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團寵(一更)

卻說顧承風發現自己追丟了王緒後,拿出了投胎的勁兒往國師殿趕。

他將自己的輕功施展到極致,風鼓鼓地吹來,他眼睛幾乎睜不開。

然而他仍沒追上王緒,原因無他,這裡是盛都內城,是王緒的地盤。

顧承風平日裡待在外城地勢偏僻的天香閣,就算進城也只是來看看蕭珩與小淨空,對內城不夠熟悉,抵不上王緒抄近路。

加上先前爲了掩人耳目偷聽王緒牆角,顧承風換上了一身女子裙衫,這可把他拖累的。

他兩手直接將裙裾抓起來,叉開大腳丫子,八字腿嗖嗖嗖地往前跑!

路上的行人全都看傻子似的看向他,下巴都快驚掉了。

顧承風終於抵達了國師殿,他是沒法兒光明正大進入國師殿的,只能翻牆而入。

可狂奔了這一路,他早已喘成狗。

“我就……我就……喘……喘……兩口……”

娘呃。

這都什麼事兒?

累死了!

顧承風喘得差不多了,繞到國師殿的側牆,一躍而起——

還在原地。

再躍而起。

仍在原地。

——實在是脫力了。

顧承風只得用了最原始的法子——爬牆。

他嘿咻嘿咻地爬上牆頭,呱啦啦地自高高的圍牆上摔了下來。

這真的是出任務最狼狽的一次。

當顧承風頂着亂糟糟的頭髮、鬆垮垮的衣衫毫無形象地來到麒麟殿那間病房外的院子裡時,活像是剛被人狠狠糟蹋過似的。

他自己對此一無所知,他來到窗前,正要提起裙子翻過去,卻一眼看見了屋子裡的顧長卿。

顧長卿坐在八仙桌旁,大半張臉對着窗戶,一張俊美如玉的臉上蒙了不少麪粉,桌上擺着麪糰、麪粉等食材,他正在用擀麪杖專心致志地擀麪。

顧承風看了好幾眼才認出這是自家大哥。

他一下子怔住了。

什麼情況?

他大哥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雖說他知道大哥來了燕國,可又不是來盛都——

再者,他大哥怎麼會安安靜靜地坐在這裡擀麪呀?

還擀得……醜死了,麪條粗細不均,長短不一,這擀的不是麪條,是麪疙瘩吧?

比起大哥的出現,大哥擀麪更令顧承風驚訝。

這是大哥十輩子都不可能會做的事,比他真的投胎變成女人更不可能。

顧承風嘴角抽到飛起,一度懷疑是不是做夢了,他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痛得差點兒原地去了。

得,不是做夢。

這真的是大哥。

大哥來找他了,大哥還給他擀麪。

顧承風感動得淚流滿面,他深情地望向正在笨拙擀麪的大哥,激動地開口:“大——”

嘭!

擀麪杖飛過來了——

顧承風迎面遭遇當頭一棒,筆挺挺地呈大字倒在了地上。

擀麪杖已經飛回去了。

“說了不許吵。”顧長卿抓住飛回來的擀麪杖,繼續擀麪。

顧承風望着藍藍的天,白白的雲,用只有自己能聽見的聲音生無可戀地說:“大哥,我係(是)你的弟弟小轟(風)轟(風)啊……”

蕭珩方纔被國君叫去了一趟,他知道顧長卿來了,正是因爲顧長卿守在這裡,他才放心出去。

他回到病房,先是發現門口有個暈倒的國師殿弟子,關窗子時又發現院子裡有個不省人事的民間小女子……

“好像是顧承風。”

蕭珩認出來了。

顧長卿擀麪的動作一頓。

蕭珩疑惑道:“誒?他怎麼暈了?”

身子突然有點僵硬的顧長卿:“……”

……

顧承風被顧長卿撈進屋。

顧長卿掐了掐他的人中。

妹妹睡着了,誰都不許吵。

弟弟睡着了,殘忍掐醒。

顧承風在椅子上幽幽轉醒,此時的他並不知自己的全臉都豎着一條棍印,左右臉涇渭分明。

他一眼看見如高山一般站立在自己面前的大哥,鼻子忽然就酸了。

好委屈,剛見面大哥就打他。

顧長卿居高臨下地看了他一眼,不鹹不淡地說道:“你這段日子是不是疏於習武?爲何一招也接不住?”

顧承風愣了愣,擡起頭定定看着大哥嚴肅的臉。

原來大哥不是沒有認出他,也不是在打他,是在試探他的武功,大哥一直將他的武功記在心上。

他誤會大哥了!

“大哥!”

顧長卿嚴厲地說道:“以後每日早起半個時辰習武。”

“是!大哥!”

顧長卿轉過身去,暗鬆一口氣。

……

顧嬌是在暮色四合時分醒來的,這一覺睡得極好,她整個人都活過來了。

她坐起來伸了伸懶腰,然後就發現了三件事。

一,顧長卿來了。

二,屋子裡好濃的面香。

三——

顧嬌古怪地看向坐在顧長卿身邊的顧承風:“咦?你怎麼成了豬頭?”

顧承風搖手一指:“那個纔是豬頭!我不是!”

顧嬌順着顧承風手指的方向望去,就見牆邊的地上坐着一個被五花大綁、昏迷不醒的男人。

從鼻青臉腫的程度來看,此人的確更勝一籌。

這是由於王緒叫的聲音更大,顧長卿下手更狠。

“他是誰?”顧嬌問。

“王緒。”蕭珩說。

“你先吃麪,慢慢和你說。”顧長卿對顧嬌說。

顧嬌哦了一聲,起身來到顧長卿身邊坐下。

用麪條讓妹妹坐在自己身邊,可以說是非常心機了。

顧嬌看了看身邊的顧長卿,又看看對面的蕭珩與顧承風:“你們都在這裡,淨空呢?”

這個時辰,淨空該放學了。

蕭珩道:“接過來了,到花園找小郡主玩去了。”

原計劃是顧承風去接,接了便送去楊柳巷住幾日,有南師孃與魯師父照看,想來不會出什麼事。

誰料顧承風被一棒子敲成小豬頭,蕭珩不得已更改了計劃,帶上小郡主去把她的小玩伴接來了。

“趁熱吃。”顧長卿說,“不然一會兒面要坨了。”

顧嬌看着碗裡熱氣騰騰的面,沒問這究竟是麪條還是麪皮,只是感慨了一句:“剛醒就有吃的,正好。”

顧承風與蕭珩齊齊打了個飽嗝。

是,你是真好。

我們以及廚房的幾個國師殿弟子全都快撐死了。

顧長卿爲了提升廚藝,擀了一波又一波,下了一碗又一碗,這一碗是剛出鍋的。

萬幸的是顧長卿的廚藝比蕭六郎還是要強上那麼一點,除了賣相難看,味道算不上是黑暗料理。

顧嬌中午就沒吃東西,下了手術檯倒頭便睡,這會兒還真餓了。

顧嬌道:“面片還挺有嚼勁的。”

顧長卿:……我做的是陽春麪,麪條。

顧長卿是守着顧嬌時聽到她夢囈了一句陽春麪,而國師殿的廚子又做不出地道的昭國陽春麪,他才決定親自給妹妹下廚。

顧嬌吃麪的功夫,顧承風將韓老爺子見王緒的事與顧嬌再說了一遍:“……總之就是這樣,王緒是目前唯一能夠辨認皇長孫的人,除了前太女。”

顧嬌吸溜了一口麪條:“唔,這樣啊。”

話音剛落,王緒醒了。

他睜開眼便發現自己被綁了,他一臉懵逼地看着屋子裡的人,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剛剛還只有皇長孫,這會兒怎麼……全是人?

他的目光在蕭珩與顧長卿的身上來回打量,終於意識到那個擀麪的男子不是“皇長孫”,而是眼前之人。

他就說呢,皇長孫的背幾時這麼寬闊了?

“你們是誰?”他警惕地問。

顧嬌端着麪條走過來,在他面前蹲下,一邊吸溜一邊說:“你就是那個倒黴蛋?”

王緒:“……”

蕭珩看着顧嬌抱着碗蹲在地上吸溜吸溜的小背影,爲什麼覺得這個小姿勢有點兒眼熟?

他看了看熟睡的上官燕,嘴角一抽。

咱能學點兒好的嗎?

“問你話呢?”顧嬌說。

咕嚕~

王緒的肚子叫了。

王緒撇過臉,儘量不去聞蔥花陽春麪的香氣。

可不聞就沒事兒了嗎?

顧嬌吸溜麪條的聲音簡直讓人口水橫流!

顧嬌先扣了一頂帽子下去:“你裝扮成國師殿的弟子,是不是想來刺殺皇長孫?”

王緒轉過臉來,厲聲駁斥:“你胡說!我怎麼可能刺殺長孫殿下!”

顧嬌哦了一聲,漫不經心地問道:“那你來做什麼?”

王緒看着她碗裡的蔥花面,嚥了咽口水,說:“我……我得了消息,有人冒充長孫殿下,所以我來辨認真假。”

顧嬌問道:“那你辨認出來了嗎?”

王緒尷尬地說道:“沒有,我暗號還沒對完,就被你們的人打暈了。”

顧嬌好奇道:“什麼暗號?說來聽聽?”

屋子裡的三個大男人齊刷刷地看向王緒,其中就有面不改色的蕭珩。

王緒是在上官慶十三歲那年駐守皇陵的,前半個年頭他與上官慶並無交集,是偶然一次他受傷回到營地,路上碰到了上官慶,上官慶夜裡便讓人送了一瓶金瘡藥來。

他那時便覺得這孩子不錯,他要教他武功。

可這孩子就是不肯好好學,反倒時常把他帶偏。

譬如兩年下來,他沒教會上官慶一招一式,上官慶倒是教會了他不少奇奇怪怪的暗號。

王緒深深地看了蕭珩一眼,正色道:“天王蓋地虎!”

顧嬌不假思索:“你是二百五。”

王緒一怔,不可思議地看向顧嬌。

顧嬌吸溜了一口麪條,呼哧呼哧地吃完,說道:“我答對了?”

王緒驚訝:“你……”

這不可能,這明明是他與皇長孫之間才懂的暗號!

顧嬌:賭一包辣條,國師全知道。

顧嬌指了指蕭珩:“他教我的。暗號對完了,他就是皇長孫。”

王緒眉頭緊皺,爲什麼我心裡那麼不信呢?你們看上去一個比一個可疑!

念頭閃過,王緒蹙了蹙眉,道:“我還有暗號,我不信你們全都答得上來!”

顧嬌吸溜完一口麪條:“你說。”

王緒:“紅橙黃綠青藍紫!”

顧嬌:“東西南北中發白。”

王緒狠狠一驚。

“百因必有果!”

“你的報應就是我。”

王緒身子一抖!

他再度咬牙,使了一計狠的:“藥、藥。”

顧嬌吸溜小麪條:“切克鬧,切克鬧。”

王緒三度震驚!

顧承風拍了拍身邊的蕭珩,小聲嘀咕道:“他們在說啥?你聽明白了嗎?”

蕭珩心道,聽明白纔是有鬼了。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真是蕭慶教的?怎麼聽上去不大正經的樣子?

一個不正經的爹已經夠了,不會他還有個不正經的哥哥吧?

王緒又陸陸續續拋了幾個暗號,顧嬌全都對上了,無一出錯。

王緒深吸一口氣,看看顧嬌,又看看不遠處的蕭珩,握緊拳頭道:“事到如今,我只能使出殺手鐗了,如果你們連這個也能答上來,我就相信他是真正的皇長孫!”

“嗯。”顧嬌淡淡地喝麪湯,示意他往下說。

王緒眯了眯眼,揚起下巴,氣場全開地說道:“這一次不是暗號,而是一個稱號!是長孫殿下爲我量身定製的!長孫殿下說,這是全天下所有男人都夢寐以求……想要去成爲的人——”

顧嬌歪了歪頭:“隔壁老王?”

王緒:“……!!”

你爲毛連這個都知道!

604 驚喜(一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226 坑爺(二更)775 霸氣姑婆(一更)420 團圓(兩更)750 下場(三更)463 腹黑蕭珩(二更)249 結束(一更)874 孫女控(一更)143 曉真相(一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555 反擊(二更)127 及笄 (一更)184 放大招815 殺入皇宮(三更)717 團聚(一更)376 母親(一更)818 暗魂之死(一更)388 特別粘人(二更)897 父愛如山(三更)247 兄弟(一更)554 恩愛(一更)658 完勝(兩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205 打臉(二更)696 打臉(二更)500 最強顧家軍!(一更)197 會試(二更合一)173 虐渣(三更)418 她的秘密(兩更)524 深夜溫情(一更)311 寵溺(兩更)48 親密28 做夢119 放榜(一更)535 腹黑嬌嬌(一更)851 當年真相(一更)468 神氣小七(一更)626 秘辛(一更)701 手術790 女兒控(兩更)510 兄妹上陣(二更)436 坦白(四更)640 唯一骨血(一更)679 嬌嬌出手(一更)288 太后出手(兩更)165 父子(一更)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464 升官(三更)460 坦白(二更)332 誤會解除(兩更)158 背黑鍋(二更)319 出手(二更)837 宣平侯來了(一更)850 宣平侯打臉(二更)621 親密(一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657 實力碾壓!(兩更)181 父子感應(二更)759 勝勝勝!(兩更)200 揚名(二更)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417 大殺四方(兩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899 解毒成功(二更)312 器重(一更)399 六郎護妻(一更)133 暴揍(一更)856 機智慶哥(一更)641 軒轅少年(二更)483 成功(一更)628 手術希望(一更)730 團寵(一更)829 嬌嬌出戰(二更)111 碾壓(一更)100 爭寵(一更)359 小重孫(一更)761 助攻小奶包(二更)27 搜查100 爭寵(一更)214 小淨空打假404 信陽公主(二更)493 學霸嬌嬌(二更)156 照顧(二更)766 皆大歡喜(二更)114 相認(二更)531 囂張(兩更)110 小孫孫(兩更合一)108 吃醋(一更)678 撞破(二更)162 弟控(二更)513 出動出擊(一更)516 甦醒(兩更)297 誇讚(三更)395 最後一擊(一更)74 認親531 囂張(兩更)130 兄弟(二更)24 能治
604 驚喜(一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226 坑爺(二更)775 霸氣姑婆(一更)420 團圓(兩更)750 下場(三更)463 腹黑蕭珩(二更)249 結束(一更)874 孫女控(一更)143 曉真相(一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555 反擊(二更)127 及笄 (一更)184 放大招815 殺入皇宮(三更)717 團聚(一更)376 母親(一更)818 暗魂之死(一更)388 特別粘人(二更)897 父愛如山(三更)247 兄弟(一更)554 恩愛(一更)658 完勝(兩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205 打臉(二更)696 打臉(二更)500 最強顧家軍!(一更)197 會試(二更合一)173 虐渣(三更)418 她的秘密(兩更)524 深夜溫情(一更)311 寵溺(兩更)48 親密28 做夢119 放榜(一更)535 腹黑嬌嬌(一更)851 當年真相(一更)468 神氣小七(一更)626 秘辛(一更)701 手術790 女兒控(兩更)510 兄妹上陣(二更)436 坦白(四更)640 唯一骨血(一更)679 嬌嬌出手(一更)288 太后出手(兩更)165 父子(一更)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464 升官(三更)460 坦白(二更)332 誤會解除(兩更)158 背黑鍋(二更)319 出手(二更)837 宣平侯來了(一更)850 宣平侯打臉(二更)621 親密(一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657 實力碾壓!(兩更)181 父子感應(二更)759 勝勝勝!(兩更)200 揚名(二更)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417 大殺四方(兩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899 解毒成功(二更)312 器重(一更)399 六郎護妻(一更)133 暴揍(一更)856 機智慶哥(一更)641 軒轅少年(二更)483 成功(一更)628 手術希望(一更)730 團寵(一更)829 嬌嬌出戰(二更)111 碾壓(一更)100 爭寵(一更)359 小重孫(一更)761 助攻小奶包(二更)27 搜查100 爭寵(一更)214 小淨空打假404 信陽公主(二更)493 學霸嬌嬌(二更)156 照顧(二更)766 皆大歡喜(二更)114 相認(二更)531 囂張(兩更)110 小孫孫(兩更合一)108 吃醋(一更)678 撞破(二更)162 弟控(二更)513 出動出擊(一更)516 甦醒(兩更)297 誇讚(三更)395 最後一擊(一更)74 認親531 囂張(兩更)130 兄弟(二更)24 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