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8 十大世家(兩更)

小郡主失蹤一事非同小可,國師殿都出動了,更別說各大世家。

世家們紛紛出動家族的精銳力量,爭取能夠尋回小郡主立下大功。

韓家尋找的意願尤爲強烈。

花廳中,韓老爺子神色凝重地說道:“這次張封等人失職,若是我們不戴罪立功尋回小郡主,國君怪罪下來,韓家就麻煩了。”

韓家因爲刺殺皇長孫一事已經失去了一座礦山,他們不能再被國君責罰第二次了。

韓磊剛從皇宮回來,屋子裡除了他與韓老爺子,還有他的嫡出弟弟韓三爺。

韓三爺是個混子,昨夜又在小妾房中廝混一整晚,這會兒沒精打采的,韓磊看了就冒火。

論起能幹,十個老三加起來也不如老二,照他當初的意思,合該讓老三去給韓燁頂包。

起碼韓家損失的只是一個草包!

可就因是老夫人嫡子,所以哪怕不用努力、不必爲家族付出,他也能坐享其成!

韓磊狠狠地瞪了弟弟一眼,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忍住一巴掌呼死他的衝動。

“父親。”韓磊壓下火氣,對韓老太爺說,“這件事有蹊蹺。”

韓老太爺雙手交疊擱在手杖的手柄上,目光如鷹隼:“你先別管蹊蹺不蹊蹺,把小郡主找回來,韓家纔有救!”

韓磊拱手:“知道了,父親,我這就帶人去找。”

韓老太爺意味深長地說道:“記住,必須是韓家人將小郡主尋回來!”

韓磊會意:“兒子明白。”

“還有你!”韓老太爺沉沉地看向韓三爺。

韓三爺被自己老爹呵斥得一個激靈站起身來,擡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我我我……我也去!”

韓老太爺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你去什麼去!給我老實在家待着!這幾日不許踏出院子半步!”

韓三爺快哭了。

爲什麼又要禁他的足?

韓磊叫來褚南,讓他去軍營挑選一批最優質的黑風騎,他要帶着韓家的騎兵親自去找人。

“父親。”

韓磊即將出門時,韓燁策馬走了過來。

韓磊看着韓燁蒼白的臉,又看看他緊緊纏着紗布的雙腳,眉頭一皺:“你傷還沒好,怎麼出來了?”

韓燁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臉色蒼白,眼神卻無比堅毅:“父親,讓我也去找吧。”

“胡鬧!你這樣怎麼去找?大夫不是說了讓你悉心養傷嗎?萬一被人發現你腳筋斷了,雙腳盡廢,你覺得你還能保住今時今日的地位嗎?”

韓磊的話猶如一把尖刀戳進了韓燁的心窩子。

顧長卿那一劍下了死手,幾乎斷了他的習武生涯。

國君不會重用一個廢人。

爲了不被國君發現這個秘密,他甚至不能去找國師殿醫治!

他不接受自己成爲廢人的事實!

他還可以上馬!

可以拿槍!可以握劍!

韓磊明白一貫心高氣傲的兒子接受不了這個沉重的打擊,他語氣緩和些,說道:“燁兒,你安心待在府上,爲父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

“是嗎?”韓燁的語氣有些漫不經心。

韓磊着急讓兒子相信,正色道:“傳言軒轅厲手筋曾被晉國人挑斷過,可他還不是被一位神醫治好了?”

韓燁的眸子裡掠過一絲動容:“是國師嗎?”

韓磊搖頭:“不是,那會兒國師殿還沒建呢,我也不清楚那位神醫是誰,但如果傳言是真的,那麼爲父一定爲你尋到他!不惜代價讓他醫治你!哪怕是讓我韓家永遠供着他,爲父也認了!”

這是第一次韓燁從父親的眼底感受到他對自己毫無保留的關心。

從前只有二叔會這樣。

韓燁低聲道:“幾十年了,誰知道那人還在不在?”

韓磊扶住他雙肩:“燁兒,別說喪氣話,你是韓家的繼承人,你不能自暴自棄。”

韓燁道:“我知錯了,父親。”

韓磊欣慰地笑了笑:“你趕緊回去養傷,外頭的事爲父會辦妥的。”

韓燁被下人擡回了自己院子。

他躺在門口的藤椅上,遙遙地望向院中景象。

齊煊拍了拍身上的小蚊子,對韓燁道:“行了,別憂心忡忡的,我去幫你找。”

韓燁道:“多謝師父。”

齊煊雙手負在身後,嘆道:“師徒一場,我也不希望看着你的家族出事。”

韓燁沉吟片刻,忽然叫住他:“師父。”

齊煊問:“何事?”

韓燁怔怔地說道:“我聽說,蕭六郎是小郡主的老師,你覺得他會不會放過這個立功的機會?”

齊煊挑眉:“你是希望我趕在他之前找到小郡主?”

韓燁垂下眸子,捏死了一隻掉在他腿上的小蚊蟲:“我是希望,師父若是遇到他,就替我殺了他。”

齊煊笑了笑,風輕雲淡地說道:“好。”

國師殿的紫竹林中,於禾拎着冰鎮的食盒去了林子裡的小竹屋。

堂屋內靜靜跽坐在門口的弟子道:“國師大人,於禾送解暑的甜湯來了。”

國師疲倦地說道:“讓他進來。”

“是。”

弟子挑開堂屋的竹簾,衝於禾點了點頭。

於禾邁步入內,在臺階上留下鞋子,着乾淨的白色足衣踩着木地板緩步入內。

“師父。”於禾行禮。

在國師殿,只有國師的親傳弟子纔有資格叫一聲師父,其餘弟子都是尊稱國師大人。

於禾看着桌上的龜殼,小心問道:“師父,您在占卜嗎?爲什麼卦象會是這樣?”

於禾作爲親傳弟子,多少學了一點知識,桌上的卦象一看就是占卜失敗了。

但這很奇怪不是嗎?

這世上竟有師父卜不了的卦嗎?

國師遺憾地說道:“她的卦象,我算不了,無論試多少次都始終算不了。”

她?

師父說的莫非小郡主?

沒錯,只有小郡主出事了,這個節骨眼兒上除了小郡主,也沒別人值得師父反覆算卦了。

於禾笑容可掬地說道:“一定是天氣太熱了,師父要不要歇會兒再算?”

國師嘆道:“與天氣無關,我算了許多年了。”

師父啊,您這就誇張了,小郡主才四歲啊。

於禾在國師大人的對面跽坐而下,打開食盒蓋子,舀了一碗冰鎮的綠豆湯雙手呈上:“師父,給。”

國師大人接過來喝了一口,不再多言。

……

某院落的一間廂房中,黑衣人與處理完傷勢的小販恭恭敬敬地站在屋子中央,二人面前是一名穿着灰色斗篷的男子。

天氣悶熱,男子將斗篷的帽子放了下來,將臉上的面具也摘了下來。

他看了二人一眼,問道:“都辦妥了?”

小販說道:“人抓來了。”

黑衣人補充道:“就是多抓了一個。”

小販無語,不說話你會死是吧?

“多抓了一個是什麼意思?”男子蹙眉問。

小販忙指着自己受傷的大腿道:“是小郡主的同窗,自個兒跟來的,咬我腿上甩不掉!不過大人請放心,小的們已經從小郡主那兒套了消息。那就是個窮孩子,家裡連個爹孃都沒有,只有一個在隔壁書院唸書的姐姐。他就算死在外頭,也沒人能管的!”

男子冷哼道:“最好是這樣!”

黑衣人遲疑了片刻,斟酌着說道:“主子,小郡主那邊……真的不給點兒吃的嗎?這會兒都下午了,餓了她半天了。”

男子淡淡地說道:“讓她吃點苦頭,這樣國君纔會更心疼,更龍顏大怒。”

黑衣人嘀咕道:“不會餓出個好歹吧?”

男子冷漠地說道:“餓一兩天餓不死,晚上記得給點水喝。”

黑衣人:“……是。”

柴房,兩個小豆丁蹲在牆角。

“淨空,我餓。”小郡主淚汪汪地說。

小淨空醒了有一會兒了,他認真聽了聽外頭的動靜,小聲問她道:“還餓嗎?”

“嗯。”小郡主委屈巴巴地點頭,“糖不頂餓。”

小淨空深得姑婆真傳,有藏小食的習慣,他的荷包裡就藏了幾塊桂花糖與一小包蜜餞。

方纔小郡主喊餓,他已經給她吃了一大半,只剩下三塊糖與兩顆蜜餞。

小淨空又拿了一塊糖和一顆蜜餞給她:“不能再多了。我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家,剩下的要留給你晚上吃。”

“嗯。”小郡主乖乖點頭,一隻小手抓過蜜餞,一隻小手抓過桂花糖。

“你怎麼不吃?”她問。

小淨空拍了拍自己的小肚皮:“我肉多,一頓不吃也沒事。”

小郡主想了想,還是把看起來更大一點的桂花糖遞到他面前:“這個,你吃。”

她不能自己一直一直吃,小淨空什麼都不吃。

這點糖還不夠給我塞牙縫。

——曾經每頓飯都要靠搶食小和尚們才能吃飽的小淨空如是想。

“你吃吧。”小淨空把糖塞進了她的嘴裡。

“唔……”小郡主被塞了滿嘴。

嗚嗚,桂花糖真好吃。

小淨空耳力過人,他能聽出院子裡這會兒沒人。

他看向小郡主:“小雪,我們逃出去吧?”

剛把蜜餞塞嘴裡的小郡主鼓着腮幫子,小胖松鼠一般呆呆地看着她:“怎麼逃?”

小淨空來到門邊,柴房的門是對開的,外頭上了銅鎖,有一條狹窄的門縫。

小淨空是小孩子,他的骨架很小,肉肉可以擠擠,跐溜一下他的小手便抓着什麼東西從門縫裡滑了出去。

隨後就聽見門鎖咔咔響了兩下,銅鎖被撬開了。

小郡主星星眼:“哇!淨空你好厲害!”

淨空也覺得自己厲害。

“和承風哥哥學的。”他說。

“承風哥哥是誰?”小郡主問。

我如今的“姐姐”——

小淨空說道:“一個哥哥,改天帶你見他。”

“好呀好呀!”

小郡主被小淨空的神技所震撼,一下子忘了他們在做一件多麼危險的事。

小淨空推開柴房的門,帶着小郡主來到院子裡,找了一個適合翻牆的位置。

他對小郡主道:“這裡有一棵樹,一會兒我們先爬上樹,就能翻過牆頭。”

小郡主低下頭,對了對小手指,特別小聲地說道:“可是我不會爬樹。”

小淨空想了想,嗖嗖嗖地跑回柴房,抱了一根繩子出來。

“你抓住繩子,我把你拉上去。”

小郡主:“我抓不住。”

小淨空:“……”

“好叭,那就只能先將你綁起來了。”

小淨空將繩子的一端系在小郡主的腰上,另一端系在自己的腰上。

隨後他便唰唰唰地上了樹,跳上牆頭,將小郡主了拉上去。

尋常五歲孩子沒他這樣的力氣。

他每天練基本功打下了十分紮實的基礎,又練了小雞猴教給他的拳法,身體素質大幅提升。

“我現在把你放下去。”小淨空拽緊繮繩,一點一點把小郡主放到牆的另一邊。

黑衣人與小販從主屋出來後都擡手揪了揪衣襟。

太熱了。

汗流浹背的。

小販道:“趕緊去看看小郡主怎麼樣了,柴房那麼悶,別給熱暈過去了。”

二人一道去了柴房。

結果驚訝地發現鎖被撬開了,屋子裡的兩個小豆丁不見了!

黑衣人勃然變色:“誰把他們放走了!”

小販蹙眉道:“放?這院子裡全是咱們的人!你該問誰把他們救走了!”

“該死!”黑衣人咬牙,忽然他雙耳一動,猛地朝牆頭望去,“什麼人!”

小販足尖一點躍上牆頭,他放眼望了望,在不遠處的草叢裡發現了一條繩子。

是他們柴房的繩子。

黑衣人越過牆頭來到小販身邊:“有發現了?”

小販望了望前方的一大片比人還高的高粱地,最終在一個十分隱蔽的淤泥水窪裡發現了一個小孩子的腳印。

從腳尖的方向來看,是往高粱地去的。

小販冷聲道:“追!”

小販與黑衣人追去了高粱地。

“淨空,你剛剛爲什麼要往高粱地那邊跑?還要拿我的鞋子在水坑裡踩一腳?”

“這就障眼法,也叫惑敵之術,讓他們以爲我們去了那邊,其實我們走的是這邊!”

兩個小豆丁跐溜跐溜地鑽進了林子。

嬌嬌一定會來找他的。

在那之前,他只用找個地方將自己藏好就行了。

……

黑衣人與小販搜遍了整個高粱地才意識到他們被耍了。

高粱地裡什麼都沒有!

沒有人影,甚至沒有被人匆忙穿行過的痕跡!

另外,小販還意識到了一個更令人惱火的問題:“沒有人來救他們,是他們自己跑掉的!”

黑衣人問道:“何出此言?”

小販冷哼道:“若果真有人發現了那個庭院,你覺得這麼久過去了,會沒有官府的人前來搜查嗎?”

黑衣人恍然大悟。

小販滿眼兇光:“一定是那個臭小子!等我逮住他,我非得宰了他!”

二人追去了林子。

林子裡遍佈參天大樹,枝葉遮陰蔽日,連溫度都比外頭涼爽不少。

黑衣人一邊走,一邊說道:“其實,我們不一定要找到小郡主,讓別的世家找到也可以,反正我們的目的也不是爲了要在這件事上立功。”

小販說道:“我們是可以不要這個功勞,但我們必須保證韓家也拿不到!若是他們尋回小郡主將功贖罪,那我們做的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

黑衣人若有所思:“說的也是。”

小販呵呵道:“最次不能便宜韓家,最好是我們自己把功勞拿了。”

說話間,二人越走越遠。

一棵百年梧桐樹上,一名四十出頭的中年男子帶着一名侍衛凌空掠了下來。

中年男子望向對面的一棵大樹:“楊家主,樹上不熱麼?還藏着?”

樹枝上安靜了一瞬,一個身着藏青色錦衣的五旬男子被兩名侍衛帶回了地面。

他衝中年男子不鹹不淡地打了招呼:“董家主。”

被喚作董家主的中年男子笑了笑,又望向四周各個方向:“諸位都出來吧,這林子裡蚊蟲多,躲在樹後被咬了可不划算。”

他話音一落,陸陸續續又有三名男子帶着自家侍衛或是從樹上、或是從樹後走了過來。

董家主笑了笑,目光一一掃過三人:“陳大人,杜大人,鳳老弟,風小子。”

前面三位的年紀與董家主不相上下,都正值壯年,獨獨風家家主今年才二十三歲,是十大世家裡最年輕的家主。

並不是他多能幹,而是風家的長輩都沒了,只剩他與嫡親的哥哥相依爲命,支撐着風雨飄搖的家族。

董家主和顏悅色地笑道:“看來大家都是從他們進林子的時候盯上他們的,那麼方纔他們說的話想必大家都聽見了。我也不妨給大家透個底,那個小販打扮的男人是沐家幾年前從地下武場請來的高手,輕功了得。”

陳大人說道:“所以這件事是沐家乾的,沐家想對付韓家?”

董家主笑道:“目前看來是這樣。”

杜大人問道:“沐家爲何這麼做?”

董家主笑了笑:“婉妃剛出了事,沐家便對韓家下了手,大家就沒覺得這其中有什麼關聯?”

鳳大人暴脾氣上來了:“你直說婉妃是被韓貴妃陷害的得了!”

董家主笑容不變:“這話可是你說的,我沒說。”

“你——”鳳大人噎住。

十大家主中,董家主是出了名的笑面狐狸。

與他說話最容易踩坑。

董家主笑道:“除了沐家、王家、蘇家與韓家,其餘世家都到了,我有個提議,不知諸位想不想聽。”

鳳大人最煩他這一套,一句話能憋好幾個屁:“有話就說!”

有屁就放!

董家主的目光自衆人身上一一掃過:“沐家與王家、蘇家是姻親,沐家若是出事,這兩家想來也很難摘乾淨,就算不被國君遷怒,但也一定分不到任何好處。”

鳳大人煩死他了:“你到底想說什麼?”

董家主雙手負在身後,笑容滿面地說道:“沐家抓走小郡主可謂是犯了死罪,韓家保護不力亦有瀆職之罪,但僅憑這些還不足以幹翻兩個家族。可萬一……我是說萬一……小郡主出了意外呢?這兩家……還能活嗎?”

杜大人皺了皺眉:“你的意思是——”

董家主的笑容漸漸染上一分陰鷙:“我的意思是,與其我們六家去爭奪尋回小郡主的功勞,爭得頭破血流,不如干倒沐、韓兩家,直接瓜分了他們的勢力!這樣既不傷和氣,也能讓每個人都佔到便宜。”

現場年紀最大的楊家主笑了:“笑面狐狸啊,你果然心狠手辣。”

董家主看了他一眼,說道:“韓、沐兩家可是大肥肉,難道你不想啃一口?黑風騎、輜重營……當年我們也出了力,可憑什麼我們幾大世家分不到軒轅家的兵權?”

林子裡陡然陷入沉默。

沒錯,當年爲鬥倒軒轅家,他們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到頭來卻半點兵權也沒分到。

南宮家得大頭就算了,本就是武將出身的,可憑什麼連世代從文的沐家都分到了輜重營?!

他們不服氣!

林子裡的人開始有些蠢蠢欲動了。

“走了。”最年輕的家主風無修毫無興趣地轉身離去。

董家主眯了眯眼,望着他玉樹臨風的背影,冷笑着問道:“風小子,你是答應了還是沒答應?”

風無修擺擺手:“沒答應。”

董家主威脅道:“那你可不能就這麼走了。”

風無修用餘光瞥了他一眼:“攔得住我,儘管試試。”

董家主的侍衛握住了腰間的劍柄。

卻忽然間,一個身着藍色道袍的年輕道長從天而降,如一尊不可撼動的神祗,將風無修擋在了自己身後。

所有人俱是一驚。

楊家主不可置信道:“清風道長!”

風無修年紀小,氣場卻絲毫不弱:“你們要做什麼我不管,我也不會去告發你們,但這個功勞,我風家要定了!”

現場所有高手聯起手來都不是清風這個牛鼻子的對手……董家主笑了笑。

他說道:“我方纔只是開個玩笑罷了,何必當真?好了,接下來我們就各憑本事,看誰先救回小郡主吧!”

只差一點了,可惡的風無修,一下子把局面全攪亂了!

“哥,我們走。”風無修對清風道長說。

558 坦白(一更)883 一家團聚(一更)495 嬌嬌出手(二更)816 打假(一更)522 回京(一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525 一家團聚(二更)585 殺神歸來!(二更)128 團寵(二更)43 夢魘535 腹黑嬌嬌(一更)860 慶哥的手段!(三更)232 喜當爹(二更)452 婆媳(三更)185 叫娘(二更)554 恩愛(一更)247 兄弟(一更)441 將計就計(九更)432 龍一(二更)235 抓包(一更)676 胖揍!(二更)622 夜半美人(二更)454 真相(二更)549 霸氣姑婆!(二更)125 大哥(一更)527 歡喜(兩更)198 真假千金(兩更合一)803 救出國君(一更)687 爲母則剛(加更)819 韓家倒塌(二更)129 炫耀(一更)246 真相(二更)361 上眼藥(一更)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238 尋醫(二更)571 龍一歸來(二更)06 賣雞235 抓包(一更)862 軒轅麒甦醒!(一更)649 大快人心536 護她(二更)47 搶救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307 真相大白(兩更)537 小寶(一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773 超級妹控(一更)711 國君之怒298 實力( 一更)501 寵嬌嬌!(二更)524 深夜溫情(一更)488 腹黑嬌嬌(一更)338 恩愛(三更)610 神助攻(二更)92 身世(一更)899 解毒成功(二更)20 抉擇904 炫女狂魔(二更)905 籌備婚禮(一更)582 龍一來了(二更)521 結束(二更)797 嬌嬌與暗魂(二更)546 母子(一更)472 狹路相逢(二更)918 姐控的小寶(一更)681 師父出手(一更)691 軒轅的復仇!(加更)784 國君之怒(二更)221 暴揍渣侯(二更)50 母子658 完勝(兩更)818 暗魂之死(一更)55 相逢344 起疑(九更)887 兄弟交鋒(一更)626 秘辛(一更)830 首戰告捷(一更)321 二更336 套麻袋(一更)861 最後一戰!(兩更)472 狹路相逢(二更)569 霸氣小風風(二更)302 嬌嬌揍人(一更)887 兄弟交鋒(一更)868 父子連心(一更)795 剷除韓家(三更)701 手術544 默契唐嬌(一更)516 甦醒(兩更)18 臉紅454 真相(二更)677 太女(一更)481 救他(一更)359 小重孫(一更)410 母子相遇(二更)85 歸家(三更)693 無敵小郡主!(二更)394 嬌嬌威武(二更)42 除夕697 大燕國師(三更)
558 坦白(一更)883 一家團聚(一更)495 嬌嬌出手(二更)816 打假(一更)522 回京(一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525 一家團聚(二更)585 殺神歸來!(二更)128 團寵(二更)43 夢魘535 腹黑嬌嬌(一更)860 慶哥的手段!(三更)232 喜當爹(二更)452 婆媳(三更)185 叫娘(二更)554 恩愛(一更)247 兄弟(一更)441 將計就計(九更)432 龍一(二更)235 抓包(一更)676 胖揍!(二更)622 夜半美人(二更)454 真相(二更)549 霸氣姑婆!(二更)125 大哥(一更)527 歡喜(兩更)198 真假千金(兩更合一)803 救出國君(一更)687 爲母則剛(加更)819 韓家倒塌(二更)129 炫耀(一更)246 真相(二更)361 上眼藥(一更)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238 尋醫(二更)571 龍一歸來(二更)06 賣雞235 抓包(一更)862 軒轅麒甦醒!(一更)649 大快人心536 護她(二更)47 搶救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307 真相大白(兩更)537 小寶(一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773 超級妹控(一更)711 國君之怒298 實力( 一更)501 寵嬌嬌!(二更)524 深夜溫情(一更)488 腹黑嬌嬌(一更)338 恩愛(三更)610 神助攻(二更)92 身世(一更)899 解毒成功(二更)20 抉擇904 炫女狂魔(二更)905 籌備婚禮(一更)582 龍一來了(二更)521 結束(二更)797 嬌嬌與暗魂(二更)546 母子(一更)472 狹路相逢(二更)918 姐控的小寶(一更)681 師父出手(一更)691 軒轅的復仇!(加更)784 國君之怒(二更)221 暴揍渣侯(二更)50 母子658 完勝(兩更)818 暗魂之死(一更)55 相逢344 起疑(九更)887 兄弟交鋒(一更)626 秘辛(一更)830 首戰告捷(一更)321 二更336 套麻袋(一更)861 最後一戰!(兩更)472 狹路相逢(二更)569 霸氣小風風(二更)302 嬌嬌揍人(一更)887 兄弟交鋒(一更)868 父子連心(一更)795 剷除韓家(三更)701 手術544 默契唐嬌(一更)516 甦醒(兩更)18 臉紅454 真相(二更)677 太女(一更)481 救他(一更)359 小重孫(一更)410 母子相遇(二更)85 歸家(三更)693 無敵小郡主!(二更)394 嬌嬌威武(二更)42 除夕697 大燕國師(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