃輕輕劃過,一串鮮豔的血珠溢了出來。

她將血珠抹在了自己的脣上。

下一秒,她的氣息陡然暴漲!

韓五爺勃然變色:“這是——”

顧嬌拔起紅纓槍,一步蹬上前,縱身而起,橫空一個翻轉,手中長槍如龍,猛地朝韓五爺劈了下去!

韓五爺的玄鐵寶劍當場被劈成兩截!

她單膝跪地而下,一手撐住地面,另一手反握紅纓槍於身後。

她眼底血紅一片。

她不再是那個鮮衣怒馬的少年,她是殺神,是魔,是修羅!

韓五爺扔掉長劍,變掌爲拳朝着顧嬌的命門攻去!

顧嬌以紅纓槍借力,再一次高高躍起,右膝蓋朝着韓五爺的下巴狠狠地頂了上去!

韓五爺整個人都被頂飛了!

他重重地跌在地上,哇的吐出一口血來。

三招。

少年擊敗他……只用了三招!

他終究還是輕敵了,沒在少年變了氣息後用盡全力。

蕭六郎怎麼回事?爲何突然變強了這麼多?

韓五爺咬咬牙,嗖的朝黑風王射出袖中暗器!

而幾乎是同一時間,韓五爺的第二枚暗器朝着顧嬌射了出來。

自己與黑風王,她只能護一個。

顧嬌毫不猶豫地護住了黑風王。

暗器貼着顧嬌的鬢角一閃而過。

暗器並未傷到顧嬌,只是上面的毒粉末悉數進入了顧嬌的眼睛。

顧嬌看不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韓五爺一邊吐血,一邊倒在地上發出瘋狂的笑聲,“蕭六郎,你擊敗我了又怎樣?還不是中了唐門的毒!你的眼睛看不見了,你連這片林子都走不出去!你還怎麼去烽火營!”

憤怒的黑風王擋在了顧嬌身前。

顧嬌本已處在失控的邊緣,卻拜眼睛的疼痛所賜,她恢復了一絲神智。

“老大,平安符給我。”她伸出手說。

黑風王將平安符放在了顧嬌的手心。

顧嬌將平安符戴回了脖子上。

眼睛很疼。

還畏光。

她睜不開了。

這種毒,師孃應該可以解。

她感受到了黑風王的殺氣,但眼下不是復仇的時候。

黑風王必須保存體力。

“老大。”她叫住了黑風王,閉着眼輕輕地安撫着黑風王的情緒,也努力安撫着失控的自己。

黑風王貼心地跪了下來,讓顧嬌能夠輕鬆地騎上去。

顧嬌摸着馬鞍坐了上去。

黑風王站起身來。

顧嬌解了頭上的髮帶,雙手捧住髮帶矇住自己的眼睛。

韓五爺被傷得無法動彈,然而看着顧嬌這副樣子,他忍不住出聲嘲諷:“怎麼?你都這樣了還想去送密函嗎?你看得見路嗎?”

顧嬌握住繮繩,挺直脊背:“我是看不見了,但老大能看見。”

韓五爺冷笑:“老大?你說這匹老黑風王?我承認它是一匹優秀的戰馬,可惜了,它在韓家十五年,從沒去過烽火營。”

“它不用去。”顧嬌說,“它就是在烽火營出生的。”

在第一烽火營,軒轅厲的臨時小院,它一直住到一歲多才被接回軒轅家的府邸。

顧嬌俯下身來,輕輕撫摸着黑風王的鬃毛:“能記起來嗎,老大?”

一定要記起來,就像記起你的主人一樣。

黑風騎不屬於韓家。

這險峻的三百里,不是通關晉級的路,是帶所有黑風騎回家的路。

黑風騎等這一天許久了。

帶黑風騎回家,老大。

“嗤~”韓五爺譏諷地笑了,“蕭六郎,你莫要再徒勞了,你走不出這片林子的,你——”

他話未說完,就見黑風騎仰天長嘯一聲,猛地揚起前蹄,如離弦的箭矢,帶着顧嬌往東北疾馳而去。

那個方向是——

第一烽火營!

韓五爺氣得吐血:“蕭六郎!沒用的!你的馬已經老了!跑不了三百里了!它不到三十里就得歇一下!清風道長會追上你的!韓家人也會追上你的!”

……

電閃雷鳴,暴雨如柱,傾盆而下。

黑風王在如同冰雹一般的暴雨中疾馳,它已連續馳騁百里,片刻也不曾停下。

它要帶黑風騎回家,也要帶顧嬌回家。

906 身世大白(二更)268 母子(一更)733 兄妹虐渣(二更)481 救他(一更)118 表白(二更)675 套麻袋(一更)482 痛打渣爹(二更)695 囂張(一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829 嬌嬌出戰(二更)49 拜年40 學字539 少主(三更)703 姐控903 大勝凱旋(一更)600 寵她(一更)818 暗魂之死(一更)353 暖心(二更)112 打臉(二更)774 姑婆來了(二更)379 雄霸天嬌!(二更)682 完虐!(二更)291 撩撥(一更)893 超級團寵(一更)270 重逢(兩更合一)359 小重孫(一更)745 雷霆手段(三更)196 護短(二更合一)281 宣平侯出手(一更)608 夫妻(兩更)556 少主曝光(一更)232 喜當爹(二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571 龍一歸來(二更)413 恩愛夫妻(二更)817 水落石出(二更)814 戲精大戰!(二更)639 一家三口(二更)76 女兒17 葵水412 一家三口(一更)734 幕後真兇(一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545 溫暖(二更)669 二更609 要個孩子(一更)201 承認(一更)365 碾壓太妃(一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03 藥箱280 完虐(兩更)14 報恩419 表白(兩更)507 兄弟相認!(二更)94 打臉(一更)253 殿試(兩更合一)779 鬥貴妃(二更)348 真相(二更)620 天穹書院(二更)111 碾壓(一更)428 小侯爺(兩更)896 宣平侯歸來(二更)770 韓家的秘密(二更)133 暴揍(一更)449 徹查真相(三更)102 做夢(一更)721 大哥來了(一更)81 奶狗774 姑婆來了(二更)398 最帥霸主!(月票加更)861 最後一戰!(兩更)806 暴揍暗魂!(二更)187 喜脈(二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802 兄妹得手(二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276 羊入虎口(二更)573 水落石出(二更)14 報恩589 腹黑(三更)760 翁婿相見(一更)366 嬌嬌出手(二更)503 兄妹出馬(二更)636 嬌嬌來了205 打臉(二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73 上門253 殿試(兩更合一)450 水落石出(一更)176 神級綠茶(一更)462 心結打開(一更)633 重逢(一更)281 宣平侯出手(一更)474 霸氣侯侯(一更)276 羊入虎口(二更)476 戲精寶寶(兩更合一)183 慈母(二更)71 親親492 滿載而歸(一更)
906 身世大白(二更)268 母子(一更)733 兄妹虐渣(二更)481 救他(一更)118 表白(二更)675 套麻袋(一更)482 痛打渣爹(二更)695 囂張(一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829 嬌嬌出戰(二更)49 拜年40 學字539 少主(三更)703 姐控903 大勝凱旋(一更)600 寵她(一更)818 暗魂之死(一更)353 暖心(二更)112 打臉(二更)774 姑婆來了(二更)379 雄霸天嬌!(二更)682 完虐!(二更)291 撩撥(一更)893 超級團寵(一更)270 重逢(兩更合一)359 小重孫(一更)745 雷霆手段(三更)196 護短(二更合一)281 宣平侯出手(一更)608 夫妻(兩更)556 少主曝光(一更)232 喜當爹(二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571 龍一歸來(二更)413 恩愛夫妻(二更)817 水落石出(二更)814 戲精大戰!(二更)639 一家三口(二更)76 女兒17 葵水412 一家三口(一更)734 幕後真兇(一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545 溫暖(二更)669 二更609 要個孩子(一更)201 承認(一更)365 碾壓太妃(一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03 藥箱280 完虐(兩更)14 報恩419 表白(兩更)507 兄弟相認!(二更)94 打臉(一更)253 殿試(兩更合一)779 鬥貴妃(二更)348 真相(二更)620 天穹書院(二更)111 碾壓(一更)428 小侯爺(兩更)896 宣平侯歸來(二更)770 韓家的秘密(二更)133 暴揍(一更)449 徹查真相(三更)102 做夢(一更)721 大哥來了(一更)81 奶狗774 姑婆來了(二更)398 最帥霸主!(月票加更)861 最後一戰!(兩更)806 暴揍暗魂!(二更)187 喜脈(二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802 兄妹得手(二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276 羊入虎口(二更)573 水落石出(二更)14 報恩589 腹黑(三更)760 翁婿相見(一更)366 嬌嬌出手(二更)503 兄妹出馬(二更)636 嬌嬌來了205 打臉(二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73 上門253 殿試(兩更合一)450 水落石出(一更)176 神級綠茶(一更)462 心結打開(一更)633 重逢(一更)281 宣平侯出手(一更)474 霸氣侯侯(一更)276 羊入虎口(二更)476 戲精寶寶(兩更合一)183 慈母(二更)71 親親492 滿載而歸(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