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 大哥出手(一更)

以顧承風的輕功甩開韓燁的兩個高手是不成問題的,這會兒顧承風與蕭珩應該已經帶着小藥箱與國師殿的人會合了。

顧長卿繼續揹着顧嬌往前走。

“我的馬車就在前面,穿過這片林子就到了,隨行的還有幾個武場的人。”

他把情況提前向顧嬌介紹清楚,不要等到了那裡才發現有陌生人存在。

若是顧嬌不想見武場的人,他就讓她在附近等着,他去將馬車駕過來。

“好的。”顧嬌並不介意。

想到什麼,顧長卿問道:“對了,剛剛那兩個人,一個是齊煊,另一個是誰?”

顧嬌道:“韓家世子,韓燁。”

顧長卿沉吟道:“太子的母族?”

顧嬌唔了一聲,抱住他脖子,好奇地看向他:“你還知道這個?”

顧長卿朝她微微偏了偏頭,帶着幾分親暱,語氣也更輕了幾分:“在武場打聽了一些盛都的消息。”

頓了頓,他接着問道,“他爲什麼要殺你?”

顧嬌說道:“前太女受傷了,國君讓我去救前太女,他不希望我去。另外,我和韓家之間也有一點別的恩怨。”

顧長卿劍眉一蹙:“別的恩怨?”

“說來話長。”顧嬌是個能動手絕不動嘴的,所以她說話十分言簡意賅,句句直擊要害。

顧長卿聽完後沉默了。

他是萬萬沒料到顧承風居然也來了,還是用了那樣的方式。

即使在邊關打仗時他已然發覺了二弟的成長,卻也不曾想是如此大的成長。

他其實並不需要顧承風有多頑強,不止他,其實祖父也未曾對顧承風給予太大壓力,老二嘛,做個一輩子逍遙快活的世家公子就夠了。

在沒有任何外力逼迫的情況下,他愣是自己將擔子扛在肩上了。

他們都在不斷成長着,爲了保護自己在意的人。

要震驚的事情太多,除去顧承風在韓家爲奴的遭遇,也有顧嬌與韓徹、韓世子之間的恩怨,更有蕭珩與大燕皇室的糾葛。

看來這趟大燕之行註定不會太平靜。

兄妹二人談話的功夫,馬車已近在眼前。

一共三輛馬車,最後那輛最普通的是運輸行李的,中間那輛最寬敞的是顧長卿的,爲首那輛中規中矩的馬車則屬於一名地下武場的總管事,叫龐海。

他是此番引薦顧長卿入盛都的人。

顧長卿能帶着顧嬌去見他,就證明此人信得過。

龐海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奈何長得比較着急,看上去像有四十了。

他老遠看見顧長卿揹着一個人,身邊還帶着一個人,步伐穩健地朝這邊走來。

龐海懷疑自己眼花了。

這位閻王爺進林子裡一趟居然帶了倆人回來了?還將其中一個人背在了背上?!

誰若是敢靠近閻王爺三尺之內,都得被揍成狗好麼?

要不閻王爺這個稱呼是怎麼來的?

並且因爲車伕要給顧嬌打荷葉傘的緣故,時不時就會撞顧長卿一下,而顧長卿眼底毫無怒意。

龐海的眼珠子差點兒沒給瞪掉。

龐海下了馬車,朝顧長卿走過來,問道:“長卿啊,這是怎麼一回事?”

顧長卿面色從容地介紹道:“林子裡有人遭遇了劫匪,一問之下才知是昭國的同鄉,她受了傷。”

車伕:呃,這會兒又不是弟弟了?

車伕是個小人物,他自然不會去管這些貴人的私事。

在盛都幹活兒,就是要少管閒事。

顧長卿是在仔細權衡了從顧嬌那裡得到的信息之後,才決定暫時瞞下他與顧嬌幾人的關係。

龐海:我信你個鬼,你氣場都不一樣了好伐!

顧長卿纔不管龐海信不信,反正不信龐海也沒證據。

他與龐海一同來到盛都,龐海是他的保證人,一旦他出了岔子,龐海也會連坐。

所以其實可以這麼說,他與龐海是一條船上。

龐海笑了笑,對顧嬌說道:“我姓龐,單名一個海字,我瞅小兄弟年紀不大,可以叫我一聲海哥,或者大海也行。”

顧嬌想了想:“胖大海?”

怎麼會有人叫這麼奇怪的名字?

龐海:“……”

“勞煩借下金瘡藥。”顧長卿對龐海說,頓了頓,又道,“我要送我同鄉回去,勞煩你把這個車伕送回去,稍後我去客棧與你會和。”

“你知道哪家客棧嗎?”龐海問。

“浮雲樓。”顧長卿說。

龐海見他沒記錯,轉身去自己的馬車上取金瘡藥。

他取了藥效最好的那一瓶。

等他過來給顧長卿送藥時,顧長卿已經將顧嬌抱上了馬車。

顧嬌左邊的腳踝腫得厲害,連帶着腳背都高高腫起,鞋子都快撐開了。

顧長卿在顧嬌身旁坐下,將她的腳拿起來,輕輕地擱在自己的腿上:“我看看,你忍着點。”

龐海過來給顧長卿送藥時,從車窗縫隙裡瞥見的就是顧長卿脫了人家的鞋子,用寬厚的掌心托住人家白白嫩嫩的小胖腳的一幕。

龐海直接就懵了!

這麼勁爆的嗎?

你你你你你……你該不會是看上人家了吧?

難怪你不近女色,原來你特麼是好男色!

還是好、好這種比自個兒小那麼多的!

要不要點臉了,要不要了!

不怪龐海這麼誤會,實在是顧長卿此人太難相處,一次當地最有名的花魁對他主動投懷送抱,他竟把人當刺客撂倒了!

那花魁摔斷了三根肋骨,如今還在牀上躺着呢。

世風日下,世風日下!

龐海將金瘡藥從車窗裡遞進去放桌上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

皇宮,昭陽殿。

上官燕的氣息逐漸微弱,國師大人給她用上了續命的丹藥仍不見多大功效。

國君沒去早朝。

他在屋子裡徘徊,不時望望門口。

他的眼神冰冷而暴戾,他本就是暴君、瘋君,誰也不知他一怒之下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

所有宮人噤若寒蟬。

他不耐地厲喝道:“還不來?國師殿的弟子是死了嗎!”

國師殿地位卓然,大燕國君極少會用這麼重的字眼痛斥國師殿。

張德全忙小跑着走出去,對門口的太監道:“再去瞧瞧,看國師殿的弟子回來了沒有?”

國君看向國師大人,沒好氣地說道:“朕都說了直接讓王緒帶人把他綁來!你非說讓國師殿的弟子去把他請來!”

國師大人說道:“那小子,王緒怕是綁不來。”

“哼!”國君冷冷甩袖。

“來了來了!來了!”張德全突然奔進屋,激動地說道,“國師殿的弟子把人帶來了!”

國君蹙眉道:“還不快讓他們進來!”

“是!”張德全對外頭叫道,“趕緊的,你們都趕緊!”

已經很趕緊了,國師殿的弟子與蕭珩幾乎是全速奔進昭陽殿的。

顧嬌雖入過宮,卻並未得到國君的覲見,是以國君並不認識“蕭六郎”。

他的目光落在這個長相平平無奇的年輕人身上:“你就是蕭六郎?”

蕭珩看了眼擋在牀前的屏風,說道:“我是蕭六郎的藥童,我們路上遭遇追殺,她被刺客攔住了,這是她的藥箱。”

他說着,將背上的小揹簍取下來,遞給了一旁的張德全。

倒是知道遞給掌事太監,這就不是普通藥童能懂得的規矩。

只不過這個節骨眼兒上,沒人會去在意這一小小細節。

國君要爲前太女請大夫,結果來的路上大夫便遭遇了刺殺,要說這是巧合,只怕沒人會信!

國君盛怒:“把王緒叫來!”

張德全忙道:“是!”

國師大人深深地看了蕭珩一眼。

蕭珩的餘光也瞥向了國師。

此人與顧嬌所描述的國師的特徵十分相似,又出現在國君的身側,毫無諂媚懼怕之色。

應該就是國師了。

國師是知道顧嬌身邊是沒有藥童的,否則上次去給顧琰手術時就該帶上。

當然,他也可以說自己是新來的。

就不知國師會不會信。

“藥箱給我。”國師大人對張德全說。

張德全將小藥箱抱出來遞給國師。

國師拎起小藥箱,往屏風後走去。

蕭珩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屏風,短短數步之距,他卻沒辦法跨過去。

“那個藥童,過來幫忙。”

國師大人淡淡開口。

蕭珩眸光一動,也不管國君答應沒答應,邁步走了過去。

國師大人將小藥箱放在牀邊的凳子上,對蕭珩道:“打開它。”

你自己試都沒試便直接讓我打開,你是懶得自己動手,還是你知道這間屋子裡只有我能打開?

蕭珩的心底閃過疑惑。

但老實說,他也不確定自己究竟能不能打開。

若是打不開,難道真要當真國師的面用腳踹?

萬幸的是,蕭珩輕輕一碰它便自動彈開了。

就……挺好開。

國師大人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他從藥箱裡取了止血藥以及幾樣蕭珩從前並未見過的藥。

隨後他開始爲上官燕處置傷勢。

上官燕遍體鱗傷,輕傷已被國師大人處理過,接下來要處理的是腰部的重傷。

上官燕的情況不大好,饒是有了搶救的藥也只能暫時穩住。

國師大人說道:“她需要手術。”

國君在屏風後說道:“那就給她手術!”

國師大人道:“我做不了這個手術,只有蕭六郎纔可以。而且,她時間不多了,如果不能在半個時辰之內爲她進行手術,她將失去最後的救治時機。”

半個時辰……

蕭珩捏緊了手指。

國君派王緒與國師殿的弟子前去接人,要是不把蕭六郎帶回來,他們便提頭來見。

蕭六郎遭遇了追殺,誰也不能保證他還活着。

縱然僥倖活下來了,可從皇宮到出事的地點,單單過去就不止半個時辰了,就算是用上韓家的黑風騎,跑斷它們的腿也是沒可能及時把人帶回來的。

窒息的氣氛充斥了整座昭陽殿。

上官燕的生命在流逝。

蕭珩的心口隱隱作痛,他忽然有些喘不上來。

是在擔心嬌嬌嗎?

還是——

國師大人捏着上官燕的手腕:“不好,她的脈搏沒了!”

蕭珩眸光一顫。

“陛下!陛下!來了!來了!”

門外響起了張德全激動的聲音。

是王緒把人領進宮了。

他剛到宮門口,便碰上了從馬車下來的顧嬌。

“都出去。”顧嬌大步流星地走進屋。

國君:“朕……”

顧嬌:“你也出去。”

國君:“……”

——國君被轟了出去。

屋子裡除了蕭珩與國師,全被顧嬌清了出去。

蕭珩在屏風外等候。

場面有些血腥,顧嬌不希望他看見。

顧嬌打開小藥箱,用消毒液給雙手消了毒。

國師描述了一下上官燕的情況。

顧嬌迅速得出結論:“腰二腰四兩處骨折,伴有多處軟組織挫傷,以及更多潛在的傷勢……這裡不具備手術條件,讓人準備擔架。”

國師看了她一眼,提醒道:“她已經沒脈搏了。”

顧嬌舉着一雙戴上了手套的手來到牀前,看着毫無血色的上官燕,冷靜而語速極快地說道:“我知道,先搶救,腎上腺素一毫克,準備注射。”

255 金榜題名(一更)512 殺神!(二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416 行刺(兩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260 寵夫(二更)180 公爹(一更)784 下場(三更)109 發明(二更)330 胎動(兩更)109 發明(二更)670 夫妻相見717 團聚(一更)822 驅虎吞狼(三更)634 腹黑蕭美人(二更)70 爭吵577 身世(一更)180 公爹(一更)337 揍她(二更)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228 懲罰(二更)338 恩愛(三更)67 坑爹541 腹黑蕭珩(二更)452 婆媳(三更)117 醉酒(一更)730 團寵(一更)566虐渣(一更)609 要個孩子(一更)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799 前生結局689 死期到了!(二更)504 完美解決(一更)134 爲母則剛(二更)274 氣哭!(二更)169 坑爹小倆口(二更)121 土豪小淨空(一更)191 了結(二更)900 他的驚喜(兩更合一)872 拿下兩國!(二更)93 上門(二更)293 首輔青睞(一更)232 喜當爹(二更)199 結束(一更)559 請君入甕(二更)455 心軟(三更)729 妹控(二更)83 揍爹(一更)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44 文書817 水落石出(二更)464 升官(三更)17 葵水378 開心(一更)639 一家三口(二更)863 當年真相(二更)518 下場(一更)188 虐渣(一更)02 相公72 府試528 大型掉馬(兩更)728 母子相認769 奪回一切(一更)459 大火真相(一更)119 放榜(一更)511 營救成功(一更)407 護短的龍一(兩更)822 驅虎吞狼(三更)423 反擊(兩更)377 母慈子孝(二更)113 太后(一更)354 歡喜(一更)126 兄妹(二更)508 暴風打擊!(三更)82 解氣742 寵妹狂魔(二更)271 哀家的嬌嬌(兩更合一)726 相認(一更)559 請君入甕(二更)288 太后出手(兩更)578 真相大白(二更)236 打臉(二更)514 擊殺天狼(二更)531 囂張(兩更)867 救活他!(兩更合一)291 撩撥(一更)66 暈肉196 護短(二更合一)810 主動出擊(一更)58 縣試552 嬌嬌掉馬?(一更)884 解毒(二更)895 到手(一更)114 相認(二更)885 夫妻相見(一更)784 下場(三更)519 寧安公主(二更)516 甦醒(兩更)613 下場(兩更)508 暴風打擊!(三更)
255 金榜題名(一更)512 殺神!(二更)506 霸氣嬌嬌(一更)416 行刺(兩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260 寵夫(二更)180 公爹(一更)784 下場(三更)109 發明(二更)330 胎動(兩更)109 發明(二更)670 夫妻相見717 團聚(一更)822 驅虎吞狼(三更)634 腹黑蕭美人(二更)70 爭吵577 身世(一更)180 公爹(一更)337 揍她(二更)848 最強三大佬(兩更)228 懲罰(二更)338 恩愛(三更)67 坑爹541 腹黑蕭珩(二更)452 婆媳(三更)117 醉酒(一更)730 團寵(一更)566虐渣(一更)609 要個孩子(一更)789 哥哥的保護(二更)799 前生結局689 死期到了!(二更)504 完美解決(一更)134 爲母則剛(二更)274 氣哭!(二更)169 坑爹小倆口(二更)121 土豪小淨空(一更)191 了結(二更)900 他的驚喜(兩更合一)872 拿下兩國!(二更)93 上門(二更)293 首輔青睞(一更)232 喜當爹(二更)199 結束(一更)559 請君入甕(二更)455 心軟(三更)729 妹控(二更)83 揍爹(一更)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44 文書817 水落石出(二更)464 升官(三更)17 葵水378 開心(一更)639 一家三口(二更)863 當年真相(二更)518 下場(一更)188 虐渣(一更)02 相公72 府試528 大型掉馬(兩更)728 母子相認769 奪回一切(一更)459 大火真相(一更)119 放榜(一更)511 營救成功(一更)407 護短的龍一(兩更)822 驅虎吞狼(三更)423 反擊(兩更)377 母慈子孝(二更)113 太后(一更)354 歡喜(一更)126 兄妹(二更)508 暴風打擊!(三更)82 解氣742 寵妹狂魔(二更)271 哀家的嬌嬌(兩更合一)726 相認(一更)559 請君入甕(二更)288 太后出手(兩更)578 真相大白(二更)236 打臉(二更)514 擊殺天狼(二更)531 囂張(兩更)867 救活他!(兩更合一)291 撩撥(一更)66 暈肉196 護短(二更合一)810 主動出擊(一更)58 縣試552 嬌嬌掉馬?(一更)884 解毒(二更)895 到手(一更)114 相認(二更)885 夫妻相見(一更)784 下場(三更)519 寧安公主(二更)516 甦醒(兩更)613 下場(兩更)508 暴風打擊!(三更)