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 淨空見師父(二更)

小淨空正與小郡主玩得歡,老遠便聽見兩個小豆丁的笑聲。

小郡主在宮裡是不這麼幼稚的,她總端個小長輩的架子,老氣橫秋。

兩個小豆丁在院子裡追逐着星星點點的螢火蟲,沒留意到有人正在朝這邊過來。

張德全第一個發現了國君,他趕忙躬身行了一禮。

國君擡擡手,示意他邊兒上。

張德全側身讓到一旁。

兩個小豆丁追呀追,小郡主跑在前面,她一不留神兒撞在了國君的大腿上。

她身後的小淨空沒剎住車,爲了避免撞在她的身上,小身子往旁側一晃,撞在了國君的另一條大腿上。

此前國君與小淨空一共見過兩次。

第一次是小淨空與小郡主站在麒麟殿外唱歌,什麼你愛我~我愛你~什麼什麼甜蜜蜜的,至今都在國君腦海裡迴盪。至於說長相,國君還真沒細看。

第二次是中午,兩個小豆丁坐在麒麟殿,臉上髒兮兮的,也沒看清長相。

眼下小淨空到了他面前,他才終於得以打量這張稚嫩的小臉。

好看是毋庸置疑的,小淨空的優秀長相從不因曬黑而減分,他不論是昭國白白嫩嫩的樣子,還是如今小麥色肌膚的樣子,都可愛得不像話。

但精緻的眉眼中又透着一絲英氣。

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神,面對大燕國君也沒有一絲怯懦。

這孩子將來長大了……定非池中物。

“伯伯!”小郡主抱住了國君的大腿。

小淨空哦了一聲,後退一步,禮貌地打了招呼:“小雪伯伯好。”

國君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小淨空的臉上。

他一邊看,一邊不由地皺起了眉頭。

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是什麼。

“陛下。”

蕭珩從另一邊的老槐樹下走了過來。

“慶兒。”國君移開落在小淨空臉上的視線,看向蕭珩,“是不是他們吵到你歇息了?”

蕭珩如今立的是病弱人設,還有半年就要撒手人寰。

他調整了呼吸,帶着一絲虛弱說:“沒有,天熱,我睡不着。”

國君看着他道:“難受的話就讓國師給你拿點藥。”

蕭珩苦澀一笑:“不用浪費藥材了。”

一個要死的人吃藥只是心理安慰而已,蕭·腹黑·珩將人設拿捏得妥妥的!

國君的目光還是不自覺地被小淨空吸引。

他蹙了蹙眉:“這孩子……”

蕭珩說道:“蕭大夫說他剛從林子裡回來,最好先在國師殿觀察一兩日,確定身心都沒大礙了再送回去。我已經派人通知過他家人了。”

畢竟是豁出去救過上官雪的孩子,在國師殿休養幾日也是情理之中。

國君深深地看了小淨空一眼,沒再多言:“小雪,我們該回宮了。”

小郡主依依不捨地衝幾人揮手道別:“淨空再見!老師再見!小侄兒再見!堂姐再見!”

上官燕從窗戶後衝她揮揮手。

國君看了看上官燕,眉心微蹙,最終一個字也沒說。

上馬車後,小郡主開心地把玩着手裡的淺色琉璃瓶。

琉璃是半透明的,裡面裝着小淨空抓來的螢火蟲,一閃一閃,像天上的星星。

國君卻是想到了那個孩子。

一個五歲的孩子居然敢當街咬住人伢子不放,又冷靜地帶着小雪逃出被關押的地方,還找了個藏身之處,一藏就是一下午。

自己餓肚子,東西全給小雪吃。

勇敢、機智、沉穩、善良……世間所有美好的品質似乎都能用在那孩子身上。

“伯伯,我明天可不可以還來找淨空玩?”小郡主打斷了國君的思緒。

“你不害怕了?”國君問她。

“害怕什麼?”小郡主反問他。

國君好笑地說道:“你下午不是還說以後都不出去了,害怕出宮又遇到壞人。”

“哦,這個啊,我剛剛和淨空也說了。”小郡主道,“可是淨空說我們不能……不能爺爺灰石!”

國君一頭霧水,什麼爺爺灰石?

小郡主努力解釋:“就是、就是……你你你……你吃飯噎住了,你不能以後害怕被噎住都不吃了。所以我、我也不能害怕碰到壞人就再也不出門了!世界那麼大,我要去看看!”

我看你就是想來國師殿轉轉!

還有,那叫因噎廢食!

國君問道:“他真這麼說?”

小郡主奶唧唧地點頭:“嗯!”

國君嗤了一聲:“懂得還挺多。”

他下午哄她哄得嗓子都幹了,小丫頭一句也聽不進去,怎麼?她的小夥伴說一句,她就立馬奉爲了真理?

張德全笑了笑,說道:“一看就是家教好,小郡主能交到這樣的朋友也是一樁美事。”

國君:“哼。”

……

小淨空白天睡多了,晚上沒睡意。

他坐在椅子上,百無聊賴地晃着小腿兒:“嬌嬌我想吃千層酥,沒有糖的那種。”

千層酥有甜口也有鹹口,但一般爲了增加口感都會放一點豬油,只有在大興巷的一家老字號有素油做的千層酥。

顧嬌道:“好,我去給你買。”

蕭珩道:“我去買。”

小淨空蹦下地:“我也想去!”

蕭珩:不,你不想。

小淨空堅決要跟出去。

考慮到他剛受過一場驚嚇,粘人也算正常,顧嬌將他帶上了。

大興巷離國師殿不遠,今晚有風,氣溫還算涼爽,一家人決定步行。

顧嬌將小淨空牽在中間,小淨空一蹦三跳,興奮得不得了。

盛都內城不宵禁的時候還是很繁華的,這個時辰不早了,街道上卻依舊車水馬龍,行人摩肩接踵。

“哇!好漂亮!她們的花燈是金子做的!我可以去看看?”

不可以!

那是青樓!

“哇!好熱鬧!好多人!我可以進去轉轉嗎?”

那是賭坊!

“那那那那這個呢?”

這是壽衣店!

“那邊有好多小孩子!我也要去!”

那是民間給淨身的地方,窮人家將孩子通過那裡送進宮做太監。

你是有哪裡想不開嗎,小子!

蕭珩果斷將小傢伙扛在了肩上。

小淨空一陣撲騰:“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蕭珩:“不放。”

小淨空小臉憋得通紅:“我要尿尿!我憋不住啦!”

蕭珩:“……”

小孩子的尿真是說來就來。

蕭珩虎軀一震:“不許尿我身上!”說罷,對顧嬌道,“我帶他去一趟茅廁。”

“那我去排隊,鋪子就在前面的巷子裡。”顧嬌爲蕭珩指了方位。

蕭珩嗯了一聲:“我知道了,一會兒去找你。”

顧嬌去前面的巷子裡排隊。

這間點心鋪子的生意十分不錯,隊排得很長,顧嬌站在末尾,幾乎排到街對面的巷子裡去了。

她等待的功夫忽覺頭頂一道強大的氣息一閃而過。

太快了,四周的百姓全無察覺。

顧嬌起先沒往心裡去,哪知下一秒,又一道強大的氣息自她頭頂閃了過去。

這二人的氣息與齊煊的有的一比,甚至似乎更強。

二人在附近的另一條衚衕裡交起了手來,顧嬌能夠清晰地感受到二人你來我往的內力碰撞。

她決定去看看。

那是一條賣棺材鋪與壽衣的衚衕,鋪子早已關門,只剩下壽衣店與棺材鋪的布招牌在夜風中無聲招展,月光一照,頗有幾分陰森詭異的氣息。

顧嬌站在衚衕外,將身子擋住,只探出一顆腦袋偷望。

交手的是一名佛家弟子與一名道家弟子。

佛家弟子足尖一點,凌空後翻落在了一側的屋頂上,正巧對着顧嬌所在的方向。

顧嬌定睛一看:“咦?美和尚?”

這時,那名道家弟子縱身一躍,一掌朝他打來。

他身形一轉,往顧嬌這頭從容退行了半丈。

這下,道家弟子的臉也露了出來。

顧嬌更驚訝了:“清風道長?”

這倆人怎麼打上了?

清風道長該不會就是上次追殺美和尚的牛鼻子吧?

一個美和尚,一個仙道長,什麼叫神仙打架,這就是了。

“太養眼了……”顧嬌看得眼睛都直了。

“牛鼻子,你講點道理!要不是我把你從林子裡帶出來,你指不定要在裡頭困上一年半載,不如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了如何?”

“你做夢!”

清風道長凌空一掌,朝着和尚的心口拍去。

他的衣袍被迎面而來的夜風吹得獵獵作響,眉眼仙氣如玉,眼神卻充滿殺氣。

和尚身形一閃,避過他的攻擊。

普天之下能避開清風道長掌風的人可不多了。

月夜下的和尚美得像個妖神。

他勾脣一笑,指尖夾住一片飛落而下的落葉,幽幽嘆道:“唉,不就是偷看你洗了一次澡嗎?至於記仇這麼多年?”

清風道長俊美的面龐閃過慍怒,殺招凜冽:“受死!”

和尚冷冷一笑,手臂一揮,指尖的落葉成刀,嗖的朝清風道長的眉心射去!

這一招,亦是殺招!

……

“尿完了?”蕭珩看着從茅廁出來的小淨空,“去洗手。”

小淨空擺着個小臭臉來到井邊洗手。

蕭珩好笑地看着他:“你擺臭臉給誰看?”

小淨空鼻子一哼:“不讓我吃糖的壞姐夫!”

蕭珩挑眉道:“明明是嬌嬌不讓你吃的。”

小淨空叉腰跺腳:“那還不是你告訴嬌嬌我的牙齒壞了!”

蕭珩無辜地說道:“你的牙齒是壞了呀。”

小淨空兩手抱懷,撇過臉:“哼!”

這是一間賣肉脯的鋪子,蕭珩順道給顧嬌買了一點肉脯。

隨後蕭珩牽着小淨空去了賣千層酥的鋪子。

排隊的人很多,蕭珩從隊伍前方一直找到隊伍的末尾,依舊不見顧嬌的蹤影。

小淨空嚴肅地問道:“你是不是記錯啦?嬌嬌不是來這裡買千層酥的?”

蕭珩一手拿着一包肉脯,一手牽着小淨空,說道:“就是這裡,我沒記錯。”

小淨空想了想:“嬌嬌是不是也去茅房啦?我要去找嬌嬌。”

蕭珩道:“不要亂跑,就在這裡等。”

小淨空拒絕配合:“我不要,我就要去找,你不讓我找我就哭,說你是人伢子你拐賣我!”

不怕小孩和你槓,就怕小孩有智商。

這是小傢伙最後的倔強,誰讓他弄沒了他的糖?

蕭珩好氣又好笑:“好,帶你去找。”

兜一圈就回來。

蕭珩牽着小淨空隨便找了個方向溜達起來。

顧嬌是從巷尾出去的,他倆是從巷頭。

陰森詭異的小衚衕裡,清風道長與和尚已交手了十幾個回合。

顧嬌只恨手邊沒一包肉脯,對不起這超燃的打鬥現場。

二人雖是打得厲害,但招式皆只針對對方,並未毀壞一房一門、一磚一瓦。

這纔是高手的修養與境界。

那些動不動就將人家的房子轟個窟窿的,考慮過人家修房子要錢嗎?

“貧僧還有事,實在不想和你打了,結束吧!”

和尚立在屋頂,周身內力陡然暴漲,灰色僧服無風自動,宛若氣海翻涌。

清風道長眉頭一皺,好強的殺氣!

和尚飛身而起,殺氣凌厲,如同一尊墮入魔道的佛,猛地朝清風道長的命門攻去。

“師父!”

一道脆生生的小聲音撕裂了衚衕裡的殺氣。

和尚的身子驀地一僵。

416 行刺(兩更)251 妹控(一更)356 父愛如山(三更)790 女兒控(兩更)118 表白(二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15 打臉581 嬌嬌出手(一更)30 同住17 葵水437 套麻袋(五更)287 寵嬌嬌(二更)447 撞破(一更)502 妹控(一更)176 神級綠茶(一更)61 囂張710 祖孫相見(二更)73 上門479 美男計(一更)587 甦醒(一更)402 龍影衛(二更)159 學霸(一更)90 坦白(一更)823 國君的悔恨(一更)199 結束(一更)379 雄霸天嬌!(二更)602 護妻(一更)627 再遇國公爺(二更)02 相公180 公爹(一更)698 相認(一更)299 報應(二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646 大燕皇族(二更)864 軒轅的守護(一更)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524 深夜溫情(一更)194 坑渣兄415 病情真相(兩更)854 大勝晉軍217 養母(二更)212 親親(一更)470 臨盆(三更)317 破局(二更)95 和尚(二更)252 私生(二更)113 太后(一更)98 姐弟(一更)438 揍寧王(六更)751 重大發現(一更)63 姐弟233 掉馬(一更)430 暴揍太子妃(二更)301 深夜獨處(二更)652 音音(二更)368 坑太妃(二更)469 小迷弟(二更)579 母愛無疆(一更)738 十大世家(兩更)716 母子相見866 軒轅之怒!(兩更)864 軒轅的守護(一更)45 出診581 嬌嬌出手(一更)491 強強聯手(二更)150 身世(二更)539 少主(三更)462 心結打開(一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232 喜當爹(二更)571 龍一歸來(二更)481 救他(一更)161 揭穿(一更)31 共枕67 坑爹28 做夢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595 獵殺時刻!(一更)47 搶救03 藥箱545 溫暖(二更)63 姐弟757 音音是誰?(一更)487 大殺四方(兩更)692 徹查真相(一更)716 母子相見528 大型掉馬(兩更)489 坑人的嬌嬌(二更)519 寧安公主(二更)64 侯爺615 清算總賬(一更)474 霸氣侯侯(一更)614 夫妻之實(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569 霸氣小風風(二更)517 自食其果(加更)895 到手(一更)661 女兒(二更)681 師父出手(一更)834 戰神嬌嬌(一更)470 臨盆(三更)
416 行刺(兩更)251 妹控(一更)356 父愛如山(三更)790 女兒控(兩更)118 表白(二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15 打臉581 嬌嬌出手(一更)30 同住17 葵水437 套麻袋(五更)287 寵嬌嬌(二更)447 撞破(一更)502 妹控(一更)176 神級綠茶(一更)61 囂張710 祖孫相見(二更)73 上門479 美男計(一更)587 甦醒(一更)402 龍影衛(二更)159 學霸(一更)90 坦白(一更)823 國君的悔恨(一更)199 結束(一更)379 雄霸天嬌!(二更)602 護妻(一更)627 再遇國公爺(二更)02 相公180 公爹(一更)698 相認(一更)299 報應(二更)406 婆媳相見(兩更)646 大燕皇族(二更)864 軒轅的守護(一更)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524 深夜溫情(一更)194 坑渣兄415 病情真相(兩更)854 大勝晉軍217 養母(二更)212 親親(一更)470 臨盆(三更)317 破局(二更)95 和尚(二更)252 私生(二更)113 太后(一更)98 姐弟(一更)438 揍寧王(六更)751 重大發現(一更)63 姐弟233 掉馬(一更)430 暴揍太子妃(二更)301 深夜獨處(二更)652 音音(二更)368 坑太妃(二更)469 小迷弟(二更)579 母愛無疆(一更)738 十大世家(兩更)716 母子相見866 軒轅之怒!(兩更)864 軒轅的守護(一更)45 出診581 嬌嬌出手(一更)491 強強聯手(二更)150 身世(二更)539 少主(三更)462 心結打開(一更)381 夫妻之實(二更)232 喜當爹(二更)571 龍一歸來(二更)481 救他(一更)161 揭穿(一更)31 共枕67 坑爹28 做夢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595 獵殺時刻!(一更)47 搶救03 藥箱545 溫暖(二更)63 姐弟757 音音是誰?(一更)487 大殺四方(兩更)692 徹查真相(一更)716 母子相見528 大型掉馬(兩更)489 坑人的嬌嬌(二更)519 寧安公主(二更)64 侯爺615 清算總賬(一更)474 霸氣侯侯(一更)614 夫妻之實(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569 霸氣小風風(二更)517 自食其果(加更)895 到手(一更)661 女兒(二更)681 師父出手(一更)834 戰神嬌嬌(一更)470 臨盆(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