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 母子相認

關都尉王緒在皇陵教導上官慶武功的事不是什麼秘密,蕭珩很早就聽說過了。

只是他沒料到有一日自己會去假扮上官慶。

王緒這個隱患必須解決,倒不是說要殺了他,讓他不能出來攪亂他們的計劃就好。

顧承風撇撇嘴兒,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這麼重要的事,除了他還有誰能辦?

“銀子你記得給我!你……你先拿在手裡!回頭找你要!”

顧承風強調完他的二兩銀子,打哪兒翻進來的,又從哪兒翻了出去。

武功不咋滴,輕功還真是一絕,沒驚動國師殿的死士。

“記得接一下淨空。”蕭珩望着他的背影說。

蕭珩就看着顧承風的背影在半空滯了一下,似乎在咬牙吐槽他,隨後便帶着幽怨消失在了國師殿。

屋子裡再次安靜了下來。

別看發生了這麼多事,時間實則並未過去多久。

短短半個時辰的功夫,他完成了從蕭珩到上官慶的身份轉變,見到了國君,交鋒了太子。

一切已沒有退路,今日一過,他便等於將自己放進了盛都權勢的漩渦之中,所有人都將知道他回來了。

暗中窺伺他們的勢力不止一個。

但盛都的漩渦註定會越卷越大,直到將所有曾經傷害過他們的人吞得骨頭都不剩下!

……

都尉府就位於大燕皇宮的外朝,從外面進入得依次過皋門、奉天門與端門三道關卡。

顧承風在皋門外徘徊,暗暗琢磨自己究竟是潛進去,還是在這兒守株待兔。

“方纔忘了打聽王緒究竟在不在朝中了,他要是已經走了,那我不論是潛進去還是在外頭等他,都沒結果啊。”

“不對,他應該在。國君與蕭珩見了面,以我對蕭珩的瞭解,前太女受傷的事兒沒蹊蹺蕭珩也會給整出個蹊蹺!國君既然這麼信任王緒,必定會派王緒去查案。”

“而案發現場就在後宮!”

顧承風爲自己的機智深深驚豔:“我怎麼變得這麼聰明瞭?不愧是我!”

王緒的確是在後宮查案,不過查來查去也沒任何線索,現場很乾淨,除了上官燕摔落的痕跡,便是她的貼身小宮女前來尋找時留下的腳印。

另外還有幾種腳印都屬於前來搬動上官燕的灑掃太監。

他們的嫌疑均已被排除。

“看來是個高手,會輕功。”

王緒站到了山坡上,看了看上官燕曾經倒下的地方,縱身一躍。

這是一個陡坡,可坡壁上長滿藤蔓,哪怕是胡亂一抓都能抓住一兩根。

王緒在現場仔細查探了小半個時辰,最終沉着臉走了。

他是外男,雖說奉旨入後宮查案,但也不能私自在後宮行走,他身邊跟着中和殿的李三德。

李三德沒多話,只是默默地跟着。

二人即將出後宮時,忽然迎面走來一個三十出頭的太監。

“喲,這不是王大人與李公公嗎?這麼巧。”他笑着打了招呼。

李三德微微欠了欠身,十分客氣地說道:“許公公。”

此人姓許,名高,是韓貴妃身邊的紅人。

許高笑着看了王緒一眼,閒聊着說道:“王大人是來查案的吧?不知王大人可有眉目了?”

“暫時沒有。”王緒說。

許高的眼底掠過一絲失落:“這樣啊。”

王緒道:“也未必是人爲,興許只是一場意外。”

許高嘆道:“也是,後宮重地,想來尋常刺客沒膽子也沒這個能耐進來,不論如何,還是希望王大人儘快查明真相,不讓前太女白白受傷一場。”

王緒說道:“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許高笑道:“王大人慢走。”

王緒出了後宮。

李三德將他送出午門。

走在前朝的青石板小道上,王緒緩緩地攤開掌心。

是一條勾絲的絲線。

在山坡之上的荊棘叢裡找到的,那個地方沒有宮人的腳印。

如果這條絲線不是來自上官燕的衣料,那一定是屬於兇手!

……

顧嬌這一覺睡得比較久,反倒是上官燕先甦醒了過來。

麻醉藥的藥效大幅褪去,她的神智恢復了清醒。

她睜開眼,有些恍惚地看着陌生的帳頂,一時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醒了?”

蕭珩走過來,看着她說。

今日的蕭珩沒戴面具,原原本本地露出了自己的容貌。

上官燕直勾勾地看着他,嘴巴張得合不上。

半晌,她閉上眼:“我在做夢。”

他是她只有在夢裡才能見到的人。

蕭珩在她牀邊坐下,定定地看着她:“傷口疼嗎?”

“疼?”上官燕怔了怔,“疼。”

她渾身都在疼,這不是在做夢。

她唰的睜開眼,兩眼放光地看向蕭珩。

蕭珩輕輕一笑。

上官燕忽然就難爲情了起來,她不能動彈,只有眼珠子在眼眶裡一轉亂轉。

隨後,她的耳根子以看得見的速度變紅了。

誒?

蕭珩微微一愕。

你在天香閣的時候不是這樣啊,你吃瓜看我和嬌嬌這樣那樣都半點兒沒害臊的。

我當你和我那個爹道行一樣深呢。

上官燕的傷不止一處,她被纏得像個糉子,她動了動手指。

蕭珩看到了,問她道:“你是要拿什麼嗎?”

“帕子。”她說。

蕭珩古怪地問道:“拿帕子做什麼?”

上官燕正色道:“蓋住臉,我害羞。”

蕭珩:“……”

“嬌嬌和國師給你做了手術,手術很成功,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蕭珩問。

“沒有。”上官燕說着,看了眼小牀上的顧嬌。

蕭珩順着她的目光看了看:“她睡着了。”

上官燕放輕了聲音:“那我們說話小聲點。”

蕭珩笑了笑:“好。”

上官燕看着他一閃而過的笑容,眼底也掠過一絲明媚。

然而忽然間,她意識到了什麼,神色微微一變:“這裡是國師殿?你……你怎麼能來國師殿?”

蕭珩平靜地說道:“我見過國君了,還有太子,我對他們說,我是上官慶。”

上官燕張大了嘴。

蕭珩繼續道:“我見到了上官慶的畫像。”

一瞬間的功夫,上官燕的眼底閃過無數複雜情緒,她怔怔地看着蕭珩,幾度欲言又止,最終只化作一句小心翼翼的試探:“你……都知道了?”

蕭珩點頭:“嗯。”

上官燕愣了愣:“知道——什麼?”

蕭珩道:“身世。”

上官燕的眼底再次閃過沖擊,但她很快鎮定下來:“你怎麼知道的?”

“猜到的。”蕭珩如實說。

那天她在天香閣的舉動就很能說明一切了,再加上他一直以來的各種遭遇、葉青透露的種種消息,甚至張德全那晚喊出來的那聲“長孫殿下”,都在讓他離自己的身世越來越近。

而當他看見上官慶的畫像時,這個問題終於有了答案。

他就是上官燕的孩子。

只是他還並不能完全確定自己與上官慶的關係。

“上官慶是誰?我哥哥嗎?”

“嗯。”

“雙生哥哥?”

“嗯嗯!”否定的語氣。

蕭珩張了張嘴:“那他是——”

上官燕咬脣,半晌才小聲說:“蕭慶。”

蕭珩對這個答案竟然並不多麼意外,原因無他,上官慶的生辰正是蕭慶的生辰。

當年襁褓中的蕭珩與蕭慶同時中毒,解藥只有一顆,爲了讓蕭珩得到解藥,上官燕便將上官慶藏了起來,對宣平侯說是她把人殺了。

讓宣平侯相信的過程並不容易,上官燕不願多提。

甚至後面上官燕自己的詐死,也差點兒真的送了命。

上官燕用一種緊張又忐忑的眼神看向蕭珩:“你會不會覺得我太狠心?”

爲了讓自己兒子得到解藥,就剝奪了蕭慶活下去的機會。

當年的事已很難去說究竟誰對誰錯,他不是她,不知她心裡經受了怎樣的掙扎。

她也只是想要自己的兒子活下去,這些年她揹負着對蕭慶與信陽的虧欠,也揹負着對親生骨肉的思念,或許這世上誰都可以指責她狠心,唯獨靠着她的狠心活下來的蕭珩不可以。

“不會。”蕭珩說,“你是怎麼想到帶走蕭慶的?”

上官燕低聲道:“我想帶他回國師殿,看國師殿能不能治好他。你可能會問我,爲什麼不帶走你,看國師殿能不能治好你。其實……就算知道了如今的局面,讓我重頭再來一次,我也還是做出和當初一樣的選擇。”

國師殿是退路,不是最好的路。

她寧可爲千夫所指,寧可背上一世罵名,也還是要去做這個自私的母親。

所有罪名與煎熬讓她來承擔就好,她的阿珩只用好好地活着。

“你不怕信陽公主會殺了我爲她兒子報仇?”信陽公主可不是什麼弱女子,她也很殺伐決斷的,當然了,他並不是指責她天真,只是想更瞭解她曾經都經歷了什麼。

好的,壞的,危險的,狠狠掙扎過的,以及他這些年錯過的。

上官燕說道:“宣平侯不會讓她知道她兒子是被我殺的。”

你還真是瞭解我爹啊。

他的確對信陽公主撒了謊,說蕭慶是死在了刺客手上。

只後來信陽公主還是在有心人的挑唆下知道了。

不過她並沒有成功地殺了我,最後關頭她從大火裡把我背了出來。

上官燕很自責:“都是我引來了那些刺客,不然也不會害你們兩個中毒。”

蕭珩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要告訴她:“那些刺客不是你引來的,是先帝的人留下的。當年給我和蕭慶下毒的人是昭國先帝留給我孃的龍影衛,他們真正想毒殺的人是蕭慶,我中毒是他們不小心。”

這個慘劇與上官燕沒有絲毫關係,要怪也只能怪先帝。

並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幸好上官燕帶走了蕭慶,不然他們會繼續對蕭慶下毒手。

那時龍一又不在,宣平侯與信陽公主都沒懷疑到龍影衛的頭上,當真是防不勝防。

上官燕這些年一直活在對蕭慶的愧疚中,乍一聽到這個消息,竟然有些難以置信:“你是不是故意編故事安慰我?”

蕭珩搖頭:“我沒有,這個故事我編不出來。”

先帝的腦回路與大燕國君有的一拼,都是又瘋又狠。

信陽公主當年嫁給宣平侯,本就是爲了防止他造反。

一旦他生出反心,信陽公主便會立刻讓龍影衛殺死他。

先帝知道信陽公主不能與男子相處,並不擔心信陽公主會對宣平侯產生愛慕,可二人畢竟是夫妻,萬一宣平侯用了強的,讓信陽公主生下他的骨肉。

誰能保證信陽公主不會因爲孩子而心軟?

所以先帝對龍影衛下達了一道連信陽公主都不知情的命令——信陽公主與宣平侯的孩子不能留。

就蕭珩多年的觀察來看,信陽公主對宣平侯是半點兒不心軟,讓她現在拿刀去捅了宣平侯,她眼皮子都不帶眨一下的。

先帝真是想多了。

自古帝王多疑,害人害己。

並且還有一點先帝也料錯了,那就是他們倆的確有人用強了,但被強的是宣平侯。

往事不堪回首。

蕭珩果然不去想信陽公主與宣平侯的糾葛了,他道出了心底的另一個疑惑:“可是,我與蕭慶既然不是雙生胎,爲何長得一模一樣?”

他說着,點了點右眼下畫上去的淚痣,“就連這顆痣都一樣?”

上官燕訕訕地說道:“這是因爲……我給他易了容。”

蕭珩與蕭慶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在長相上的確有一定的相似度,譬如二人的臉型與鼻子就像極了宣平侯。

眉眼卻是不像的。

蕭慶遺傳了信陽公主,杏眼平眉,看上去溫和柔弱。

蕭珩則遺傳了上官燕,瑞鳳眼與微微上挑的劍眉,帶着一絲英氣,笑起來又格外暖心治癒。

這也是爲何所有見過昭都小侯爺的人,都稱他是一個溫潤如玉、令人如沐春風的少年。

只是後來蕭珩出了事流落民間,臉上的笑容少了,眼底的溫潤也消失不見了。

他披上了一層看不見的凌厲鎧甲。

“早年我也沒太在意長相這個問題,直到有一次聽見一個下人悄悄說,這孩子長得一點兒也不像我,小時候看不大出來,越大越不像。我就急了,國師殿願意給蕭慶治病是因爲他是皇長孫,如果讓人看出來他不是,他就沒辦法繼續接受治療了。於是我找人去了一趟昭國,弄來了你的畫像,把他不像你的地方都畫得和你一樣。”

言及此處,上官燕頓了頓,“就是那一次暴露了你的身份,讓太子知曉了你的存在。”

蕭珩頓悟:“原來如此。”

那麼一切都說得通了。

蕭珩摸了摸臉上的淚痣,上官慶是照着他畫的,現如今他的淚痣沒了,他這算是在模仿上官慶,還是在模仿他自己?

真是哭笑不得。

“怎麼了?”上官燕看着他問。

蕭珩說道:“我這顆痣其實已經沒有了。”

當初信陽公主爲了不讓那夥人輕易找到他,大火之後把他臉上的淚痣灼掉了。

他改頭換面,聲音體型都與從前不一樣了,加上又少了這顆淚痣,就連他親爹宣平侯都費了極大的功夫、幾經周旋才確認是他。

上官燕輕輕地說道:“她對你,真好。”

語氣是欣慰,也是心酸與落寞。

她終究還是錯過了。

他長達十九的人生裡,從來沒有她的印記。

“我……能叫你阿珩嗎?”

生而爲尊的太女,就算在金鑾殿被當衆行刑,也不曾低下高貴的頭顱,不曾有過一聲哀求。

但此時,僅僅是問一句可不可以這樣稱呼你,就用盡了骨子裡全部的卑微。

蕭珩道:“想叫什麼都可以。”

那你能不能叫叫我——

這話,上官燕沒說。

她垂下眸子,忍住心底的難過與酸澀。

不能哭。

軒轅家的後人流血不流淚,她生孩子都沒哭,她骨頭被打斷了也沒哭。

她不哭。

蕭珩其實還有許多事想問她,譬如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十多年前又發生過什麼事,她爲何淪爲女奴——

蕭珩看着她虛弱的身體,說道:“你先歇會兒,我去拿點吃的過來。”

“嗯。”

她的聲音裡帶了哽咽。

她努力壓制。

蕭珩站起身,步子一頓。

上官燕的心陡然一提。

是要叫她了麼?

是麼是麼?

蕭珩道:“忘了問你想吃什麼,你剛動完手術,小米粥與薏仁粥都不錯。”

“哦。”上官燕失落,低低地說,“都可以。”

蕭珩:“那就小米粥?”

上官燕:“行。”

她沒胃口。

她是個壞女人。

她不配做他的母親。

蕭珩邁步來到門口,快跨過門檻時,他的步子再次頓住。

“現在才說這個可能有些晚,但是……”

他轉過身來,真摯地看着她:“謝謝你生下我。”

“謝謝你將我帶到這個世上,也謝謝你爲我做的一切。”

“母親。”

一聲等了十九年的母親,溫柔了歲月,也安撫了分離的七千多個日日夜夜。

上官燕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也謝謝你,我的兒子。

39 祭酒364 喂藥(二更)280 完虐(兩更)340 打臉(五更)334 暴露(兩更)38 成功189 下場(二更)89 上藥(二更)191 了結(二更)521 結束(二更)725 揭曉身世392 主動出擊(二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353 暖心(二更)123 淨空的奇遇(一更)346 引蛇出洞(十一更)333 反擊(兩更)762 兄妹聯手(一更)361 上眼藥(一更)557 釜底抽薪!(二更)128 團寵(二更)536 護她(二更)781 姑婆出手(二更)412 一家三口(一更)715 婆媳相見480 兄妹(二更)592 婆媳(一更)01 穿越887 兄弟交鋒(一更)45 出診428 小侯爺(兩更)87 揭穿(二更)279 嬌嬌出手(兩更)345 出手(十更)150 身世(二更)232 喜當爹(二更)165 父子(一更)158 背黑鍋(二更)914 女兒控(二更)779 鬥貴妃(二更)544 默契唐嬌(一更)552 嬌嬌掉馬?(一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576 清算總賬!(二更)403 抓狂(一更)211 父子(二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698 相認(一更)409 撞破(一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663 奶兇小包子!(四更)287 寵嬌嬌(二更)139 上侯府(一更)172 太子妃受罰(二更)249 結束(一更)397 神鷹小九(三更)684 師孃的秘密(一更)393 春心萌動(一更)28 做夢429 母子(一更)534 殺神的寵溺(三更)100 爭寵(一更)425 打臉(兩更)83 揍爹(一更)621 親密(一更)785 東窗事發(一更)571 龍一歸來(二更)314 霸王嬌嬌!(一更)438 揍寧王(六更)224 夫妻(兩更合一)67 坑爹604 驚喜(一更)358 守宮砂(二更)885 夫妻相見(一更)525 一家團聚(二更)548 坦白真相(一更)703 姐控805 最強龍一!(一更)25 高手15 打臉493 學霸嬌嬌(二更)15 打臉400 真相大白(二更)602 護妻(一更)144 收拾她(二更)366 嬌嬌出手(二更)211 父子(二更)110 小孫孫(兩更合一)444 坑人鼻祖(一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434 終相見(二更)837 宣平侯來了(一更)56 道歉892 母子情深(二更)324 進展(兩更)460 坦白(二更)620 天穹書院(二更)819 韓家倒塌(二更)
39 祭酒364 喂藥(二更)280 完虐(兩更)340 打臉(五更)334 暴露(兩更)38 成功189 下場(二更)89 上藥(二更)191 了結(二更)521 結束(二更)725 揭曉身世392 主動出擊(二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690 擊殺南宮厲!(兩更)353 暖心(二更)123 淨空的奇遇(一更)346 引蛇出洞(十一更)333 反擊(兩更)762 兄妹聯手(一更)361 上眼藥(一更)557 釜底抽薪!(二更)128 團寵(二更)536 護她(二更)781 姑婆出手(二更)412 一家三口(一更)715 婆媳相見480 兄妹(二更)592 婆媳(一更)01 穿越887 兄弟交鋒(一更)45 出診428 小侯爺(兩更)87 揭穿(二更)279 嬌嬌出手(兩更)345 出手(十更)150 身世(二更)232 喜當爹(二更)165 父子(一更)158 背黑鍋(二更)914 女兒控(二更)779 鬥貴妃(二更)544 默契唐嬌(一更)552 嬌嬌掉馬?(一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576 清算總賬!(二更)403 抓狂(一更)211 父子(二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698 相認(一更)409 撞破(一更)777 姑婆見面(兩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663 奶兇小包子!(四更)287 寵嬌嬌(二更)139 上侯府(一更)172 太子妃受罰(二更)249 結束(一更)397 神鷹小九(三更)684 師孃的秘密(一更)393 春心萌動(一更)28 做夢429 母子(一更)534 殺神的寵溺(三更)100 爭寵(一更)425 打臉(兩更)83 揍爹(一更)621 親密(一更)785 東窗事發(一更)571 龍一歸來(二更)314 霸王嬌嬌!(一更)438 揍寧王(六更)224 夫妻(兩更合一)67 坑爹604 驚喜(一更)358 守宮砂(二更)885 夫妻相見(一更)525 一家團聚(二更)548 坦白真相(一更)703 姐控805 最強龍一!(一更)25 高手15 打臉493 學霸嬌嬌(二更)15 打臉400 真相大白(二更)602 護妻(一更)144 收拾她(二更)366 嬌嬌出手(二更)211 父子(二更)110 小孫孫(兩更合一)444 坑人鼻祖(一更)591 信陽之怒(二更)434 終相見(二更)837 宣平侯來了(一更)56 道歉892 母子情深(二更)324 進展(兩更)460 坦白(二更)620 天穹書院(二更)819 韓家倒塌(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