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3 兄妹虐渣(二更)

兩個小豆丁唱得停不下來,四周全是圍觀的國師殿弟子。

國君的心情突然有點兒複雜。

說好的嚎啕大哭呢?說好的天黑了就得找陛下伯伯呢?

小丫頭壓根兒是把自己還有個伯伯的事兒給忘了吧!

不打斷她,她能搖頭晃腦、嘚瑟吧唧地唱到明天去吧!

國君冷冷一哼:“哼,就沒見她這麼貪玩過!”

天都黑了,還樂不思蜀!

張德全笑道:“小郡主難得碰上這麼一個小玩伴。”

國君呵呵道:“從前的玩伴少了?”

張德全笑了笑:“那不是不一樣嘛?”

從前的玩伴都是世家選送過來的小公子千金,專挑脾氣好、性情溫和的,還在家裡被教了規矩,知道上官雪是皇族郡主,不能惹上官雪不高興,否則國君怪罪下來,爹孃都得跟着遭殃。

那誰還放得開?

他們小心翼翼的,小郡主也玩得不起勁。

小淨空不知小郡主的身份,只當她是尋常孩子,與她玩耍時沒有顧忌。

其實就算小淨空知道了也不會有顧忌,在昭國時,他與皇子秦楚煜是好朋友,昭國皇帝從沒拿身份要求過小淨空,小淨空都習慣了。

加上顧嬌在家裡對他的教育,他只知要真心待人,不知要拿有色的眼光去看人。

國君站在了最醒目的位置。

小傢伙看見自己應該就會撲過來了。

然而並沒有。

小郡主喜滋滋地唱呀唱,就壓根兒沒往國君這邊看。

國君頭一次遭到了小傢伙深深的無視。

還是小淨空看見了顧嬌,一秒止住了洗腦神曲。

適才蕭珩接小淨空時與小淨空叮囑過他們如今的新局面,小淨空知道壞姐夫又換了個身份。

他見怪不怪了,接受度高極了。

就是當着外人的面他要剋制對嬌嬌的親近。

“淨空,你怎麼不唱啦?”小郡主也停了下來。

小淨空哦了一聲,擡手指了指頭上的天:“你看,月亮都出來啦,我們該回家啦。”

小郡主舉頭望了望,奶唧唧地點點頭:“那我們明天再唱!”

話落,小郡主蹦下臺階,朝着國君的方向乳燕一般地撲了過來。

國君的神色這才緩和了些,微微張開胳膊,等着接住小傢伙。

哪知小傢伙直接從他身邊跑了過去。

“老師!”

小郡主來到了顧嬌面前,特別有禮貌地作揖行禮。

氣得皺紋都在抽搐的國君:“……”

……

小淨空是被小郡主接來國師殿的,小郡主要走了,自然也得將他一併送回去。

小淨空擺擺手:“不用不用,我姐姐一會兒會來國師殿接我。”

“好叭,還想着我們能一起回去呢,那我先走啦!再見!”

“再見!”

兩個小豆丁彼此道別。

小郡主度過了愉快而充實的一天,回去的路上神清氣爽。

她完全是忘了自己是來國師殿幹嘛的。

當國君黑着臉,打算提醒一下她時,她朝後一躺,四仰八叉地倒在軟塌上睡着了。

玩了一整天,沒睡午覺,做小孩子可真太累了。

國君:“……”

另一邊,小淨空在廂房中做了一會兒顧嬌的小尾巴,也該回去了。

小淨空雙手抱懷,鼻子一哼斜睨着蕭珩:“可是現在你還能回書院嗎?要不你給我請個假,讓我也來這裡算啦?”

這樣他就能天天和嬌嬌在一起啦,嗚哈哈!

他真是太機智啦!

小傢伙嘚瑟到抖腳。

蕭珩既做了上官慶,的確是不能再回書院,否則他大白天的消失一整天太容易令人起疑。

蕭珩當然可以選擇給他和小淨空都請幾天假,可蕭珩沒這麼做。

“小孩子學習不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蕭珩說着,從包袱裡取出一套滄瀾女子書院的衣裳,這是他方纔去接小淨空時順道回玲瓏閣取的。

他捧着衣裳來到顧承風面前。

顧承風的心咯噔一下:“幹嘛?”

蕭珩指了指小淨空:“你來做他姐姐。”

顧承風如遭雷劈,爲毛是我!

顧承風拒絕:“我、我和你身形不一樣,我沒你高。”

蕭珩嗯了一聲,淡定地轉過身,從包袱裡拿出了一雙古代版恨天高。

顧承風:“……”

——顧承風開始了白天上學,晚上勤工儉學(唱戲)的苦逼日子。

……

王緒出了國師殿後,馬不停蹄地去了皇宮,他是奉旨查案,有權利調動皇宮的太監。

他先是從十二監中查起,所有穿過那種衣料的太監都必須接受都尉府的盤查。

他坐在左都尉府的大堂之上,十二監的掌事太監一一列在大堂中央。

明面上,這十二個掌事太監都是不會武功的,但真正會不會不是他們自己說了算。

王緒要自己檢驗的。

一個人要擁有強大的輕功,勢必也有不俗的內力,探一個人究竟有沒有內力,一是看他出招,二是直接將自己的內力注入對方的筋脈之中。

後者,會讓被試探的人感受到一定程度的痛苦,武功越弱越痛苦。

眼下爲了查案,也顧不上這些了。

他定定地看向衆人:“諸位掌事大人,得罪了。”

他先從司禮監掌事開始,他捏住司禮監掌事的手腕,內力一入體,對方的額角便滲出了些許薄汗。

手心有繭子,略練了一點武功,內力不夠深厚,不是行刺了上官燕的兇手。

緊接着,他又試了內官監、尚寶監等七位掌事太監,他們是完全沒有內力的。

令人驚訝的是,神宮監、直殿監、都知監以及司設監的四位掌事太監竟然都是高手。

這倒也不奇怪,能在皇宮混到如今的地位,誰還沒藏點本事?

王緒深知權勢之道,倒是不指責幾人的隱瞞,只不過,國君要查出兇手,這四人都有很大的嫌疑。

可他查了四人的行蹤後,發現四人昨夜都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而四人的衣裳行頭也沒看出太大破綻。

衣裳壞了是可以縫補的,手藝好的繡娘能補得天衣無縫。

王緒吩咐手下道:“把蠍盒拿來。”

“是。”手下去了庫房,雙手捧來一個鐵盒子。

王緒對幾位掌事道:“這是藍尾蠍,劇毒無比,一口足以令一名死士斃命,沒有解藥、”

他說罷,打開帕子,露出那一縷葛絲,“這是兇手留在現場的證物,現在我把它放進蠍盒,裡頭的毒蠍子會記住它的氣味。一會兒勞煩四位將手伸出去。四位請放心,它們都是受過訓練的毒蠍,不會咬與證物氣味不同的東西。”

四人都有些猶豫。

王緒淡淡地笑了笑,將葛絲扔進去後,先以身試法將自己的手伸入鐵盒之中。

片刻後他將手拿出來,果真沒有半點被咬傷的痕跡。

幾人鬆了口氣。

“我先來吧。”神宮監掌事說。

王緒衝手下使了個眼色。

手下捧着鐵盒來到他面前。

神宮監掌事將手從盒蓋上的洞口伸了進去。

“可以了。”王緒說。

神宮監掌事如釋重負。

接下來,司設監與都知監的掌事也一一將手伸進了蠍盒。

二人全都安然無恙。

輪到直殿監掌事時,他的眼底浮現了一絲掙扎,他僵硬着手臂,遲遲不肯將手放進去。

王緒一聲厲喝:“就是他!給我拿下!”

蠍盒裡的確有毒蠍子,卻並不是毒性最強的突厥藍尾蠍,只是幾隻普通毒性的蠍子罷了,並且上面還蓋了一層鐵絲網。

就算兇手真的把手伸進去也根本不會被咬傷。

這就是一場心理上的攻勢,很顯然,對方輸了。

都尉府的侍衛一擁而上,其餘三名掌事也迅速反應過來,要去抓身邊的直殿監掌事。

然而此人輕功太高,身形一縱便衝了出去。

王緒冷聲道:“都給我追!”

都尉府的侍衛奮力追擊。

可他們根本追不上他。

不過眨眼功夫,他便逃出了皇宮。

王緒氣得咬牙:“兵分三路!你們兩隊人馬,從前後兩街包抄,其餘人跟我追!”

王緒憑藉着熟知地形的絕對優勢於一刻鐘後,成功將對方堵進了一個死衚衕。

王緒冷冷地說道:“我勸你乖乖束手就擒,不要做無畏的掙扎,國君的手段你很清楚,死不可怕,可怕的是讓你生不如死!”

直殿監掌事的眼底掠過兇光,他飛撲過去,打傷了一名都尉府的侍衛,奪了對方的長劍,與王緒衆人廝殺起來。

王緒這才意識到自己低估了對方的武功,他們這十來號人在對方手中毫無還手之力。

王緒親自迎戰,只可惜十招便落敗了。

好強的對手!

直殿監何時混入了這樣的高手?

王緒一劍擋住對方的攻擊,咬牙道:“你究竟是誰?誰派你來刺殺廢太女的!”

對方不與王緒廢話,一劍砍傷了王緒的胳膊。

王緒倒在地上,鮮血四濺。

對方揚起手中的長劍,狠狠地朝王緒的心口刺去!

這是死也要拉個墊背的了。

王緒知道自己逃不開了,他下意識地閉上了眼。

然而那一劍並未落下,一道凌厲無比的劍氣帶着磅礴之勢,疾如閃電,猛地將對方震飛到了身後的牆壁上。

王緒睜開眼,扭頭一瞧,就見衚衕口,月光下,一名墨衣男子持劍走來。

這不是正是皇長孫身邊那位一棒子便將他打暈的高手嗎?

他怎麼來了?還一招便將那個難纏的傢伙打飛了?

直殿監掌事捂住胸口爬起來,兇狠地擦掉嘴角的血跡,他的劍掉在了地上,他沒去撿。

他明顯是打不過顧長卿,所以他決定逃走。

他足尖一點,飛上屋頂,飛檐走壁,漸漸消失在夜色之中。

王緒驚愕道:“他就是兇手,你趕緊去追呀!”

顧長卿淡淡地說:“這傢伙是個不錯的對手,就這麼抓了可惜。”

王緒一頭霧水,我怎麼聽不明白呢?

直殿監掌事逃了一會兒發現那個高手沒追上來,他譏諷一笑:“呵,武功再高又有何用?還不是被我甩掉了?”

話音剛落,一根棍子迎面敲過來,生生將他從屋頂上掄了下來!

“你大爺的——”

他痛罵,在地上摔了個大馬趴。

顧嬌足尖一點,落在了他的面前,用擀麪杖敲着手心,好整以暇地朝他走過去:“打個架嗎,兄弟?”

直殿監掌事:“……”

……

一刻鐘後,當王緒捂着受傷的胳膊趕到現場時,直殿監掌事已經被揍得手指頭都無法動彈了。

他看着王緒,眼神之激動簡直像是看見了救星。

顧嬌神清氣爽地站在一旁。

顧長卿走過去,輕聲問道:“怎麼樣?”

顧嬌說道:“還行,不太經打。”

顧長卿認真反思:“那我下次注意點,少廢幾條經脈。”

王緒一臉懵逼,你們到底在說什麼?重點不是案情嗎?什麼你下次注意點?你們下次還想幹什麼!

顧嬌是給他留了幾口氣的,完全可以審訊。

只不過這人骨頭硬得很。

他輕蔑一笑:“我……什麼也沒幹……沒人……指使我……你們……死了這條心……我什麼……都不知道……”

“是嗎?”

顧嬌居高臨下地看着他,自急救包裡拿出一支致幻劑,一針紮了下去!

409 撞破(一更)155 痘疹(一更)623 逆天同窗(三更)436 坦白(四更)855 慶哥掉馬189 下場(二更)545 溫暖(二更)47 搶救215 當衆打臉(二更)898 龍一出手(一更)859 身世(二更)223 溫馨(二更)501 寵嬌嬌!(二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294 歡喜冤家(二更)344 起疑(九更)746 淨空身世(一更)721 大哥來了(一更)141 砸了!(一更)446 太子之怒(三更)362 撞破真相(二更)617 龍鳳胎(一更)521 結束(二更)161 揭穿(一更)201 承認(一更)817 水落石出(二更)580 強大(二更)822 驅虎吞狼(三更)56 道歉21 醫治174 妹控(一更)440 撞破(八更)394 嬌嬌威武(二更)835 真正的戰鬥!(二更)296 母子(二更)246 真相(二更)859 身世(二更)520 嬌嬌的怒火(一更)222 可怕實力(一更)819 韓家倒塌(二更)153 少年祭酒(一更)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572 實力碾壓!(一更)477 一更668 暴揍(一更)272 恢復記憶(兩更)823 國君的悔恨(一更)369 夫妻(一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194 坑渣兄783 宮鬥王者(一更)90 坦白(一更)238 尋醫(二更)849 二人重逢(一更)401 結束(一更)862 軒轅麒甦醒!(一更)590 神勇小莊莊(一更)294 歡喜冤家(二更)793 大哥甦醒(一更)668 暴揍(一更)233 掉馬(一更)298 實力( 一更)271 哀家的嬌嬌(兩更合一)683 太女歸來!(兩更)615 清算總賬(一更)89 上藥(二更)317 破局(二更)851 當年真相(一更)279 嬌嬌出手(兩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205 打臉(二更)523 夫妻相見(二更)676 胖揍!(二更)717 團聚(一更)66 暈肉200 揚名(二更)814 戲精大戰!(二更)130 兄弟(二更)326 喜歡(兩更)30 同住09 護短698 相認(一更)283 兄妹(一更)827 黑風鐵騎!(二更)308 爭寵嬌嬌(一更)473 欺人太甚(三更)728 母子相認450 水落石出(一更)251 妹控(一更)90 坦白(一更)329 賜婚(兩更)49 拜年388 特別粘人(二更)409 撞破(一更)476 戲精寶寶(兩更合一)586 完虐(三更)677 太女(一更)168 救出(一更)810 主動出擊(一更)367 演技爆棚(一更)
409 撞破(一更)155 痘疹(一更)623 逆天同窗(三更)436 坦白(四更)855 慶哥掉馬189 下場(二更)545 溫暖(二更)47 搶救215 當衆打臉(二更)898 龍一出手(一更)859 身世(二更)223 溫馨(二更)501 寵嬌嬌!(二更)306 寵孫狂魔(兩更)294 歡喜冤家(二更)344 起疑(九更)746 淨空身世(一更)721 大哥來了(一更)141 砸了!(一更)446 太子之怒(三更)362 撞破真相(二更)617 龍鳳胎(一更)521 結束(二更)161 揭穿(一更)201 承認(一更)817 水落石出(二更)580 強大(二更)822 驅虎吞狼(三更)56 道歉21 醫治174 妹控(一更)440 撞破(八更)394 嬌嬌威武(二更)835 真正的戰鬥!(二更)296 母子(二更)246 真相(二更)859 身世(二更)520 嬌嬌的怒火(一更)222 可怕實力(一更)819 韓家倒塌(二更)153 少年祭酒(一更)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572 實力碾壓!(一更)477 一更668 暴揍(一更)272 恢復記憶(兩更)823 國君的悔恨(一更)369 夫妻(一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194 坑渣兄783 宮鬥王者(一更)90 坦白(一更)238 尋醫(二更)849 二人重逢(一更)401 結束(一更)862 軒轅麒甦醒!(一更)590 神勇小莊莊(一更)294 歡喜冤家(二更)793 大哥甦醒(一更)668 暴揍(一更)233 掉馬(一更)298 實力( 一更)271 哀家的嬌嬌(兩更合一)683 太女歸來!(兩更)615 清算總賬(一更)89 上藥(二更)317 破局(二更)851 當年真相(一更)279 嬌嬌出手(兩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205 打臉(二更)523 夫妻相見(二更)676 胖揍!(二更)717 團聚(一更)66 暈肉200 揚名(二更)814 戲精大戰!(二更)130 兄弟(二更)326 喜歡(兩更)30 同住09 護短698 相認(一更)283 兄妹(一更)827 黑風鐵騎!(二更)308 爭寵嬌嬌(一更)473 欺人太甚(三更)728 母子相認450 水落石出(一更)251 妹控(一更)90 坦白(一更)329 賜婚(兩更)49 拜年388 特別粘人(二更)409 撞破(一更)476 戲精寶寶(兩更合一)586 完虐(三更)677 太女(一更)168 救出(一更)810 主動出擊(一更)367 演技爆棚(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