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 幕後真兇(一更)

王緒目瞪口呆地看着顧嬌:“你給他扎針做什麼?”

“逼供。”顧嬌說。

“扎一針就能逼供?”王緒表示不信。

顧嬌沒和他說這是致幻劑,以免他腦補過度,認爲是顧嬌在操控兇手的口供。

顧嬌看着兇手趴在地上,緊繃的身體漸漸放鬆,明白他已產生幻覺。

不能讓他進入得太深,否則他徹底與外界失去聯繫會聽不見外界的聲音。

顧嬌用擀麪杖敲了敲了他肩膀,一本正經地說道:“不想吃更多的苦頭就趕緊說,兇手究竟是誰?”

顧嬌早將人打暈了,一直到等到王緒過來才聞訊就是爲了讓王緒親耳聽到兇手的名字。

兇手沒做過多掙扎,老老實實地招了供。

然而他交代出來的名字卻並不是顧嬌與顧長卿心目中那個人。

“李萍是誰?”顧嬌問王緒。

王緒想了想:“他說的應該不是李萍,是李嬪,宮裡的娘娘。”

爲了證實自己的猜測,王緒又問了他幾個李嬪指使他的細節。

他這會兒是混沌狀態,但凡腦子裡記得住的都會毫不保留地說出來。

從交代的證詞來看,的確是後宮的李嬪指使他暗殺上官燕的。

爲何要殺上官燕李嬪沒對他說,李嬪與他本無交集,是偶然一次撞破了他與一位宮女的私情。

在大燕皇宮是禁止太監宮女對食的,被發現就是死罪。

李嬪以此爲要挾,讓他幫自己除掉上官燕。

“李嬪與上官燕有過節嗎?”顧嬌問。

王緒沉默了。

李嬪才入宮數年而已,上官燕十幾年前便被囚禁在了皇陵,二人之間半點交集都無。

要說過節是不可能的。

但王緒沉默並不是因爲這個,而是……李嬪在後宮與一位皇妃走得極近。

顧嬌看向王緒:“誰?”

王緒神色凝重地說道:“婉妃。”

婉妃,本家姓沐,沐老爺子的嫡親閨女,與沐輕塵的孃親是姐妹。

李嬪在後宮無依無靠,起初的日子過得十分艱難,是傍上婉妃這棵大樹之後,才從一個小小的更衣成爲了如今的李嬪。

顧嬌疑惑道:“婉妃與上官燕有過節?”

“過節是有的。”王緒嘆道,“那是上官燕剛帶一歲多的皇長孫回盛都事的事了。婉妃私底下與下人嘀咕,說誰知道這孩子是不是外面撿回來的野種,讓當時還是太女的上官燕聽到了。上官燕打了婉妃一巴掌之後仍不解氣,將婉妃罰跪在御花園,以儆效尤。那會兒婉妃還不是妃,是婉嬪,但也很丟臉就是了。”

顧嬌摸了摸下巴:“太女的權利這麼大。”

王緒就道:“有軒轅皇后與軒轅家撐腰,她的權利當然大,再說了她是唯一的嫡出,帝后之下,唯她最尊貴。”

像是軒轅家的做派。

這麼看來,上官燕是很袒護蕭慶的。

顧嬌道:“我們在這裡瞎猜也沒用,李嬪究竟是不是婉妃指使的,還得去問李嬪。”

王緒深以爲然:“我這就入宮。”

“等等。”顧嬌叫住他。

“嗯?”王緒一愣。

顧嬌指了指他的胳膊:“你的傷。”

“啊,這個。”王緒都忘記自己還受着傷了,他突然有些不大自在,輕咳一聲道,“也不是什麼重傷。”

話雖如此,當顧嬌拿着急救包朝他走過來時,他半推半就地就把胳膊遞過去了。

顧嬌從急救包裡拿出自帶碘伏的棉籤,給他處理了一下,縫了三針。

用了麻藥的緣故,一點都不疼。

王緒神色複雜地看了顧嬌一眼,心底涌上感動:“多、多謝。”

wωω• ttкan• ¢O

顧嬌伸出手:“一兩銀子。”

王緒:“……”

……

王緒給完銀子,黑着臉將兇手帶回了都尉府。

望着二人遠去的背影,顧長卿問道:“兇手是他吧?”

他指的是那個太監。

顧嬌說道:“是他,我看過他的右手背了,有上官燕說的月牙兒型疤痕。”

適才上官燕醒過來了一小會兒,顧嬌趁機問了她有關兇手的事,上官燕並未看清兇手的樣子,但她抓住了兇手的手,摸到了他手背上的疤痕。

顧長卿眸光深邃:“居然不是韓貴妃。”

是啊,他們都以爲這次的幕後主使一定是太子母妃。

……

王緒帶着兇手回了都尉府,將兇手關押大牢,又趕忙去稟報國君。

國君讓張德全將李嬪帶過來,哪知張德全只帶回了李嬪的消息:“陛下,李嬪懸樑自盡了。”

在得到國君的允許後,王緒從刑部借來一名十分有經驗的仵作,仔細查驗了李嬪的屍體,確定李嬪是自盡,而不是被人勒死或殺死了再掛上去。

好不容易得到的線索,一下子就斷了。

人沒了,便只能從李嬪的遺物以及與她身邊的人入手。

經過一整夜的嚴刑逼供,終於有個小太監熬不住,交代了李嬪曾讓他去錢莊存過一筆銀票,一共三千兩。

李嬪一年的俸祿不過三百兩,十年不吃不喝才能攢夠這筆錢,問題是她來了也沒有十年,平日裡打點下人,孝敬位份高的娘娘已經花去不少。

自己都過得捉襟見肘的,哪兒還有餘錢?

與李嬪親近的婉妃成了第一個懷疑對象。

婉妃大呼冤枉,表示她沒給過李嬪這筆銀子,可當國君嚴刑拷打了婉妃身邊的宮女太監後,一個小宮女交代了實情。

銀子確實是婉妃給的,不多不少,正巧三千兩。

“陛下——”婉妃跪在冰涼堅硬的地板上,光可鑑人的漢白玉映出她泫然欲泣的模樣。

國君坐在椅子上,王緒與張德全分別立在兩側。

國君厲聲道:“你是自己承認,還是朕讓人徹查你與沐家往來的賬本!”

婉妃的俸祿不低,但她使銀子的地方多,沒有沐家的孝敬,她哪兒能一口氣拿出三千兩白銀?

婉妃這才老老實實地承認了:“……臣妾……的確給了李嬪三千兩銀票……那是因爲她與臣妾說她的父親病了……急需一筆銀子治病……”

國君冷聲道:“什麼病要三千兩?”

婉妃一臉委屈:“一碗燕窩就一百兩了,三千兩很多嗎?”

婉妃是沐家千金,自幼過着錦衣玉食的生活,她吃的都是金燕窩,外頭一兩銀子能買一鍋。

她是不懂民間疾苦的,三千兩別說是在一個小小的江洋縣治病,在盛都都綽綽有餘了!

國君狐疑地問道:“那你方纔爲何否認?”

婉妃哽咽道:“這不是李嬪出事了嗎?臣妾平日裡與她走得近,擔心會受牽連,這才趕緊與她撇清關係。”

國君深深地看着她,眼底兇光閃過:“婉妃,朕不信。”

……

翌日天不亮,全後宮都知道婉妃指使李嬪謀害上官燕的事了。

婉妃被打入冷宮,國君原本還要褫奪她的妃位,將她降爲貴人,是王賢妃出面求情,才暫時保住了她的位份。

上官燕已經不是太女了,只是一介庶人,又是行兇未遂,這樣的懲罰對一個皇妃而言已經算是極重。

婉妃哭天喊地。

王賢妃讓她先在冷宮委屈一段日子,日後等國君消氣了她再想辦法救她出來。

“連皇后進去了都沒出來,我還能出來嗎?”寢宮門口,婉妃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王賢妃安撫地拍了拍她肩膀:“陛下在氣頭上,你給我一點時間。”

婉妃死死抓住王賢妃的手:“不是我乾的……真的不是我……賢妃姐姐你相信我……”

王賢妃無奈嘆氣:“我信你沒用,得陛下相信啊。”

張德全催促道:“婉妃,請吧。”

婉妃狠狠地瞪了張德全一眼:“狗東西!”

平日裡都是婉妃娘娘,她要進冷宮了,連娘娘都不叫了!

一輛四人擡着的奢華步攆緩緩走過婉妃的寢宮門口,步攆之上,雍容華貴的韓貴妃淡淡朝隨行太監擡了擡手。

步攆停了下來。

韓貴妃與王賢妃都是最早服侍在國君身邊的一批人,孫子都有了,但因保養得當的緣故,看上去也就四十出頭。

她似笑非笑地看了婉妃一眼:“喲,婉妃這是要走了?”

王賢妃色衰愛弛之際,將沐家嫡女接進宮來成爲自己的助力,失去婉妃,王賢妃如斷一臂。

婉妃氣呼呼地瞪着她,上前一步,指向韓貴妃道:“一定是你乾的!你陷害我!你殺了李嬪!是你!統統是你!”

韓貴妃揚起下巴,似嘲似譏地笑了笑:“這話不如婉妃去陛下跟前說,若陛下也認爲是本宮乾的,本宮不必陛下吩咐,自己就會帶上行李搬去冷宮陪你。”

“你!”

王賢妃衝婉妃搖頭,示意她冷靜。

韓貴妃撣了撣手中的帕子,望向前方,不鹹不淡地說:“多帶幾牀被子,聽說,冷宮裡冷着呢。”

婉妃簡直要氣炸了,但如今生氣也沒用了,她被這個韓賤人害入冷宮了!

張德全又催促了一次。

“勞煩張公公稍等。”王賢妃客氣地說,讓宮女給了張德全一袋金子。

張德全收下,小聲說道:“一刻鐘,不能再晚了,奴才還得去給陛下覆命呢。”

王賢妃點頭,又好生安撫了婉妃一陣。

婉妃拿帕子抹了淚,紅着眼眶道:“賢妃姐姐,你幫我照顧六皇子,那個賤人心狠手辣,她敢這般害我,我擔心她會對六皇子不利。”

六皇子,後宮唯一沒成年的皇子,國君的幼子。

王賢妃握住她的手,語重心長地說:“我知道了,我會將他接到賢福宮,不會讓人有機會傷害他。聽我的話,你去了冷宮千萬不要鬧脾氣。”

婉妃被張德全帶走了。

王賢妃派身邊的太監去御學堂接六皇子放學。

她在回自己寢殿時,碰到了在御花園賞花的韓貴妃。

王賢妃冷眼看着韓貴妃道:“你這次真的過分了。”

韓貴妃深深看了她一眼,譏笑:“呵。”

……

天矇矇亮時,國師殿這邊也得到了婉妃被處置的消息。

上官燕還沒醒。

屋子裡,三人對坐,蕭珩,顧嬌,顧長卿。

“沒想到會是婉妃背了鍋。”顧嬌說道,“還真是韓家人的行事作風。”

都那麼喜歡讓人背鍋。

“對手很強大。”顧長卿說,不是武力上的強大,而是城府與心機。

一個家族裡出一個這樣的人並不可怕,如果人人的腦子都這麼靈光,就難怪能爭奪第一世家的位置了。

這是一個很棘手的世家。

但蕭珩心底沒有絲毫懼怕,反倒是血脈中隱隱滋生出一種詭異的對權勢的較量與渴望。

這大概就是顧嬌見到高手時的心情。

只不過,顧嬌是單純較量,他比較黑,他想黑吃黑,骨頭都不吐的那種。

韓家與王家是兩條最大的魚,韓家想吃掉所有的魚,那就讓它吃好了。

十大世家一個也不無辜,當年軒轅家慘遭滅門、太女慘遭迫害,每個世家都捅了刀子。

他不同情婉妃。

一如當年,也沒誰同情過被打入冷宮的軒轅晗嫣。

“韓家是把好刀。”蕭珩垂眸,摩挲了一下手中的刀片,“接下來,就讓這把刀變得更鋒利一點吧。”

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761 助攻小奶包(二更)436 坦白(四更)608 夫妻(兩更)308 爭寵嬌嬌(一更)812 和尚身世(三更)716 母子相見240 寶寶(二更)548 坦白真相(一更)466 驚喜(二更)307 真相大白(兩更)362 撞破真相(二更)549 霸氣姑婆!(二更)299 報應(二更)170 師父來了(三更)178 坑爹(一更)419 表白(兩更)152 欺負回去(二更)330 胎動(兩更)609 要個孩子(一更)860 慶哥的手段!(三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780 實力坑人(一更)476 戲精寶寶(兩更合一)611 原形畢露196 護短(二更合一)180 公爹(一更)70 爭吵215 當衆打臉(二更)711 國君之怒190 打臉(一更)489 坑人的嬌嬌(二更)560 神勇!(一更)595 獵殺時刻!(一更)891 相認(一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318 榮耀(一更)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108 吃醋(一更)536 護她(二更)303 逆襲(二更)388 特別粘人(二更)648 擊鞠大賽(二更)560 神勇!(一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80 故友841 友軍來了!(二更)65 抱錯840 主動出擊(一更)882 父子相認(二更)459 大火真相(一更)743 平安歸來149 一家三口(一更)88 母女(一更)433 淨空(一更)369 夫妻(一更)133 暴揍(一更)40 學字615 清算總賬(一更)165 父子(一更)530 歸來相認(二更)361 上眼藥(一更)453 龍一的來歷(一更)485 祖孫相見(一更)845 宣平侯出戰!(二更)827 黑風鐵騎!(二更)137 一家齊心(一更)835 真正的戰鬥!(二更)481 救他(一更)249 結束(一更)430 暴揍太子妃(二更)419 表白(兩更)493 學霸嬌嬌(二更)557 釜底抽薪!(二更)189 下場(二更)872 拿下兩國!(二更)678 撞破(二更)790 女兒控(兩更)811 龍一的真相(二更)353 暖心(二更)161 揭穿(一更)434 終相見(二更)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45 出診72 府試736 神勇小淨空(一更)797 嬌嬌與暗魂(二更)432 龍一(二更)157 大禍臨頭(顧瑾瑜)77 誓言220 祖父(一更)834 戰神嬌嬌(一更)417 大殺四方(兩更)97 偷香(二更)759 勝勝勝!(兩更)126 兄妹(二更)246 真相(二更)419 表白(兩更)609 要個孩子(一更)219 真香現場(二更)
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761 助攻小奶包(二更)436 坦白(四更)608 夫妻(兩更)308 爭寵嬌嬌(一更)812 和尚身世(三更)716 母子相見240 寶寶(二更)548 坦白真相(一更)466 驚喜(二更)307 真相大白(兩更)362 撞破真相(二更)549 霸氣姑婆!(二更)299 報應(二更)170 師父來了(三更)178 坑爹(一更)419 表白(兩更)152 欺負回去(二更)330 胎動(兩更)609 要個孩子(一更)860 慶哥的手段!(三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780 實力坑人(一更)476 戲精寶寶(兩更合一)611 原形畢露196 護短(二更合一)180 公爹(一更)70 爭吵215 當衆打臉(二更)711 國君之怒190 打臉(一更)489 坑人的嬌嬌(二更)560 神勇!(一更)595 獵殺時刻!(一更)891 相認(一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318 榮耀(一更)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108 吃醋(一更)536 護她(二更)303 逆襲(二更)388 特別粘人(二更)648 擊鞠大賽(二更)560 神勇!(一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80 故友841 友軍來了!(二更)65 抱錯840 主動出擊(一更)882 父子相認(二更)459 大火真相(一更)743 平安歸來149 一家三口(一更)88 母女(一更)433 淨空(一更)369 夫妻(一更)133 暴揍(一更)40 學字615 清算總賬(一更)165 父子(一更)530 歸來相認(二更)361 上眼藥(一更)453 龍一的來歷(一更)485 祖孫相見(一更)845 宣平侯出戰!(二更)827 黑風鐵騎!(二更)137 一家齊心(一更)835 真正的戰鬥!(二更)481 救他(一更)249 結束(一更)430 暴揍太子妃(二更)419 表白(兩更)493 學霸嬌嬌(二更)557 釜底抽薪!(二更)189 下場(二更)872 拿下兩國!(二更)678 撞破(二更)790 女兒控(兩更)811 龍一的真相(二更)353 暖心(二更)161 揭穿(一更)434 終相見(二更)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45 出診72 府試736 神勇小淨空(一更)797 嬌嬌與暗魂(二更)432 龍一(二更)157 大禍臨頭(顧瑾瑜)77 誓言220 祖父(一更)834 戰神嬌嬌(一更)417 大殺四方(兩更)97 偷香(二更)759 勝勝勝!(兩更)126 兄妹(二更)246 真相(二更)419 表白(兩更)609 要個孩子(一更)219 真香現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